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二十一章 開戰   
  
第一百二十一章 開戰

沒一會,大隊士兵湧上城牆換防,一個盔甲精良的軍官撇了方麻子一眼,不屑的撇嘴說:"前鋒營的吧?看看你們吊兒郎當的樣子,哼."方麻子沒敢吱聲,人家可是軍官,校尉級別的軍官,他們這些小兵可不敢還嘴.

喬大壯不情不願的給來人敬了個軍禮,在對方輕蔑鄙夷的目光中帶著大家走下城牆,灰溜溜的回到營地.

圍在火堆邊烤著火,眼巴巴的看著鍋里的面湯,黃鳥挑撥離間的毛病又犯了,嚷嚷說:"麻子,你也真夠窩囊的,咱們是前鋒營的,你怕他個鳥啊."

方麻子瞪眼說:"我怕了嗎?我是不想找麻煩."

喬大壯呵止說:"行了,別說那些沒用的了,黃鳥,你要是覺得窩囊,你可以去找人家說道說道,就算動手揍人我都不管."

黃鳥嘿嘿一笑:"隊長,你當我傻呀,人家是軍官,我一個小兵咋敢跟人家叫板."

方麻子咬牙切齒說:"那你還說我窩囊?你小子當我傻?"

黃鳥嘿嘿一笑:"說說,說說而已嘛."

吃過早飯,眾人都回帳篷休息,熬了一個晚上又冷又困,躺下沒一會就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過去多久,袁方睡得正香,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呼和聲,接著,警鍾連綿不斷.

袁方一個激靈坐起身,仔細聽了聽,外面一片嘈雜,還沒完全清醒的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帳篷簾被掀開,喬大壯急切說:"快出來集合,敵人要攻城了."

袁方頓時清醒過來,使勁推了推賴著不肯起來的楊興,抓起兩把佩刀,拉著睡眼朦朧的楊興出了帳篷.

楊興不滿的嘀咕說:"大驚小怪的,攻什麼城?"

等等,攻城?猛然間,楊興反應過來,有些驚慌的問:"老大,敵人真要攻城了?"

袁方的心髒怦怦亂跳,他有種感覺,這次敵軍是真的要攻城了:"應該是真的,你小子給我精神點,一會別亂跑,跟在我身邊."

楊興咽了口唾沫,接過腰刀別再腰帶上,拿起盾牌和長矛跟著袁方一路小跑來帶集合地列隊.

城外,傳來微弱的馬蹄聲和重物碾壓大地的沉悶聲響,所有人都變得安靜,沒有人開口說話,靜靜的聽著那恐怖的聲音逐漸接近,最後消失不見.

城牆上人頭湧動,士兵們緊張的握緊手里的武器,軍官們不斷的說著激勵士氣的話,可是士兵們的恐懼卻難以掩飾.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道微弱的破空聲響起,緊接著,一道黑影劃過城頭,轟的一聲落在營地,濺起一片煙塵.

石屑紛飛,袁方驚恐的張大了嘴巴,那里,正是他和楊興的帳篷所在,再看那黑影,居然是一塊壇子般大小的青石.

原本安靜的隊伍頓時亂了套,幾個被碎石擊中的倒黴鬼一陣哀嚎,軍官們好一陣呵斥,士兵們才冷靜下來.

雷華怒聲說:"有什麼好怕的,都給我站好."

楊興雙腿打顫,哆哆嗦嗦:"老大,咱們在這傻站著,不是當靶子嘛."

袁方也好不到哪去,四下看了看,無奈說:"不然咋辦?聽天由命吧."袁方的話音剛落,又是一陣劇烈的轟響,城牆上煙塵四起,士兵們驚慌失措.

煙塵散去,城牆的士兵沒有受傷,剛才那一枚石彈擊在牆體上,看起來挺嚇人的,卻沒有實質的殺傷.

雷華的反應不慢,對方的投石機調適射擊角度,不斷有石頭落到城內,東面城牆那邊已經有不少傷亡,果斷下令前鋒營到城牆下躲避.

前鋒營只有幾百人,很快的,就來到城牆下,貼著城牆站好.

果然,這里還是比較安全的,拋物線落體的石塊幾乎不可能掉落這里,所有人都長出了一口氣,其他的軍官見狀有樣學樣,帶著各自的隊伍全都跑到城牆下隱藏,頓時,城牆下面人滿為患,不過這麼多人擠在一起倒是挺有意思的,心里的緊張被沖淡了不少.

喬大壯拉住經過的校尉田大順:"田校尉,敵軍不會是打算從咱們這邊進攻吧?"

田大順故作鎮定說:"誰知道呢,東,南兩面都布置了投石機,現在還不確定,要等他們的人沖上來才知道."

袁方若有所思,喃喃自語:"麻痹咱們?好像用不著吧."

田大順瞪了袁方一眼:"少廢話,都給我站好,一會打起來誰要是敢臨陣脫逃,看到那些軍衛沒有?他們可不會手下留情."

眾人忍不住看向不遠處列隊整齊的軍衛和他們手里明晃晃的戰刀,忍不住縮了縮脖子,這些家伙都是沒有感情殺人不眨眼的野獸.

田大順大聲說:"等下都跟著你們的長官,看好各自隊伍的旗幟,不要亂."袁方抬頭看了看他們林立的軍旗,一陣眩暈,現在找著都費勁,真打起來,哪有功夫看它們啊.

敵軍的投石機調適完畢,不再有石塊落下,但氣氛卻越發緊張,因為下一次石塊落下,就代表著戰斗正式展開.

袁方緊了緊頭盔,幫楊興整理好胸甲,再次囑咐說:"一會千萬跟緊我,一旦失散,就往軍旗那里跑,小心點,保住小命."楊興緊張的已經說不出話,點點頭勉強一笑.

城外敵軍在干什麼,躲在城牆下的袁方他們看不到,兩眼一抹黑的傻等著,這種看不見的恐慌不斷蔓延.

突然,一陣熟悉的破空聲響起,幾十道黑影越過城牆,落在城內,嘩啦一聲砸在地面.

為什麼是嘩啦一聲呢,因為這次對方發射的不是石塊,而是一個個壇子,壇子里面裝滿了火油,緊接著,十幾個巨大的火球緊隨而至,點燃了地面的火油,燃起一片火海.袁方艱難的咽了口唾沫,看著不遠處的火海一陣後怕,要不是雷華下令轉移到城牆下,他們絕對會被燒成焦炭.

隊伍一陣騷動,雷華大聲呵斥,勉強控制住局面.

就在這時,敵軍再次調適好投石機的角度,又一次齊射.這次,不是火油,而是石彈,目標,定邊城的城頭,幾十個巨大的石塊升空,劃過死亡的弧線落下,雖然投石機沒有導彈那麼精准,有一少半射偏,不是打在牆面就是落在城內,可還是有不少命中目標,一時間,城牆上哀嚎遍野,碎石崩濺,有些倒黴的士兵直接被石彈命中,或是被砸成肉餅,或是直接被轟飛掉下城牆.

佟大鍋反應夠快,急忙將從不離身的鐵鍋頂在頭上,袁方手疾眼快,將盾牌橫在他和楊興的頭頂,嘩啦啦一陣亂響,碎石砸在盾牌上,卻並沒有傷到他們.

其他人見狀,有樣學樣,有盾牌的頂起盾牌,沒有盾牌的抬手護住腦袋,驚恐的看向城頭.

袁方躲在盾牌下,縮著脖子抱怨說:"這地方也不安全啊."

楊興看向旁邊毫無反應的投石機,不滿說:"咱們的投石機咋不還擊呢,光挨打不還手."袁方撇了一眼:"可能是射程不夠吧."

說話間,又是一輪石彈落下,一枚石彈正好落在袁方他們頭頂的城頭,轟的一聲,城牆微微搖晃,仿佛大地都在顫抖,緊接著,石塊和城磚散落而下,雖然有盾牌保護,但袁方和楊興還是被砸的頭暈眼花.

煙塵散去,喬大壯一聲悲呼:"咸菜."

附近的人紛紛投來愕然的目光,這都什麼時候了,這貨還想著吃,只有同在一個小隊的人才知道,喬大壯不是想吃咸菜,而是外號咸菜的家伙出事了.

袁方轉頭看去,之前距離自己三米不到的地方,被一片碎石城磚掩埋,原本站在那里的咸菜躺在地上只露出兩條腿,喬大壯滿身灰塵一邊搬開磚石一邊大聲呼喊:"還愣著干什麼,趕緊過來幫忙救人."眾人反應過來,附近的全都跑過去幫忙,沒一會,咸菜被挖了出來,可是,卻已經沒有了呼吸.

袁方丟掉手里的石塊,轉過身扶著城牆蹲下一陣嘔吐.作為外科醫生,血腥的場面見得多了,按理說不應該這樣才對,可是咸菜太慘了,腦袋被石塊砸碎,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模樣,那是真正的血肉模糊,腦漿,碎骨,鮮血混在一起,觸目驚心,慘不忍睹.

田校尉和雷華急匆匆的趕來,看了咸菜的尸體一眼,沉聲命令:"離開這里,遠點躲開."說著,指著營地方向.

田大順一招手,帶著麾下向城中心方向轉移,大家早就不想留在這里,一股腦的跟著離開.

奔走間,袁方不斷回頭看向咸菜的尸體,這就是當兵的歸宿嗎?甚至連具全尸都沒有.

又是幾輪石彈射擊,城外戰鼓聲響起,整齊的步伐踏著大地,帶著強烈的壓迫逐漸接近.

前鋒營和另一部分後備部隊躲在投石機射程之外,看著不斷落下的巨石和順著城牆留下的鮮血,一各個沉默的可怕.

被重點照顧的破爛城樓內,陳信透過窗戶看著敵軍的方陣和攻城云梯不斷靠近,眉頭緊皺,直到現在,他還不確定敵軍的主攻方向,因為在東面城牆外,正在上演著相同的一幕.

陳信眯起眼睛喃喃自語:"難道他們想同時攻打兩面城牆?他們哪來的信心?"

上篇:第一百二十章 援兵    下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