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二十章 援兵   
  
第一百二十章 援兵

馬蘭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燒,一聲怒吼沖了過去,瘋了一般毫無章法潑婦一般對著袁方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大喊大叫.【零↑九△小↓說△網】

袁方一邊抱頭抵擋,一邊制止楊興的幫忙和夏涼的呵止,嘴里不斷用惡毒的言語刺激馬蘭,讓她更加瘋狂.

馬蘭不愧是從軍多年的老兵,身體素質那是杠杠的,拳頭也不像她的身材般柔弱,力道十足,拳拳到肉,沒一會,袁方就被揍得鼻青臉腫.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抱頭蹲在地上的袁方覺得馬蘭的力氣逐漸減弱,又堅持了一會,馬蘭徹底沒了力氣,身體搖晃,連站都站不穩了.

袁方站起身,一把扶住差點摔倒的馬蘭,正想說點什麼,卻不料馬蘭再次陷入瘋狂,一把抱住袁方,又是抓又是撓,袁方大驚,急忙將馬蘭緊緊抱在懷里,他倒不是想趁機占便宜,而是擔心被馬蘭抓花他的俊臉,他可還想靠臉吃飯呢,要是被毀容可就悲劇了.

馬蘭揮舞雙手在袁方的背後使勁抓了兩把,徹底沒了力氣,可她還不甘心,趁袁方抬手擦臉的時候一口咬住袁方的胳膊不松口,袁方疼得吱哇亂叫,又不敢有太大動作,生怕傷到馬蘭的同時,也擔心手臂上的肉被咬掉.馬蘭目眦欲裂噴火的雙眼死死盯著袁方,臉上露出殘忍的微笑.

袁方暗叫不好,心里恨透了那個撰寫議案的醫生,什麼刺激病人能達到不錯的效果,都他媽的是扯淡,眼看馬蘭就要使勁咬下去,袁方大喝一聲:"住口,我是袁方,不是你的敵人,醒醒."馬蘭一愣,眼中的瘋狂逐漸退去,松開牙齒,呆呆的看著慘不忍睹的袁方茫然無措.

剛才,馬蘭徹底陷入瘋狂,不覺間,把袁方當成了殘殺戰友的仇人.【零↑九△小↓說△網】

馬蘭的神色恢複清明,袁方長出了一口氣:"發泄出來就好了,現在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好多了?"

馬蘭像是離家多年的孩子見到親人一般,再次撲進袁方懷里,將其死死抱住,心中壓抑已久的悲傷再也無法抑制,失聲痛哭,晶瑩的淚水不斷滑落,滴在袁方的肩頭:"死了,她們都死了,春芽,小美,她們都死了."說著說著,已經泣不成聲.

袁方心疼的輕輕拍著馬蘭柔弱的後背,良久,馬蘭的情緒穩定下來,袁方輕聲安慰說:"都過去了,都過去了,馬蘭,你要振作起來,你還要給她們報仇."

馬蘭使勁點點頭:"對,我要給她們報仇."

突然,馬蘭想起了什麼,掙脫袁方的懷抱,紅著臉不敢直視袁方,羞怯說:"那個,剛才對不起了.還有,謝謝."

馬蘭的話沒頭沒腦的,袁方卻聽得懂,淡淡一笑:"我吃點虧沒啥,你沒事就好.行了,我就先回去了,哎呦,看來又得養好幾天才行了."袁方揉著臉,唉聲歎氣的往外走.

楊興抱著膀子以旁觀者的角度饒有興趣的看著發生的一切,一會看看面紅耳赤的馬蘭,一會偷偷瞄一眼面無表情的夏涼,一會又看看傻不拉幾的袁方,感覺有些混亂.

馬蘭出聲叫住袁方:"你等等,你不是想知道經過嗎,我告訴你."袁方一愣,隨即一路小跑坐到椅子上,一邊揉著腫脹的臉,一邊滿是期待的看向馬蘭,要是再有點茶水和瓜子,就和在茶館里聽書也沒啥區別了.

馬蘭看向夏涼,見夏涼微微點頭,緩緩開口,講述當時的遭遇.良久,袁方和楊興起身告辭離開,夏涼有些不舍的親自將其送出大帳,恢複斗志的馬蘭更是將兩人一直送出女兵營,目送袁方走遠,才轉身回去.

路上,袁方一直處在渾渾噩噩之中,剛才馬蘭的一番講述聽得袁方心驚不已,也疑惑重重,按照馬蘭所說,她們潛伏在山谷等待時機,同時也派出不少偵騎戒備四方,可敵人就像早就隱藏在那里一樣,突然就出現在山谷之外,實在太過匪夷所思,難道對方已經掌握了空間傳送這種魔幻大招?這顯然不太可能.

還有,馬蘭描述,被包圍之後,對方並沒有強攻殲滅的意思,而是利用拒馬布置防線,顯然是打算將其困在山谷,而且,拒馬那種東西運輸並不容易,就算就地取材臨時趕制也不可能那麼快完成.

再有,馬蘭她們突圍的時候,對方明顯不想下死手,用的大多都是絆馬索和套網之類的東西,直到最後她們突到外圍,敵軍才動用了長槍和弓箭,不然的話,馬蘭她們也不可能突破敵軍的包圍.

楊興時不時的偷看袁方一眼,最後忍不住訥訥問:"老大,你不會有被虐傾向吧?怎麼被揍了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袁方從混亂的思緒中掙脫出來,惡聲說:"你才是被虐狂呢,你們全家都是被虐狂."

楊興無辜說:"老大,你別殃及無辜嘛,我看你被馬蘭揍了一頓心情好像不錯的樣子,說實話,你真不是那個什麼被虐狂?"

袁方白了楊興一眼,賣弄說:"你懂個屁呀,我那是治病."

楊興撇嘴說:"你別忽悠我,我從來沒聽過過這麼治病的呢."

袁方抹了把鼻涕,在楊興的衣服上擦了擦說:"說你無知你還不承認,病,可以分為生理和心理兩個方面,咱們平時治的那些都屬于身體的傷痛,而馬蘭則不同,是屬于心理疾病,應該算是戰爭綜合症的范疇."

楊興想了想贊同說:"你這麼一說還真是那麼回事,之前馬蘭就像死人一樣麻木,後來狠揍了你一頓就變得好多了,不但開口說話,還接受了那個慘烈的事實."

袁方斜了楊興一眼:"呦呵,你小子看得挺明白的嘛."

楊興得意說:"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別忘了我也是大夫."

回到營地,鼻青臉腫的袁方免不了被一頓嘲笑,他懶得解釋,一個人躲進帳篷冥思苦想,可所知有限,又沒能從夏涼那里得到有用的信息,依舊理不出頭緒.

當天夜里,警鍾再次響起,傻站了老半天,喬大壯帶回消息,援軍到了,可他的臉上卻沒有半點笑容,因為那是敵人的援軍.

敵軍越發壯大,定邊城的壓力倍增,當晚,各面城牆都加強了戒備,原本作為後備的袁方他們也被輪流派上城牆輪值守衛.

深秋的夜變得悠涼,夜風帶著淡淡的寒意吹過,城牆上的士兵被冷風一激精神了許多.

袁方雙手插在袖子里,倚著內側牆垛,望著城外遠處星火點點的敵營,無悲無喜說:"你們說他們這次又來了多少人?"

楊興和袁方靠在一起取暖,打著哈欠說:"誰知道呢,大晚上的又看不清,等天亮就知道了."

碎嘴神秘兮兮的說:"我剛才去城樓那邊,聽雷將軍和陳將軍正說這事呢,聽說甯遠帝國的這批援兵有一兩萬人,還帶了不少攻城器械,唉,看來他們要攻城了.媽的,咱們的援軍啥時候能到啊,咱們這點人,能干的過人家四五萬人嗎?"

喬大壯呵斥說:"你給我閉嘴,這種話可不能亂說,當心被軍衛抓到,判你個擾亂軍心就地正法."碎嘴聞言被嚇得一激靈,急忙閉嘴,這些天,有不少人因為這個被軍衛抓去一頓毒打,有個愣頭青頂撞了幾句,居然被軍衛直接當眾砍了腦袋,人頭就掛在軍衛所的木杆子上.

在這個人命如草芥的前線戰場,又都是心理素質薄弱的新兵,必須使用雷霆手段鎮壓一切不利因素,不然不用等到敵軍攻城,他們這些新兵蛋子就得意志崩潰,不戰而逃.

眾人沉默了,或站或坐,或是仰望星空,或是看向黑暗,臉上滿是迷茫和擔憂,更多的則是對于未來的恐懼.

天漸漸亮了,遠處敵營逐漸清晰,這還是袁方第一次站在城牆上觀望,甯遠侵略軍的營地環繞定邊縣的東面和南面,連成一片,極為壯觀,隱約間能夠看到鮮明的旗幟林立和巨大的攻城云梯,塔樓,要說最清晰的,就是那些嫋嫋升起的炊煙,他們要開飯了.

打了幾個噴嚏,楊興揉了揉鼻子,抱怨說:"這大冷天的,也不說多發件衣服,要是冬天,在這待一晚上還不得凍死啊."

喬大壯抱著肩膀活動身體取暖:"冬天,要是冬天就好了."

碎嘴詫異問:"為啥?"

喬大壯白了碎嘴一眼:"這都不知道?冬天基本不會打仗,冷是冷點,最少沒有生命危險啊."

楊興好奇問:"咋的,冬天敵人都回家貓冬去了?"

喬大壯呵呵一笑:"差不多吧,好像是因為冬天不利後勤運輸什麼的,反正我就是這麼聽說的."眾人鄙夷的豎起中指,這貨原來也是道聽途說.

方麻子吸了吸鼻子,罵罵咧咧說:"都快開飯了,怎麼還不來換班?老子又餓又困,再過一會就要被凍死了."

身後城牆下傳來腳步聲,一個粗獷的聲音響起:"哪個孫子瞎嚷嚷呢?不想混了是不?"

方麻子聞言大怒,探頭出去正想破口大罵,看到來人,急忙縮回腦袋.

上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打探    下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開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