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一十九章 打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打探

喬大壯瞪眼說:"你懂個屁呀,袁方是大夫,這個你們都知道吧?他能治好絞腸痧,醫術就不用說了.你們想想,咱們隊里有這樣高明又重情義的大夫,那是咱們的幸運,行了,就這麼定了,不用討論了."方麻子若有所思,碎嘴眨巴眨巴眼睛,眾人都沒有意見.

楊興眼睛一亮:"你們也別叫我羊雜了,也叫我大夫,我也是大夫."

喬大壯鄙夷的撇了楊興一眼:"羊雜,你就別添亂了,外號哪有重複的?你還叫羊雜."

楊興不滿說:"為啥老大可以,我就不行?"

大腸嘿嘿淫笑說:"那是因為你真不行."眾人哄笑.

接下來的兩天,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中度過,士兵們等待不知道會不會來的援兵,軍官將領則是等待著下一步的命令和古鍾城那邊的消息.

碎嘴的老鄉受傷,沒有了消息來源,碎嘴能弄到的有用消息少之又少,基本都是一些家長里短的廢話,比如西州軍那邊有人因為什麼事被軍衛抓了,西屏軍今天吃的粟米,女兵營那邊又抓到幾個心懷不軌的家伙什麼的.

袁方,這幾天過的不好不壞,解決了外號的問題,本應心情不錯,可是每每想到那些犧牲的女兵,他的心情就會變得十分糟糕,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袁方覺得應該是兔死狐悲的情節.

還有,這些天袁方一直在思索那個困擾著他的問題,可所知的信息太少,始終找不到答案.

這天,袁方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折磨,決定去一趟女兵營,找夏涼好好打聽一下,之所以會選擇夏涼,並不是袁方覺得他和夏涼的關系有多好,而是因為他只認得夏涼,或者說夏涼那個級別的軍官,也只有那個級別的軍官才能知道更多.

其實,雷華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可是雷華呢,外表看起來粗礦豪放大大咧咧的,但實際上,他是個細心且有城府的家伙,再有,最關鍵的是他和陳信的關系好像不一般,袁方對陳信的感覺並不好,所以他選擇了夏涼,畢竟也算救過對方一命,這點小事袁方覺得夏涼應該不會拒絕.

說去就去,袁方拉著楊興找到喬大壯,請了假直奔女兵營,路上,楊興訥訥問:"老大,說實話,就算你弄明白了又能怎麼樣?咱們就是個大頭兵,人輕言微,誰又能相信咱們呢."

袁方堅持說:"信不信的我不管,反正弄不明白這件事我鬧心."楊興無奈,他還能說什麼,不過想想,去了能見到李春香和小露也不錯,這些天沒見,還真有點想她們了.

女兵營外當值的衛兵還是上次的那個,見袁方和楊興過來就是一陣頭疼,上次的事情之後她稍稍打聽了一下,知道他們和南州的那些女兵關系好像真的不錯,不然夏涼的親衛李春香也不會得到消息後就跑出來見他們.

這次,袁方沒有多費口舌,衛兵就幫忙進去通報,和上次不同,袁方這次要求面見夏涼,夏涼那是什麼人?那是部將級別的軍官,袁方這麼大大咧咧的求見,衛兵並不看好,不覺得還沉浸在悲桑中的夏涼會見他們兩個大頭兵.

結果出乎衛兵的預料,夏涼聽說袁方和楊興求見,當即吩咐李春香去將兩人帶進來,衛兵覺得這件事有點匪夷所思,不過也沒多想.

很快的,袁方和楊興跟著李春香來到夏涼的大帳,一進門,袁方就是一愣,夏涼身穿便裝坐于桌前,頭發披散在肩頭,臉色憔悴,皮膚干黃,比起之前明顯瘦了一圈.

馬蘭的肩頭纏著繃帶,坐在一旁,此時的她,沒有了以往的英姿勃發,眼神有些空洞,悲傷和自責的情緒無以複加.

李春香今天當值,送袁方和楊興進了帳篷就退了出去,臨走前還用眼神提醒兩人不要亂說話.

來的路上,李春香也曾詢問過袁方這次來的目的,袁方沒有說實話,只是說來複診,檢查夏涼的恢複情況,畢竟,他的猜測太過驚世駭俗,更不想因為自己的一個猜測而弄得人心惶惶.

雖然這次依舊是以大夫的身份過來,可袁方沒有再恃才傲物,老老實實的給夏涼行禮.

夏涼面無表情的望著袁方,心里難得的平靜,不知道怎麼的,當袁方出現的那一刻,彷徨無助的她仿佛有了主心骨一樣,往日的信心再次回來.

夏涼淡淡一笑:"袁大夫,楊大夫,不用多禮,坐吧."

袁方猶豫了一下說:"還是先看看將軍的恢複情況吧."夏涼沒有拒絕,轉過身掀起衣角,臉色一片緋紅.

袁方走過去查看了一下刀口,按壓檢查,問了一些問題,欣慰說:"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再有十天半個月的就差不多能痊愈了."

接著,袁方的話鋒一轉:"不過夏將軍,剛才我看你的臉色不太好,是不是沒有好好休息,這可不行......"

楊興望著桌案後面竊竊私語的兩人楞住了,袁方就像是賣弄文采的窮書生侃侃而談,夏涼呢,就像是被深深吸引的小女人一般,眼神充滿了迷醉和崇拜,楊興暗想:"難道他們兩個有奸情?不對呀,沒聽老大說過呀,而且他們每次見面自己都在,沒發現有什麼眉來眼去的不軌行為呀."

壓下心中的疑惑,楊興偷偷看向對面沉默不語的馬蘭,不由再次歎息,這還是那個張揚霸道不可一世的馬蘭嗎,這女人完了,徹底報廢了.

檢查過夏涼的恢複狀況,袁方回到楊興身邊,猶豫了幾次都沒有開口,大帳內變得沉默寂靜.

夏涼見袁方欲言又止,淡淡說:"袁大夫,還有什麼事嗎?"

夏涼的話雖然有些生硬,但袁方卻覺察到一絲暖意和不舍,袁方猶豫了一下鼓起勇氣:"夏將軍,我有點事一直弄不明白,所以想請教將軍."

夏涼詫異的問:"哦?什麼事情?"

袁方深吸了一口氣,看了馬蘭一眼,勉強一笑說:"呵呵,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想問問咱們的援兵啥時候來?兄弟們可都盼著呢."

夏涼沒想到袁方會問自己這個,失望之色一閃而逝,淡淡說:"這個告訴你也沒什麼,這次的戰役由大司馬親自指揮督戰,郡城那邊的禁軍和州軍已經准備就緒,現在只等時機成熟就會大舉反攻."夏涼的話說的滴水不漏,除了大司馬親自指揮的這個消息外,沒有任何實質的收獲.

接下來,袁方又旁敲側擊的問了一些問題,夏涼卻像是和他作對一樣,回答總是那麼含糊不清莫能兩可,袁方又不好刨根問底,一番交談下來,收獲幾乎為零.

最後,袁方將馬蘭作為突破口,征詢夏涼的同意後,轉頭問馬蘭:"馬蘭校尉,我聽說你們被伏擊了,能不能和我詳細說說?"

這件事是馬蘭永遠難以忘記的悲傷,無法抹平的傷痛,也是她最不願想起的噩夢,袁方的要求,就像殘忍的揭開傷疤撒鹽一樣,刺痛著馬蘭脆弱到幾乎崩潰的內心.

一直低著頭沉默不語的馬蘭猛的抬起頭,泛紅的雙眼怒視袁方,歇斯底里的大聲咆哮:"這和你有什麼關系,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袁方也知道,這個時候問這樣的問題有些不合時宜,歉意說:"抱歉,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好了."馬蘭用殺人的目光狠狠瞪著袁方,接著,又沉默的低下頭,沉浸在屬于自己的悲傷之中.

夏涼搖頭歎息,馬蘭回來之後情緒一直這樣低落,尤其是提到被伏擊的事情,她很擔心,擔心這個跟在自己身邊多年的姐妹自暴自棄就此沉淪,一蹶不振.

袁方望著心灰意冷頹廢萎靡的馬蘭,心里一痛,他很清楚,如果馬蘭一直這樣下去,這個人就真的廢了,她將會渾渾噩噩度過余生.

所謂醫人醫心,袁方決定幫她一把,想想以前無聊時看過的一些關于心里方面的醫案,袁方決定試一試.

幾步走到馬蘭面前,抓起她的衣領將其提了起來,直視馬蘭的雙眼,怒聲說:"你看你現在變成什麼樣了?戰爭的本質就是殺戮,不是你殺我就是我殺你,死亡不可避免,這次你們敗了,大不了以後再贏回來,你這樣算什麼?你就不想幫那些犧牲的戰友報仇嗎?就不想救出那些被俘的姐妹嗎?"

馬蘭怒火中燒,狠狠一拳打在袁方的臉上,咆哮說:"報仇?怎麼報仇?你告訴我怎麼報仇?"

楊興扶著被一拳轟得還在蒙圈的袁方,怒視馬蘭:"怎麼報仇?當然是殺回來了."

馬蘭輕蔑一笑:"無知,你以為那麼簡單?"夏涼輕咳一聲,馬蘭沒有再往下說.

袁方此時清醒過來,譏諷說:"我們無知,我們什麼都不懂,這點我承認,我們就是個大頭兵,可我還知道,如果你不振作起來你會變得連我們都不如.你看看你現在的德行,我看你是怕了,慫了,你就是個懦夫,你要是不敢幫她們報仇那就算了,反正她們也看不到,唉,我真為萬春芽她們悲哀,怎麼就跟了你這麼個廢物呢."

上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猜測    下篇:第一百二十章 援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