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一十七章 噩耗   
  
第一百一十七章 噩耗

袁方順著楊興所指看去,沒錯,那個就是劉福,同樣來自幻羽縣,算得上是袁方和楊興的半個老鄉.

劉福,二十出頭的年紀,為人憨厚踏實,對誰都是客客氣氣的,給袁方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一口雪白的牙齒,小伙子很健談,每次見到袁方和楊興都會聊上幾句,沒想到戰爭才剛剛開始就倒在敵人的箭下.

警報已經解除,待命取消,袁方和楊興跑到劉福身邊,只見劉福胸口深深插著一根羽箭,幾乎透背而出,左臉頰有一道血痕,應該是被箭矢劃傷.

袁方伸手摸向劉福脖頸,沒有脈搏,歎了口氣,伸手拂過其殘留著驚恐和眷戀的雙眼,摘下頭盔:"兄弟,一路走好."

楊興眼睛紅紅的,同樣摘下頭盔,伸手擦去劉福臉頰的血痕:"一路走好."

隨著一具具尸體被抬下城牆,所有人都停止了議論,靜靜的看著這些死去的戰友,氣氛變得沉悶壓抑,心中有對死亡的恐懼,也有失去戰友的悲傷,還有對敵人的仇恨.

整整一個下午,東面和南面城牆附近比起往日要安靜了許多,親眼見識到戰爭的殘酷,新兵們都變得沉默,有些心理脆弱的,實在承受不了這樣巨大的壓力和刺激而精神崩潰,大吵大嚷的要回家,嘴里不斷呼喊著親人的名字,而等待他們的,卻是最嚴厲的懲罰,或是被關進牢房,或者軍棍懲戒,鬧得最嚴重的幾個,甚至被直接處死.

將領的嚴懲,袁方能夠理解,如果讓這些人鬧下去會影響更多的人,士氣受損不說,一旦士兵產生畏戰心里,後果不堪設想,心里素質正是他們這些新軍的最大弱點.

接下來的幾天,甯遠侵略軍沒有任何動靜,雙方都保持著沉默,但是這沉默的背後卻暗流湧動.

曹平是個不安分的家伙,交際手段不俗的他認識的人也不少,每天一有時間就跑出去打聽消息.

據說,他從一個傳令兵老鄉那里打聽到,古鍾縣那邊已經開戰,甯遠侵略軍的五萬大軍猛攻縣城,帝國州軍死守不退,兩天時間交手數次,雙方都是傷亡慘重.

聽到這個消息,袁方恍然大悟,一拍大腿:"我知道了,咱們城外的這幫家伙不是來攻城的,是來牽制咱們的,防止咱們出兵增援古鍾城."

喬大壯如夢初醒:"原來是這樣啊,我就說嘛,兩萬對三萬,咱們守城,他們想攻進來是不可能的,原來是這樣."眾人聞言都松了一口氣.

袁方沉思片刻,又搖頭說:"不對,不對呀."

楊興愕然:"老大,你別一驚一乍的行不,又咋了?"

袁方抬起頭環視眾人:"不對勁啊,不是說郡城那邊會派援兵過來嗎?這都多長時間了連個人影都沒看到."

喬大壯眨巴眨巴眼睛說:"可能是去古鍾城那邊了吧,不是說那邊打起來了嗎."

袁方看向曹平:"是嗎?"

曹平搖搖頭:"不清楚,沒聽說有援兵的事."

袁方一瞪眼:"那你還愣著干啥,去找人打聽啊."

曹平苦著臉說:"沒假了."袁方看向喬大壯.

喬大壯撓頭問:"這個有用嗎?"

袁方篤定的點頭說:"有用,當然有用."

喬大壯猶豫了一下對曹平說:"成,我把我的假給你,你小子去吧."

曹平眉開眼笑說:"好嘞,這就去."說完,起身就走,他喜歡出去閑逛,找人聊天.

喬大壯問袁方:"說說你的想法."

袁方皺眉說:"還不確定,還是等消息吧."

袁方覺得,整件事都透露著詭異,首先是舍近求遠放棄南州,然後是派遣他們這些連基本訓練都沒完成的新兵來前線,而且一到這就被送到第一線,袁方總覺得哪里不對勁,但是具體的又說不出來,這次援兵的事情讓袁方覺得,這可能是個陰謀,一個龐大而又冷酷的陰謀.

來的路上,經過郡城的時候所有人都看得清楚,郡城守備森嚴,城外更是駐紮著不少人馬,其中還有兩支軍容整肅,裝備精良的禁軍,人數少說也有一萬的樣子,禁軍是什麼,那可是帝國最的精銳軍隊,是真正的職業軍人,州軍這種雜牌根本就和人家沒法比,烏合之眾而已.

尤其是禁軍中的重騎兵,那是相當凶猛,各個驍勇善戰銳不可當,還有重步兵,那是所有騎兵的噩夢,有他們在,敵人的騎兵就永遠無法逾越防線半步.

除了禁軍,沿途還遇到不少東州本土的州軍,這些州軍和袁方他們不同,他們常年鎮守邊界,時常和甯遠帝國發生一些小規模戰斗,作戰經驗豐富,屬于那種真正經過戰火磨練的軍人,雖然裝備不如禁軍,但戰斗力同樣不容小覷.

帝國有這麼多精兵強將不用,卻將最前沿的兩座軍事重城交給他們這些毫無經驗的新兵,這十分不合常理.

還有,這次帶兵過來的各地州軍將領,也都是老牌的偏將,部將,他們帶隊離開之後,帝國冊封了一批新人擔任各州郡的州軍將領,還有,這次前線的指揮官居然是從南州調過來的董云開大將軍,這麼算來,古鍾城和定邊城這兩個邊界軍城中,全都是新兵舊將,帝國到底想要干什麼?袁方不敢去想.

曹平急匆匆的回來,喬大壯愕然:"你小子這麼快就打聽清楚了?"

曹平氣喘籲籲搖頭說:"不,不是."接著,對袁方說:"女兵,女兵回來了."

袁方莫名其妙:"什麼女兵回來了?你能不能說清楚了?"不等曹平開口,袁方反應過來,猛的站起身:"你是說派出去的那些女騎回來了?"曹平使勁點頭,他剛才出去,才走到西門附近,正好遇到騎兵進城,深知袁方和楊興和一些女兵的關系不錯,這些天他們兩個也沒少叨咕,曹平急忙回來送信.

袁方急切問:"怎麼樣?"

曹平緩過氣,茫然問:"什麼怎麼樣?"

袁方著急說:"你看她們的狀態怎麼樣?"

曹平歎氣說:"不太好,聽說回來的人連一半都沒有."

袁方待不住了,對喬大壯說:"我去看看."說完,拉著楊興就走,喬大壯抬手想說些什麼,最後還是沒能開口.

女兵的營地外,袁方和楊興苦苦哀求,當值的衛兵就是不讓兩人進去,最後好說歹說,硬著頭皮說是夏涼的老鄉,衛兵才不情不願的進去通報.

等在營外的袁方和楊興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團團亂轉,坐立不安,要說交情,他們和認識的馬蘭,萬春芽的相識的時間補償,交情也就是一般,可不知道為什麼,袁方就是很擔心,擔心她們的安危,袁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自己太大男子主義了,總想保護弱者,雖然馬蘭她們並不弱,但在袁方的心里,她們都是柔弱的女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春香的身影出現在視線中,剛出營門,就被袁方拉到一邊,劈頭蓋臉就是一大堆的問題:"春香妹子,馬蘭她們回來了?聽說回來的人不多,馬蘭她們怎麼樣?都回來沒有?"

李春香詫異的看著袁方:"你們,你們不會是?"

袁方知道李春香誤會了,急忙擺手說:"別亂想,我們之間那是純潔的友誼,作為朋友,表示關心很正常嘛."

李春香盯著袁方的眼睛良久,袁方的眼神堅定,沒有絲毫躲閃,這才相信袁方的說法,歎了口氣說:"是回來了,馬蘭受了點傷,不過沒有大礙,至于萬春芽,唉."

聽到李春香的歎息,袁方的心里不由一痛,想起那個脾氣火爆性格剛毅又有些霸道的女孩,還有臨行時那略帶羞澀的笑容不由黯然神傷.

楊興不可置信說:"春香姐,你是說萬春芽,她,她死了?"

李春香點點頭,眼神中充滿悲傷:"不只是萬春芽,這次馬蘭帶去三百姐妹,回來的只有五十多人,其他人,其他人不是戰死就是被俘."

袁方皺了皺眉:"被俘?怎麼會被俘呢?不是說偷襲敵軍的補給線嗎?"

李春香四下看了看,壓低聲音說:"我聽馬蘭說,最開始的時候她們沒被發現,一切都很順利,成功繞到敵軍後方,埋伏在一處小山谷里,等著天黑以後夜襲敵軍的糧草輜重,可還沒等她們出擊,整個山谷就被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敵軍團團包圍,她們無路可退堅守山谷,可是敵人太多,她們又沒有足夠的補給,拼死突圍的時候被敵人沖散,很多人陷在里面,只有三百多人逃了出來.回來的路上,甯遠帝國的騎兵一路緊追,又損失了一百多人她們才勉強擺脫追兵."

從李春香的講述中,袁方發現很多疑點,可現在不是說那些的時候:"有沒有需要我們幫忙的?"

李春香猶豫了一下說:"小美傷得很重,小露好像沒什麼辦法."

袁方問:"哪里受傷?很嚴重嗎?"

楊興撓撓頭:"小美,是不是萬春芽手下的女騎?我好像有點印象."

李春香點點頭:"沒錯,她就是春芽那個小隊的,突圍的時候她中了兩箭,勉強堅持回來,現在傷口已經化膿感染,情況不太樂觀,袁方,你有沒有辦法?"

上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一次接觸    下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猜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