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一十四章 定邊城   
  
第一百一十四章 定邊城

袁方也很想去看望小露她們,可是一天的訓練下來已經筋疲力盡,時間也不允許,一直沒有機會再去女兵營那邊,只有偶爾雙方人馬進行配合訓練時,能遠遠的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比如馬蘭,比如范冬棗和于鳳嬌,但作為軍醫的小露和親衛的李春香卻一直未曾得見,夏涼,也只是遠遠的見過一次而已.

一個月的艱苦訓練,新兵們飛速成長,雖然和那些老兵依舊沒法比,也總是達不到軍官的要求,但是和之前相比已經強了太多,最少,如果再次被偷襲的話,絕對不會像當初那樣毫無還手之力.

戰陣方面,因為時間關系,主要訓練的只有兩種,一種是進攻的方陣,左手持盾右手持矛,齊頭並進.

一種是防禦圓陣,盾牌和長槍阻擋敵軍的沖擊,以中間部分的弓箭作為反擊,射殺游離在陣外的敵軍,減輕外圍壓力.戰法相當不錯,可是以士兵手中的那些簡陋裝備,卻很難發揮出戰陣的效果.

作為州軍,按照慣例都是在參軍是自備裝備的,但是這次,帝國不但配發的統一的軍衣,還配發了一批常規武器,比如長矛和短刀,但是,這些裝備卻不是那麼盡如人意.軍衣,發下來的時候已經有些發黴,味道難聞不說,穿在身上也不舒服,有些已經變質,輕輕一碰就破.

武器那就更不用說了,矛柄也並非白蠟杆,都是用最普通的木質材料制成,無論是堅韌還是耐潮方面都不敢恭維,槍頭,更是普通的生鐵澆築而成,質量和鋒利程度慘不忍睹.

短刀,那就更不用說了,數量少不說,還都是殘破不堪,缺乏保養生鏽的比比皆是,刀刃幾乎沒有完整的,多多少少都有些缺口,這麼說吧,這樣的刀,談不上美觀,使點勁的話勉強能砍死人而已.

盾牌,呃,應該可以這麼稱呼,其他部隊不清楚,前鋒營配制的盾牌就是兩層木板而已,連層鐵皮都沒有,拿著他們的那種破刀,用不了幾下就能砍出個窟窿來,要是遇到沉重的鈍器,一下就能砸散架了,不過也不是一無是處,最少防禦一般的羽箭還是可以勝任的.

這天,部隊來到東州定邊郡古鍾縣附近駐紮,這里距離邊境只有幾十里遠,在這里,已經能夠清晰的聞到戰爭殘忍肅殺的味道.

兩天前,離開定邊郡城,路上就幾乎沒有農田村鎮,有的,只是荒蕪的土地和往來的信使還有隨處可見的軍營.

陳信他們這支部隊來不及修整,就被派往古鍾縣,也是與甯遠帝國接壤的邊界和戰爭的最前沿.

古鍾縣城外,駐紮著不少軍隊,從旗幟和軍容方面看,應該是從其他州郡調來的新軍,讓袁方納悶的是,這些新軍之中都有著數量不菲女兵部隊存在,難道所有地區的女兵都被調到這里來了?袁方百思不得其解.

安排好駐地,陳信帶著親兵進入古鍾縣城,去向守將報道述職,這里的守將名為董云開,原南州州軍大將軍,統管一州之兵,後來南州被倭人攻占,他被調來古鍾縣鎮守邊陲.

距離戰場如此之近,眾人難免緊張,難得的清閑卻沒有了之前的談笑風生,全都默默的休息,擦拭各自的武器,偶爾和身邊的戰友聊上幾句,又沉默下來.

袁方他們抵達的時候正好趕上午飯,傍晚時分,臉色陰沉的陳信將軍帶著親兵回來,立即下令部隊開拔,目的地正是東北方向五十里外的定邊縣城,那里,同樣是戰斗的第一線,也是甯遠帝國攻擊的重點.

這些,作為小兵的袁方自然不清楚,但其他新軍一同開拔卻讓袁方有些不安.

距離前線這麼近,又是夜里行軍,雷華變得極為謹慎,幾乎將所有的斥候全都派了出去,處于右翼的女兵部隊也是如此,氣氛變得肅殺,令人緊張不已.

沒有人說話,借著火把的亮光默默的趕路,只有輜重部隊那邊時不時的響起清脆的鞭聲,劃破寂靜的夜空.五十里的路程,按照之前的速度要兩天的時間,可是今晚,整個部隊展開全速,聽說要在天亮前趕到定邊縣城,與那里的守軍換防.

南屏郡,西屏郡,北屏郡,加上西州兩郡,五郡州兵彙合一處,足有兩萬余人,浩浩蕩蕩的火把,猶如盤踞大地的火龍,聲勢浩大氣勢磅礴,也給了所有不安的新兵以信心和安慰.

午夜時分,最前面的新軍響起警鍾,探馬來報,先頭部隊發現小股敵騎游弋窺視,處于中軍的陳信立即下令戒備,並派出騎兵分散兩翼,步兵進入防禦.

警鍾和防禦命令,使從未上過戰場的這些新兵和老兵全都緊張不已,各歸其位,緊握手中的武器盾牌,緊張的注視遠處的黑暗.

前鋒營和女兵們聚攏一處,層層布防,兩支騎兵分散左右,雷華親自帶隊駐守外圍,夏涼則是留在陣中,指揮弓箭手和重盾女兵.

時間一點點過去,氣氛變得越發壓抑,消磨著所有人的意志和勇氣,讓人幾乎崩潰.

袁方和楊興肩並著肩站在圓陣的最外圍,楊興手里的木盾微微顫抖,抒發著他內心的緊張和驚恐.

袁方雙腿打顫,嘴唇顫抖,牙齒不爭氣的微微碰撞,手中的長矛上下起伏,像是安慰自己,又像是安慰楊興:"沒事,沒事,放松,放松."

楊興咽了口唾沫:"老大,你好像更緊張吧."

袁方看向另一邊的喬大壯,喬大壯勉強一笑:"等下小心點,就像之前訓練的一樣,用盾牌擋住身體,注意長矛的角度."袁方努力的點點頭,沒有說什麼,也不知道說什麼.

雷華帶著一隊親兵策馬來到近前,爽朗一笑:"都別緊張,等下打起來就好了."不說還好,雷華這些話讓眾人更加緊張,有幾個承受能力差的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癱軟在地,被軍官一頓呵罵才勉強站起身,但看他們的狀態,遇到敵人估計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

時間在強烈的恐懼中一點點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警報解除,部隊再次開拔,身份低微的袁方自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但作為將領的雷華和夏涼卻清楚的知道前面的新軍就在剛剛短暫的和敵人接觸之中,損失了多少精銳斥候.

雷華和夏涼策馬並行,雷華眉頭緊皺說:"西州軍那邊死了二十多個斥候,西屏郡也有五六個人失蹤,聽說對方只有兩支不到百人的輕騎,沒有發現他們的主力部隊,夏將軍,你怎麼看?"

夏涼黛眉微皺:"他們能摸到這里,說明邊境守軍已經無力戍邊,我也很奇怪,為什麼他們只有兩支斥候輕騎,難道他們只是來探查還是另有目的?雷將軍,咱們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斥候的診察范圍盡可能的縮小,派出精騎輔助偵查,盡可能的減少損傷."

雷華點頭說:"嗯,我也是這麼想的,這樣,咱們輪流派人偵查,前後方向不用太過費心,東西方向多派些人手."

這一夜並不平靜,十分漫長,幾次遇警,幾次騷動,結果,卻都是有驚無險,敵人只是遠遠的窺視騷擾而已,這一夜的戰斗,只屬于那些身手矯健的斥候和一部分騎兵.

終于,天亮了,當天邊泛起魚肚白,甯遠帝國的輕騎兵隨之消失,陽光灑落大地,照耀在每個人的身上,驅散內心的恐懼和疲憊,將信心和希望重新帶回.

定邊縣城已經遙遙在望,遠遠的,看著城頭飄揚的軍旗和城頭依稀的人影,每個人的心思各有不同.一個小時,半個時辰,前面的西州軍已經抵達西門,整隊入城,前鋒營也接到命令,重整隊形,輜重先行.

與此同時,隨著大隊人馬入城,東門開啟,一隊隊並不滿編的騎兵率先出城列隊,斥候分散查探,緊接著,換防的軍官帶著麾下的士兵魚貫而出,擺出防禦陣戒備,為數不多的騎兵分散兩翼,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越來越接近城門的袁方對身邊的楊興說:"看來這里就是咱們的戍守之地了."

楊興納悶問:"老大,你怎麼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啊?"袁方解釋說:"守城,總比野戰強吧."

楊興想想也是,笑著說:"咱們居高臨下,這麼高的城牆我就不信有人能趴得上去."袁方一聲哀歎,沒知識真可怕,攻城可不是當兵的徒手攀爬,投石機,攻城塔可都是非常厲害的攻城武器.

定邊縣城,一直都是軍事重鎮,這里基本沒有平民,屬于軍事要塞,定邊縣城占地不大,兩萬人融入其中顯得有些擁擠,當最後一支部隊進入城內,西門緩緩關閉,之前出城的換防部隊整隊離開,這座軍事重城從現在起,就由這些來自各地的新兵駐守.

按照之前就確定的,各個部隊進城後就駐紮在各自的區域,並承擔各自的防禦,各守一面城牆.

北面,由七馬郡新軍駐守,西面,這是西屏郡的州軍,袁方所在的南屏州軍,負責那面城牆的防禦,東面,正對敵軍的方向,由西州千葉郡的新軍駐守,他們的偏將也是這里的臨時主將,負責統管全局,將來自各地的新軍重新整編,融為一體.

上篇:第一百一十三章 呼喊你的名字    下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開戰之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