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一十三章 呼喊你的名字   
  
第一百一十三章 呼喊你的名字

沒有像之前一樣走走停停,袁方一行白天趕路,晚上吃過飯繼續,直到天黑才會停下休息,一大早再次啟程出發,相反,陳信的主力部隊需要訓練新兵,停停走走一天也趕不了多少路,就這樣,啟程第四天,袁方一行追上了陳信的主力中軍.

此時,夏涼的傷口已經愈合,袁方拆掉皮膚的縫合線,基本治好了夏涼的絞腸痧或者說是闌尾炎.

當晚,夏涼吩咐部隊駐紮,帶著一隊親並前往中軍去見陳信,直到半夜才回來.

等著照看夏涼服藥的小露發現夏涼的臉色不太好看,不是因為身體的原因,而是因為某些不好的事情.

夏涼沒有說什麼,服過藥就一個人待在帳篷里發呆,好像被什麼事困擾,想起剛才和陳信的一番對話臉色越發的難看.

夏涼一夜未睡,第二天一早帶著麾下騎兵急行軍,傍晚十分追趕上前鋒營,與剛剛趕到不久的范冬棗,于鳳嬌彙合,同時,也到了和袁方,楊興分別的時刻.

這麼多天相處下來,女兵們已經習慣了袁方和楊興的存在,分別在即,都有些不舍,尤其是李春香和小露.

李春香已經將愣頭愣腦的楊興當成了自己的弟弟,將時不時就搞出點笑話卻很會關心人的袁方當成不著調的哥哥,對于兩人的離開更是傷心不已.

小露更是如此,這些天她向袁方請教了很多關于手術方面的東西,袁方毫不藏私的悉心教導,兩人間可以說亦師亦友,袁方真把溫婉可愛的小露當成妹妹,小露也很喜歡袁方這個大哥哥,至于楊興,小露同樣不舍,這些天有時間的時候都是楊興陪著她外出采藥,兩人的關系很好,楊興也成了她可以肆意欺負的弟弟,和他們在一起,讓小露有種和家人在一起的幸福感覺.

自從昨晚,夏涼又恢複了往日的嚴肅和冷漠,袁方和楊興離開的時候也沒有去送,只是讓李春香給他們帶了些肉干.

站在帳篷外,望著袁方和楊興逐漸遠去的身影,夏涼面無表情,心里卻五味雜陳百感交集,最後一聲歎息,轉身回到大帳,望著桌上的地圖發呆,良久,使勁搖了搖頭,拋開心底的女兒情懷,仔細查看地圖,分析東部戰事,可眼前卻時不時出現袁方有些無賴的笑容,她已經情根深種,卻不能表達,因為她清楚,這次的戰爭對于她來說九死一生,又何必增添無謂的煩擾.

有時候,夏涼覺得自己對于袁方的感情有些不真實,難道短短幾天的相處就真的喜歡上那個玩世不恭的男人?她甚至覺得這是一種錯覺,一種對于愛情盲目的向往而產生的幻覺,可是每當想起袁方無微不至的關懷和溫愜的眼神,心里就會變得無比溫暖幸福,雖然這個家伙有點不著調,說話也沒有個讀書人的樣子,更像市井流氓,不修邊幅,但不知怎麼的,夏涼就是喜歡,喜歡聽他胡言亂語,喜歡他在身邊呵護.

袁方不知道,他對病人的關系負責會引來這樣的一段情愫,此時的他,在女兵營門前正氣急敗壞的罵罵咧咧.

事情是這樣的,李春香和小露將兩人送到軍營門口,馬蘭已經等候多時,看到馬蘭面色不善,袁方暗叫不妙,他有點憷這個執拗極端的瘋女人.

果然,馬蘭沒有讓袁方失望,在李春香和小露的驚愕中命令手下將袁方和楊興按倒在地,二話不說搶走兩人的腰帶,將兩人踹出大營.

提著褲子,回頭看著馬蘭大仇得報的囂張笑容,袁方好一陣跳腳大罵,馬蘭像得勝的將軍一樣巍然不動,看著戰敗的敵人微笑說:"這下咱們扯平了,就像你說的,咱們的恩怨一筆勾銷."

袁方咬牙切齒說:"馬蘭,就就是個蛇精病,早知道,早知道你這樣,當初我就不應該只扒了你的褲腰帶,還有在帳篷里,我就不應該放過你."

馬蘭臉上的笑容消失,氣急敗壞說下令說:"去,扒了他們的衣服和褲子."

袁方聞言大驚,正想招呼楊興趕緊跑,卻發現楊興這小子很不講義氣的早就跑沒影了,急忙轉過身,伴隨著女兵們的哄笑聲,頭也不回的撒腿就跑.

馬蘭和李春香的私交甚好,等袁方跑遠了,拉住李春香的胳膊撒嬌說:"春香姐,你可別告訴將軍噢."

李春香無奈一笑,嗔怪說:"你呀,都是校尉了,還一副小孩子脾氣."

小露笑著說:"袁大哥跑起來的樣子好好笑啊,就是,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

眾人沉默了,包括馬蘭,良久,李春香勉強一笑安慰說:"他們在前鋒營,和我們這麼近,見面的機會很多,走吧,回去."小露戀戀不舍亦步亦趨的跟著李春香回去複命,馬蘭略帶失落的望著前鋒營的方向沉默良久.

袁方一路飛奔,確定馬蘭沒有真的派人追自己這才放慢腳步,喘了幾口氣四下張望,卻不見楊興的身影.

袁方有些急了,正想大聲呼喊他的名字,就聽到前面傳來楊興微弱的聲音,湊過去一看,頓時笑不可支,楊興這貨剛才只顧著逃跑,沒留神路上有個大坑,加上天色已晚,一頭栽了進去,摔了個七葷八素慘不忍睹.

袁方蹲在坑邊,幸災樂禍說:"這就是不講義氣的下場,怎麼樣?遭報應了吧."

坑不是很大,楊興大頭朝下像敗柳一樣杵在坑里動彈不得,聽到袁方的聲音,心虛的他討繞說:"老大,我知道錯了,救我上去吧,我都快腦淤血了."

袁方抓住楊興的腳使勁往上提,但卻忘了沒有褲腰帶的事情,剛一站起身,肥大的褲子滑落,露出兩條白花花毛茸茸的大腿,和一條粉紅色的四角內褲.

為什麼袁方的內褲會是粉紅色的,不是袁方有某種癖好,是因為當時一家商鋪處理一批陳年的舊匹,只剩下這個顏色,圖便宜的大梅就買了不少,給每個人都做了兩條,所以,不只是袁方,醫館的所有人都是粉紅色的內褲,當然,大梅和小梅兩姐妹是不是同樣顏色的內褲那就不為人知了.

好不容易將楊興從坑里拔出來,稍作休息,兩人提著褲子回到久違的前鋒營.

當值的守衛見是袁方和楊興回來,遠遠就擠眉弄眼的打招呼,那眼神,極為曖昧,發現兩人都提著褲子,笑容越發猥瑣.

隨便找了兩根繩子系好褲子,袁方和楊興來到雷華的大帳,經過通報,見到正在研究戰局的雷華.

雷華先是打量了兩人一眼,接著似笑非笑說:"怎麼樣?在那邊過的不錯吧?有沒有勾引幾個女兵啥的?"

楊興已經習慣了和夏涼說話的語氣,翻著白眼說:"別提了,那地方就不是人待的."

見楊興灰頭土臉的樣子,雷華皺起眉:"怎麼?你小子又挨揍了?"

雷華護短的脾氣袁方已經十分了解,生怕引起誤會急忙解釋說:"不是,剛才回來的時候這小子不小心掉坑里了."雷華聞言臉上笑容恢複如初.

楊興抱怨說:"將軍,臨走的時候馬蘭校尉搶了我們倆的褲腰帶,你得給我們做主啊."

雷華聞言哈哈大笑,調侃說:"你小子還好意思說,誰讓你們倆當初扒了人家的褲腰帶呢,活該.說實話,我還真有點佩服你們倆,還就真敢做出那種事,換成是我,我可做不出來."

袁方尷尬一笑:"那不是沒辦法嘛."

雷華擺手:"行了,既然回來就就去找喬大壯報道,明天繼續訓練."

楊興眼珠一轉,哀聲天氣說:"將軍,我們的傷還沒好呢,能不能再休息兩天?"說著,脫下上衣展示還未消退的鞭痕:"你看,那天我們可是被揍得不輕,到現在還沒好利索呢."

雷華的臉色有些難看:"這個馬蘭,下手還真夠狠的."

就在楊興大喜的瞬間,雷華話鋒一轉:"看來這幾天你們調養的不錯嘛,這才幾天啊,這麼重的傷就好的差不多了,行了,你小子別跟我扯犢子,明天開始訓練,回去吧."

袁方和楊興行禮轉身,正要離開,雷華問:"對了,夏將軍怎麼樣了?"

袁方回答說:"哦,已經沒有大礙了,再有一兩個月就能徹底康複."雷華擺手,等袁方和楊興離開,望著大帳外一聲歎息,作為陳信的親信,顯然雷華知道一些關于那晚陳信和夏涼談話的內容.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袁方和楊興拿到了屬于他們的第一件武器,做工極為粗糙的長矛,恢複了熟悉又艱苦的軍旅生活,每天跟著大家一邊趕路一邊訓練,經過秋原縣的時候托人給葉大夫和秦操他們稍了封書信.

袁方的信上沒有說太多,更沒有提及被罰的經曆,只挑些開心的事情簡短介紹了一下軍營生活,讓他們不要擔心,至于楊興給小梅寫的什麼,袁方不清楚,但不用看袁方也能大致猜到,都是一些膩膩歪歪的東西.

轉眼間,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期間,小露和李春香來過一次,找軍醫周轉些藥材,但當時袁方他們小隊負責外圍巡查,沒能見到兩人,兩女極為失望.

上篇:第一百一十二章 hold不住    下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定邊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