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一十二章 hold不住   
  
第一百一十二章 hold不住

第二天一早,范冬棗和于鳳嬌帶著大部分女兵啟程,追趕大部隊配合訓練,馬蘭帶著她的三百騎兵留守陪同夏涼修養.

接下來的兩天,夏涼老老實實的按照袁方的要求躺在床上休息,呂靈更是不惜血本,人參鹿茸等珍稀藥材齊上陣,為夏涼大補元氣,滋養身體.

這兩天也是袁方和楊興過得最清閑的兩天,無所事事的他們每天除了偶爾去看看夏涼,其他時間不是躲在帳篷睡大覺就是晃著膀子到處閑逛,在女兵面前混了個臉熟.

之前在前鋒營的時候,所有人都非常向往去女兵營看看,希望有機會窺視女兵的風采,可是袁方和楊興卻覺得很是煎熬,這地方全是大姑娘,雖然樣貌參差不齊,有的柔美,有的剛毅,有的嫵媚,有的默然,幾乎沒幾個漂亮的,但是作為男人,尤其是袁方和楊興這樣血氣方剛的年紀,對于異性的好奇和渴望與生俱來,卻又看不得摸不到,心里就像被貓爪子輕撓一樣癢癢.

有時候,對于心底產生的齷蹉想法袁方都覺得自己人面獸心,禽獸不如,可本性就是這樣,越是得不到,越是看不清的東西就越是好奇,就越是聯想.

每天傍晚,女兵們吃過晚飯,睡覺前都會去河邊清洗去一天的汗水,每到這個時候,聽著隱約可聞的鶯聲燕語,嬉戲打鬧,袁方的內心就會變得躁動不安,躲在帳篷里翻來覆去輾轉反側抓心撓肝,掙紮著是不是找機會過去偷窺,但想到後果之嚴重,又不得不強行忍住,這種蠢蠢欲動和壓抑,弄得袁方心神疲憊,短短兩天時間,變得十分憔悴.

楊興比起袁方稍好一些,最少他心里有著對小梅濃濃的思念,每次新生雜念,只要想到小梅的好,小梅的溫柔和苦苦的等待,楊興都會溫柔一笑,心中的騷動也會漸漸平息.【零↑九△小↓說△網】

兩天的修養,夏涼的身體恢複了不少,已經可以下地走動,刀口也愈合大半,只要沒有劇烈的運動顛簸,應該沒有大礙.

夏涼這兩天躺在床上,沒有過問軍情,沒有過問任何事情,只是靜靜的修養,同時也在思考一個問題,一個困擾她很久的問題,那就是這次帝國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為什麼要派這麼多新兵去往東部戰線,還有最關鍵的,也是她最想不通的,為什麼帝國幾乎將各郡的所有女兵全部一起調往前線,這很不尋常.

不只是夏涼趕到困惑,袁方也再思考這個問題,東部的甯遠帝國武力強大,民風好戰,極具侵略性,帝國從各州各郡抽調部隊前往東部戰線抵禦外敵這點無可厚非,可按理說,既然是抵禦強敵,就應該派遣那些戰斗力更強,經過長期訓練的常規部隊,可帝國卻是派了他們這群什麼都不懂的新兵菜鳥,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就算是路途遙遠,路上的時間可以加以訓練磨合,可就算這樣,他們這些新兵蛋子到了前線的時候也很難形成戰斗力,而且袁方聽說,這次帝國調派的全都是州軍,那些帝國真正的精銳禁軍卻依舊留守中京周邊以及一些軍事重鎮和戰略要地,難道帝國的那些高層是想讓他們去前線送死?袁方不認為會是那樣,但到底是為什麼,他實在想不明白.

至于帝國為什麼舍近求遠,任由倭人占據南州而不顧,明明可以先集中兵力將倭人趕走收複失地再專心對抗甯遠帝國,袁方同樣莫名其妙,不過聽說倭人占領南州之後沒有再繼續擴張,對待沒有來得及逃離的百姓也沒有像以往一樣慘無人道,而是一改常態的加以善待,並幫助那些人從建家園,同時,倭國派遣大量船只往來運輸各種人員,建設要塞,城市,村鎮,看樣子好像南州已經是他們的國土一般.

有時,袁方也將自己的疑惑和楊興說起,楊興就是個沒心沒肺的二貨,對于這些沒有半點興趣,每次都是隨口敷衍幾句了事,直到袁方那一次說出自己的猜想.

袁方隱隱覺得,帝國的不作為和倭人的反常,其中一定有著某種不為人知的陰謀,那會是什麼呢?反複思量,想起曆史上那些賣國求榮的漢奸,一個駭人的想法忍不住浮現,難道,難道帝國或者說帝國高層的某個人和倭人達成某種協議,而南州,就是帝國付出的代價?這個想法讓袁方不由打了個寒顫,如果真是那樣,以倭人骨子里的貪婪無恥,帝國危已.

第二天吃過早飯,夏涼帶著三百女騎兵啟程,並聽從了袁方的建議,沒有騎馬,而是改坐馬車,作為交換條件,袁方和楊興十分不情願的開始學習騎馬.

騎兵部隊,自然不會缺少馬匹,李春香特意為兩人挑了兩匹溫順的戰馬,並親自加以指導.以前是因為膽小,不敢騎馬,現在被逼無奈,幾番嘗試後,楊興逐漸表現出他在這方面的天賦,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基本熟悉了如何控制駕馭戰馬,就是對于這種異于常態的坐姿方式還不太習慣,一天下來,屁股生疼,兩條腿幾乎都不會動彈了,變成標准的羅圈腿.

袁方比起楊興大大的不如,習慣開車的他總是拉著缰繩轉圈,有時候還會把馬鐙當刹車和離合踩,其結果就是得到命令的戰馬突然加速,大呼小叫的亂沖亂撞,最後不是跌落下馬,就是被莫名其妙的戰馬帶著跑出去老遠,被顛得大垮都快脫臼了,才被李春香或者其他人帶回隊伍,以至于那些女兵見到袁方都躲得遠遠的,生怕被連累,時不時的看這個笨蛋一眼掩嘴偷笑.

再一次因為控制不當被拋下馬背,袁方哭喪著臉爬上夏涼的馬車,揉著屁股抱怨說:"我說夏將軍,你就饒了我吧,我真學不會."

夏涼坐在厚實的草料上,似笑非笑的看著袁方:"楊興不是學得很快嗎,你是他的老大,難道你甘願落後于他?"

袁方對于所謂的老大威嚴一點都不在乎,嬉皮笑臉說:"大不了我認他當老大就是了,我可不想再騎馬了,太嚇人了."

夏涼噗嗤一笑,隨即板起臉說:"這是你之前答應我的,你要是做不到,我們之間的約定就此作罷.來人,備馬."

袁方咬牙切齒說:"你這是在威脅我?"夏涼揚起下巴看向袁方.

袁方怒視夏涼半晌,最後無力的舉手投降,苦著臉說:"你贏了,真是的,我還第一次見到用自己的健康來威脅別人的,我騎馬,騎馬還不行嗎."說著,跳下馬車,接過李春香遞來的缰繩,屏氣凝神,翻身上馬.

第一次沒成功,踩著馬鐙的腿用力不夠,右腿撞在馬背上,差點扭了腰,第二次袁方吸取教訓,可用力太猛,人從馬背上一躍而過,狠狠摔在戰馬的另一側,因為左腳卡在馬鐙里沒來得及抽出,導致大頭朝下,臉先著陸,值得慶幸的事,當時經過的是一片荒地,地面雜草重生,袁方才沒有破相.

夏涼的親衛們實在受不了這麼搞笑的事情,一個個強忍笑意使勁憋著,卻又忍不住,一個個笑得前仰後合花枝亂顫.

一項不苟言笑的夏涼嘴角微翹,要不是顧忌作為將軍的威嚴,估計早就笑出聲了.

李春香笑得合不攏嘴,好心的將袁方扶上馬背,看著狼狽不已的袁方一陣爽朗大笑.

被這麼多人嘲笑,袁方也有點掛不住了,老臉通紅,要不是臉皮夠厚絕對會被看出來.夏涼看著馬背上灰頭土臉的袁方,臉上的笑容變得溫和,她能感覺到袁方對自己是發自內心的關心,作為鐵血將軍,她可以無視,但作為女人,她覺得很幸福,不覺間,臉頰泛起淡淡紅暈.

楊興和小露騎馬回來,楊興滿臉興奮來到在馬背上正襟危坐的袁方身邊,揚手拿出兩株藥草炫耀說:"老大,看,這是我采的,聽小露姐說這知羞草有安神鎮靜,止血收斂,散瘀止痛的功效,我以前還不知道呢."

袁方小心翼翼的轉過頭,生怕動作太大驚了戰馬,隨意看了一眼,愕然說:"這不就是含羞草嗎."

小露眨巴眨巴眼睛,欽佩說:"知羞草,含羞草,這個名字真好,袁大哥,我覺得還是含羞草這個名字更貼切,也更有詩情畫意."

袁方剛想嘚瑟一下,身下的戰馬突然回過頭看了一眼,嚇得袁方一個激靈,急忙坐好,不敢亂動,目不斜視說:"叫法不同而已,其實都差不多,差不多."

小露嘟起嘴不滿說:"袁大哥,你說話怎麼不看人呢."

李春香忍俊不禁:"小露,你就別搗亂了,你還想你袁大哥被摔下去呀?"說完,再次捧腹大笑.

楊興愕然:"老大,你又掉下去了?你也太遜了吧?"

袁方目視前方,苦著臉說:"hold不住啊,我跟這種生物天生犯沖."

因為要盡快追趕前面的大部隊,夏涼一行沒有走官道,而是走的小路,這樣能節省不少路程,加上她們沒有輜重,輕裝前進,應該很快就能追趕上.

上篇:第一百一十一章 當頭棒喝    下篇:第一百一十三章 呼喊你的名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