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一十一章 當頭棒喝   
  
第一百一十一章 當頭棒喝

楊興點頭附和:"嗯,正常的時候還不錯,一犯病就不行了."

小露愕然:"馬蘭校尉也病了嗎?我怎麼不知道?"

袁方回答說:"嗯,她的確有病,蛇精病."

小露疑惑問:"蛇精病?那是什麼病?"

楊興嘿嘿一笑,湊到小露耳邊說:"就是神經病,思覺失調,腦袋有問題."

小露白了袁方和楊興一眼,收拾好藥膏:"不聽你們兩個胡說了,我去看看將軍,春香姐,我過去了."

春香目送小露騎馬走遠,笑著說:"小露這小丫頭比以前開朗了不少."說著,有意無意的看了看袁方和楊興.

楊興一邊穿衣服一邊問:"怎麼,小露姐以前很不開心嗎?"

李春香猶豫了一下歎氣說:"都是苦命的娃,算了,不說了."

楊興不滿說:"別呀春香姐,你這話說到一半就不說了,這不是讓人癢癢嘛."

李春香笑罵說:"癢癢你就撓."

楊興苦著臉說:"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那個意思."

李春香再次感歎:"唉,小露是個命苦的丫頭."

通過李春香的講述得知,小露也就是方露,同樣出身貧寒,家中兄弟姐妹六人,她排行第五,下面還有個弟弟,一家人以耕種為生,當時她年僅十二,那年遇到旱災,田地顆粒無收,為了活下去,各家無不是環草結繩,出賣骨肉,作為家里沒有多少勞動力的女孩,方露自然也在其中.

之後,方露被人買走,帶到門戶人家也就是妓院做雜役,待小露漸漸長大,到了十六歲那年便順理成章的成為青樓之女,小露不甘,幾次出逃未果,被打得遍體鱗傷,最後一次更是奄奄一息,被丟在亂葬崗,後遇到正好路過的女軍醫冰雁,將其救下,並帶到軍營,從此便一直跟在冰雁身邊學習醫術,最終成為軍醫,至于冰雁,幾年前因為感染一種怪病不幸去世,種種經曆,導致方露來到軍營後一直郁郁寡歡,平時也很少與人交流,直到袁方和楊興的到來,方露的話才逐漸多了起來.

袁方深吸了口氣,坐在馬車上環視周圍英姿颯爽的女兵,心中感慨,這些看似英武不凡的女兵,卻都有著這樣那樣不同的苦楚經曆,想想也是,要是沒有為難之處,誰會願意犧牲大好青春年華來當兵?相夫教子,才是這個世界女人的主流傳統和歸宿.

不覺間,袁方看待這些女兵多了幾分同情和包容,對于之前和馬蘭的沖突還有夏涼的自以為是,有了更多的理解和寬容.

很默契的,袁方和楊興都沒有詢問夏涼的經曆,不說李春香會不會說,他們知道這個倔強堅韌的女人一樣有著不為人知的苦難經曆,不然她也不會變的這麼剛毅冷酷,這是一種自我保護,受傷之後的自我保護.

傍晚,部隊在河邊駐紮,相比那些大老爺們兒,女孩子比較喜歡乾淨,吃飯的時候馬蘭特意過來警告袁方和楊興隊伍中唯一的兩個男人,不要去河邊,不然後果自負.

楊興呆頭呆腦的問為什麼,被袁方拍一巴掌,十分意外的沒有和馬蘭對著干,並保證不會亂跑,後來楊興得知女兵們輪流去河里洗澡,頓時尷尬不已,他之前可是還想著要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吃過晚飯,袁方和楊興來到夏涼所在的帳篷,仔細檢查手術刀口,幾天接觸下來,被袁方查看腹部皮膚夏涼已經漸漸習慣,沒有任何的排斥,雖然還有些許的害羞,卻很配合的接受檢查.

刀口恢複的不是很理想,有些許液體滲出,不是膿液,而是因為跋涉間的顛簸造成傷口無法愈合產生的液體,袁方眉頭緊皺,溫言勸說:"將軍,如果再這樣下去傷口很難愈合,還是再修養兩天再趕路吧,兩天,兩天就好."

夏涼依舊那麼倔強,蓋好衣服搖頭說:"不行,不能因為我一個人耽誤行程."

袁方語重心長說:"將軍,你想沒想過,如果你倒下了,她們怎麼辦?就算是為了跟著你出聲入死的這些姐妹,兩天的時間不可以嗎?難道你真的想等你掛了上面再派來一個新的部將?如果新來的將軍像你一樣還好,但要是個十惡不赦的人渣你想沒想過,這些姐妹怎麼辦?將軍,你的命不只屬于你自己,還屬于大家,你就不能聽聽大家的意見嗎?"

袁方的話猶如當頭棒喝,夏涼無言以對,就像袁方說的,要是她不在了,這些姐妹會怎麼樣?她以前也想過,所以才放棄了難得的退伍機會繼續留在軍營.

夏涼看向呂靈和小露:"你們覺得呢?一定要修養嗎?"

小露第一個點頭:"是的將軍,你的傷比起昨天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有些惡化,如果再這樣下去,後果會很嚴重."

呂靈贊同說:"小露說的沒錯,將軍氣血損傷嚴重,需要好好調理."

夏涼猶豫半晌:"一天,夠嗎?"

袁方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最少兩天,最少."

夏涼歎了口氣:"好吧,那就修養兩天,來人,叫馬蘭,范冬棗,于鳳嬌過來."

沒一會,馬蘭急匆匆的趕來,此時的她一身便裝,一頭濕漉漉的烏黑秀發披散在肩頭,發尖時不時有水珠滑落,不施粉黛的素顏猶如出水芙蓉水嫩又不失嬌豔.

馬蘭一進帳篷急匆匆的走到床前,袁方只覺得一陣清風吹過,有著淡淡的幽香,這種香和任何的胭脂不同,那麼的自然,那麼的清新,那是馬蘭的體香.

夏涼示意馬蘭稍等,馬蘭負手而立,站于床頭,平心靜氣.

沒一會,女兵部隊的另外兩名校尉范冬棗和于鳳嬌沖忙趕來,她們兩個頂盔摜甲,裝束嚴整,先是給夏涼行禮,接著站在馬蘭身側.

范冬棗和于鳳嬌兩人之前也經常來看望夏涼,袁方對兩人並不陌生,范冬棗個子高挑,三十來歲的年紀,瓜子臉,引用洛神賦中的描寫,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

于鳳嬌的風格與馬蘭的清純干練不同,與范冬棗的清雅迥異,她屬于很女人的那種女人,人如其名,鳳舞嬌豔,絕對的嫵媚動人,媚眼豐唇,笑容嬌媚,聲音柔美,身材那就更不用說了,火辣,絕對的火辣,加上一身戎裝,標准的制服誘惑.

夏涼一貫的雷厲風行,直接下達命令:"范冬棗,于鳳嬌,明天一早你們帶著本部人馬和後勤部隊出發,急行軍追趕前鋒營,配合雷華將軍進行訓練.馬蘭,你的騎兵營留下,兩天之後我們再隨後追趕."

接著,夏涼有些不放心的對范冬棗和于鳳嬌囑咐說:"你們兩個路上安分一些,尤其是你,于鳳嬌,別到處惹是生非."

于鳳嬌吐了吐舌頭,笑嘻嘻的說:"知道了夏將軍,我怎麼會惹事呢."

夏涼板起臉說:"少跟我嬉皮笑臉的,這是命令."

于鳳嬌立正領命:"是,將軍."

夏涼揮手讓三人離開照看營地,于鳳嬌臨走的時候用極為嫵媚的眼神看了袁方和楊興一眼,粉紅的小舌頭舔了舔嘴唇,無比風騷誘人,挑逗之意毫不掩飾,袁方和楊興很默契的扭頭望天,不去看這個引人犯罪的狐狸精,引得于鳳嬌一陣嬌笑,帶著勝利的喜悅離開.

于鳳嬌出去了,夏涼見袁方和楊興長出了口氣,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忍不住有些好笑,但為了保持將軍的威嚴,強忍著沒有笑出聲.

開刀手術袁方比較擅長,調理身體,袁方就不行了,交給呂靈和小露處理,和楊興告辭出了寢帳.

袁方和楊興的帳篷就在夏涼的寢帳不遠處,距離河邊沒有多遠,回去的路上,隱約可以聽到女孩子們歡快的笑聲,一隊隊剛剛沐浴回來的女兵,帶著各自洗乾淨的衣物經過,一些膽子大的性格開朗的,對著營地中唯一的兩個男人指指點點,時不時的發出一連串笑聲,弄得袁方和楊興極為狼狽,一溜煙的跑回帳篷不敢出去.

帳篷里,袁方無比的懊惱:"太丟人了,實在太丟人了,這些小妞太生猛了,不是說女人都很矜持的嘛,怎麼這里的丫頭片子一個個跟花癡似得."

楊興孤芳自賞的照著鏡子,恬不知恥說:"這不能怪她們,是我實在太帥了."

袁方搶過鏡子:"滾犢子,就你這鼻青臉腫的帥個屁呀,再說,你可是有老婆的人了,千萬別犯原則問題,不然我就告訴小梅,說你在外面紮花惹草."

楊興哭喪著臉說:"老大,不帶你這麼胡說八道的,我啥時候沾花惹草了?你可別亂說."

袁方嘿嘿壞笑:"那你說,咱倆比,誰更帥?"

受制于人,楊興不得不違心說:"你帥,你帥行了吧?"

袁方翹著二郎腿,得意說:"這麼長時間了,你終于說實話了."

沉默半晌,楊興歎氣說:"老大,我想小梅了,也想任飛他們了,要不等到了秋原縣咱們也找人捎個信回去吧."

袁方點頭說:"行,我也想他們了."

袁方找人要來紙筆,兩個人躲在帳篷里書寫家書,寄托思念.

上篇:第一百一十章 馬蘭春香    下篇:第一百一十二章 hold不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