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一十章 馬蘭春香   
  
第一百一十章 馬蘭春香

李春香展顏一笑,撥了撥耳邊的秀發:"你覺得我只有十六歲?"

楊興驚訝說:"難道不是?"

李春香掩嘴輕笑:"我有那麼年輕嗎?唉,我都二十三歲了."

楊興驚訝說:"怎麼可能?春香姐你看起來最多十八歲,真的,我沒騙你,不信你問老大.老大,老大,你看春香姐像不像二十三?"

袁方坐起身,打量李春香片刻,使勁搖頭說:"不像,一點都不像."袁方還有一句沒說'不像二十三,倒是更像三十二.’

李春香聞言笑得花枝亂顫,抿著嘴問:"你們呢,你們都多大了?"

楊興眨巴眨巴眼睛:"我今年剛滿十六歲."袁方狂翻白眼,這貨明明已經十八九快二十了,居然在這裝嫩.

白了擠眉弄眼的楊興一眼,袁方猶豫了一下說:"我比他大不少,今年也是二十三,咱們倆同歲."

楊興比了個大拇指,看向袁方的眼神仿佛在說:"明明已經二十七八了,居然說自己二十三,你也夠不要臉的."

李春梅沒有發現兩人是在忽悠自己,驚喜說:"真的?咱們同歲?我是五月生的,你呢?"袁方回答說:"我也是五月,五月十五."

李春香驚訝的捂住小嘴,半晌才不可置信說:"太巧了吧,我也是五月十五那天出生的."

這下,換成袁方驚訝了,他的生日的確是五月十五,沒想到真的這麼巧:"真的?那真是太巧了.緣分,緣分啊."

李春梅饒有興趣的問楊興:"你呢,你是幾月生的?"

楊興回答說:"我是冬天生的,十一月初三."

李春梅點點頭:"和我弟弟差不多,他也是十一月生的."說到弟弟,想起家中的父母,李春香的臉上泛起濃濃的思念.

楊興好奇的問:"春香姐,你還有弟弟?他多大了?"

李春香淡淡一笑:"他呀,今年已經五歲了.他出生那年,我來從軍,時間過的真快呀,這一眨眼已經五年了."

袁方和楊興聞言都沉默了,李春香的經曆不難想象,家中貧苦,無力供養兩個孩子,作為老大的李春香只好離家從軍.

楊興不解問:"春香姐,你這麼漂亮,怎麼會當兵呢?當初為啥不找戶好人家嫁了呢?"

李春香一聲哀歎:"嫁了,十六歲那年就嫁了,夫家在南州映月縣,在那里生活了兩年,遇到倭人劫掠,相公和婆婆都被殺了,我僥幸活了下來,後來回了娘家."

袁方歉意說:"抱歉."

李春香不在意的說:"沒事,都過去那麼久了."

楊興接著問:"那後來你怎麼沒再找個人家嫁了呢?總比當兵強吧?"

李春香無奈苦笑:"村里的人說我是克夫命,你說誰還敢要我?"

楊興憤然說:"放屁,誰說的這話你告訴我,有機會我去克死他全家."

李春香見楊興一臉的義憤填膺,噗嗤一笑,心里暖暖的:"都過去了,早就忘了,再說,當兵也沒什麼不好的,不用餓肚子,還有軍餉拿,大家相處也很融洽,我在這過得很開心."

袁方看了一眼不施粉黛,沒有任何首飾的李春香問:"軍餉是不是都寄回家了?"

李春香欣然一笑,眼睛眯成了月牙:"弟弟還小,爹娘的身體不好,我這點錢不多,省著點用足夠他們的開銷了."說到這,李春香想起了什麼:"聽說是你們治好了將軍的病,你們應該是很厲害的大夫吧?"

楊興傲然說:"那是,我們老大在幻羽城那可是出了名的神醫,絞腸痧知道不,那可是絕症,但是遇到老大,那就是動動手的事.【零↑九△小↓說△網】"

李春香眼睛大亮:"我爹的腿一直不好,陰天下雨就會很疼,這麼多年了,越來越嚴重,你們有什麼治那種病藥方沒有?"

袁方沉吟片刻:"應該是老寒腿吧,這個我是沒有什麼好辦法."

見李春香有些失望,袁方接著說:"不過秦大哥對這種病好像很有一套,這樣,春香妹子,你讓你爹去幻羽城的葉濟醫館找秦大夫,他能幫上忙."

李春香微笑說:"那就多謝了."

李春香的話明顯只是敷衍,她很清楚家里的狀況,父親腿疾嚴重,幾乎不能下地,家里的農活基本都是母親一個人承擔,還要照顧弟弟,沒有多余的錢請大夫看病抓藥,不然也不會拖了這麼長時間,袁方雖然願意幫忙,可他們家卻拿不出昂貴的診金和藥費.

對于李春香的遭遇,袁方很是同情,也想幫幫這個命苦的女人,結合之前李春香說的,袁方大致猜到她的苦衷:"診金的事你不用擔心,就說是我介紹去的,秦大哥不會收錢,而且就算不提我,以秦大哥的為人也不會收你們錢."

李春香詫異問:"真的?現在還有這樣心地善良的大夫嗎?"

袁方和楊興齊齊昂首挺胸,一副高處不勝寒的樣子,看得李春香忍俊不禁,差點笑出聲來,同時覺得這兩個家伙挺有意思的,雖然年紀都不小了,可還是一副小孩子脾氣,喜歡搞怪.

李春香眨巴眨巴眼睛:"那我就不客氣了,等有機會我就托人稍信回去,讓爹娘去一趟幻羽城."

楊興嘿嘿一笑:"這就對了嘛,春香姐不用跟我們客氣."

不知不覺間,三人間的關系親近了不少,李春香見楊興依舊抓個不停,笑著說:"你多少天沒洗澡了?轉過去,我幫你撓兩下."

楊興咧嘴一笑轉過身,索性掀起衣服露出後背,當李春香看到楊興後背密密麻麻的鞭痕,臉色變了又變,沉聲問:"這是怎麼回事,好像是鞭子抽的,是誰下手這麼狠?"不知不覺間,李春香隱隱已經將楊興當成了自己的弟弟,看到那些觸目驚心的傷痕,忍不住有些心疼.

楊興哭喪著臉說:"還不是被馬蘭校尉揍的."

李春香前幾天一直在忙後勤方面的事情,昨天才回來,不知道袁方他們和馬蘭之間的事情,聽完楊興的訴苦,李春香有些不滿說:"這個馬蘭也真是的,怎麼能隨便動手打人呢."

楊興不在意說:"沒事,事情已經過去了,而且老大已經報過仇了,我們和她的恩怨已經兩清."

李春梅詫異問:"報過仇了?"

楊興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說:"老大那天狠狠給了馬蘭一個大耳刮子,當時都把她打蒙了."接著,楊興繪聲繪色的將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聽得李春香目瞪口呆.

袁方好奇的問:"春香妹子,我發現馬蘭好像特關心夏涼,我說能救夏涼,她的態度立馬就變了,還那麼忍氣吞聲的,難道她們兩個有什麼關系?"

李春香歎氣說:"馬蘭也是個命苦的人,聽說當年她是被將軍從花階柳市救出來的,很多年了,她一直跟著將軍."

袁方恍然大悟,夏涼對馬蘭的恩情如同再造,所以馬蘭才會不惜自己的清白之身央求自己出手救治夏涼,這麼說來,馬蘭雖然沖動,有時候不太講理,為人還是相當不錯的,最少她懂得感恩,而且心地也不壞,可能是因為以前那些不開心的經曆才會對那些好色之徒小懲大誡或者說大懲大誡.

李春香拍掉楊興亂抓的手,嗔怪說:"別抓了,正長肉呢,忍忍就好了."

楊興委屈說:"可是太癢了."

小露騎馬過來:"你們聊什麼呢,大老遠我就聽到你們的聲音了."

楊興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哀求說:"小露姐,你那個止癢的藥還有沒有?給我來點."

小露笑著說:"有是有,不過都在馬蘭校尉那里呢,要不你去找她要吧."

楊興都快哭了:"啊?那還是算了,我忍忍吧."

小露噗嗤一笑,跳下馬,把缰繩系在車架上,麻利的跳上馬車,摘下背包拿出一小瓶藥膏對楊興說:"轉過去,我幫你抹藥."

楊興大喜,急忙脫去上衣轉過身背對小露:"嘿嘿,還是小露姐知道疼人,以後誰要是娶了你那就撿到寶了."

小露俏臉微紅,拍了楊興一巴掌說:"不許亂說,別亂動,我抹藥了."藥膏不知道是用什麼藥材調制的,抹在皮膚上頓時一陣清涼,舒服的楊興直哼哼.

袁方往前面看了一眼問:"小露,夏涼怎麼樣了?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吧?"

對于袁方直呼夏將軍的名諱,小露已經習以為常了,一邊幫袁方抹藥,一邊回答說:"現在暫時還沒發現什麼,將軍剛才睡了一覺,才醒不久,等下我再去看看."

袁方囑咐說:"一定要小心,發現任何不對勁的馬上告訴我."

小露笑著調侃說:"袁大哥,你不是說你不管將軍了嗎?"

袁方攤攤手,無奈說:"沒辦法啊,誰讓咱是大夫呢,說說氣話可以,哪能真不管呀.再說了,夏涼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馬蘭那個潑婦第一時間就得沖過來砍死我,我還想多活幾年呢."

小露噗嗤一笑:"哪有你說的那麼嚇人,馬蘭校尉為人其實很好的."

上篇:第一百零九章 一意孤行    下篇:第一百一十一章 當頭棒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