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零九章 一意孤行   
  
第一百零九章 一意孤行

夏涼看向馬蘭,馬蘭尷尬的低下頭,想起袁方這個無賴那毫不留情的一巴掌,還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夏涼無奈一笑:"都是我平時太護著她們了,唉,但如果不這樣,我們這些女人,唉,不說了."

袁方理解的點點頭,這個世界,女人仍處于弱勢,如果不團結起來,對待敢于挑釁的人給予強力的反擊,那麼她們的命運將會變成什麼樣子,這不難想象,夏涼能夠帶領這些女兵不被人欺負,活得這樣有尊嚴實屬難得,袁方那是欽佩不已,反正要是換成他,他絕對做不到.

夏涼轉頭看向馬蘭問:"陳將軍他們現在到哪了?"談到軍情,袁方和楊興對視一眼,正准備避嫌離開,夏涼微微搖頭示意兩人不用離開,袁方心里一暖,和楊興走到帳篷角落坐下旁聽.

馬蘭詳細的講述了一下所謂的軍情,前鋒營已經抵達秋原縣附近,陳信帶領的主力部隊相差不到一天的路程,後勤部隊昨天下午從這里出發,同樣相距大半天的路程.

夏涼聞言皺起眉,因為自己的緣故,已經被落下這麼遠的距離,她們的女兵營不在,會影響陳信之前制定的練兵計劃,雖然說女兵們都是訓練有素的老兵,可卻沒有與其他部隊配合作戰的經驗,而且這次面對的是甯遠帝國,不是以往的小毛賊,屬于大兵團的協作作戰,她們同樣沒有經驗.

夏涼沉吟片刻說:"馬蘭,你去通知范冬棗和于鳳嬌,讓她們准備一下,吃過午飯後全體出發,急行軍趕到指定位置,不能因為我一個人耽誤了陳將軍的部署."

馬蘭擔憂說:"可是將軍,您的身體才剛剛好轉,急行軍,這."說著,眼神看向袁方,希望他能勸說夏涼.

夏涼板起臉,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這是命令."

馬蘭一個立正,大聲領命:"是."說完,轉身出了帳篷.

袁方開口說:"夏將軍,你的身體才剛剛開始好轉,經不起折騰,要是傷上加傷,那可就麻煩了,到時候可就不是一兩個月能養好的,說不定會留下終身的傷患."

夏涼不在意的擺手說:"多謝袁大夫關心,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夏涼的態度堅決,小露和呂靈不敢勸說,袁方卻有點火了,他這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把她救活,她現在這麼折騰,身體早晚得垮掉,要是夏涼掛了,那之前的努力和那麼多珍貴的藥材不是白費了?

袁方幾步走到床邊,盯著夏涼的眼睛說:"不行,你必須休息,最少在刀口愈合前不能亂動."

夏涼一愣,這麼長時間以來,還是第一次有人當面質疑自己的決定,雖然她知道袁方是為了自己好,可作為軍人,有些事她必須去做:"我是統管女兵營的部將,我的決定就是軍令."

袁方梗著脖子說:"你少拿這個壓我,告訴你,我不吃你這套,你是軍官,是將軍,沒錯,那又怎麼樣?我是大夫,你是病人,你必須得聽我的."

夏涼愕然,沒想到袁方還真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和自己對著干,臉色變得鐵青,剛想坐起身好好呵斥一番,可腹部傷口傳來一陣劇烈疼痛,忍不住身體一顫.

袁方抓住機會:"你看,你現在連坐都坐不起來,還想騎馬?就不怕把腸子都顛出來?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你當自己是啥?神仙?給,你自己照照,好好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就你這狀態還能干啥?還是老老實實等傷養好再說吧."

夏涼揮手拍開袁方遞來的鏡子,怒視袁方說:"我是軍人,就算是死也必須完成屬于我的任務,騎不了馬我可以走,走不動,我可以讓人背,讓人抬."

見袁方還要開口,夏涼大聲說:"來人."

兩名衛兵應聲而入,夏涼指著袁方和楊興:"帶他們回去休息."

袁方瞪大眼睛:"你這人咋這麼倔呢?我說了,你現在的身體狀況經不起車馬勞頓,不然傷勢會惡化."

衛兵看向夏涼,夏涼再次擺手:"帶出去."衛兵不再猶豫,將袁方和楊興拉出帳篷,並客氣的請兩人去自己的帳篷休息.

楊興一臉無辜的說:"我又沒說啥,為啥也把我趕出來了,這還講不講理了."

袁方氣哼哼說:"那就是個不講理的女人,早知道,早知道,唉."袁方本想說早知道就不救她了,可這話又實在說不出口,當初就算夏涼如此,他還是會選擇救治.

楊興挖著鼻孔問:"老大,咱們咋辦?"

袁方沒好氣的說:"咱們人微言輕,還能咋辦,任人擺布唄.不管了,睡覺."說完,躺在毯子上一陣翻來覆去.

沒一會,小露過來給兩人換藥,袁方和楊興身上的傷已經消腫結痂,他們兩個都是大夫,完全可以自己處理,不過有人幫忙不用,這不是他們的風格.

一邊享受這小露的小手輕柔的腹膜,袁方一邊抱怨:"我說小露,你們夏將軍這麼這樣啊,脾氣倔得跟什麼似得,她這麼一意孤行早晚會出事的."

小露歎氣說:"我們夏將軍就是這個脾氣,袁大哥,將軍她不會有事吧?"

袁方剛才氣得不輕,很想找人打一架泄憤,可不知怎麼的,一見到小露火氣就消了不少,歎氣說:"唉,誰知道呢,但願別出什麼事吧."

小露眼珠一轉,討好說:"袁大哥是好人,我知道你不會不管的."

袁方滿頭黑線:"我怎麼就是好人了?我怎麼就是好人了?"小露愕然,她不知道袁方為什麼會這麼大反應,只有楊興知道好人對于袁方來說代表著什麼,那是他一生的痛.

袁方狠狠瞪了楊興一眼:"你小子笑啥?"楊興仰頭望天,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他可不想在袁方心情不好的時候招搖過市得意忘形,成為泄憤的炮灰.

和小露聊了一會,心情好了不少,中午時分,女兵部隊如期開拔,袁方和楊興被安排在夏涼身邊,以便照看.

夏涼脾氣雖倔,但也不是聽不進別人的勸說,她沒有騎馬,也沒有步行,而是躺在擔架上被親衛抬著,這也算是一種讓步,一種妥協.對此,袁方那是哼之以鼻,不過讓他和楊興欣慰的是,夏涼給他們兩個安排了馬車,從這點看,夏涼是個很細心的人,不然要是讓他們騎馬,說不定會鬧出什麼笑話來.

板車上,楊興看著前面不遠的擔架,納悶說:"老大,為啥非得抬著啊,坐馬車不是一樣嗎."

袁方躺在車板上,叼著草棍,腦袋枕著雙手望著蔚藍的天空:"她的傷口才剛開始愈合,經不起太大的顛簸,擔架有緩沖力,比坐馬車要強不少,沒想到啊,這女人還是有點頭腦嘛."

趕車的女兵聞言回頭怒視兩人,夏涼將軍在她們心里是不容冒犯的,車上這兩個臭男人居然肆無忌憚話里話外對夏將軍無理,要不是他們算是夏涼的救命恩人,估計早就被趕下馬車一頓皮鞭了.

楊興那就是個愣頭青一根筋,見女兵怒視自己,同樣瞪眼說:"看什麼看?"女兵冷哼一聲,懶得搭理這個二貨,氣鼓鼓的轉過頭.

袁方不說話,楊興閑得無聊,又腆著臉挪了幾步坐在趕車女兵的身邊,嬉皮笑臉的搭訕:"這位美女,我叫楊興,是個大夫,你呢,怎麼稱呼?"

女兵沒好氣的說:"滾."

楊興愕然:"有姓滾的嗎?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女兵像看白癡一樣看著楊興,鄙夷說:"我是讓你滾遠點."

楊興也不生氣,一臉無奈說:"美女,馬車就這麼大,你讓我往哪滾啊?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呢,說說,我看看好不好聽,是不是和你長得一樣漂亮."

女兵被誇獎,雖然臉上還滿是厭惡,但心里卻是美滋滋的,猶豫一下說:"我叫李春香,我說你身上長虱子了?亂抓什麼?"

楊興的手伸進衣服里,一邊抓一邊笑嘻嘻的說:"李春香,春天花兒香,真是人如其名啊,難怪你長得這麼漂亮了.哎呀,身上癢癢,後背夠不到,春香姐,能不能幫我抓兩把."李春香的相貌很普通,皮膚黝黑,雙手粗糙,一看就是屬于吃苦耐勞的那種人.

楊興可憐巴巴的哀求,李春香心一軟,比劃著馬鞭問:"哪里?"

楊興轉過身:"後背中間,再往上點,再上點,唉,過了,再下一點,對,對,就是這,哎呀,真是太舒服了."

收回馬鞭,李春香看向楊興的眼神柔和了不少:"你多大呀,管我叫姐?"

楊興一愣,隨即暗叫不好,不過他反應也不慢,試探問:"難道我叫錯了?你今年有十六歲沒?"

李春香今年二十三,幾年的軍營生活讓她顯得比同齡人更加成熟,看起來像是二十七八的樣子,所以楊興之前想都沒想一張嘴就是春香姐.

上篇:第一百零八章 靠山    下篇:第一百一十章 馬蘭春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