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零七章 顯擺   
  
第一百零七章 顯擺

袁方摘下口罩和手套,淡淡一笑:"麻藥只有兩個時辰,過一會就能醒了,小露,你准備點止痛藥,等夏將軍醒了應該會很疼."小露點頭,卻沒有離開,而是眼巴巴的看向袁方,她也同樣感覺到事情好像並不簡單.

袁方皺眉說:"說實話,夏將軍的病情很嚴重,情況並不樂觀,剛才你們也看到了,闌尾炎症很重,腹腔已經產生膿液."

小露著急問:"那怎麼辦?將軍她會不會有危險?"

袁方搖頭:"這個我也不能確定,我沒有什麼太好的藥,小露,你們有沒有好點的清熱解毒,化瘀消痛的湯藥?"

小露思索片刻:"金銀花,蒲公英,紫花地丁,白花蛇舌草,大黃各,川楝子,丹皮,赤芍,虎杖.這個方子的效果不錯."

楊興沉吟片刻,點頭說:"嗯,這個藥方的確不錯,可以試試."

袁方拍了拍小露的肩膀:"你們家將軍能不能康複,就靠你了."小露重重點頭,紅著眼睛去准備了.

幾名女兵為夏涼穿好衣服抬回寢帳,袁方守在一旁,隨時觀察病情的發展,沒辦法,夏涼的病情太過嚴重,他不得不謹慎對待,畢竟,這還關系到自己的小命,他一點都不懷疑要是夏涼有個三長兩短的,馬蘭瘋女人會手起刀落要了自己的小命.

兩名軍醫長在手術之後就沒了影子,聽說是已經回去了,他們兩個都是傳統的東醫,被袁方的手段嚇得不輕,也並不看好.

接下來的兩天,夏涼一直處于半昏迷狀態,引流管排除大量的膿液,顯然病情還在惡化,甚至有感染的跡象,這是袁方最不願見到的,也是沒有辦法解決的.

寢帳內,眾人等人憂心忡忡,馬蘭臉色不善的盯著袁方和楊興,一副夏涼如果出事,就會毫不猶豫的砍死兩人的架勢.

袁方沒有心情搭理這個不講理的女人,靜靜的觀察,小心的呵護,想著一切可能有用的辦法.

楊興卻受不了馬蘭的眼神,與其怒目相對,要不是怕打擾夏涼休息,這倆人絕對會大吵一架.

這天傍晚,陳信的中軍主力到來,駐紮在之前前鋒營的營地,安頓好部隊,陳信前來探望,見夏涼仍然處于昏迷,便說了幾句安慰的話告辭離開,臨走前,還大有深意的看了袁方和楊興一眼,不知何意.

馬蘭帶著一隊親兵送陳信離開,楊興站在帳篷外,望著陳信的背影吐了口塗抹,鄙夷說:"貓哭耗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小露眨巴眨巴眼睛,不解的問:"你是在說陳將軍嗎?"

楊興豪不避諱:"當然,要不是因為他,我們哥倆也不會變得這麼慘.小露姐,你是不知道,我們哥倆本來是做軍醫的,可那孫子被那個叫周磊的收買,居然把我們弄去前鋒營當了個大頭兵,媽的."

小露難以置信說:"不會吧,陳將軍待兵一項公正無私,這是大家公認的,怎麼會做出你說的那種事?"

楊興撇嘴說:"事實就在眼前,不然你以為我們哥倆願意去當兵?"

小露有些混亂,陳信統軍嚴謹公正,聲譽,信譽一項良好,大家對其都是發自內心的敬重,應該不可能做出那種齷齪的事情,可楊興和袁方的遭遇就擺在眼前,小露不知道該如何判斷.

楊興接著說:"小露姐,你可別被那些高高在上的將軍們的外表給騙了,有些人,就是表面道貌岸然,背地里坑蒙拐騙,無惡不作,喪盡天良,死有余辜."

袁方噗嗤一笑:"你說得也太誇張了吧,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這幾天我想過了,楊興,你想想,要是陳信真想害咱們,隨便找個借口就能把咱們弄死,犯得著這麼大費周章嗎?我覺得吧,這里面一定有什麼咱們不知道的."

楊興想了想,撓著頭說:"你這麼一說好像也對."

呂靈跑出帳篷:"袁大夫,將軍她醒了."袁方一愣,隨即跑進帳篷,小露和楊興急忙跟了進去.

床上,夏涼十分虛弱,小露跑到床邊一邊診脈一邊問:"將軍,你覺得怎麼樣了?"

夏涼勉強一笑,看了袁方一眼,氣若游絲:"最少,不那麼疼了,就是身子有些虛,沒有力氣."

袁方上前一步:"夏將軍,你之前的確是闌尾炎發作,已經通過手術切除,不過之前耽誤的時間太長,其他部位受到波及,有些地方膿腫,需要一段時間好好調養恢複才行."

夏涼對于袁方說的這些不是很懂,但也大概明白表達的意思,微微點頭說:"有勞了."

猶豫了一下,袁方對小露說:"你們這有沒有稻米?"

小露一臉茫然,起身說:"我去問問."

袁方拉住小露吩咐說:"有的話就弄點清粥,沒有,隨便弄點什麼稀的."小露答應一聲出了帳篷.

沒一會,小露回來,壓低聲音對袁方說:"馬蘭校尉去縣城買稻米了,一會就能回來.袁大哥,將軍她怎麼樣了?"

袁方淡淡一笑:"你也是大夫,剛才你診脈的結果怎麼樣?"

小露面帶喜色:"將軍的脈象比起前兩天好了不少,脈動有力平穩,按照我的經驗應該正在逐漸好轉."

袁方笑著點頭:"既然你已經知道答案了為啥還要問我?"小露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臉上的笑容更勝了幾分.

夏涼身體極為虛弱,說了幾句話又沉沉睡去,大概過去了半個時辰,馬蘭端著一大碗清粥進來,見夏涼睡著,將清粥放到桌上,拉著小露走到一旁關切的詢問病情,得知夏涼已經開始好轉,臉上的陰霾逐漸消散,看向袁方和楊興的眼神也變得柔和了許多.

不知道怎麼的,袁方很喜歡調戲這個脾氣火爆的瘋女人,看了一眼碗里濃稠的清粥,對馬蘭說:"我說你就一點腦子都沒長嗎?我說的是清粥,你弄得這是什麼?米飯?將軍現在還不能吃干的,只能喝點流食,去,把剩下的粥湯弄點過來,等她醒了給她喝,不用太多,一點就成."

接著,翻了個白眼喃喃自語:"都說胸大無腦,怎麼沒胸的也這麼白癡."

馬蘭被挖苦的面紅耳赤,剛要發作,袁方指了指熟睡的夏涼,壞笑說:"你要不怕吵醒你們家將軍咱們就好好辯辯,不然就別廢話,趕緊去准備."馬蘭賭氣的扭過身,呼哧呼哧喘著粗氣,顯然被袁方氣得不輕.

小露嗔怪的看了袁方一眼,她大概知道兩人之間的恩怨,這幾天的接觸,她發現袁方為人和藹,性格外向開朗,親和灑脫,帶人真誠,是個不錯的大哥哥,可就是有點小心眼,總是喜歡和馬蘭校尉對著干,時不時的挖苦調侃,甚至有時候還給馬蘭找些小麻煩.

小露打圓場說:"還是我去吧,馬蘭校尉,你跑了那麼遠,先休息一下."說著,出了帳篷,沒一會,端了碗米湯進來.

袁方誇獎說:"嗯,這才對嘛,還是小露貼心."小露俏臉一紅,將米湯放在桌上.

楊興皺眉問:"老大,不是說沒通氣之前不能進食嗎?"

袁方指了指臉色蒼白虛弱到了極點的夏涼:"你看,她這個樣子,要是不吃點東西恐怕就熬不住了,稍稍喝一點米湯問題不大."說著,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拍大腿說:"差點忘了,小露,你去拿點紅糖過來,參在米湯里面,這樣有利于補充體力."小露答應一聲,又出去取紅糖.

紅糖這東西女兵營不缺,女人嘛,總有一些生理周期,偶爾需要補血,紅糖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而且攜帶方便.

呂靈聞言提議說:"那要不要加些人參補充氣血?"

袁方撓撓頭,不確定的問:"應該可以吧,楊興,你覺得呢?"

楊興想了想,也不是很確定:"要不還是少放點吧,她現在這麼虛,人參的藥力太猛,我怕她扛不住."

袁方擺手說:"那還是算了,等過幾天她身體再恢複恢複再說吧."

夏涼的病情有所好轉,眾人的心情變得輕松,小露走到一旁,眨巴著眼睛打量著桌上的手術刀具和其他物品,尤其是對玻璃瓶里的鹽水和酒精,更是特別的感興趣.

楊興走到桌前,笑呵呵說:"小露姐,這個大瓶的是生理鹽水,那個是醫用酒精,鹽水用來清洗傷口,酒精用來消毒,這些都是老大弄出來的,效果非常好."

小露茫然問:"鹽水?就是加了鹽的水嗎?"

楊興顯擺說:"當然不是了,嗯,這麼說吧,你說的也差不多,但沒那麼簡單,這水呢,不是一般的水,是兩次蒸餾水,鹽呢,也是經過蒸餾消毒的鹽,然後按照一定的配比調制而成的.什麼是蒸餾水?蒸餾水就是水燒開產生的蒸汽通過冷凝凝結的水,通過蒸餾,清除水中的雜質,讓水變得更純淨.傷口感染你知道吧?如果用一般的水清洗傷口,感染幾率是八的話,那麼換成鹽水和醫用酒精的話,感染的幾率差不多就能降到二或者三的樣子,我這麼說你能明白吧?"小露兩眼放光,她當然明白楊興的意思,看著晶瑩剔透的鹽水和酒精,有種將其據為己有的沖動.

上篇:第一百零六章 病情    下篇:第一百零八章 靠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