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零六章 病情   
  
第一百零六章 病情

袁方沒有什麼想法,反正手術由他主持,有更多的人手幫忙是好事,至于自己的醫術會不會被偷學,他並不擔心,也不在乎.

沒有艱苦的訓練,沒有軍官的呵斥,袁方和楊興舒舒服服的睡了一整天,晚上又美美的享受了一頓野味,心情說不出的暢快,受的傷也在方露的照料下回複了不少,雖然臉上的腫脹還沒有徹底消除,但看起來已經有了人模樣.

方露是個很害羞的女孩,俏臉總是紅紅的,低著頭不敢與人對視,她性格很好,溫和恬靜,有著一顆善良的心,而且十分好學,對于袁方所謂的手術方式也十分感興趣,趁著給兩人換藥的時候壯著膽子問了不少問題.

袁方對這個害羞的女孩印象不錯,簡單的講了一遍手術的過程和一些相關的知識,小姑娘聽得很認真,這點,她和小梅很相似,那種對醫術的渴望和執著如出一轍.

楊興對方露的感覺也相當不錯,因為年紀稍小,稱呼方露為小露姐,方露沒有任何反感,欣然接受這個暖暖的稱呼.

楊興那是一根筋,對誰好就是對誰好,等袁方說完,炫耀般的又補充了一大堆,還顯擺其他的那套手術刀具,向方露一一講解其用途和使用方式,漸漸的,幾人的關系變得親近了不少,方露和他們在一起也不再那麼緊張害羞,偶爾也會提出自己的一些意見和建議,學術氛圍變得十分濃郁.

第二天一大早,袁方和楊興早早起床開始准備,先是用蒸鍋消毒紗布,然後消毒手術刀具等等,忙活完,已經接近晌午.

遠處前鋒營的營地已經人去樓空,楊興偷偷問:"老大,他們走了,那咱們咋辦?"

袁方不明所以:"什麼咋辦?"

楊興滿臉期待說:"你說咱們會不會被留在女兵營?"

袁方上上下下打量楊興,提醒說:"你小子可別忘了,小梅還在醫館等你,你小子要是敢始亂終棄,我可饒不了你."

楊興不滿說:"老大,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我對小梅那是一片赤誠,我是這麼想的,你看,咱們在這有吃有喝的還不用傻了吧唧的整天訓練,要是留在這那就爽了."

袁方翻著白眼說:"別忘了,咱們現在還算是戴罪之身,那個陳將軍應該不會讓咱們這麼舒服的過日子."

想起之前的遭遇,楊興一陣咬牙切齒:"周磊那個王八犢子,別犯在小爺手里."

方露這時過來,詫異問:"周磊是誰?你們和他有過節嗎?"

楊興嘿嘿一笑:"不是什麼大事,小露姐,夏將軍那邊准備好了嗎?"

方露點頭:"嗯,按照袁大哥的要求已經准備好了."接著,猶豫了一下紅著臉說:"不過,不過,真的要那樣嗎?"

楊興疑惑問:"哪樣?"

方露羞澀說:"非得脫掉衣服嗎?"

楊興恍然大悟,一本正經的解釋說:"當然了,不然怎麼動手術,你不知道,其實咱們穿的衣服和空氣中有不少細菌,脫去衣服換上消毒的鋪巾能減少術後感染的幾率,這是為你們將軍好."方露似懂非懂的哦了一聲,和袁方,楊興,帶著消毒後的手術刀具前往不遠處的一座嶄新的帳篷,那里是按照袁方的要求搭建的臨時手術室.

手術室外,兩個身穿白色罩衣的軍醫等候已久,他們的罩衣和袁方在醫館時候的不同,怎麼形容呢,有點像吊帶裙子,肩帶比較寬那種,沒有袖子,但是帶了同樣白色的套袖,看起來有點像後廚的幫工.

方露領著袁方和楊興過來,兩個軍醫齊齊看向三人,確切說是看向袁方和楊興,他們實在想不明白,這麼年青的兩個人為什麼會得到夏涼將軍的信任,而且還揚言能夠治好被稱為絕症的絞腸痧.

鼻青臉腫的袁方客氣的和兩位軍醫長頷首致意:"有不少東西需要准備,讓兩位久等了,見諒."

其中一名黑臉軍醫長頷首還禮:"無妨."另一個百臉軍醫卻冷哼一聲,明顯不太友善.

楊興撇了白臉軍醫一眼,剛想說點什麼,卻被袁方攔住,面帶笑容說:"我們先進去看看,兩位再稍等一下."說著,和方露一起走進大帳.

帳篷里,一張臨時趕制的木架手術台上,夏涼靜靜的躺在上面,身上蓋滿消過毒的鋪巾,只露出頭部.

袁方走到夏涼近前仔細打量,發現原來這位冷峻的夏涼將軍的年紀並不大,最多也就二十七八的樣子,眼睛不大,鮮族人一樣的單眼皮,眉毛有些雜亂,一看就沒有修飾過,應該是那種不愛紅妝愛武裝的類型,夏涼臉頰消瘦,卻不覺得羸弱,有著剛毅的棱角,嘴唇微薄,卻不顯刻薄,一頭烏黑的長發鋪在頭邊,緊閉的雙眼和額頭的細汗看起來讓人心疼,忍不住想將其攔在懷里呵護憐愛,可袁方沒敢,他知道那麼做的後果.

如今,對于這樣的手術袁方已經沒有太大的心里壓力,簡單的安慰幾句,讓夏涼放松,便打開藥箱調制好麻沸散給夏涼服下,等藥力漸漸發揮,袁方環視在場眾人,最後目光落在全副武裝的馬蘭身上,和顏悅色說:"我需要乾淨的環境,所以請你到外面等候."

馬蘭聞言黛眉微皺,怒聲說:"你是說我不乾淨?"

袁方滿頭黑線,卻又不想因為這點小事得罪這個脾氣火爆又不太講理的女人,耐著性子解釋說:"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我是說環境,環境你懂不懂?咱們每個人身上都帶有無數肉眼看不到的細菌,你這身衣服應該有陣子沒洗過了吧,灰塵太多,這麼說你能明白嗎?"

馬蘭死死盯著袁方,覺得袁方並不是特意針對自己,開口說:"那我換身衣服好了."袁方無所謂的聳聳肩.

楊興嘀咕說:"非得留在這干啥,又沒啥好看的."

馬蘭板著臉說:"我得盯著你們."

楊興愕然:"我靠,你啥意思?"

袁方拉了楊興一下:"隨便她吧,走,咱們去換衣服,小露,這位大姐(年長的女軍醫),你們也去換套乾淨的衣服,對了,再多准備點熱水."

小露答應說:"好的袁大哥,熱水已經准備好了."

袁方微笑說:"成,多准備幾盆熱水放在門口,等下需要好好洗洗手."留下年長的女軍醫照看被麻醉的夏涼,小露先去換衣服和准備熱水,袁方和楊興去了旁邊的帳篷換衣服.

衣服是嶄新的,是臨行前閆月親手為兩人縫制的,因為是白色,所以一直留到現在也沒上身,這次正好派上用場.再次來到手術室外,小露和名為呂靈的女軍醫也換好了乾淨衣服等在外面,加上馬蘭和兩名軍醫長,眾人按照楊興的指點仔細清洗手掌至手肘的皮膚,然後穿上罩衣,帶好袁方帶來的橡膠手套和口罩,帽子,魚貫而入.

站在主位,袁方對楊興一歪頭,楊興會意,站到袁方對面擔任副手,呂靈被安排到楊興身邊,小露因為對于手術工具有著一定的了解,則是站在袁方身側負責遞工具.

另外兩名軍醫長,袁方則是讓他們站在夏涼的頭部位置觀摩的同時,監控夏涼的麻醉情況.

至于換了一身便裝的馬蘭,袁方讓她待在稍遠的地方,反正她也幫不上什麼忙,只是想監視自己而已.

撩起夏涼腹部的鋪巾,和楊興一起進行刀口及附近皮膚的消毒,一共四次,然後用鑷子試了試,確定麻藥已經發揮效果,用再次用酒精消毒的手術刀在闌尾位置切開皮膚.

鮮血流出,小露忍不住一個哆嗦,她雖然是軍醫,也有著好幾年的行醫經驗,可是這樣切開肚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難免有些不適應.

袁方示意楊興擦拭血跡,對小露微微一笑:"別緊張."小露慚愧的點點頭.

接著,袁方用手術刀切開脂肪層,肌肉層,接著剪開腹膜,楊興用大量的脫脂藥棉止血,等鮮血不再流出,袁方看清夏涼腹腔內的情況,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闌尾的炎症非常重,已經有化膿的跡象,而且波及到周圍器官,出現粘連黏,膿腫.

楊興看到這樣的情況忍不住看向袁方,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嚴重的病變,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袁方略一猶豫,用鑷子夾起紗布開始小心翼翼的清理腹腔內的膿液,楊興幫忙,用了好長時間才算清理乾淨.

用鹽水清洗,小心分開連黏部位,提出闌尾,按照步驟進行切除,縫合,然後再次清洗腹腔.

這次,沒有像閻熊和王胖子那兩次一樣直接縫合,而是在刀口側上方又開了個小口,埋了跟橡膠管進去作為引流管,這才逐層的進行縫合.

整個手術的過程,只有袁方和楊興簡單的交流幾句,其他人沒有開口說一句話,也許是擔心打擾袁方,也可能是被嚇到了.

縫合好傷口,交給小露包紮,將引流管垂在床邊,袁方和楊興走出帳篷.

馬蘭跟了出去,她剛才就發現袁方的臉色沉重,眉頭緊皺,但剛才正在手術,她不敢打擾,現在第一時間跟出去詢問:"將軍她怎麼樣了?"

上篇:第一百零五章 准備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 顯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