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零五章 准備   
  
第一百零五章 准備

為了夏涼,馬蘭拼了,一咬牙,彎下腰伸手說:"我帶你過去."萬春芽和其他一眾女衛兵聞言齊齊一愣,不可置信的看向滿臉羞紅的馬蘭,馬蘭知道這樣的舉動過于輕浮,眼神閃躲避開他人的目光.

袁方倒是沒想那麼多,先是找了塊石頭站在上面,然後在馬蘭的幫助下跨上馬背,坐在馬蘭身後,還極為不要臉的回過頭對驚呆的萬春芽等女咧嘴一笑.

馬蘭實在不想留下丟人,催馬前行,袁方一個趔斜差點沒掉下去,急忙抱住馬蘭的腰,馬蘭身體一震,沒說什麼.

袁方後悔了,早知道會是這樣,他甯遠走路過來,戰馬疾馳,馬背上並不平穩,上下起伏的他牽動身上的傷勢,疼得他一陣呲牙咧嘴,而且坐在馬背上面也不舒服,雖然馬蘭的腰很細很軟,袁方卻不敢肆無忌憚的抱著,只能象征性的捏住衣甲邊緣,這樣的姿勢的確不怎麼好受.

一路上,看到兩人共乘一騎的女兵無不震驚當場,夏涼大帳外的衛兵自然也不列外,以至于馬蘭和袁方下了馬,衛兵還在發呆.

此時天色已經大亮,馬蘭紅著臉對衛兵說:"勞煩通報將軍,大夫來了."

衛兵回過神來,再次打量豬頭袁方一眼,沒說什麼,轉身進入大帳通報,沒一會出來,掀起帳篷簾子做了個請的手勢:"將軍有請."

馬蘭深吸了一口氣,深深的看了袁方一眼,邁步而入,袁方一邊揉著臉一邊旁若無人的跟了進去.

這間帳篷不大,是夏涼休息的地方,里面也沒有過多的擺設,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木桌幾張椅子,還有一個木箱,夏涼此時躺在床上,臉色依舊蒼白,剛才見過的女軍醫方露也在,旁邊還有個年紀稍大一些的女兵,看打扮應該和方露一樣也是軍醫.

袁方的到來,頓時吸引了三人的目光,方露還好,剛才為兩人治療見過袁方,或者說是見過豬頭般的袁方,而夏涼之前也同樣如此,所以並沒有太過驚訝袁方的淒慘,但是另一個女軍醫見到袁方這幅樣子不由一愣,看看其他人的一臉平靜,識趣的沒有出聲.

馬蘭行禮:"見過夏將軍,他就是能治療絞腸痧的大夫."

袁方揮了揮手:"嗨,我是袁方,你們叫我袁大夫就成."袁方沒有行禮,他是這麼想的,既然對方有求自己,那麼就得給自己一個盡可能的平等,所以他選擇大夫的身份,而不是一名大頭兵,他這麼做可能是有點自欺欺人,不過這是他作為一名醫生的驕傲.

夏涼打量了袁方一眼,微微點頭,沒有說話,閉上眼睛伸出左手,等著袁方診脈.

袁方一臉的為難,診脈,他可不會,看著夏涼身上的盔甲,猶豫一下說:"那個,夏將軍,你能不能把衣服脫了."袁方的話一出口,頓時感覺如芒在背,幾道凜冽的目光鎖定自己,尤其是夏涼那冰冷毫無情感的眼神,讓袁方忍不住一個寒顫.

袁方急忙擺手解釋說:"別誤會,我是想檢查一下而已,確定到底是哪一種絞腸痧."

方露眨巴眨巴眼睛,不解的問:"診脈不行嗎?"

袁方攤手,實話實說:"診脈我不擅長."

馬蘭心里一沉:"不會診脈?你不是說你是大夫嗎?"

袁方反駁說:"大夫一定要會診脈嗎?"

馬蘭皺眉說:"不會診脈算什麼大夫?我要是發現你騙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袁方翻了個白眼,不再和馬蘭做無謂的口舌之爭,轉頭看向夏涼:"將軍,你要是覺得我是騙子,我轉身就走."夏涼沉吟片刻,她覺得袁方和其他的大夫不同,她能從袁方的眼中清楚的看到一種叫做自信的東西.

夏涼被腹痛折磨了很久,要不是有這麼多跟隨自己的麾下還需要她照顧,說不定早就找個沒人的地方解脫了,她實在有些堅持不住了,沉默片刻,對馬蘭說:"馬蘭,你先帶他出去,我換件衣服."馬蘭點頭,瞪了袁方一眼轉身走出帳篷,袁方自然也很識趣的跟了出去.

帳篷外,馬蘭死死盯著袁方,一句話沒說,但眼神中的威脅之意毫不掩飾.袁方的體力透支,一屁股坐在地上,毫不在意馬蘭的眼神,有些無賴的說:"我說馬蘭,能不能給我弄點水喝?"

馬蘭怒火中燒,提醒說:"你是士兵,我是校尉,雖然現在有求于你,但你說話最少要保持起碼的尊重."

袁方撇嘴說:"我是大夫,你是,嗯,算是病人家屬,對待大夫是不是也應該保持尊敬?"馬蘭被說的無言以對,袁方的牙尖嘴利讓馬蘭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其生吞活剝,想想遇到袁方之後發生的一切,這個無賴的罪行真是罄竹難書.

馬蘭接過衛兵遞來的水囊,氣鼓鼓的丟給袁方,扭過頭看向他處,以免自己忍不住一刀砍了這個舉止輕浮,無恥讕言的人渣.

袁方灌了幾口水,休息了一會,恢複了些體力,站起身,將水囊還給衛兵,擠眉弄眼說:"多謝了妹子,怎麼樣?當兵辛不辛苦?"衛兵白了袁方一眼,沒搭理他.

袁方依舊喋喋不休:"你們的盔甲不錯呀,比我們那邊的強多了,這刀怎麼樣?沉不沉?那些當官的不知道怎麼想的,連武器都不給我們發,我們那邊現在還用木棍呢,要不昨天晚上也不至于輸得那麼慘.我說妹子,能不能把你的刀借我看看,我還沒見過呢."

衛兵受不了袁方的死皮賴臉,抽出腰刀架在袁方的脖子上冷聲說:"你給我閉嘴,我不是你妹子,我是夏將軍的親衛,你要是再敢胡說我就殺了你."

袁方伸手捏住脖子上的刀,小心翼翼挪開,賠笑說:"冷靜,冷靜,別生氣嘛,我就是想和你聊聊而已,這又是何必呢."衛兵收回腰刀,筆直的站在帳篷門口一言不發,堅守崗位.

袁方無聊的四下看了看,一陣微風吹過,忍不住緊了緊身上的單衣,語帶不滿的嘀咕說:"換個衣服也這麼慢,女人,就是麻煩."

見馬蘭怒視自己,袁方梗著脖子說:"怎麼地,我說的有錯嗎?"

不等馬蘭開口,方露從掀起帳簾探出小腦袋說:"將軍請你們進去."

袁方不理馬蘭,一邊往帳篷里面走一邊說:"終于換好了,都快凍死我了."

帳篷里,夏涼換了一身便裝半躺在床上,對袁方微微點頭:"有勞袁大夫了."夏涼的語氣不再冰冷,可臉上還是面無表情.

袁方擺手,一本正經說:"治病救人,乃我輩本分."馬蘭忍不住白了袁方一眼,這句話從他嘴里說出來怎麼聽怎麼別扭.

夏涼很配合,檢查的過程也很順利,甚至一些比較尷尬的話題也沒有避諱,比如大便情況如何,但結果卻讓袁方皺起眉,他不確定夏涼到底是不是闌尾炎,或者說闌尾炎已經惡化到了什麼程度,有沒有影響到其他部位,沒有ct作為輔助診斷,袁方只能大概確定夏涼八層是患了闌尾炎,而且是他見過的最嚴重的一個.

袁方深知那種痛入骨髓的疼痛,之前的閻熊和王胖子兩個大老爺們都疼的幾乎滿地打滾,這個夏涼卻至始至終都沒有哼過一聲,袁方對其堅韌的忍耐力那是欽佩不已.

夏涼她們雖然都是女人,但也是軍人,對于開刀手術這種事情並沒有太過排斥,袁方簡單說明手術過程,夏涼征詢了方露和另一名軍醫的意見後,就點頭答應下來,省了袁方浪費口舌.

按理說,確定闌尾病變,應該立即准備手術治療,可袁方沒有那麼做,而是先讓方露開了副止痛和有著一定消炎作用的湯藥,然後丟了一大堆的事情給馬蘭,他則是和楊興去了馬蘭給他們安排的帳篷休息,恢複體力和傷勢,沒辦法,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沒辦法進行手術,只能拖上一天,讓夏涼再多承受一天的痛苦.

安頓好袁方和楊興,馬蘭帶著一隊騎兵前往前鋒營找到雷華,按照袁方的要求取回手術刀具和一應的工具,藥品.

開始的時候雷華對馬蘭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不過聽說袁方和楊興沒事,正准備幫夏涼將軍治病,雷華的態度好了很多,而且對夏涼的病情很是關心,就是不知道他是真的關心還是有其他的什麼打算,或許,夏涼病重,他就可以重新奪回前鋒部隊的指揮權.

第二天夏涼動手術,這件事必須通知主將陳信,陳信得知此事後十分重視,並命令女兵營原地駐紮,前鋒營繼續前行開路,等手術過後夏涼的病情稍稍穩定女兵營再動身追趕大部隊,反正女兵們都是老兵,參不參與這些基礎訓練都無傷大雅.

還有,陳信派來兩位經驗豐富的軍醫,並帶來不少珍貴的藥材.夏涼心思縝密,考慮事情比較全面,將兩位軍醫的事情告知袁方並征詢他的意見,畢竟,這屬于軍醫之間的交流,其中很可能關系到一些不為人知的忌諱.

上篇:第一百零四章 冤冤相報    下篇:第一百零六章 病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