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零四章 冤冤相報   
  
第一百零四章 冤冤相報

伙房送來食物,看著桌上五六張麥餅和一大碗肉湯,楊興忍不住感慨說:"還是女兵的伙食好啊,咱們那只有窩頭咸菜."說完,不顧身上的傷痛抓起一張麥餅狠狠咬了一口,一臉陶醉說:"嗯,好吃,好吃,老大,趕緊吃啊."折騰了這麼長時間,袁方也早就餓了,毫不客氣的抓起麥餅和楊興兩人胡吃海塞.

馬蘭面無表情,輕聲說:"不用羨慕,我們平時吃的和你們一樣,這些天將軍胃口不好,這些是給她准備的."袁方一愣,沒有說什麼,繼續埋頭大吃.

六張麥餅,袁方吃了倆,楊興啃了四個,一大碗肉湯也被兩人喝了個乾淨,有人收拾好'餐桌’,馬蘭注視兩人:"現在你們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可以給將軍治病了吧?"

袁方撇了馬蘭一眼,撇嘴說:"一頓飯就想打發我們?我們那頓揍就那麼不值錢?"

馬蘭怒聲說:"你還想怎麼樣?我都已經答應你了,只要你們能治好將軍,讓我怎麼樣都行."

袁方似笑非笑的打量馬蘭,淫笑說:"真的什麼都行?"本來被揍成豬頭的袁方已經夠難看了,現在咧嘴一笑,就跟癩皮狗似得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馬蘭厭惡的扭過頭盡可能的不去看這兩個討厭的敗類:"等你們治好將軍再說."

袁方搖頭:"那可不行,等治好夏將軍你不認賬咋辦?你是校尉,我們倆就是個大頭兵,你賴賬我們也拿你沒辦法."

被人質疑,尤其是被兩個討厭的人質疑,馬蘭怒聲說:"我馬蘭向來說一不二,答應的事情就從不反悔."

袁方撇嘴說:"我又不認識你,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我看還是先收了好處再辦事比較保險."

萬春芽聞言勃然大怒:"你們不要太過分."

楊興梗著脖子說:"過分嗎?和你們比好像還差點."

馬蘭沉默半晌,猶豫再三,想到夏涼的身體狀況,最後咬了咬牙下定決心:"好,我答應你們,不過你們要是治不好將軍,我保證會殺了你們."

袁方聳聳肩:"那就得聽天由命了,我剛才只是說能治,可沒說一定能治好."

馬蘭大怒:"你騙我."說著,抽出腰間佩刀,怒視袁方.

袁方見這女人已經快失去理智,急忙擺手解釋說:"不是你想的那樣,治病救人,盡力而為,絞腸痧,只是一類病症的統稱,你們將軍具體是哪一種我還不能確定,還有,我不是神仙,沒辦法保證一定能治好,我只能盡力而為."

馬蘭怒視袁方良久,收回佩刀:"不管怎麼樣,如果你們治不好將軍,我一樣會殺了你們."

楊興氣急敗壞:"為啥?你也太不講理了吧?隨便殺人,你就不怕被軍法處置?"

馬蘭表情決然說:"軍法?放心,等我殺了你們自然會給你們償命."

楊興愕然,他能感覺到馬蘭的決絕和不容置疑,看向袁方:"老大,這女人不會是瘋了吧?"袁方看著馬蘭,發現這個女人其實有幾分姿色,看起來也沒有之前那麼討厭了,為什麼呢?可能是因為她對夏涼將軍的忠心吧.

馬蘭見兩人不說話了,猶豫一下,一揮手吩咐說:"其他人都出去,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准進來."

萬春芽滿臉的悲憤,倔強說:"校尉,這件事是因我而起,我和你一起留下."

馬蘭怒聲說:"出去,這是命令."一眾女兵默默離開,她們都清楚一會將要發生什麼,心中更加厭惡袁方和楊興這兩個趁人之危的淫邪之徒,一個個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刻將兩人剁成肉泥.

其他人出去了,帳篷里只剩下袁方,楊興和馬蘭三人,袁方欽佩說:"膽氣不錯."

馬蘭羞憤難當:"少廢話,盡管動手,然後趕快去救將軍."

袁方站起身,笑眯眯的走到馬蘭身邊,轉著圈的上下打量,馬蘭深吸一口氣,閉上雙眼,無力的迎接將要發生的可怕事情,眼角流下委屈的淚水.

楊興好像明白了什麼,滿臉詫異的看向袁方,袁方眨巴眨巴眼睛招手讓楊興過來,然後站在馬蘭面前,豬頭臉湊過去,距離馬蘭的俏臉不足十公分,調侃說:"呦,沒看出來,馬蘭校尉還有幾分姿色嘛,真是可惜了."

楊興茫然問:"什麼可惜了?"袁方掄起巴掌狠狠抽在馬蘭的臉上,啪的一聲,將馬蘭抽了個趔斜.

馬蘭睜開眼,捂著火辣辣的臉頰愕然看向袁方:"你,你."

袁方吐了口唾沫:"你什麼你,你揍得我們哥倆這麼慘,給你個嘴巴就受不了了?告訴你,我是大夫."馬蘭被抽得有點暈,實在搞不明白大人耳光和大夫不大夫的有什麼關系.

袁方解釋說:"嘿嘿,告訴你,在大夫眼里沒有男女之分,更沒有什麼憐香惜玉,你揍了我,我打回來,這很公平."楊興恍然大悟,原來袁方不是想那啥這個女人,只是純粹的報複.

袁方看向楊興:"該你了."

楊興為難說:"老大,真要打?要不,要不就算了吧."

袁方聳聳肩:"隨便你,反正我的仇我已經報了."

楊興猶豫半晌,走到馬蘭身前,揉了揉腫得跟爛桃似得眼睛,嘿嘿一笑說:"校尉大人,得罪了."說完,高高揚起右手,狠狠扇了下去.

馬蘭閉上眼睛,心里雖然委屈卻沒有躲閃,這樣也好,總比付出清白要好上很多.一陣勁風襲來,馬蘭臉上的肌肉不由繃緊,准備迎接再一次的重擊,可是等了半晌,也沒有動靜,等她睜開雙眼,卻看到豬頭楊興表情一陣扭曲,像是猶豫,像是掙紮,他的手距離馬蘭的臉只有寸許.

良久,楊興歎了口氣,手指在馬蘭臉上輕輕摸了一把,歎氣說:"唉,冤冤相報何時了啊."

袁方背著手感慨說:"往事知多少."接著,注視馬蘭:"你和我們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如果你想找場子報複我們,隨時歡迎."馬蘭愣住了,她沒想到就這麼結束了.

袁方沒好氣的說:"還愣著干啥?帶我們去見夏將軍."

馬蘭還沒回過神,下意識的問:"你們見夏將軍干什麼?"

袁方愕然:"不是治病嗎?"

馬蘭恍然大悟,有些尷尬說:"你們稍等,我去通報將軍."說著,轉身出了帳篷,一邊走一邊揉著火辣辣的臉頰,突然覺得袁方和楊興這兩個家伙其實也並不是那麼可惡.

袁方和楊興找了個地方坐下,雖然吃了點東西,感覺好了一點,可是剛才被揍的實在不輕,體力消耗巨大,剛才還能勉強堅持,現在徹底放松下來,一陣陣虛弱感襲來.

楊興哆嗦著問:"老大,咱倆現在這狀態,能做手術嗎?"

袁方很肯定的點頭說:"不能,我的手抖得厲害,別說手術了,連拿刀都費勁."

楊興擔憂問:"那一會咋辦?馬蘭那娘們好像不好忽悠啊."

袁方不屑說:"咱們才是大夫,到時候還不是得聽咱們的."楊興實在提不起精神,靠在袁方身上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過了好一會,袁方都快睡著了馬蘭才回來,剛才她可是好不容易才說服夏涼同意袁方和楊興為她診治.

之前提到過,絞腸痧在這個世界屬于不治之症,無論是馬蘭還是夏涼,自然也都清楚這一點,這次夏涼親自帶隊出征,其中也不乏拼死一戰之意,而現在,袁方和楊興信誓旦旦說他們能治好夏涼的病,這有些匪夷所思,夏涼的第一感覺就是袁方和楊興是為了保命而想出的說辭而已,並不想浪費時間,可架不住馬蘭等人一再哀求勸說,最後只得無奈的答應下來.

馬蘭一進帳篷,看到睡著的楊興和袁方,看著兩人身上,臉上的傷痕,心中不由升起一絲愧疚,陷入反思,就像夏涼之前說的,她們真的就是被慣壞了孩子,霸道,自私,這件事其實說起來還真的不怪他們兩個,自己的反應的確太過激了,如果他們兩個真是好色之徒,當時就不是只解開自己的褲腰帶那麼簡單了,還有剛才,明明有那麼好的機會,他們卻沒有做那種事情,馬蘭歎了口氣,決定有機會好好補償兩人一番.

輕咳一聲,語氣柔和對睜開眼睛的袁方說:"將軍已經在等了,兩位,是不是現在過去診治?"

袁方揉了揉眼睛,做了個禁聲的手勢,輕輕將楊興平放在毛毯上躺好,躡手躡腳的招呼馬蘭出了帳篷:"別讓人去打擾他休息,走吧,帶我去看看你們將軍."

馬蘭吩咐手下一番,翻身上馬,卻看到袁方拿著馬缰繩發呆,忍不住問:"有什麼問題?"

袁方郁悶說:"我不會騎馬,你們這有驢沒有?"萬春芽聞言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隨即又板起臉.

袁方沒好氣的白了萬春芽一眼:"咋地,不會騎馬很丟人嗎?"馬蘭有些為難,這里距離夏涼的大帳還有一段距離,步行需要一刻鍾左右,可是袁方現在的狀態,能不能堅持到那里還很難說.

上篇:第一百零三章 峰回路轉    下篇:第一百零五章 准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