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零三章 峰回路轉   
  
第一百零三章 峰回路轉

親衛隊長經過層層檢查盤問來到女兵軍營中心的一座大帳外,經過衛兵的通報,走進帳內,這里,並非是夏涼的軍帳,而是臨時改用的刑訊之所.

親衛隊長一進帳篷眉毛就是一挑,只見帳篷中間埋著兩根木樁,上端搭著橫杆,像十字架一樣,袁方和楊興被結結實實的綁在上面,兩人被剝去上衣,身上滿是鞭痕,絲絲血跡從傷口流下,一看就是剛剛受刑不久.

馬蘭惡聲問:"你們兩個認不認罪?"

袁方氣若游絲,臉上帶著譏諷的笑容:"我認你大爺."

楊興左眼已經腫得跟小饅頭似得睜不開,眯著右眼慘笑說:"老大,我是不是要死了."

袁方悵然一笑:"沒事,老大我陪著你."

楊興勉強轉頭看了身邊的袁方一眼,重重點頭:"我跟著你."

親衛隊長看著虛弱到了極點的袁方和楊興,贊歎兩人敢死純爺們,鐵血真漢子,堅韌不屈視死如歸的同時,對于這些女兵的霸道和蠻不講理也是憤然不已,大步走向坐在一旁的夏涼身前,先是行了個軍禮,將調令交給夏涼,隨即走到袁方和楊興身前,擦去兩人嘴角的鮮血,安慰說:"放心,你們很快就能回去."說完,頭也不回的出了帳篷,至始至終都沒和其他人說一句話.

夏涼臉色依舊蒼白,蒼白的有些可怕,看過調令之後深深的看了袁方和楊興一眼,對氣憤不已的馬蘭說:"明天一早就放他們回去吧."

馬蘭心有不甘:"可是將軍."

夏涼擺手說:"我已經聽明白了,他們當時也是情非得已,並不是你想的那樣,行了,就這樣吧."

夏涼起身走向大帳門口,像是喃喃自語又像是說給其他人聽:"是我平時太護著你們了,讓你們嬌蠻成性,等你們上了戰場就會明白敵人不會在乎你們是不是女人,尊嚴,是靠自己贏得的."走到大帳門前,夏涼身體微微一晃,臉色白如宣紙,幾乎沒有半點血色.

就在夏涼准備離開的時候,袁方抬起頭輕聲說:"如果我要是沒看錯的話,夏將軍應該是患了絞腸痧吧?"夏涼腳步一頓,回頭看了袁方一眼,沒有說話,在親衛的攙扶下轉身離開.

馬蘭板著臉看著袁方和楊興,冷聲說:"不管怎麼樣,你們兩個今天都是罪有應得,將軍仁慈放過你們,我可不會像將軍那麼心軟,來人,給我繼續,只要打不死就行,讓他們好好享受到天亮."

兩個身體強壯的女兵上前,手里的皮鞭毫不留情的落下,袁方和楊興不斷痛哼,身上更是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一頓皮鞭猛抽,楊興實在抗不住了,歇斯底里喊:"老,老大,我,我要堅持不住了."

袁方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了,勉強開口說:"你小子給我挺住,不能讓這些臭娘們看扁了."楊興咬了咬牙,沒有說話,他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

袁方怒視馬蘭,怒吼說:"他又沒得罪你,有種你沖我來."

馬蘭黛眉微挑:"呦,還蠻有兄弟情義的嘛,行,我成全你."說完,對手下使了個眼色,休息了一會的兩個女兵再次揚起皮鞭,帶著殘忍的笑容走向袁方.

楊興用出全身的力氣一邊掙紮一邊大呼小叫:"你們這幫不講理的臭娘們兒,有種再來打老子,老子不怕,有種你們就弄死老子.老大,你別逞強,老大."

袁方也已經到了承受的極限,如果被兩根皮鞭一起招呼,估計絕對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他不想死,可他卻沒有任何辦法.

就在兩個女兵來到近前准備動手之時,袁方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大喝一聲:"慢著."

馬蘭嘲諷一笑:"怎麼?想求饒了?行,只要你求饒本校尉就放你一馬."

袁方瞪著馬蘭不屑說:"求饒,就你這丑八怪?你想得美."

馬蘭頓時火了,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說丑,搶過皮鞭正要親自動手,袁方抱著最後一絲希望說:"你不想救你們的夏將軍了?"

馬蘭一怔:"什麼意思?"

袁方喘了幾口氣,稍稍休息一下說:"我們是大夫."

馬蘭愕然,她並沒有看到調令上面的內容,更不知道袁方和楊興的事情和大夫的事實,聽他這麼說,自然不信,還以為是袁方為了逃避刑法而想出的托詞,冷笑說:"大夫?就你們?我呸."

楊興稍稍想想就明白了袁方的意思,附和說:"是不是大夫你去前鋒營問問就知道了,還有,絞腸痧別人治不了,我老大可以."

聽到絞腸痧,想起剛才袁方真的說出夏涼的病情,馬蘭放下手里的皮鞭,急切問:"你們真能治好絞腸痧?用什麼藥,我這就去找人准備."袁方看向馬蘭,冷笑不語.

楊興繼續說:"我們是幻羽縣葉濟醫館的大夫,前段時間,老大治好了兩例絞腸痧,這件事幻羽縣人盡皆知,我們沒有必要騙你."

馬蘭直視袁方的眼睛:"你真的能治將軍的病?"

袁方傲然一笑:"當然."

馬蘭猶豫一下說:"好,只要你能治好將軍,我就饒了你們."

袁方譏笑說:"饒了我們?那我們這頓揍就白挨了?你是不是想得太簡單了?"

想起之前受的侮辱,馬蘭怒聲說:"那是你們罪有應得."

袁方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仰起頭怒視馬蘭:"放屁,什麼叫罪有應得?難道我們反抗也不行,當時是怎麼樣的你心里最清楚."

馬蘭爭辯說:"我清楚什麼?我只知道當時你們被我們包圍,就應該繳械投降,是你們自己非要反抗的.這也沒什麼,可是你們兩個居然,居然用那種下三濫的手段."

袁方毫不退讓:"什麼叫下三濫的手段?當時我還能怎麼辦?你們被我們抓住就應該老老實實的,可你呢,又是踢又是罵的還想逃跑,我能怎麼辦?殺了你們?"

回想當時的情景,馬蘭有些心虛的說:"那,那你也不能,不能."

袁方撇嘴說:"不能什麼?不能解你褲腰帶?我不那麼做你們兩個能老實嗎?雖然我沒上過戰場,但是我也知道戰爭的殘酷,如果你連這個都受不了我勸你還是趁早回家生孩子算了."

現在袁方他們算是有恃無恐了,楊興索性惡毒說:"老大,她這樣的女人估計這輩子是嫁不出去了."

袁方非常認真的想了想:"也對."

面對袁方和楊興的冷嘲熱諷,馬蘭雖然氣憤卻強行壓住,因為夏涼將軍的病還指望他們去治.

夏涼的確患有絞腸痧,就是前些日子的事,當時軍醫表示束手無策之後,她們找了不少大夫幫忙診治,可是那些大夫都只是開了一些緩解疼痛的藥而已,對于絞腸痧,他們都無能為力.現在,聽說袁方能治這種病,馬蘭自然不會放棄,哪怕是袁方在騙她,她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如果沒有夏涼,她們這些女兵的命運將會如何,她不敢去想.

半晌,馬蘭的語氣變得緩和:"你想怎麼樣?只要你能治好將軍,我,我可以答應你任何事."馬蘭算是豁出去了,只要能治好夏涼,她,她甯可付出一切,甚至自己的清白.

萬春芽聞言一愣,輕咬杏唇說:"還有我."馬蘭看了萬春芽一眼,眼中略帶嗔怪,這種事情她一個人犧牲就好,何必再搭上一個.

馬蘭無力的揮揮手,吩咐女兵:"把他們放下來,叫軍醫來給他們敷些傷藥."

楊興得寸進尺嚷嚷說:"我還要吃得,好吃的,要吃肉,越多越好."馬蘭強壓怒火,擺手吩咐人去准備,冷冷的注視兩人被扶著坐在椅子上.軍醫很快就來了,今天的演習女兵們也有幾個受傷的,所以一直沒有休息.

這個軍醫同樣也是女兵,年紀不大,二十出頭的樣子,長得不算漂亮卻很清秀,臉上有不少雀斑,眼睛不是很大卻很清澈,一看就是個心地善良的姑娘.軍醫小心的為袁方和楊興清理傷口,塗抹傷藥,仔細包紮.

袁方盯著軍醫的臉,覺得很是親切:"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軍醫的俏臉微紅,有些難為情說:"我,我叫方露."

袁方贊歎說:"晨露芳華,好名字,人長得也漂亮,心地也一樣善良,不像某些人,飛揚跋扈不可一世."馬蘭當然知道袁方這是指桑罵槐針對自己,冷哼一聲扭過頭懶得理他.

方露在軍營好幾年了,很少與外界接觸,尤其是和男人接觸,被袁方這麼赤裸裸的誇獎,小臉頓時羞得通紅.

剛才行刑的女兵很有經驗,下手也很有分寸,袁方和楊興的傷並不重,傷口也不是很深,只要修養幾天就能痊愈.

方露處理好兩人的傷,收拾好藥箱,偷偷對袁方做了個鬼臉飄然而去,袁方暗笑,沒想到這個方露都這麼大了還是小孩子心性,不過袁方卻是很喜歡,不是女男之間的喜歡,是對鄰家小妹的那般喜愛.

上篇:第一百零二章 一群蛇精病    下篇:第一百零四章 冤冤相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