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零一章 開打   
  
第一百零一章 開打

袁方一把拉住喬大壯:"隊長,敵人已經沖過來了,過不去了,趕緊找地方躲起來吧."喬大壯回頭一看,頓時渾身冰涼,此時,最前面的騎兵已經距離他們不到二十米遠,滿是殺氣的臉龐清晰可見,以對方的速度那幾乎是眨眼就到.

袁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拉著楊興和喬大壯招呼其他人轉身就跑,避開騎兵的沖擊路線,躲在兩輛驢車後面偷偷觀察.喬大壯擔憂說:"咱們躲在這算不算逃兵?"

袁方撇嘴說:"你打算帶著咱們這十幾個人去攔那麼多騎兵?那和螳臂當車沒啥區別,都是找死."

喬大壯問:"那現在怎麼辦?"

袁方躲在驢身邊,一邊觀察一邊說:"大概一百騎兵,等她們過去了咱們再去找田校尉彙合,這種情況,只有集中足夠的人手才能和他們抗衡,一盤散沙只能被各個擊破."說著,從地上摸起塊石頭,等大部分騎兵過去,看准時機狠狠丟了出去,正好砸在最後面那個騎兵的頭盔上,一聲悶響,接著,那個倒黴的騎兵一頭栽落馬下.

前鋒營只有幾百人,營地不大,此時,騎兵已經將營地沖了個對穿,從營地後面沖了出去.

袁方二話不說,從驢車後面竄出,一個惡狗撲食壓在那個倒黴騎兵的身上,死死按住對方的胳膊,大聲說:"快來幫忙."

楊興第一個沖過去,找了塊石頭就要往倒黴蛋的腦袋上拍,此時,借著火光袁方看清騎兵的相貌,先是一愣,隨即抱著對方一個翻身,躲過楊興的致命一擊,然後大聲喊:"別,是個女兵,自己人."抄家伙趕來的眾人聞言一愣,七手八腳的將袁方扶起,又看了看被袁方一石塊砸暈了的女兵,全都一臉的茫然.

喬大壯訥訥說:"這到底是咋回事啊?"

袁方四下看了看,營地哀嚎聲一片,不少士兵受傷躺在地上打滾,卻沒發現死人,袁方大致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趕緊找條繩子把她捆起來."

話音剛落,遠去的馬蹄聲再次變得清晰,袁方轉頭看去,剛剛離開的騎兵已經掉頭殺了回來,袁方暗罵:"這麼多騎兵沖來沖去的,就算是演習,一個不小心也會出人命,這個世界,人命還真他媽的不值錢."

來不及綁人,袁方和喬大壯抬著俘虜退回到驢車後面,曹平和楊興負責綁人,然後大家有樣學樣,找來各種石頭或者能丟出去砸人的東西,對著十幾米外的騎兵就是一頓狂轟亂炸.

顧不得騎兵掉下馬被後面的馬匹踐踏受傷什麼的了,反正對方沒在乎自己這些人的生死,那自己也不能婦人之仁,玩命反擊就是了.

楊興一邊丟石頭一邊抱怨說:"媽的,當兵到現在,連把像樣的兵器都沒有."

喬大壯已經冷靜下來,想了想說:"田校尉說明天就給咱們配發武器,我之前還納悶為啥不今天就發下來,原來是這樣."

楊興疑惑問:"什麼這樣那樣的?"

曹平突然大叫:"隊長,後面有人過來了."喬大壯回頭看去,不遠處的黑暗中不斷有人影沖出,十幾個人為一隊,已經將整個營地團團包圍,此時,正有一隊人朝著他們這邊過來.

喬大壯又陷入混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眾人齊齊看向袁方,袁方快速分析:"應該是那些女兵,她們人多,打是打不過了."

楊興提議:"要不咱們跑吧."

喬大壯搖頭:"不行,那會被當成逃兵的."

袁方看向營地中間,此時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于是提議說:"咱們還是去和其他人彙合吧."眾人齊齊點頭.

可就在他們准備帶著俘虜去和其他人彙合的時候,那隊騎兵又殺了回來,不過這次沒有之前那麼多人,只有二十人左右,袁方暗罵,只好再次隱藏起來,打算等她們過去以後再去找其他人彙合.

這隊騎兵的目的非常明確,來到驢車附近停下,為首的軍官一揮手,一聲嬌呵:"把他們給我圍起來."接著,二十幾名騎兵將袁方等人團團包圍,一個個臉色不善的盯著袁方等人.

為首的女軍官翻身下馬,揚起馬鞭指著抱著女俘虜的曹平冷聲說:"放人."

曹平被嚇了一跳,正想松手,袁方上前一步擋在曹平身前,壯著膽子說:"憑啥?她是我們抓的俘虜."

楊興雖然有點害怕,還是上前一步站在袁方身邊,怒目而視,其他人見狀不再猶豫,將曹平和俘虜護在中間,與二十幾名女兵對持.

女軍官眯起眼睛冷聲說:"你們現在是我們的俘虜,趕緊放人."

袁方梗著脖子說:"我們怎麼就是你們的俘虜了?想抓我們,那要打贏我們才行."

此時,壓縮包圍圈的女兵已經趕到,見袁方他們還想反抗,滿是同情的撇了他們一眼,跟著自己的長官越過眾人,直奔營地中心而去,在她們眼中,得罪了脾氣火爆的馬蘭校尉,袁方他們絕對沒有什麼好下場.

騎兵的軍官名叫馬蘭,是女兵營的騎兵校尉,性格剛毅,脾氣火爆,作風硬朗,見這些新兵居然反抗,當場發飆,招呼手下說:"全體下馬,給我狠狠打,只要不弄出人命,打殘了也無所謂."

袁方愕然,沒想到這娘們這麼狠,見一眾女兵下馬圍了過來,急忙大呵一聲:"慢著."

馬蘭輕蔑的冷笑:"怎麼,怕了?"

袁方看了看身邊緊張不已的同伴,咽了口唾沫說:"怕?怕了就不是爺們,我警告你們別亂來,不然,不然."

馬蘭譏笑說:"不然怎麼樣?"

袁方回頭看了依舊昏迷的俘虜一眼,冷笑說:"不然我們就撕票."

楊興愕然,小聲提醒說:"老大,咱們不是綁票的."

袁方腦子已經亂了,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詢問楊興:"那應該怎麼說?"

楊興想了想:"應該說玉石俱焚,同歸于盡."

袁方點頭,大聲說:"你們要是敢亂來,咱們就同歸于盡."說著,伸手掐住俘虜的脖子.這還是袁方除了手術外第一次接觸女人的身體,呃,脖子也算是身體吧,只覺得手感嫩滑,心里不由一蕩.

俘虜悠悠轉醒,先是一臉的迷茫,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居然被一個男人抱著,頓時大驚,一邊掙紮一邊大叫:"放開我,不然我殺了你."

曹平被嚇了一跳,一松手,俘虜掙脫他的懷抱,袁方手疾眼快,捏著俘虜脖子的手微一用力,接著,將其攬入懷中,用胳膊勒住其脖頸.

俘虜依舊不斷掙紮,手肘不斷向後擊打,還好袁方穿了皮甲,不是很疼,但也把袁方氣得夠嗆,胳膊再次用力,扼住俘虜的脖頸放她無法呼吸,然後再松開,威脅說:"別亂動,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要是不小心把你的衣服弄壞了你可別怪我."說著,右手在她屁股上輕輕撓了撓.

俘虜滿臉羞紅:"混蛋,你放手."

袁方小聲說:"你老實點,不然還有更過分的."

馬蘭看向被俘的手下,安慰說:"春芽,你沒事吧?"

俘虜名叫萬春芽,是馬蘭的手下,狠狠瞪了袁方一眼,對馬蘭點頭說:"校尉大人,我沒事,不用管我,狠狠教訓他們."

馬蘭饒有興趣的看向袁方,淡淡一笑:"你真想和我們動手?"

袁方使勁搖頭:"不想."馬蘭愕然,她還是第一次遇見這麼沒有骨氣的軍人.

袁方接著說:"只要你放我們離開,我保證不傷害這個小妞."

馬蘭眉頭微皺,袁方對春芽的稱呼讓她十分不滿:"放你們離開?你們要去哪?"

喬大壯指著營地中間:"我們要去那里,只要你讓我們過去,我們就放人."

馬蘭眯起眼睛:"你們是在威脅我嗎?"

袁方聳聳肩:"你也可以這麼理解."

馬蘭一聲冷哼,看向萬春芽:"春芽,你放心,我會給你報仇的."

春芽毫不猶豫的使勁點頭:"好,尤其是這個混蛋,流氓."說著,轉頭怒視袁方,卻因為角度原因沒有看清袁方的臉.

袁方一愣,看向馬蘭:"你什麼意思,不會是真打算動手吧?演習而已,犯的著這麼認真嗎?你有蛇精病啊?"

馬蘭撇嘴,沒有再和袁方廢話,她知道袁方不敢傷害春芽,有恃無恐的下達命令:"給我上."說著,揮動手里的馬鞭第一個沖了上去.

眼看開打,袁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什麼憐香惜玉,去他媽的,將懷里的萬春芽往前一推,抬腳在她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腳,萬春芽控制不住身體,向前撲去,正好撲進馬蘭的懷里.

袁方一聲大喝:"兄弟們,別被這群娘們看扁了."說話間,緊隨萬春芽身後沖到馬蘭近前,彎腰躲過迎面而來的馬鞭,再次向前一仆,撲在萬春芽身上,連同馬蘭一起撲倒.

楊興及時趕到,掄起拳頭就要往馬蘭的臉上招呼,可對方畢竟是女人,楊興的拳頭始終還是沒有落下.

就這麼一耽擱,馬蘭左手一拳轟在楊興的鼻子上,楊興只覺得眼前一黑,腦袋一陣眩暈,接著,鼻涕眼淚嘩嘩往下淌,蹲在地上被人踹了好幾腳才勉強恢複清醒.

上篇:第一百章 夜襲    下篇:第一百零二章 一群蛇精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