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九十三章 一波三折   
  
第九十三章 一波三折

大帳外,袁方向門口的衛兵一抱拳:"在下袁方,新來的軍醫,有事請教尉遲將軍,勞煩兩位通報一聲."

衛兵看了袁方一眼,伸手說:"腰牌."腰牌和木魚差不多,就是證明身份的物品.

袁方賠笑說:"我們今天才來,還沒有腰牌."

衛兵冷聲說:"沒有腰牌不能通報,你可以去找你的上級長官開具臨時證明再來."

袁方攤手說:"尉遲將軍就是我的上級長官啊."

衛兵冷冷的看了袁方這個胡攪蠻纏的二貨一眼,不耐煩說:"沒有證明就是不行,你再不走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袁方剛想再說些什麼,大帳里傳來尉遲剛的聲音:"外面什麼事這麼吵?"

衛兵不滿的瞪了袁方一眼,轉身走進大帳:"啟稟將軍,外面來了個自稱袁方的軍醫想要見您,卻拿不出腰牌."

尉遲剛坐在案前喝著悶酒,聽說袁方來了,揮揮手說:"行了,讓他進來吧."衛兵退出大帳,示意袁方可以進去.

大概半個小時,袁方從大帳里出來,滿臉的郁悶,不等楊興開口就娓娓道來:"我打聽了,咱們現在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去前鋒營報道當個大頭兵,要麼抗命,然後被軍衛抓去執行軍法,然後再丟給前鋒營."

楊興愕然半晌:"沒有別的辦法了?可咱們是來做軍醫的,不是來當兵的."

袁方攤手說:"這些我都說了,尉遲剛的回答是到了軍隊一切都得聽上面的安排,這里就是陳信說了算,他的調令就相當于聖旨,不能違逆,否則就是違抗軍令,嚴重的可以直接弄死."

楊興不由打了個寒顫,眼珠一轉提議說:"老大,要不咱們跑吧."

袁方翻著白眼說:"跑?往哪跑?看到沒有,到處都是當兵的,就算咱們跑出去了,以後咋辦?那可是逃兵,禍及親友的大罪,咱們要是跑了,醫館的那些人還有鏢局的莫大哥他們都得被牽連."楊興沉默了,他不是怕死,而是不想死,但是如果自己跑了會連累小梅,那他甯可自己去死.

袁方拍了拍楊興的肩膀:"算了,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再說了,咱哥倆不是還在一起嗎,我就不信了,咱們就那麼點背."

袁方還有一件事沒告訴楊興,剛才從尉遲剛那里聽說,一旦開戰,前鋒營死傷最為慘重,人員交替最為頻繁,所以基本都是使用新兵,行軍時在前開路清繳沿途盜匪,征收地方補給,戰時,前鋒營基本就是炮灰,第一批沖鋒陷陣,用身體的血肉磨鈍敵人的武器,以減少後面主力部隊的傷亡.

當然,這些事情只有一些老兵和將領清楚,那些新兵蛋子半點不知,不然誰會願意去當炮灰?其實也不能完全算是炮灰,據說打仗的時候真正沖在最前面的是一些戰俘和逃兵,有他們墊底,所謂的前鋒營也不會太悲慘,再有,這次整個帝國抽調兵力支援東洲前線,到了那里還需要根據各個部隊的兵員素質重新安排組建新的軍團,所以現在的前鋒營也就是個名號而已,到時候會被調去哪里誰也不知道,就算是陳信這個被周磊買通的爛貨,在那些真正的將軍面前也不敢做得太過分,迫害袍澤同樣是重罪.

事已至此,無力回天,袁方和楊興牽著驢,一路打聽終于來到前鋒營.

按理說,前鋒營應該駐紮在主力部隊前方幾里或者十幾里之外,是一個相對獨立的作戰單位,但現在並非行軍,而且剛剛招募的新兵還需要適應,所以,前鋒營就駐紮在軍營的最前面,距離軍營大門最近的位置.

衛兵通報,前鋒營的部將雷華坐在篝火邊和一眾新兵神侃,接過調令看了一眼,撓著腦袋呵呵一笑對衛兵說:"這倆貨這是得罪人了,奶奶的,怎麼扔我這來了?去,把他們帶過來."衛兵敬禮,轉身去了.

袁方和楊興跟著衛兵過來,環視眾人有些摸不著頭腦,篝火邊黑壓壓的圍著一大堆人,有的勾肩搭背,有的竊竊私語,看穿著差不多都是普通的便裝,應該都是新兵.

袁方大為不解,為什麼衛兵會把自己兩人帶到這來,正想問清楚,一個豪放的聲音響起:"喂,你們倆就是新調來的?呦,還有坐騎,原來是騎兵啊."眾人哄笑.

楊興瞪著說話的壯漢,囂張的說:"騎個毛的兵,你騎驢給我看看?"衛兵一個趔斜,停下腳步,回過頭饒有興趣的重新打量楊興.

壯漢先是錯愕,隨即哈哈大笑:"你小子夠囂張的,敢跟我這麼說話."

經過這麼多事,楊興滿肚子火氣,心里十分憋屈,非常不爽,就想找人打一架發泄心里的郁悶,之前來的路上,袁方和楊興已經商量好了,要是到了前鋒營也和其他地方一樣,老兵欺負新兵,那就再狠狠干上一架,大不了就是被狠揍一頓躺上幾天,他們要用自己的方式來表示兩人的不滿.

袁方感覺有點不對勁,這個看起來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家伙在這些人里好像很有影響力的樣子,他說話的時候其他人都閉上嘴,一副以他馬首是瞻的樣子.

袁方小聲說:"估計這貨不是老兵就是新兵頭子,等下要是真打起來,老規矩,就揍他了."

楊興不動聲色的點點頭,梗著脖子說:"你誰呀,咋的?跟你說話還得跪著說呀,你以為你是皇帝是咋的?"

壯漢聞言臉色大變,這種玩笑可不是隨便開的,收起臉上的笑容,帶著些許怒意:"你說話給我小心點,有些話是不能亂說."

楊興就是想沒事找事找人打一架,上前一步咄咄逼人:"咋的?怕了?我說別人都穿著衣服就你光著膀子,你想干啥?顯擺你體格好啊?"

袁方阻止楊興繼續叫囂,撇了壯漢一眼環視眾人,朗聲問:"各位,我們倆是從軍醫那邊調過來的,以後有個大病小災頭疼腦熱的可以直接找我們兄弟,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我們兄弟倆初來乍到,還請各位多多關照.對了,我想打聽下,咱們前鋒營的雷部將在什麼地方,我們倆得先去報道,要不晚上就沒地方睡了."

袁方的一番話,先是表明自己大夫的身份,以此來提醒眾人,不要太過分,以後說不定就會求到自己,再者,也想通過這個優勢分化和拉攏一批新兵,不為別的,最少團結一部分人或者加入某個小團體,以此自保,不會受人欺凌.

一眾新兵老兵面面相覷,最後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壯漢身上.

袁方心里一緊,沒想到這個家伙擁有如此威望,短短一天的時間就收服了這些新兵.

袁方覺得,這樣的人物最好還是不要得罪為好,猶豫一下抱拳說:"這位大哥,我們兄弟倆被仇人迫害,心情有點郁悶,剛才是我們冒失了,還請這位大哥見諒."

壯漢臉色稍緩,不在意的擺手說:"算了,你們倆的事我也聽說了一點,呦呵,你們倆臉上的傷是咋回事?"

壯漢的語氣變得有些冰冷,袁方感覺得到,這冰冷不是針對他們,而是對兩人被揍的事極為惱怒,不知怎麼的,袁方的心里突然一暖,到了軍營之後還是第一次被人關心,這種感覺就像是護短的大哥,寒夜里的火爐,冬天的棉褲,讓人感覺是那麼的溫暖.

楊興一甩頭,傲然說:"我們倆上午和一大幫老兵痞子干了一架,你們別看我們倆這麼慘,告訴你們,那個被我們揍的孫子更慘,估計沒有個十天半個月的別想起來."

壯漢不屑的撇嘴說:"你小子別蒙我,我知道那幫孫子,就憑你們倆?好像還不夠看."

楊興上上下下打量了壯漢一會:"咋地?你不信?要不咱們比劃比劃?"

壯漢來了興趣,站起身拍拍屁股笑呵呵說:"成啊,你說怎麼比劃."說著,走到篝火前抱著膀子居高臨下看向楊興,眼神中滿是戲謔.

袁方和楊興都被嚇了一跳,那壯漢剛才坐著還看不出什麼來,最多也就是體格好點,可是一站起來就不一樣了,足有兩米的身高和壯碩的身材給人的壓迫感極強.

壯漢咧嘴一笑挑釁說:"咋地?怕了?"

楊興咽了口唾沫,小聲問袁方:"老大,這個不好弄啊."

袁方嘴角抽動:"怕個毛,等下看我眼色,咱們來個出其不意."楊興點頭,彎腰在地上撿了個小石子,跟著袁方緩緩走向壯漢.

袁方看向壯漢賠笑說:"這位大哥,咱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們兄弟倆就陪你練練,先說好,點到為止,成嗎?"

壯漢饒有興趣的看著袁方:"你小子啥意思?你打算兩個人一起上?"

袁方翻了個白眼:"瞧您說的,咱們又不是雙飛,啥上不上的,呵呵,我們就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大夫,你長得這麼壯實,我們二打一不算欺負人吧?"

上篇:第九十二章 朝云暮雨    下篇:第九十四章 先下手為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