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八十九章 不忍了   
  
第八十九章 不忍了

尉遲剛好像已經習慣了這些老兵的不著調,隨口呼呵說:"你們這幫玩意就不能正經一點,都給我老實點,別惹事."

一個三十多歲的老兵嘿嘿笑著說:"將軍,我們就是個趕車的,能惹啥事,嘿嘿."

另一個老兵油子湊到尉遲剛近前,滿臉猥瑣的笑容,壓低聲音問:"將軍,聽說南屏縣的那些女兵這次也和咱們一起去東州?到底是不是真的?"

尉遲剛沒好氣的說:"曹二狗,你小子整天就惦記女人,我告訴你,那些女兵可不好惹,你小子最好別打她們的主意,要是被涼夏將軍逮住,就算是咱們陳偏將也保不住你."

聽到涼夏這個名字,曹二狗禁不住打了個寒顫,這位女將軍可是出了名的護短和心狠手辣,之前不少人都打過那些女兵的主意,比如偷看女兵洗澡,下迷藥這些下三濫手段,這些人一旦被抓到,下場無一不是極其悲慘,最輕的一個被打斷了雙腿,嚴重一點的挖掉雙眼或者直接閹割,聽說最慘的一個用迷藥強,奸了夏涼將軍的一個親衛女兵,結果被夏涼將軍當眾剖腹扯出腸子綁在邢架上活活曬了三天,肚子都爛了那人還沒死,最後還是陳偏將求情,夏涼將軍才派人結果了那個倒黴蛋的小命.

尉遲剛回頭看了袁方和楊興一眼,對曹二狗說:"你們不是老嚷嚷拉車的牲畜不夠嘛,去,把那兩頭驢收了."

曹二狗眼睛一亮,笑眯眯的走到袁方和楊興身邊,用不容置疑的語氣抬手說:"缰繩給我."

楊興愕然:"尉遲將軍,這驢是我們的."

尉遲剛根本不理楊興,催馬前行,曹二狗一臉的不爽,搶過缰繩說:"少廢話,你們的驢不能帶著隨便走,等一會給你們具體分配地方以後再來這領走."

楊興看向袁方,袁方知道這兩頭驢是保不住了,無奈的把缰繩遞給曹二狗:"這位大哥,驢就交給你們了,行李等下我們來拿,成嗎?"

曹二狗嘿嘿一笑:"你小子倒是挺識趣的,成,你們去吧,等下來拿行李就是了."

袁方和楊興快走幾步跟上尉遲剛,楊興一步三回頭,不放心的說:"老大,那幫家伙一看就不是好鳥,咱們的行李在那能安全嗎?"

袁方無奈歎氣:"不然咋辦?那麼多東西咱們倆又扛不動,算了,反正也沒啥重要的東西,只要這個不丟就行."說著,拍了怕背後背著的皮卷包,那里面裝的是手術刀具,也是他們吃飯的家伙.

穿過亂糟糟的前營來到後方,尉遲將軍在一個大帳篷前翻身下馬,頭也不回說:"你們幾個跟我進來."說著,挑起帳篷的門簾邁步走進.

帳篷里光線昏暗,濃郁的藥草味撲面而來,兩個身穿灰布長袍的青年正在翻檢地上一袋袋的草藥,最里面,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坐于案前,見尉遲剛進來,三人起身見禮,尉遲剛擺手對老者說:"行了,人我給你們帶來了,怎麼安排,房生醫官你自己看著辦."

老者躬身一禮:"有勞尉遲將軍了."這個名叫房生的醫官說話不卑不亢,看樣子並不畏懼這個後勤部將,後來袁方才知道,醫官隸屬帝國太醫院,雖然地位不高,但後台生猛,就算是那些將軍也不願意輕易得罪.

尉遲剛走了,帳篷里剩下袁方等人,房生先是檢查了一下袁方等人的調派文書,確認無誤後環視眾人,語帶不悅的嘀咕說:"怎麼這次來的都這麼年輕,這是行軍打仗,不是在醫館坐診看一些頭疼腦熱的小病,這不是胡鬧嗎."之前忙著點查草藥的兩個青年相視苦笑,繼續忙著手里的工作.

袁方拉住想要開口反駁的楊興,躬身一禮說:"見過房生醫官,不知道我們需要做些什麼?"

房生無奈的擺擺手說:"算了,你們既然來了就安心留下吧,蘇明,你帶他們出去看看,順便講講這里的規矩,再熟悉一下各種草藥."說完,搖頭歎氣說:"唉,真是頭疼,弄這麼多半吊子,還得從頭教,真是麻煩."

袁方四人跟著蘇明出了帳篷,蘇明深吸了一口氣,臉上恢複了些許神采,心有余悸的回頭看了帳篷一眼,帶著袁方等人走向遠處.

找了個相對安靜的角落,蘇明笑著自我介紹說:"我叫蘇明,是奔流縣的大夫,和你們一樣也是這次被調來從軍的."

袁方一抱拳:"幸會,我是袁方,來自幻羽縣."

楊興對這個蘇明頗有幾分好感,微笑說:"楊興,幻羽縣."等另外兩人簡單的自我介紹後,蘇明開始講起所謂的規矩.

其實也沒什麼規矩,說白了,就是一切聽從上級的安排調度,袁方他們屬于最低級的軍醫,上面還有軍醫長,再上就是醫官,看起來好像只有三個級別,但其實不然,作為最低級的軍醫,基本沒有什麼地位可言,除了直接的上級之外,隨便一個小軍官都可以對其發號施令.

蘇明很健談,從他口中得知,這次南屏郡一共招募新軍兩千人,加上南屏縣的一支一千人左右的女兵部隊,一共三千人,由新任偏將陳信統領,其中,從地方調派的軍醫一共二十人,加上州軍中原本的職業軍醫,一共三十人不到,等新兵整合完畢,他們這些軍醫就會被分散派往各營,負責各自區域內士兵軍官的醫療工作.

說到這,蘇明見袁方幾人神色變得有些不安,淡淡一笑說:"說句實話,我和你們差不多,都是剛剛出師沒多長時間,診病用藥沒什麼經驗,不過幾位放心,我打聽過了,遇到疑難雜症可以請教軍醫長,他們會出面診治,咱們主要的工作其實很簡單,就是煎藥照看傷兵."

袁方聞言稍稍松了口氣,如果要是獨立診治,一般的小病他倒是可以勉強勝任,可楊興就不行了,他雖然看過不少醫書,實踐經驗卻少得可憐,這段時間跟著自己學的都是手術方面的東西,基本沒有什麼診治能力,但如果只是煎藥照看傷患的話,那就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了.

楊興好奇的問:"要是打仗的時候呢,咱們也得跟著一起嗎?"

蘇明嘿嘿一笑:"我就知道你們得問,放心,這個我也問清楚了,打仗的時候咱們這些軍醫一般都是遠離戰場待在大後方,等仗打完了,再根據醫官的分派或者跟著軍醫長救治重傷員,或者直接派出去治療輕傷員,總之,沒有什麼危險,不過要是因為自己的疏忽,導致傷員的傷勢惡化或者死掉,那責任就得自己擔著,我聽一些前輩說,如果要是遇到這樣的事,最好保守治療,處理傷口的時候盡量小心一點,剩下的也就是用藥了,這個更不用擔心,這里的藥就那麼幾種,不是活血化瘀的就是續筋接骨,提腐拔毒的,就算弄混了也沒什麼大礙,只要別把睡聖散和草烏散弄錯了就成.行了,差不多也就是這些了,走,我帶你們去認識一下咱們這里有的草藥,剩下的就是幫忙選藥,煎藥,再制成丹丸或者藥散了."

袁方開口問:"咱們在哪休息?我倆還有行李沒拿過來呢."

蘇明指了指不遠處的幾個小帳篷說:"那邊,不過要自己搭帳篷,對了,還得先請示軍醫長."

按照蘇明的指點,袁方在存放草藥的地方找到其中一個軍醫長,說明情況並得到允許後,袁方和楊興笨手笨腳的搭了一個小帳篷,然後又跑去取行李.

和之前預想的一樣,驢子已經不見了蹤影,他們的行李被亂七八糟的丟在地上,其中大部分都被翻看過,體積更是明顯小了一大半.

簡單收拾一番,袁方抱著五六張麥餅,撇了一眼旁邊大快朵頤的兵油子們一眼,苦笑說:"這還真是他媽的肆無忌憚啊."

楊興不知道怎麼的居然沒有生氣,笑呵呵的安慰說:"老大,你就滿足吧,不是還給咱們留了幾張餅呢嗎,行了,別舍不得了,就當是喂王八了."楊興的話毫不掩飾,附近的那些老兵油子聽得一清二楚,看向袁方和楊興的眼神頓時變得不善,有幾個甚至丟了手里的麥餅,從馬車上抽出棍子圍了過來.

楊興毫不畏懼,梗著脖子怒聲說:"咋地?隨便拿人東西你們還有理了?想動手?行啊,來,來呀."

事已至此,袁方不再隱忍,將收拾好的行李踢到一邊:"驢,你們拿了也就拿了,不過別的東西今天都得給我交出來."

兵痞子們見袁方和楊興居然這麼囂張,敢跟自己這些老兵叫板,之前打算看熱鬧的也都站起身圍了過來,對于他們來說,教訓新兵沒有什麼心里負擔.

之前見過的曹二狗陰笑說:"呦,脾氣不小嘛,你們兩個小子敢跟我們這麼多人叫板,行,爺爺今天就成全你們,兄弟們,等下不用留手,讓這倆新兵蛋子記住以後該怎麼做人."

楊興見對方人多勢眾,下意識的去摸靴子里的匕首,袁方急忙制止說:"別動刀."一群傻大兵整天在一起,磕磕絆絆,打架斗毆再所難免,就算被抓到大不了就是被軍官再教訓一頓,但要是動刀那性質就不一樣了,後果會很嚴重.

上篇:第八十八章 忍氣吞聲    下篇:第九十章 兩敗俱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