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八十二章 血口噴人   
  
第八十二章 血口噴人

袁方放下筷子,猶豫一下說:"要是這樣的話我倒是有個辦法,就怕縣理大人接受不了啊."

閻熊眼睛一亮,要是他能找人解決這個難題,絕對是大功一件,不過想起袁方的手段,有些為難說:"袁老弟,你不會是又想那個手術吧?"

袁方翻著白眼說:"當然,我也就知道這麼一種辦法."

閻熊試探問:"能行?"

袁方聳聳肩:"不知道,以前沒做過,只聽說和看過幾次."

閻熊猶豫再三,不管怎麼說,最少袁方還是有辦法,至于要不要手術,那不是他決定的,閻熊打算先帶袁方過去再說,等縣理大人做最後決定,搶過袁方的酒杯:"袁老弟,你就別吃了,跟我過去一趟,做不做手術到時候再說."

袁方一副興致缺缺的樣子:"閆都頭,不是我不想去,是去了也沒啥用,這種手術可不比其他,雖然沒啥太大難度,可是,可是."

閻熊心急不已:"袁老弟,你就別可是了,人命關天啊."

袁方歎氣說:"剖腹產手術,可是,可是要接觸孕婦身體敏感部位的,我怕縣理大人接受不了,完事了再隨便找個借口把我弄死,你說我是不是吃力不討好自尋死路?"

閻熊一時沒反應過來:"敏感部位?什麼敏感部位?"在場之人,除了小七三個半大孩子之外,就連小梅都聽明白這個所謂的敏感部位所指的是什麼,一個個面紅耳赤低頭不語.

閻熊也反應過來,覺得這事還真有點難辦,雖然這個社會並不迂腐,但女人對于身體的清白還是相當看重的,男人也是一樣,呃,說的是妻子的清白,如果妻子的身體被另外的男人看了個遍,相信一般人都接受不了這樣的事情,就算是為了救人情非得已,但心里還是會有疙瘩.

任飛眼珠一轉:"袁大哥,你要是不方便動手,可以讓小梅幫忙嘛."眾人齊齊看向小梅,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小梅獨立完成過手術,經驗和技術應該可以勝任.

小梅連連擺手,驚慌說:"我,我從來沒做過幫人接生的事,一點都不懂."

事關緊急,閻熊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起身拉起袁方就走:"不管怎麼樣,先過去看看再說,也許別人有辦法也不一定."

袁方一驚一乍說:"我靠,你這是要綁架啊,不帶你這樣的."

楊興追出去問:"老大,需要帶什麼不?我幫你准備."

袁方被閻熊拉著走,回頭說:"把我的藥箱帶著,沒事的也都一起過去,尤其是閆月和大梅,小梅,再帶兩根細點的橡膠管."

袁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閻熊拉著走遠了.楊興去准備,小梅賭氣的哼了一聲說:"你怎麼這麼積極呢?"

楊興尷尬的撓撓頭:"這不是治病救人嘛,小梅,我也想做個袁大哥一樣厲害的大夫."

小梅眨巴眨巴大眼睛,展顏一笑:"那好,我和你一起去."

眾人也顧不得吃飯,趕緊收拾東西往縣理家趕,途中追上閻熊和袁方,這才知道不是去縣理的府邸,而是一處專門安置五夫人的別院.

要說縣理大人已經娶了五個老婆,前面幾個雖有所出,但天不隨人願,全都是女孩,在這樣一個社會環境下,沒有男孩繼承香火傳宗接代就是對祖宗的不孝,這麼說可能有點誇張,但事實就是如此,像閻熊這麼想得開,只有一個女兒又不再娶的畢竟是少數.

一進門,袁方就被嚇了一跳,院子里全都是人,官署里的差役,差辦和家丁,丫鬟不算,還有不少身穿儒衫的老者或中年大夫三五成群的散落各處,搭眼一看,差不多全縣城的大夫都來了.

袁方看著這些人有些眼熟,在刑署那次差不多都有一面之緣,袁方和秦操最近風頭正盛,一幫大夫見他們來了或是遠遠的頷首致意,或是上前寒暄,袁方和秦操一一回應,卻也不失禮數.

要說這些人里,袁方最熟的就是陳光,他比兩人先到一步,但也沒能看到孕婦的狀況,見袁方和秦操來了,就和兩人一起展開討論.

袁方沒什麼好說的,對于東醫的所謂孕婦陰血下聚沖任養胎,或者陰血偏需陽血偏亢,少腹血淤,胎動不安等等,袁方兩眼一抹黑,只能閉上眼睛裝出世外高人的樣子側耳旁聽,同時腦袋里回想著關于刨宮產的記憶,他隱隱覺得今天應該能用得上,雖然有點臨陣磨槍的意思,但也比不磨要好不是.

視線透過通往後宅的院門,不少的婆子和丫鬟進進出出忙里忙外,有的端著水盆,有的拿著毛巾,有的干脆什麼都沒拿跟著亂跑,看著就讓人頭暈,有些婆子更是大呼小叫的,弄的人心煩意亂.縣理大人守在後宅門口,急得六神無主團團亂轉,沒有了作為一縣之理的沉穩和冷靜,就像是焦急的等待孩子出生普通丈夫一樣.

不知道是哪個穩婆喊了一聲:"羊水破了,准備接生,快,多拿點熱水過來,你們幾個,趕緊過來幫忙."縣理大人雙手握緊,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產婦所在的房間.

閻熊湊過去安慰說:"縣理大人,別緊張,夫人她吉人自有天佑,一定會沒事的."縣理大人微微點頭,緊張還是在所難免,就是不知道他是緊張五夫人還是緊張她肚子里的胎兒是男是女.

不多久,產房傳出一陣陣有規律的痛呼和穩婆們起哄的聲音,折騰了大半個小時,依舊沒有什麼進展,產婦的聲音逐漸虛弱,最後變得極其微弱.

袁方睜開眼睛皺了皺眉,這樣下去,不說孩子能不能順利降生,產婦十有八九是掛定了,忍不住看向閻熊.

閻熊急得抓耳撓腮,正巧也看向袁方,兩人目光對視,仿佛心有靈犀一般瞬間明白彼此心意.閻熊不再猶豫,小聲提醒身邊的縣理:"大人,要不還是讓大夫幫忙吧,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

縣理深吸一口氣,招手叫來一個丫鬟去產房詢問情況,然後轉身對院子里久候多時的一眾大夫躬身行禮說:"各位,不知道哪位有辦法救我妻兒,不管成敗在下都感激不盡."眾大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卻誰都沒有開口,明顯,對于這種情況都是束手無策.

丫鬟急匆匆的跑過來說:"大人,穩婆說已經盡力了,現在情況很棘手,隨時可能出現意外,她讓我問問大人,一旦要做出選擇,大人是想保孩子還是五夫人."丫鬟的聲音雖小,可在這落針可聞的環境幾乎所有人都聽得真切,縣理大人面如死灰,他真的很難做出如此殘酷的選擇.

良久,縣理再次躬身行禮,語帶哀求說:"各位大夫,還請救我妻兒."

袁方不再猶豫,當仁不讓越眾而出,走到縣理身前壓低聲音說:"我倒是有個辦法,不過得縣理大人同意才行."

縣理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拉住袁方的手說:"你說,只要能救她們母子,我什麼都答應."

袁方淡淡一笑:"縣理大人可還記得我?"

縣理打量袁方片刻,驚訝說:"你是,你是那個救了司徒權(縣尉)的大夫?你,你是袁大夫."

袁方淡淡一笑:"沒想到縣理大人還記得我,好了,不廢話了,我的手段相信大人也見識過,我的辦法和救縣尉大人的差不多,你要是答應,我可以試試."

那次觀摩袁方的手術,這位縣理大人可是記憶猶新,那種血腥的場面讓他好幾天沒能睡好,如今袁方往事重提,還要在最喜愛的五夫人身上開刀,縣理大人一時很難接受.

縣理遲遲不表態,袁方看向閻熊,聳聳肩說:"這我就沒辦法了,還是回去吃飯吧."說完,招呼醫館眾人轉身就走,還一臉惋惜的嘀咕說:"唉,一尸兩命,悲哀啊."

縣理環視在場所有大夫,見沒人再開口,不再猶豫,出聲叫住袁方:"袁大夫請留步,隨我到客堂詳談."

其他大夫也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不過都沒有把握,再有,既然袁方已經開口了,也沒人這時候再開口去得罪一位潛力無窮的同行,這也是行內一種約定俗成的規則,雖然有點不負責任,但很久以來都是如此.

袁方停下腳步,對秦操擠了擠眼睛說:"等下進去秦大哥什麼也別說,聽我的就行,這可是個大生意."秦操有點受不了袁方這樣玩世不恭,畢竟這是關系到人命的大事,可他真的沒有辦法,也只能點頭.

袁方帶著葉濟醫館一行人跟著縣理走進客堂,不等丫鬟送上茶水,袁方就裝出一臉急切的說:"縣理大人,咱們就不用那些繁文縟節了,我就直話直說,我的辦法就是剖腹,確切說叫刨宮,就是破開產婦的子宮取出胎兒,至于過程嘛我就不細說了,我要強調的是,手術過程避免不了身體接觸,你心里要能過得去這個坎,我可以試試."這些話袁方必須得事先說清楚,要是隱瞞,事後被縣理知道了不一定會惹出什麼麻煩來.

上篇:第八十一章 當仁不讓    下篇:第八十三章 點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