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七十八章 勇氣   
  
第七十八章 勇氣

楊興那天酒醒之後,自覺得無顏面對江東父老,更沒臉去見小梅,學著袁方縮頭烏龜一樣躲在屋子里潛水,無論任飛怎麼勸就是不露頭,相比之下他並不孤獨安,最少還有大頭的慰問和隔壁偶爾的鼾聲陪伴.

原本開朗活潑的小梅這些天變得沉默了許多,一天加在一起說的話超不過十句,她很茫然,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麼長時間的相處,要說小梅不清楚楊興對自己的好感那是假話,她很清楚,也不討厭楊興,沒有感情經驗的她卻不知道和楊興之間的感覺是不是喜歡,是不是所謂的愛情,但她每當想起當時楊興傷心欲絕的悲泣和那一聲聲發自靈魂的哀鳴,小梅的心就會很痛,很痛.

這些天,楊興躲著不肯出來,小梅很想去看看他,去安慰他,可又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如何面對這個愛慕自己卻並未得到回應而傷心的男人,是坦然接受還是繼續拖延,她遇到了人生中最艱難的選擇.

小梅很想請教姐姐自己到底應該怎麼辦,是追尋情感的召喚還是遵循理性的判斷,可是每次見到姐姐,小梅都難以啟齒,不是因為害羞,而是因為大梅的同樣深陷感情的漩渦左右兩難.

一陣微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這聲音仿佛帶著某種魔力一般將傷感和悲傷傳染給每一個人,深深的影響著每一個人的情緒,就連蚊子都被傳染一般,不再哼哼唧唧的飛來飛去,只顧著盲目的攝取養分.

悲傷,不請自來,各有不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傷感.閆月躲在蒸餾室里看著窗外搖曳的樹葉發呆,這是她在蒸餾室實習的最後一天,明天就是月初,也是分成計劃開始的第一天,她卻沒有半點興奮,好動又喜歡聊天的她也實在不想出去,因為外面的氣氛讓她有些害怕.

任飛抽空來看閆月,秦操這些天雖然沒說什麼,整天板著個臉不苟言笑,仿佛沒有思想的傀儡一般,讓人壓抑的不行,本來任飛來蒸餾室想和閆月聊聊天舒緩舒緩壓力,卻沒想到閆月也是這樣,任飛實在受不了了,厲聲慘嚎:"我就靠了,一個個都這德行,這日子沒發過了."

閆月被嚇了一跳,急忙站起身檢查蒸餾器,沒有發現什麼不妥之處,惱怒的瞪著任飛說:"你有病啊?沒事瞎嚷嚷什麼?"

任飛郁悶說:"現在一個個的都不說話,我這一天天的,都快憋死了."

沒等閆月開口,只聽遠處一聲長嘯劃破天際,任飛一愣,隨即大驚,轉身就往外跑:"是袁大哥,我去看看."閆月長歎一聲,往蒸餾器里面加了些水也跟了出去,心里默默祈禱,希望不要再鬧出什麼事情才好,這些天已經夠亂的了.

袁方的吼聲驚動了醫館內的所有人,同樣胡子拉碴的楊興第一個沖進袁方的房間,一進門就著急說:"老大,你想開點,其實......"楊興說不下去了,因為事情並非他想的那樣袁方被情所困壓抑的精神崩潰,他看到的袁方正抱著一疊紙哈哈大笑,笑聲發自內心,暢快毫不不做作,明顯是開心而不是悲傷.

楊興楞了一會,走過去摸了摸袁方的腦門,又摸了摸自己的腦門,納悶說:"沒發燒啊,咋就瘋了呢."

袁方沒好氣的白了楊興一眼,抖落著手里的紙說:"你懂個屁呀,青黴素,青黴素,我終搞明白怎麼弄了."

此時,被驚動的眾人紛紛趕來,秦操站在門口,呆呆的看著狀若瘋狂的袁方,大梅見袁方沒事,松了口氣,看了秦操一眼心情複雜的默默退出房間.

小梅急匆匆的趕來,看著袁方臉上的笑容,冰冷的心仿佛被溫暖的春風包裹,漸漸融化,但發現蓬頭垢面的楊興正呆呆的看著自己,又害羞的低下頭不敢與其對視.

任飛和閆月直接沖進房間,兩人一邊一個拉著袁方坐下,閆月依舊雷厲風行,倒了杯水給袁方自顧自的安慰說:"袁大哥,你冷靜點."

袁方接過茶杯一口喝干,迫不及待的走到秦操身前,拉著秦操的手哈哈大笑:"秦大哥,青黴素,青黴素,我想到辦法了."

秦操開心的笑了,他一直以為袁方的心結未解才遲遲不肯出去和大家見面,為了避免尷尬他才盡可能的避開眾人,直到現在秦操才明白,袁方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小氣,這些天他一直在研究那種叫做青黴素的奇藥,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袁方見秦操並沒有想象的那麼興奮,一旁的小梅低著頭沉默不語,覺得有些不對勁,撓著腦袋不解的問:"你們這是咋了?咋都不說話呢?小梅,你是不是哭過了,誰欺負你了?告訴我,袁大哥幫你出氣."

小梅這些天壓在心底的委屈一下子爆發,哇的一聲撲進袁方的懷里嚎啕大哭,袁方楞在當場茫然四顧,臉色卻越發難看,小梅在他心里就像可愛的小妹一般,如今小梅如此這般,袁方甚至有一種和人拼命的沖動.

醫館,小七守著藥房抽不開身,宋云和嚴蒙安撫前來問診的患者也走不開,不然早就過去看個究竟了,三個人時不時的往袁方的房間這邊看,擔憂之色難以掩飾,小梅的哭聲傳來,三個人再也顧不得其他,不顧一切的沖了過去,然後,然後就被看到的這一幕驚呆了.

袁方拍著小梅的後背輕聲安慰,過了好一會,小梅的情緒穩定一些,袁方的表情冷若冰霜,厲聲問:"楊興,小梅咋了?誰欺負她了?"楊興同樣不知所措,支支吾吾半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袁方轉頭看向秦操:"秦大哥,你知道咋回事不?"秦操苦笑,他知道,可是卻不知道怎麼說.

閆月走過來將小梅攬在懷里,先是瞪了楊興一眼,告狀一樣輕聲對袁方說:"還不是因為楊興."

袁方愕然,斜眼看向楊興,等著他的解釋的同時,心中百般猜測種種可能,最後定格在楊興那啥之後始亂終棄拋棄小梅,看向楊興的眼神逐漸變冷,冷得仿佛能冰封一切.

任飛環視眾人,翻了個白眼,在閆月眼神威脅下很識趣的招呼小七幾個出了房間去照看醫館,臨走的時候很是感慨說:"這也太亂了吧,小七,宋云,嚴蒙,要不咱們離家出走吧,這地方沒法待了."

半個小時之後,弄明白事情前因後果的袁方滿臉的尷尬,尤其面對秦操的時候更是羞愧欲死.

半晌,袁方覺得事情因為自己而起,必須做些什麼,狠狠一拍桌子:"不行,得開個會,這都什麼事呀,閆月妹子,一會你去通知大家晚上吃飯的時候所有人必須到場,我有話說,要是有人找借口不來,呃,你就說今天晚上發獎金,過期不候."

閆月一怔,沒想到這個時候袁方還有心情開玩笑,有些擔憂的問:"袁大哥,你真沒事?"

袁方眉毛一挑:"我能有啥事?你是不知道,我追過的美女那是海了去了,就是到現在沒有一次成功的,說不甘心吧,有點,不過也早就習慣了,這和被人踹了或者被帶綠帽子不一樣,大梅和秦大哥青梅竹馬兩情相悅,我有啥想不開的.行了,我先去洗把臉收拾一下,這都快成野人了,還有你,楊興,你小子也一起,看你這點出息,哼,一點都不像個男人."

楊興沮喪的跟著袁方出了門,一起去洗漱,時不時的回頭看上一眼,希望能再看一眼讓那個自己魂牽夢繞又觸不可及的美麗身影.

晚飯時間,其他人都到了,只有秦操遲遲不見蹤影,不是秦操想逃避,而是因為還有幾個患者需要診治.

眾人圍坐餐桌前沉默不語,袁方抱著肩膀閉目養神,小梅低著頭不敢去看身邊的楊興,大梅也差不多的樣子,黯然無語,任飛和小七幾人沒心沒肺的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交換眼神後相視苦笑,閻熊一口一口喝著悶酒,和其他人一樣沒有動筷.

大頭蹲在桌邊,一臉的莫名其妙,汪汪叫了兩聲,好像在說:"這群神經病咋還不開飯呢,本狗都餓死了."

良久,袁方睜開眼睛對小七說:"小七,你去看看秦大哥那邊完事沒有?"小七哦了一聲,剛站起身又坐下了,秦操已經出現在門口.

與以往的溫文爾雅不同,今天的秦操霸氣十足,一進屋就對小七說:"小七,你換個地方坐."接著,徑直走到大梅身邊,當著眾人的面拉住大梅的手柔聲說:"大梅,坐我旁邊吧."

大梅一怔,小臉頓時羞得就像秋天的蘋果一樣通紅通紅的,抬頭看著秦操,眼中滿是感動和喜悅,她明白秦操的這句話代表的意義,欣喜的同時又想起了什麼,顧忌的偷偷看了袁方一眼,但最後還是下定決心鼓起勇氣,毅然的牽住秦操的大手,帶著滿滿的幸福跟著秦操走到主位旁坐下.

終于做了這個決定,別人怎麼說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樣的肯定,我願意天涯海角都隨你去,我知道一切不容易,我的心一直溫習說服自己,最怕你忽然說要放棄.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只要你一個眼神肯定,我的愛就有意義.我們都需要勇氣,去相信會在一起,人潮擁擠我能感覺你,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上篇:第七十七章 犯錯    下篇:第七十九章 云開霧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