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七十七章 犯錯   
  
第七十七章 犯錯

酒桌上的氣氛還算歡愉,除了小梅心事重重之外,只有楊興稍稍覺察到袁方的心事重重.

偷偷觀察,大梅看向秦操的眼神有著掩飾不住的情愫,秦操偶爾看向大梅也是滿眼的幸福,兩人眉來眼去的,不用問楊興就猜出袁方為什麼變得這麼奇怪.

要說在場眾人中最了解袁方的就是楊興,他最清楚袁方對大梅的心思,平時兩人睡不著的時候經常聊這事,當時袁方大大咧咧,卻不知道他對大梅用情如此之深,這和書上寫的完全就不一樣嘛.

當晚,袁方喝得醉醺醺的,拉著楊興不放手,非得要和他談心說說心里話,可楊興做好耳朵被折磨的准備時,袁方卻已酣然入夢.

楊興很是同情袁方的遭遇,微微搖頭歎息,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將袁方整齊的擺在床上,蓋上薄毯,關好房門出了房間.

門口,小梅擔憂的等在外面,見楊興出來急忙上前詢問:"楊大哥,袁大哥怎麼樣了?"

楊興唉聲歎氣說:"還能咋樣?睡了."

小梅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沉默不語.楊興覺得這是個絕佳的機會,裝出一臉的傷感,失落和疲憊說:"小梅,陪我走走吧."說著,不漏痕跡的抓住小梅的手走向醫館外.

小梅哦了一聲被楊興牽著手,沒有覺察到有什麼不妥,直到醫館門口,正好遇到同樣喝大了的閻熊.

閻熊摟著任飛的肩膀踉踉蹌蹌的往外走,見楊興和小梅手牽手走來,像喝醉了的蛤蟆一樣瞪大眼睛咧嘴傻笑:"哈哈,你,你們,你們倆知不知道,拉手是不對的,你,你們要像這樣,對,像我這樣."說著,像軟骨病一樣整個身子都靠在任飛的身上,對著小梅一陣擠眉弄眼.

任飛也喝大了,笑嘻嘻的點指兩人調侃說:"沒想到,沒想到原來,原來你們倆,啊?"

閆月今天沒怎麼喝,還保持著清醒,向小梅歉意一笑,轉頭呵斥說:"你們倆有完沒完了,趕緊回去睡覺."說著,再次歉然一笑,拉著兩個神志不清的酒蒙子走了.

小梅已經被閻熊和任飛說的滿臉緋紅,掙脫楊興的大手,低頭擺弄衣角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楊興尷尬的撓撓頭:"他們咋喝成這樣了,小梅,別理他們,咱們走."說著,又要去拉小梅的手.

就在這時,閆月氣鼓鼓的拉著閻熊和任飛進來,表情極為尷尬:"差點忘了,我們已經搬到這邊住了,你們聊,我們馬上就消失."

小梅已經羞得無地自容了,狠狠一跺腳:"嫂子,不是你想的那樣."說完,不顧楊興的阻攔轉身逃了.

楊興欲哭無淚,就在小梅說出'不是你想的那樣’的這一刻,楊興只覺得心髒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撞了一下,悶得有些透不過氣.

惡狠狠瞪著壞了自己好事的閆家三口,略過兩個醉鬼,目光落在閆月身上:"嫂子,你們也太不仗義了,我的心啊,拔涼拔涼的,不行,你們得負責,陪我喝酒,咱們不醉不歸."

閆月愕然看向楊興:"你確定還要喝?"楊興肯定的點頭,他現在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很想試試一醉是不是真的能解千愁.

閆月笑了,笑得很開心,笑容里的同情和自不量力的輕蔑意味毫不掩飾,要說喝酒,閆月還真就沒怕過誰.

所謂不作死就不會死,楊興是怎麼死的就不用多說了,和閆月兩人先將閻熊安頓在自己的房間,又將任飛扔在臥室床上,最後兩人就在任飛和閆月的臥室你一杯我一杯的一直喝到大天亮.

楊興徹底喝蒙圈了,死賴著不肯走,還要繼續喝,閆月也喝得差不多了,再喝也得壯烈,只好找來大梅和小梅來幫忙弄楊興回去,可喝多的人軟綿綿的三個姑娘怎麼抬得動,最後只好就地安頓,將楊興丟上床和任飛睡在一起,閆月則是跑去小梅的房間醒酒.

一大早,其眾人還沒睡醒就被任飛驚天動地的慘嚎聲驚醒,都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所有人穿好衣服跑去查看.

事情是這樣的,任飛昨晚喝得有點多,回房躺在床上就睡了,根本不知道閆月和楊興在屋子里喝了一宿,更不知道身邊躺著的是楊興,按照以往的習慣,起床的時候摟過身邊的閆月親了一口,但感覺今天有點不對勁,口感不對,睜眼一看頓時傻了,接著,想到自己居然親了一個大男人,心里承受能力不足的他才忍不住一聲慘嚎.

小梅和大梅是第一個趕到的現場,接著是閻熊,再然後是秦操,最後是小七三人,眾人站在任飛的臥室看著任飛拿著一杯水使勁漱口,又像打了雞血的猴子一樣一個勁的上躥下跳,再看看床上醉眼朦朧嘿嘿傻笑的楊興,全都呆立當場.

任飛憤然問:"閆月呢,楊興這小子怎麼在我床上?"

閻熊看了看任飛的褲腰帶和楊興身上完好的衣服,暗暗松了口氣說:"你小子一大早瞎嚷嚷什麼?我閨女被你弄哪去了?"

小梅輕聲說:"楊大哥昨晚喝多了怎麼都不肯走,所以嫂子就去我那睡了,才躺下,睡得正香呢."楊興見來了這麼多觀眾,開始興高采烈的耍酒瘋,光著腳跳下床,晃晃悠悠的走向小梅,可才邁了一步就差點摔倒,被手疾眼快的任飛一把撈住.

楊興單臂掛在任飛的肩頭,眼皮吃力的睜開,搖頭晃腦的看向小梅,眾人本以為楊興要說點什麼真心話,卻不想楊興眼圈一紅,'哇’的一聲嚎啕大哭:"爹,娘,你們在哪,我想你們了,大梅姐不要老大了,小梅也不理我了,爹,娘,我想回家,老大,老大,你在哪,咱們一起回家吧.倭人,倭人,我要殺光所有倭人,我要給爹娘報仇,老大,幫我,咱們一起殺光倭人.小梅,小梅.爹,娘,老大."

自從楊興來到醫館每天都是樂呵呵的,好像從來沒有過煩心事一樣,袁方說他沒心沒肺,小梅說他積極樂觀,其實,楊興一直把這些不開心的事全都藏在心底,不曾表露,直到昨晚,袁方失戀,小梅又棄他而去,楊興心底的悲傷猶如噴發的火山,一股腦的爆發出來,那好像發自靈魂般的悲戚,聞者隨之心碎.

任飛一把將泣不成聲的楊興攬在懷里,輕拍他的後背安慰說:"哭吧,哭出來就好了."當年任飛的父母離世,閻熊就是這麼安慰他的,效果還不錯,任飛有樣學樣希望能有作用.

小梅杏眼含淚,看著哭得跟孩子似的楊興哽咽說:"楊大哥,你振作點,都過去了,都過去了."小七他們三個也都是孤兒,最能體會楊興的哀傷,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一個個撰緊拳頭,將目光投向窗外,如果此時身在對抗倭人的戰場,他們絕對毫不猶豫的沖到倭人之中手起刀落,幫楊興的爹娘報仇.

秦操和大梅對望一眼,心里說不出的滋味,剛才楊興的話雖然含含糊糊不倫不類,可他們都聽得清楚,也終于弄明白袁方昨天為什麼一反常態.

深吸一口氣,平複忐忑的心情,秦操低落的吩咐說:"小七,你去煎些解酒藥."說完,默默的轉身離開.

閻熊看著秦操略顯孤寂的背影歎了口氣,和任飛一起把又哭又笑的楊興按在床上,灌了一大碗解酒藥,又折騰了好一會,直到楊興沉沉睡去才出了房間,各自去洗漱.

早飯,秦操沒來,袁方沒來,楊興和閆月也沒來,小梅躲在房間里哭,只有閻熊和小七他們幾個,一個個也都是愁眉苦臉的默不作聲.

大梅看著空蕩蕩的餐桌,心中百感交集,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昨天的表白到底是對是錯,她有些後悔,卻又不後悔,後悔的是因為自己而傷害了袁方,不後悔的是她沒有違背內心的情感追尋自己的幸福,她的心里很矛盾.

原本應該被掃蕩一空的早餐剩下一大半還多,大梅神色黯然,表情失落,神思恍惚,楚楚可憐.

以往精明強干的大梅,如今魂不守舍,閻熊輕歎一聲,以過來人的語氣安慰說:"大梅呀,別想太多了,既然選擇了就堅持下去,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袁老弟他只是一時想不開,過幾天就好了,楊興那小子也一樣,我保證他醒酒了就跟沒事人一樣."大梅沒有說話,默默點頭,勉強一笑,收拾好餐桌徑直走回自己的房間,她心里很亂,需要靜一靜.

從這一天開始,醫館的氣氛變了,原本的輕松快樂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無限的壓抑和沉悶,每當吃飯的時候,大梅都是沉默不語,吃不了幾口就放下筷子默默離開,留下小七三個,任飛和閆月連連歎息.

秦操,從那天早上之後就沒有再和其他人一起用餐,餓了,都是等別人吃過之後才去廚房稍稍吃些東西,平時除了診治患者,也很少和人交流,自己把自己孤立起來.

至于袁方,這些天除了去茅房,幾乎就沒再從房間出去過,飯菜都是任飛給他送到房里,可收回餐具的時候飯菜基本沒怎麼動過,幾天下來,不修邊幅的袁方頭發蓬亂,胡茬子老長,滿臉汙垢,臉頰憔悴,就像非洲難民一樣慘不忍睹.

求收藏

上篇:第七十六章 失戀    下篇:第七十八章 勇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