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七十四章 委屈   
  
第七十四章 委屈

不等袁方訴苦,楊興就跳出來炫耀說:"老大,你是沒看到,秦大夫家可大了,那家伙,簡直沒法形容了.對了,今天中午我們還下館子了,點了一大桌子菜,哇靠,都快撐死我了."

小梅添油加醋說:"我喜歡那個酸酸的魚,味道真好."

小七撇嘴說:"魚有什麼好吃的,還是醬骨頭好吃,肉可多了."

大梅有不同意見:"我覺得還是玉米餅好吃,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的,有時間得研究一下."

任飛把玩著折扇說:"那家飯館的酒不錯,我喝了一壺,感覺沒盡興啊."

閆月瞪眼說:"行了,別說這些了."袁方感激的一笑,這些只聽到沒見到的東西實在讓他有點接受不了.

閆月接著說:"快點回去,今天買了那麼多新衣服,我都有點迫不及待了,大梅,小梅,走,咱們趕緊回去試試."說著,一行人魚貫而入,將袁方晾在門口.

袁方欲哭無淚,大聲哀嚎:"餓死了,誰去做點飯給我們吃啊."

要說關鍵時刻還得是楊興,這貨從自行車貨架上的包袱里拿出個油紙袋遞給袁方說:"老大,就知道你們沒吃,這是特意給你們帶回來的."

袁方打開紙袋一看,里面的東西還真不少,有幾塊不知道什麼名字的糕點,還有半個豬蹄子,一塊不知道被誰啃了一口的醬骨頭,多半張細面餅,一些油炸花生米,還有兩個饅頭.

袁方表情悲催,哭喪著臉說:"我靠,剩菜啊."

楊興白了袁方一眼:"老大,我記得你不挑食啊,你要實在不喜歡就給我,我留著晚上宵夜."

飛補充說:"花生給我留著,我帶回去下酒."

袁方郁悶得想死,看這樣子這幫家伙晚上是不打算做飯了,抱緊紙袋,躲開楊興和任飛的魔抓,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跑進醫館,沖進診室,坐在秦操身邊哀怨說:"秦大哥,看來晚上也就這點吃的了,來,多少吃點吧,總比餓肚子強.【零↑九△小↓說△網】"

秦操笑眯眯的看了袁方一眼,溫和說:"師弟要是餓了就先吃吧,不用給我留,我不餓."

袁方感激涕零:"秦大哥,那我就不客氣了."說完,一手抓了個饅頭,一手抓著醬骨頭狼吞虎咽,心里暗暗發狠,打算全都吃掉,不給楊興和任飛這兩個忘恩負義的叛徒留半點.

袁方一頓胡吃海塞,剛吃了個八層飽,楊興換了身新買的衣服進來嘚瑟,看到袁方嘴里塞得滿滿的,愕然說:"老大,你咋開吃了呢,不一起吃晚飯了?"袁方一愣,隨即聞到一股飯菜的香味飄來,頓時楞在當場.

楊興歎了口氣說:"唉,老大,真不知道說你啥好了,大梅姐晚上准備了不少好吃的,你這不是不給大梅姐面子嘛."袁方真的想哭了,艱難的咽下嘴里的食物,半晌說不出話.

晚飯就像楊興說的,那是相當的豐盛,牛肉,羊肉,蘑菇,蒸魚,藕片,肥腸,還有買回來的熏肚和糕點,甜食,整整擺了一大桌子.

開飯前,閻熊提著兩壇子好酒來了,眾人圍坐桌前把酒言歡.袁方看著滿桌子美食卻一點都吃不下,惡狠狠的瞪著楊興和任飛,眼神中的怒火好像能夠融化一切般,灼燒兩人的嬌嫩的皮膚和脆弱的心靈.

閻熊丟掉手里的骨頭,納悶的問:"袁老弟,你咋不吃呢?身體不舒服?"大頭適時的跑過來叼起骨頭跑到一邊享受去了,絲毫沒有理會想死的袁方.

袁方一聲長歎:"吃不下了."

閻熊愕然:"我看你也沒吃幾口啊,你不會是打算減肥吧?你也不胖啊."眾人哄笑,繼續暢飲.

袁方干掉杯中酒,重重一蹲酒杯,起身惡狠狠說:"我吃完了,你們慢慢吃,當心吃多了不消化."說完,賭氣般的轉身走了.

閻熊莫名其妙說:"袁老弟這是咋了?心情不好?"

大梅壞笑說:"沒事,這兩天有點事想不通,正犯愁呢,別理他,閆都頭,來,咱們喝酒."

袁方回到屋里坐在床頭,越想越來氣,越想越憋屈,狠狠一砸床板:"你們這幫家伙,咱們走著瞧."

楊興屁顛屁顛跑進來,責怪說:"老大,你咋不吃了呢."

袁方沒好氣的說:"吃個毛啊,氣都氣飽了,你小子還知道我是你老大是不?早知道晚上有大餐你也不說告訴我一聲."

楊興無辜說:"老大,這能怪我嗎,誰知道換個衣服的功夫你就吃了那麼多.走吧,回去再喝點."

袁方賭氣的扭過頭:"不去,我吃飽了."

楊興坐在袁方身邊,語重心長說:"老大,不是我說你,要是平時也就算了,今天可是秦大夫的生日,你就這麼走了是不是有點不近人情啊?你讓秦大夫情何以堪?"

袁方一愣:"什麼?你說今天是秦大哥的生日?"

楊興點頭,茫然說:"是啊,不然你覺得大梅姐能買這麼多好吃的嗎?老大,你不會還不知道呢吧?"

袁方一拍大腿,呃,楊興的大腿,說:"你小子咋不早說呢?你看這事整的."

楊興揉著腿說:"老大,你真不知道?"

袁方翻著白眼說:"我要是知道能賭氣跑回來嗎?你小子也真夠意思,這麼大的事也不說提前知會我一聲,我這一點准備都沒有."

楊興愕然:"任飛和小七他們沒告訴你?我還以為他們跟你說了呢."

袁方咬牙切齒說:"說個屁呀,我現在才知道,走,咱們回去,我得好好跟秦大哥喝點."

楊興擔心說:"老大,我看你肚子都圓了,你還能喝得下去?"

袁方毅然說:"撐死也得喝."

酒桌上,袁方頻頻舉杯,還借著酒勁當場獻歌一首,生日快樂,聽得有些靦腆的秦操既是開心又有點難為情,最後舉杯敬酒道謝,才讓袁方停下那撕心裂肺的歌聲.

第二天袁方才知道,原來楊興,任飛和小七都以為其他兩人已經把秦操生日的事情告訴袁方了,結果呢,誰都沒提,大梅她們也以為袁方知道這事,所以回來的時候也沒多說,才有了昨天的那個誤會.

袁方這貨自然不會就此作罷,公報私仇,使喚了這幾個家伙一整天,不是跑腿去買一些可有可無的東西,就是輪番指派他們去做同一樣工作,比如說清洗手術室,還有給他們三個的集體任務,打掃茅房,而且掐准時間,在開飯之前,弄得三個人吃晚飯的時候幾乎都沒怎麼吃東西.

至于宋云和嚴蒙,袁方暫時放過他們,不然就沒人看著藥房了,大梅和小梅還有閆月,袁方沒敢報複,他不覺得自己能夠同時對抗三個團結在一起的女人,尤其是還有大梅這個掌管著不小權利的女人,要是真惹怒了她們,以後袁方就別指望再吃上一口熱乎飯了,這是大梅隱晦的威脅後袁方才明白的真理.

下午的時候,袁方趁著小梅和任飛替換秦操休息的時候拉著秦操聊了很久,當晚,袁方召開第二次葉濟醫館全體員工大會.

首先,由秦操發言,對這段時間大家的工作給予肯定和表揚,尤其是小梅和任飛,還給他們每人一兩銀子的嘉獎.

一兩銀子並不多,但是代表的含義對于兩人來說卻是意義深遠,這是老師對學生的肯定,這是對于他們勤勤懇懇的鼓勵和贊許.

接著,由袁方這個名義上的二當家發言,先是濫用職權的批評某些人的不負責任和粗心大意,嚴聲痛呵,並要求其他人引以為戒.

接著,話鋒一轉,看向閆月,用征詢的語氣問:"閆月啊,你來醫館幫忙也有段日子了,咋樣?還習不習慣?"

閆月莫名其妙的點點頭:"挺好的."袁方淡淡一笑,上上下下打量閆月,看得閆月尷尬不已,躲到任飛身後.

袁方的眼神赤裸裸,就算任飛也有點受不了了,就算是袁方對他們一家有大恩,要是袁方敢說出半句不該說的,任飛絕對會和袁方拼命,大不了弄死袁方之後再自絕謝罪.

良久,在任飛爆發的前一秒袁方適時開口說:"閆月啊,我有個想法,打算讓你獨當一面,你覺得怎麼樣?"

閆月一愣,不自信的說:"袁大哥,我對醫術一點都不懂,恐怕難以勝任啊."

袁方擺手:"不管醫術的是,我就不拐彎抹角的了,小七,你說一下最近這段時間其他醫館來咱們這買鹽水和酒精的大概有多少?"

小七想了想說:"不是很多,也不少,平均下來的話每天都能賣出去兩三瓶鹽水,酒精嘛,那東西有點貴,消耗的也不多,到現在一共也就賣出去三瓶."

袁方看向大梅:"咱們的鹽水成本大概是多少?"

大梅仔細算了算回答說:"水基本不花錢,蒸餾器的損耗幾乎沒有,就是清洗比較麻煩,還有就是人工,主要花錢的地方就是燃料,為了減少灰塵和熱量的穩定,咱們用的都是最好的焦炭,加上鹽,一鍋(二十五升,五十斤左右.)二次蒸餾水大概需要一百文的成本."

袁方點點頭:"這一鍋呢,差不多能裝二十五大瓶鹽水,按照現在的價格能賣到一兩二錢銀子,也就是一鍋能賺一兩銀子左右."

上篇:第七十三章 悲催的一天    下篇:第七十五章 收買人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