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六十九章 一個月   
  
第六十九章 一個月

整整一夜,消毒室的爐火都沒有熄滅,輪值的人負責制作一次蒸餾水並存儲起來,等著儲備更多的時候再一起進行二次蒸餾,這是楊興想出來的辦法,比起之前生產效率事半功倍.

第二天一早,剛吃完早飯連大錘就跑來了,同時帶來的有兩個剛做好的輪床,還有一大瓶子二次蒸餾提純的酒精.

袁方試了試,這次的酒精的確要比之前的更純,用來制作醫用酒精應該可以勝任.當下,袁方用二次蒸餾水進行稀釋,還找來鄰居王老頭幫忙品鑒,王老頭算是附近有名的酒道高手,一生品酒無數,袁方找他來的目的不為別的,就是讓他幫忙嘗嘗確定一下稀釋後的酒精度數.

差不多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王老頭喝得滿紅耳赤,喜滋滋的抱著一攤子好酒走了,袁方也基本確定了酒精的配比,大致將稀釋酒精控制在七十五度左右,並按照相同的比例將剩下的所有酒精全都按照這個比例調制,更換掉之前的烈酒,配備到眾人的藥箱和藥房.

酒精和生理鹽水都很順利,袁方心情大好,下午去病房轉了一圈,看到小梅拿著溫度計皺眉,便過去詢問,小梅告訴袁方,縣尉好像有點發熱,袁方被嚇了一跳,急忙檢查了一番,傷口愈合的很好,沒有腹脹或者感染的跡象,讓小梅繼續觀察,一個人出了病房,打算回房間好好想想天然青黴素的事情.

才剛走出病房,迎面撞見閻熊,閻熊一副郁悶的樣子,袁方忍不住問:"閆都頭這是咋了?"

閻熊唉聲歎氣說:"周秋水那個老王八回來了."

袁方失笑說:"那不是正好自投羅網?"閻熊將袁方拉到一邊,將事情說了一遍.

周秋水是帶著傷回來的,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或者是送了多少重禮打點,郡尉不但沒有責罰周秋水,還宣稱周秋水因公負傷,給予嘉獎,所以閻熊才會這麼郁悶.

咬牙切齒的講完事情的經過,閻熊哼哼說:"我還是小瞧了這個老王八,沒想到他居然手眼通天,不知道找到什麼大靠山,就連郡尉大人也不得不給面子幫忙掩蓋他臨陣脫逃的事實,媽的,這次算是便宜他了,沒被治罪還撈了個不小的功勞."

袁方淡淡問:"你說他受傷了?傷得重不重?"

閻熊搖頭說:"不知道,沒看見,我也是聽說的,據說他傷得不輕,回縣署報道之後就回家養傷去了.老弟,你不會是想給他治傷吧?"

袁方撇撇嘴,不屑說:"我倒是敢給他治,可他敢讓我治嗎?閆都頭,你說這貨的傷會不會是裝的?"

閻熊愕然:"你懷疑他的傷是假的?"

袁方聳聳肩:"誰知道呢."

閻熊猶豫了一下,有些不甘的提議說:"要不咱們一起去看看?"

袁方沉吟片刻:"不太好吧,他要是真是裝的,也不可能讓咱們看,要不是裝的,咱們去了也是白去,再說,就算知道他是裝的又能怎麼樣?你還去揭發不成?別忘了,他可是受到郡尉嘉獎的,其中的貓膩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閻熊自然清楚後果,極不甘心的跺腳說:"唉,便宜這個老王八了."

袁方拍著閻熊的肩膀安慰說:"沒事,日子還長著呢,他那種人早晚會遭報應.對了,診費的事有消息沒呢,這都過了幾天了,縣署不會是想賴賬吧?"

閻熊苦笑說:"袁老弟你也太著急了吧,官署辦事是有程序的,哪能這麼快,再說了,還有不少人沒康複呢,再等等吧,放心,這事黃不了."

說到這,閻熊看向病房問:"袁老弟,你給王富貴開刀收了他十五兩銀子,縣尉傷得更重,你打算收多少?"

袁方聳聳肩:"還沒想好,應該不會低于十五兩."

閻熊皺眉說:"袁老弟,你看能不能少收點?那筆銀子劃給郡尉掌管,你要是收多了我怕他不高興."

袁方翻了個白眼說:"不高興能咋的?還能把我抓起來呀?再說了,我們在他眼里就是個小小的大夫而已,和平民沒啥兩樣,估計平時都不會用正眼看我們,這次就算我分文不收他就高興了?就能看得起我了?真要是有事找他幫忙,還不是一樣?"

閻熊想想也是:"那你自己看著辦吧,反正只要你不做什麼違法的事就算郡尉也拿你沒辦法."

袁方撇嘴說:"我就是個大夫,能干啥犯法的事?"

閻熊呵呵一笑:"行了,不說了,我去看看縣尉大人,他怎麼樣了?還沒睡呢吧?"

袁方點頭:"沒,就是有點發燒,小梅在看著呢."

袁方回到自己的房間,冥思苦想,他記得以前看過一些關于天然青黴素提取方面的資料,也有了大致的想法,只不過還有不少重要環節需要反複推敲,仔細斟酌.

半夜,縣尉的燒退了,袁方懸起的心再次放下,一切又恢複平靜.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間一個月過去了,呂青陽拆線後的第二天就離開了幻羽縣,臨走時真誠的向醫館所有人道謝,尤其是小梅,可以說,是小梅救了他一命.

王富貴是十天前離開的醫館,他實在是沒有借口再賴著不走了,醫館就這麼大,診室改的病房只能容下四個床位,這段時間慕名前來求醫的人越來越多,一些得知縣尉在醫館住院而別有用心的家伙,非得說自己這疼那疼的,非要住院不可,袁方對待這樣的人全都大手一揮,揮刀狠宰,反正這些人也不在乎那點銀子,能和縣尉搭上話套上交情,就算再多花十倍的銀子他們也心甘情願.

當然,四個床位也不都是被那種無病呻吟的家伙占了,還有個真有病的,就是那些差辦中傷勢惡化最嚴重的那個.

陳光從秦操這弄到蛆蟲去除腐肉的辦法,回去之後就開始准備,飼養蛆蟲,三天後,開始治療,而且效果不錯,腐肉很快就清除乾淨,接著用生理鹽水清洗創口,重新換藥包紮,成功的救活其中一人,而且已經康複離開,另一個就沒那麼好運了,傷口再次感染,而且非常嚴重,十天之後,不幸身亡.

至于最後一個,病情很不穩定,兩次清除傷口腐肉之後低燒不退,傷口也沒有愈合的跡象,而此時其他的傷者都已經康複離去,只剩下他一個人,最後陳光和秦操商量了一下,將此人轉到葉濟醫館交給秦操照看.

袁方檢查過傷口,並不是整個傷口都不愈合,就是那麼幾處反複不愈,才造成整個傷口愈合不暢,那幾處地方有略扁平的綠豆大小**狀肉芽腫,表面光滑呈淡紅或暗紅色,柔軟而有彈性,觸之易出血,無自覺症狀,偶有潰破,糜爛,滲出少量發臭的膿液,干涸後結成汙褐色的膿痂,袁方認為應該是生膿性肉芽腫,找秦操弄了些治療已潰膿腫的藥膏外敷,秦操還開了副消瘡飲內服,勉強控制住病情的惡化還隱隱有好轉的跡象,但速度緩慢,估計需要一段時間.

說一下最近醫館的收入吧,說起這個,大梅臉上的笑容就沒間斷過.

首先,王富貴的闌尾炎手術和初期治療,按照協議商定,王富貴支付十五兩銀子的診治費用,之後,王富貴的住院費,湯藥費,本人以及陪護的伙食費加上後期的湯藥費和護理費,又付了七兩銀子,加起來一共二十三兩,為什麼是二十三兩而不是二是二兩呢,對此,袁方的解釋是強占床位的附加費,王富貴沒有任何異議,也不覺得貴.

剩下的暫時還沒有單筆大額收入,不過每天前來問診的人絡繹不絕,診費和賣藥的錢加起來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據大梅統計,這一個多月來的收入總和為十二兩,此為去掉藥材成本和人工的純收入,十二兩銀子,那可是以往差一年都未必能賺到的數目,現在只是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就賺了十二兩,還只是零散收入的彙總,如果加上王富貴的那筆錢,大梅想想就開心的不得了,每天更是干勁十足.

和大梅不同,袁方對于這樣的收入並不滿意,要想賺錢,主要還是買藥和手術兩個方面,藥物方面,袁方暫時沒有辦法,東藥的藥方同行內盡人皆知,沒有什麼特別和與眾不同的,價錢方面也都相差不多,基本沒有什麼賺頭,而手術呢,的確很賺錢,但承擔的風險也同樣巨大,現在醫館可以說是剛剛起步,如果出現一兩例失敗的手術,那麼之前打下的良好人氣基礎將會蕩然無存.

所以,這段時間袁方都是盡可能的避免手術,最少在沒有弄出青黴素之前,除非實在不得已,否則袁方不想為任何人開刀手術.

再說志遠鏢局,莫家三兄弟可謂是真的不務正業了,自從黑風山商路開通的消息傳開之後,絲綢生意的利潤也不多了,他們索性放棄,專心籌備自行車和溫度計的制造儲備工作,幾乎把所有家底全都拿了出來投資,據說還借了不少.

上篇:第六十八章 蒸餾鹽水    下篇:第七十章 該來的和不該來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