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六十四章 掌聲響起來   
  
第六十四章 掌聲響起來

閻熊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又惡狠狠說:"這次剿匪我沒去上,一點功勞都沒有,要是再不想點辦法,地位難保啊,那周老王八可是早就想把我踢下去了."

袁方突然想起什麼:"對了,咋沒看見周秋水那個王八蛋呢?"

閻熊看向門口:"聽說是和郡尉大人他們一起斷後,應該快回來了."

袁方才不在乎周秋水,也就是隨便一問,隨即叫小梅過來:"你幫閆都頭驗下血型."

一旁的任飛聞言大驚:"老爹,你要干什麼?你的病還沒好,不會是想獻血吧?不行,絕對不行."閻熊一把捂住任飛的嘴,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任飛這才安靜下來,征詢的看向袁方.

袁方微不可查的點點頭,任飛這才放心,不過還是跟在閻熊身邊寸步不離.

結果很快就出來了,閻熊是o型血,正好合適,袁方將其安排在獻血者的最後一位,也是可有可無的一個,其實也就是做做樣子混點功勞而已.

很快,輸血的工作結束了,閻熊心滿意足的站起身,先是向袁方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還裝模作樣的學著別人的樣子晃了晃,其實他剛才就是在床上躺著,根本就沒輸血,輸血管只是綁在胳膊上而已.

閻熊怎麼說也是都頭,輸血完畢,自然有一些拍馬溜須的手下過來噓寒問暖,閻熊裝著虛弱的樣子大義凜然的讓手下去幫其他人的忙,自己則是找了個地方坐下休息.

紅色區域的傷員基本處理完畢,黃色區域的傷員也處理了大半,袁方一行人分散開救治傷者.

烈酒沖刷傷口,那是鑽心的疼啊,慘叫聲一個接著一個,其中,袁方發現兩個大夫圍著一個傷者猶豫不決,一臉為難的樣子.

袁方好奇的湊過去看了一眼,這個傷員受的是箭傷,羽箭還插在肩窩,位置和袁方當初中箭的位置差不多,稍稍偏下一點,可就是這一點,就變得非常棘手了,因為那里緊貼著腋動脈,如果拔剪的時候倒鉤劃破腋動脈,根本無法止血.

兩人見袁方過來,其中年長的大夫報以微笑:"你就是袁大夫吧?"

袁方頷首致意:"正是在下,不知道兩位怎麼稱呼?"

年長的大夫淡淡一笑:"陳光,你叫我陳大夫就好了,這是小徒華展風."

袁方見禮:"見過陳大夫,華大夫."

陳光面目慈祥,語氣溫和,指著傷者請教說:"袁大夫,聽說你擅長金瘡類病患,他的傷你怎麼看?"

袁方皺眉說:"不太樂觀,拔箭很容易傷到腋動脈,如果造成血崩,就算是神仙也難救."

陳光還是第一次聽到腋動脈這個詞,但是行醫多年的他很快就明白了袁方的意思,而且他也考慮到了這點,所以一直猶豫著要不要冒險.

傷者還保持著清醒,聽到袁方和陳光的對話頓時臉色蒼白,坐在地上的他身體晃了晃差點摔倒,兩條腿瑟瑟發抖,嘴唇也是顫抖不已.

袁方看了他一眼,發現有點不對勁,急忙扶著傷者問:"你怎麼樣?哪里不舒服?"

傷者顫抖說:"頭,頭暈,嘴有點麻,像針刺一樣."

袁方見他呼吸淺而慢,加上頭暈,嘴麻的症狀,確定他是因為緊張而導致的呼吸性堿中毒,四下看了看,最後把他的帽子摘下來扣在他的嘴上說:"對著帽子呼吸,等下就好了,放松,別緊張,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差辦按照袁方的辦法喘了幾口氣,感覺好了不少,緩緩說:"我叫呂青陽,是鄰水縣的差辦."

袁方接著問:"你多大了,看起來也就二十出頭吧?家里還有什麼人?成家了沒?"呂青陽今年二十三歲,家中父母雙全,兩年前娶了房媳婦,有個兒子才剛剛滿月不久.

袁方說這些,就是想分散他的注意力讓他放松,果然,呂青陽和袁方聊了幾句,感覺好多了,呼吸恢複正常.

陳光和華展風對視一眼,暗暗欽佩,這種突發哮症居然用了這麼個簡單的辦法就控制住了病情,可見袁方醫術之高明,見識之廣博,就連自視甚高的陳光都有些自愧不如.

呂青陽抓住袁方的手:"袁大夫,我這傷能治好嗎?"

袁方重重點頭:"能,放心,一定能治好."

呂青陽的臉上終于露出一絲笑容:"那就有勞袁大夫幫忙了."

袁方深吸了一口氣,四下看了看,叫來附近的小梅說:"都處理的怎麼樣了?"

小梅擦掉額頭的汗,微笑說:"傷口都處理好了,還有不少需要縫合,袁大哥,絲線快不夠了."

袁方環視滿院子的傷者說:"沒事,醫館還有一卷,等下讓小七回去拿,等這邊完了我再去找莫大哥,讓他下次去西州的時候再幫忙多帶點回來.小梅,你看看他的傷怎麼處理?"

陳光和他的學生聞言一愣,沒想到袁方這個'名醫’居然會像一個小丫頭請教,都轉頭看向小梅.

小梅當然知道袁方是在考驗自己,蹲下身仔細的檢傷中箭的部位,隨即皺眉說:"傷勢不重,羽箭插入不深,可是那里好像有條很大的血管,要是血管破了就難辦了."

袁方滿意的點點頭,接著問:"你有什麼辦法沒有?"

小梅沉吟片刻,眼睛一亮說:"可以從傷口上面避開血管的位置開刀,調整箭頭的角度,或者在外部剪短羽箭,箭頭部分從刀口里面取出,這樣能減少損傷那條大血管的幾率,必要的時候還可以對血管墊壓紗布進行保護."

袁方拍了拍小梅的肩膀,贊賞說:"小梅,你分析的完全正確,解決的方法安全合理,這個傷者就交給你了,怎麼樣?有沒有信心?"

小梅愕然無語,半晌,不可置信的問:"袁大哥,你說的是真的?讓我來開刀?"

袁方笑盈盈說:"怎麼?害怕了?"

小梅深吸了一口氣,倔強說:"沒有,我才不會害怕呢."

袁方欣慰說:"這才對嘛,好,那就這麼決定了,你帶他回醫館的手術室開刀,需要什麼人你自己挑."

小梅有些膽怯問:"袁大哥,你不一起去嗎?"

袁方搖頭:"這里還有這麼多人等著呢,還有那幾個重傷員,隨時都可能出現狀況,我得留下照看."

小梅知道袁方說的沒錯,那些重傷員雖然已經處理好傷口,但傷勢隨時都有惡化的可能,于是點頭說:"好吧,那我和老師一起回去."

袁方搖頭:"秦大哥也要留下幫忙."小梅都快哭了,看著袁方的大眼睛閃現淚痕.

袁方鼓勵說:"小梅,你是我見過最出色的小大夫(學徒的稱謂),給自己點信心,一定能成功."小梅使勁點頭,站起身叫來楊興,任飛和小七,講清楚傷者病情,邀請他們三個幫忙手術.

楊興就是個沒心沒肺的家伙,自然滿口答應,任飛看了袁方一眼,猶豫了一下也答應下來,小七也沒有意見,他才剛剛開始接觸手術這種方式,去了也就是幫忙打打下手.

袁方對呂青陽說:"你跟他們去吧,放心,小梅同樣有著豐富的經驗,一定能把你治好."

呂青陽見袁方的心意已決,而且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對守在身邊的幾個同伴說:"扶我起來,咱們走吧."

其中一個同伴問袁方:"袁大夫,為什麼非得去你的醫館,在這不行嗎?"

袁方解釋說:"這里的衛生條件不夠,開刀手術需要乾淨的環境."

同伴看了看周圍的那些受傷的同伴:"他們不也是差不多嗎,還不是都在這治的?"

袁方攤手說:"那是因為沒有辦法,讓你們去醫館是想給你的朋友最好的治療,難道你不願意?"同伴無言以對,看向呂青陽征詢他的意見.

呂青陽淡淡一笑:"沒事,我家里還有點銀子,應該夠了."

袁方恍然大悟,原來那個同伴推三阻四的是在擔心診費的問題,袁方揮手說:"診療費不用你們操心,我和縣署交涉,要是他們不肯付銀子我就免費給你治.你們出生入死的還不是為了我們老百姓?你們為了我們受傷,我們幫你們治傷是天經地義的.再說,大夫的本分就是是治病救人,沒錢,我們葉濟醫館也一樣看病."袁方的話說的慷慨激昂,先是小小拍了這些差辦一個馬匹,又厚顏無恥的宣揚醫德,最後還借機幫醫館做了一個小小的宣傳,一舉三得.

袁方的話頓時得到了在場所有差辦的認同,尤其是其中贊揚他們的那句,連帶著,對袁方和葉濟醫館也好感倍增,甚至還有些熱血青年使勁鼓掌叫好.

袁方慷慨激昂的一番話聽得小梅熱血沸騰,小拳頭握得緊緊的,看向袁方的眼中滿是崇拜和敬佩.

秦操當然也聽到了袁方的這番話,深知袁方秉性的他暗暗搖頭苦笑,醫術方面,秦操同樣很佩服袁方,但是說到私德,秦操就不敢恭維了,他可沒少見袁方對街上的大姑娘吹口哨,最近還想著法的准備狠宰王胖子一筆,他今天這番話純屬招搖撞騙收買人心.

上篇:第六十三章 自行車的另一個用途    下篇:第六十五章 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