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五十二章 富貴人家   
  
第五十二章 富貴人家

回到房間,同樣有驚喜,地面換成了地板,還多了兩個衣櫃,這些都是楊興這些天的勞動成果.當然了,這些活可不是楊興干的,他也不會木匠活,楊興就是來來回回城里城外的跑了好些趟,砍了不少木頭,然後給木匠當做工錢.

期間,楊興貪得無厭的不斷往城里運新木料,被城門的衛兵攔住,讓他出示官署的伐木文書,不然就要問罪,後來還是任飛出面,這事才算掀過去不了了之.

袁方坐在自己的床上,鄙夷說:"楊興,你小子砍了多少樹啊?居然都被衛兵盯上了."

楊興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也沒多少,也就二十來棵."

袁方愕然:"我靠,二十多顆樹,你小子夠貪的.不對呀,這才幾天功夫啊,你能砍二十多棵樹?"

楊興訥訥說:"還有小七他們,也一起去幫忙了,還有任飛,還有幾個鄰居,加起來有十來個人吧."袁方狂翻白眼,這貨還真不嫌事大,照他這麼干,要是沒人管的話這小子非得會把山上的樹都砍光不可.

午飯,袁方整整吃了三大碗米飯,一個勁的誇大梅的手藝就是好,誇得大梅都有點不好意思了,袁方才住口.

袁方滿嘴跑火車,小梅,楊興和小七他們掩嘴偷笑,把吃不下的紅燒肉全都塞給袁方,撐得袁方直打嗝,眼珠子一突一突的總算把一大碗紅燒肉吃了個精光.

放下碗筷,袁方坐在椅子上右手扶著桌子,腰板挺得筆直一動不動,大梅收拾桌子,見袁方動作古怪:"袁大哥,你還沒吃完嗎?"

袁方艱難的回答說:"讓我,讓我歇會,消化消化,都吃足脖了,起來我怕吐出來."

大梅噗嗤一笑:"誰讓你吃那麼多了."

袁方苦笑:"唉,盛情難卻呀,再說了,不是我奉承你,大梅你做的紅燒肉確實好吃,比鏢局的廚子手藝強多了."

大梅收拾碗筷,袁方坐在椅子上老神在在,悠閑的喝著茶水,沒話找話說:"大梅呀,最近醫館的生意咋樣?有點起色沒?"

大梅一邊刷碗一邊搖頭,表情黯然說:"和以前差不多,秦大哥一天忙里忙外的也就能賺幾十文錢,剛夠開銷的."

袁方霸氣的打手一揮,自信滿滿說:"沒事,過一段時間保證能好起來,到時候你就不用為銀子發愁了."

大梅撇了袁方一眼:"真的假的?"

袁方放下茶杯:"當然,我說話你還不信嗎?"

大梅調侃說:"你來了這麼多天了,你倒是花了不少銀子,賺錢嗎?沒看到."

袁方語重心長說:"想賺錢,當然就得有投入."

大梅不以為意:"可你投得也太多了吧,里外里加起來都花了多少銀子了,這得多長時間才能賺回來呀."

袁方正要開口,閻熊急匆匆走進來,見袁方在這,長出了一口氣說:"袁大夫,總算找到你了."

袁方見閻熊來了,急忙站起身迎上去問:"咋了?是不是哪不舒服?"

閻熊搖頭:"我沒事,我是給你介紹生意來了."

袁方歪著腦袋看著閻熊:"啥生意?我可賣藝不賣身."

閻熊翻了個白眼:"你小子越來越不著調了,少廢話,城東有個富商叫王富貴,在咱們幻羽城有不少買賣,他前一段時間也是肚子疼,看了好幾個大夫,藥也吃了不少,可還是不見好,還越來越嚴重.我今天去縣署,正好遇到王管家,他聽說我被你治好了,就想請你過去幫忙看看,王管家就在診室等著呢,怎麼樣?去不去?"

袁方皺了皺眉:"秦大哥呢?"閻熊久經世故,頓時明白了袁方的意思,這里畢竟是秦操的醫館,袁方總不能反客為主搶秦操的飯碗,那樣就太不厚道了.

閻熊看了一眼大梅,點頭說袁方說:"秦大夫知道了,是他讓我來這找你的,還有,他也會一起過去."

袁方松了口氣,對大梅揮了揮手說:"生意來了,我去干活了,你沒事就歇會,別累著了."說完,和閻熊一起去了診室.

大梅淡淡一笑,心里暖暖的,看向診室方向,又變得有些委屈.

診室,秦操無悲無喜,靜靜的聽著王管家講述他家老爺的病情,見閻熊和袁方進來,秦操起身介紹說:"這位是王管家,他就是袁方."

袁方頷首致意,看向秦操:"師兄,怎麼樣?"秦操一愣,這還是袁方第一次叫自己師兄,看了看王管家,秦操暗暗點頭,袁方做事圓滑周到,沒有其他所謂才子一般恃才自傲,袁方勉強也算是個才子吧.

秦操微微點頭:"咱們還是先去看看吧,具體情況還得看過病人才能確定."

王管家起身邀請:"秦大夫,袁大夫請,馬車就在外面."

王家不愧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富商土豪,馬車是那種豪華版四輪馬車,拉車的馬各個神駿,比起蔫頭巴腦的馱馬可強多了.

馬車只能停在胡同口,車廂里面很寬敞,坐四個人一點都不擠,隔著玻璃窗能清楚的看到外面的風景,呃,其實也沒啥好看的.

路上,王管家又簡單的講述了一遍王富貴的病情,總結起來重點在于腹痛,食欲不振,食後胃部不適,腹脹,便秘等症狀.

袁方問王管家:"之前請的大夫怎麼說?"

王管家沒有隱瞞:"外感時邪,飲食不節,情志失調,陽氣素虛."

秦操微微點頭,輕聲總結說:"外邪入侵,內有所傷,引起髒腑氣機不利,邪氣阻滯腹中,經脈運行不暢,髒腑靜脈失養."接著,又小聲問袁方說:"師弟,我怎麼覺得和閆都頭的病有點相似?"

袁方贊同說:"應該差不多,等下再仔細檢查一下就知道了."

王富貴的宅院在幻羽城的西北,那里是富貴人家聚集的地方,豪門大院隨處可見,和醫館那個小胡同相比,那就是一個天堂一個地,呃,也不能這麼說,其實醫館那里還是挺好的,最少比這里熱鬧多了.

馬車在王富貴家的門口停下,下了馬車,抬眼看去,門庭壯麗,金匾高懸,匾額書寫'富貴’兩個鑲金大字,看起來雖然有些俗氣,卻難掩富麗.門口有四棵門槐,有上馬石下馬石,拴馬的樁子.

進了大門,在王管家的帶領下直奔後宅,路上,袁方都快看傻了,曲折游廊,石子漫成甬路,假山怪石,花壇盆景,藤蘿翠竹,點綴其間.後宅正房大院,正面五間上房,皆雕梁畫棟,兩邊廂房,掛著各色鸚鵡,畫眉等鳥雀,台磯之上,坐著幾個丫鬟.

王管家將袁方三人帶入客堂,躬身一禮:"幾位稍後,我去請老爺出來."丫鬟送上茶水,跟著王管家一同離開.

袁方想土鱉一樣伸著脖子東張西望,字畫古玩什麼的他不懂也沒興趣,一個勁的看著地面的黑色大理石,眼珠子亂轉,好像要撬開搬走一樣.

茶是好茶,秦操細細品鑒,袁方和閻熊不善此道,拿起來就是一通牛飲.

沒一會,王管家滿頭大汗回來,歉意說:"老爺突然腹痛難忍,還請兩位大夫隨我去臥房診觀."袁方和秦操起身,閻熊卻沒動,留在客堂飲茶,等候袁方和秦操二人.王富貴的臥房不大,袁方沒時間細看,因為床上的胖子此時疼的哇哇亂叫.

袁方看向秦操,示意讓他先診脈斷症,秦操也不矯情,走到床邊,丫鬟搬過椅子讓到一邊,秦操落座,此時王管家已經安撫王富貴,將其手臂探出.

秦操搭脈,雙目微閉,半晌,起身查看王富貴的舌苔,然後退到一旁,對袁方點了點頭小聲說:"和之前的猜測相差無幾."

袁方上前,讓王富貴平躺,伸手一邊依次按壓其腹部各處,一邊詢問是否疼痛和近期的症狀.

經過一番細致的檢查,袁方已有結論,和秦操小聲交流了幾句,基本確定王富貴和閻熊同為闌尾炎,只不過王富貴得的應該是慢性闌尾炎,慢性闌尾炎在某些方面比起急性闌尾炎還要麻煩.

秦操看向袁方,征詢他的意見,袁方問王管家:"最近都服了什麼藥?效果如何?"

王管家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王富貴,回答說:"大承氣湯,小建中湯,效果剛開始的時候還可以,現在,兩位大夫你們也看到了."

袁方轉向秦操小聲說:"秦大哥,你有什麼其他好點的藥沒?"

秦操想了想,微微搖頭:"我知道的幾種和這兩種藥大同小異,都是溫中散寒,補需之用,藥力也都差不多."

袁方表情凝重說:"如果這樣,估計還得開刀."秦操知道袁方擔心什麼,手術是有風險的,治好了還可以,弄不好傷口感染或者出現其他意外,後果不堪設想,尤其患者是這樣的富貴人家,真出了點什麼意外,絕對不能善罷甘休.

顧忌是有,但治病救人才是秦操為醫的宗旨,沒有猶豫,語氣堅定說:"如果實在沒有其他辦法,我支持開刀."

袁方感激一笑,轉向床上的王富貴:"我和師兄的診斷相同,慢性絞腸痧."袁方沒說闌尾炎,就算說了他們也聽不懂,反正闌尾炎也是絞腸痧的一種.

王管家臉色一變,床上的王富貴卻好像早就知道一樣,一聲哀歎:"大夫,我還有多長時間?"

袁方沒想到,這個胖子和傳說中的那些盛氣凌人的土豪暴發戶不同,語氣祥和中正,沒有半點高傲之色,反而給人一種親和之感.

上篇:第五十一章 煥然一新    下篇:第五十三章 惺惺作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