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五十一章 煥然一新   
  
第五十一章 煥然一新

回到醫館自己的房間,袁方打開錢袋,一兩一個的銀錠滾落床上,一共十個,楊興瞪著眼睛驚訝問:"老大,哪來這麼多銀子?"

袁方哀聲天氣說:"別提了,你老大我算是丟人丟到家了,也不知道哪根筋沒搭對,腆著臉跑去找莫大哥借錢去了,結果說了半天沒好意思開口,最後還是莫大哥送我出門的時候塞給我的."袁方簡單的將事情和楊興說了一遍,

從床頭拿出一個小本,在翻到莫志遠的那一頁寫上,加十兩.

楊興好奇的湊過來看:"老大,這是啥呀?欠條?"

袁方歎氣說:"差不多吧,欠人家的銀子早晚得還,記上點省的忘了."

楊興搶過小本翻了幾頁,見沒有自己的名字,眼中的欣喜一閃而逝,賊兮兮的一笑說:"老大,咋沒把欠我的銀子也記上呢?"

袁方白了楊興一眼:"記個毛,欠你的我又沒打算還."

楊興裝出一副可憐狀:"老大,你也太不厚道了吧."

袁方搶過賬本沒好氣說:"你小子少跟我扯犢子."

楊興嘿嘿一下,摟著袁方的肩膀說:"老大,以後咱們兄弟一起賺錢還給莫大哥."

袁方心中感動:"你小子還算有點良心,成,那這些外債就歸你負責了."

楊興苦著臉說:"老大,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這可是四十兩銀子."說到這,楊興想起了什麼,一拍大腿:"對了老大,咱們得早點睡."

袁方警惕的看向楊興,雙手環胸:"你想干啥?我可不搞基."

楊興眨巴眨巴眼睛:"啥是搞基?對了,秦大夫告訴我,今晚去義莊."

袁方一愣:"又有尸,那啥了?"

楊興點頭,隨即糾結說:"老大,要不我就不去了,你們去吧,我怕我看到那些又被嚇暈."

袁方安慰說:"習慣就好了,都是一點點適應過來的."

楊興聽出了什麼好奇問:"老大,你第一次弄那些的時候也和我一樣?當時你也嚇暈了?後來咋樣?吐沒吐?是不是也像我似得好幾天都吃不下飯?"袁方不再理這個好奇寶寶,脫鞋上床倒頭就睡.

當晚,袁方和秦操,小梅,楊興四人半夜出了醫館,偷偷摸摸的前往義莊.義莊還是和上次來一樣,陰森恐怖,尤其是到了後院停放尸體的地方,更是渾身發寒.袁方這次也算是輕車熟路了,為了節省時間,沒有廢話直接開工.

這次是具女尸體,三十來歲的樣子,頭發蓬亂,滿臉烏黑,是差役巡街時在角落發現的尸體.這次袁方沒有動手,由秦操主刀,小梅打下手,楊興負責記錄.

有了上次的經曆和閻熊的手術,楊興比以前鎮定了許多,雖然臉色還是有些難看,最少沒暈厥嘔吐,這是巨大的進步.

按照袁方的指點,秦操分層次切開尸體腹部皮膚,脂肪層,肌肉層,最後是腹膜,接著,袁方開始講解各髒器的功能,更是重點講了闌尾部分,指明各部位稱謂以及作用,一直到快天亮的時候才停下.

這次,由楊興來縫合刀口,最開始楊興還有些緊張,後來小梅看他笨手笨腳的動手幫忙才好些,接著,就是擦拭尸體全身,一是清理血跡,二來,也是希望死者能干乾淨淨入土,因為死者為女性,袁方等人不太方便動手,這個工作自然落在了小梅身上.

接下來的幾天,袁方忙得不可開交,有了銀子,袁方索性來個一次到位,又定了一批花崗岩,將地下室的地面和牆壁也重新處理一番,又找趙鐵匠定做了幾個大小不一的軸承,去銀鋪取回定做的注射器針頭,也來不及處理,剩下的時間基本都待在致遠鏢局的鐵匠爐,和連大錘研究自行車的事.

至于需要添置的桌椅板凳,床鋪和地下室的天花板,袁方交給楊興去辦,後來袁方才知道,做這些木質家具並不是砍幾根木頭找個木匠那麼簡單,剛伐的新木不能立即使用,需要陰干數年才行,大梅當時也沒說明白,不過也沒多花幾個錢,就是楊興多跑了幾趟又多砍了根木頭,搭了點雇車的錢而已,然後找木匠二換一,換來能用的木料.

最開始,自行車的進展緩慢,為了減輕自身重量,袁方的意思是用鐵管做車架,可是這里的鍛造冶煉工藝還不成熟,鐵管需要澆築,澆築呢,就需要模具,于是,袁方和連大錘先花了不少錢買材料,多番嘗試才弄了幾個磨具,又買了不少火油提高溫度熔煉生鐵,鐵管總算是造出來了.

可問題又來了,鏈接的地方用鉚釘並不牢靠,需要焊接,這個袁方就沒辦法了,連大錘多次嘗試也沒有什麼進展,最後,袁方一咬牙,決定該用螺絲,然後兩人又重新弄模具,用精鐵澆築螺絲,在精鋼中添加了幾種更堅韌的金屬煉出的一種複合金屬,用這種強度更高的金屬做了幾個絲錐,又做了個台鉗,自己動手做螺絲和螺絲帽.

這些說來容易,真正動手做的時候可是費勁了九牛二虎之力,澆築的螺絲扣不達標,材質也有點軟,基本吃不了多少力螺絲扣就變形了.

連大錘的手藝雖然不敢恭維,但掌握的冶煉知識卻十分豐富,找來幾種複合金屬的配方,一一嘗試,最後還真搗鼓成了.

有了鐵管,又了螺絲和軸承,剩下的就好辦了,鏈條,此輪,那些連大錘自己就能搞定,袁方總算能清閑一幾天了.

今天是閻熊開刀的第七天,袁方快中午的時候過來,秦操,小梅和楊興已經在等了,這些天袁方一直住在鏢局,所以幾人沒有一起過來.

揭掉紗布,閻熊的傷口已經愈合,袁方檢查了一下,沒有出現粘連性腸梗阻的症狀,傷口沒有發炎感染,恢複的相當完美.

拆線的工作交給了小梅,先是剪斷縫合線,然後用鑷子夾住線頭用力拔出,最後擦些烈酒消毒.

閻熊低頭看著腹部蜈蚣般的傷口沮喪說:"這個看起來也太難看了吧."

閆月瞪了閻熊一眼,不滿說:"能撿回條命就不錯了,要什麼好看不好看的,再說了,這個可比你背上的那道傷疤順眼多了,那個看起來像蚯蚓似得,咦,有點惡心."

閻熊哈哈一笑:"我就是這麼一說,走,秦大夫,袁大夫,楊小子,咱們喝酒去."

袁方一把拉住閻熊:"別,你現在還沒徹底康複,不能喝酒."

閻熊一怔:"那要等到啥時候?"

袁方聳聳肩:"大概再過兩個月吧."

閻熊帶著幾分僥幸問:"不會是這兩個月都不能喝酒吧?"

方肯定的點頭說:"嗯,不能喝酒,也別吃辛辣的東西,多吃雞肉,瘦肉,青菜和水果."

袁方看向閆月:"妹子,你可得看住閆都頭,不能讓他亂來."

閆月使勁點頭,惡狠狠的盯著閻熊:"放心,我保證不讓他喝酒."

閻熊哭喪著臉說:"兩個月不讓喝酒,這日子沒法過了."隨即,閻熊臉色鄭重問:"那我是不是可以去縣署干活了?"

袁方點頭:"這個可以,就是別做太劇烈的運動."

閻熊松了口氣,憤憤說:"周秋水那個王八蛋,不知道從哪聽說我得了絞腸痧,這幾天偷偷摸摸的上下打點,想要把我的位置也占了,老子大難不死,這下我看他怎麼辦.不行,我現在就回刑署,不能讓那老王八鑽了空子.小月,把我的衣服拿來."閆月征詢的看向袁方,見袁方點頭,出去拿衣服了.

袁方幾人和閻熊一起出門,閻熊去縣署報道,袁方一行返回醫館,臨走前,袁方把欠任飛的銀子還了,任飛說什麼都不肯要,最後還是袁方硬塞給任飛,讓他這些天多買點雞給閻熊補補身子,任飛這才勉強收下.

幾天沒回來,醫館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院子的地面全都換上了嶄新的青磚,被大梅掃得一塵不染.

小梅拉著袁方去廚房,結果袁方一進廚房就驚呆了,廚房同樣煥然一新,地面換了青磚,灶台更是貼了一層深色的花崗岩,和灶台挨著的牆面也是如此,跟以前那又髒又破的灶台相比,整潔乾淨了不知道多少,加上那些擦得錚明瓦亮的廚具,和現代的廚房沒啥兩樣,據說這些花崗岩都是大梅以采購量大為由從石場訛來的,這讓袁方欽佩不已,還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下次再買東西一定要帶上大梅去幫忙砍價.

接著,袁方又去了新蓋的房子看了看,花崗岩的地面比起預想的效果還要好,光滑平整,每塊地磚間幾乎沒什麼間隙,而且按照袁方的要求,需要的桌椅板凳木床什麼的也都已經到位,木床上還包了一層拋光熟皮,窗戶也都換成了玻璃窗,采光好了,屋子里也就亮堂了,不再像以前那樣昏暗,跟恐怖片的拍攝現場似得.

地下室的地面和牆面用的是淺色的花崗岩,效果也非常不錯,就是棚頂有點難看,還是木料本身的顏色,有點不搭調,燈光也有些暗,不過這些都不算大事,稍作調整就成.

最後,袁方去了消毒室,這間屋子除了棚頂之外,表面全都貼了一層花崗岩,尤其是灶台,被重新改造了一番,灶坑改到了屋外,這樣一來,大大減少了生火掏渣產生的灰塵,據說這是楊興的主意,袁方毫不吝嗇的狠狠誇獎了一番,樂的楊興幾乎都快找不到北了,咧著大嘴一個勁傻笑,又對小梅一陣擠眉弄眼的炫耀.

上篇:第五十章 難以啟齒    下篇:第五十二章 富貴人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