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四十九章 未雨綢繆   
  
第四十九章 未雨綢繆

袁方讓車夫掉頭,殺回石場找到管事,想要回定錢,但這東西可不是好往回要的,到手的錢誰也不願意再還回去,袁方好說歹說,管事的鐵了心一樣就是不松口,最後實在沒辦法,又交了些定錢,將之前訂購的青石換成類似于大理石但卻便宜不少的花崗岩石板.

袁方看了,打磨後的花崗岩不比大理石外觀效果差多少,價格嘛,卻不知道什麼原因便宜不少,于是袁方決定用花崗岩地磚鋪就新房的地面,這樣一來,原本就不多的銀子一下子又縮水大半,袁方肉疼得差點口吐白沫.

原本,新房的地面袁方打算等等再說,剛才見到青磚,袁方也打算用青磚鋪地,可之前的定金那管事打死也不退,袁方也只好如此,不然那些定金可就白白浪費了.

乘坐馬車往回走,一路上袁方就像是被城管搶了三輪車的小商販一樣愁眉苦臉,一個勁的唉聲歎氣,小梅覺得是自己的責任,坐在一邊滿臉的愧疚.

小梅悶悶不樂,袁方恢複笑容安慰說:"小梅,這事不賴你,反正我也打算弄點好的地磚來著,這個花崗岩可比大理石便宜多了,效果也比青磚強,正好一次都解決了."小梅聽袁方這麼說,臉色這才好看了點.

回到幻羽城,天已經快黑了,向車夫打聽了一下這才知道,城外的那些磚窯在城里也有店鋪,不過不是在城東,而是在城南.

袁方三人又去了趟城南,沒用多少銀子就訂購了一批青磚,和掌櫃的說好明天一早派人送去醫館,下午開工.

回去的路上,袁方想其昨晚小梅說過這里的冬天很冷,而且一般都是用炭爐取暖,袁方摸了摸錢袋里所剩不多的銀子,決定來個一不做二不休,又跑到趙鐵匠那里打算定制一些鐵管,彎頭什麼的弄個土暖氣出來,可是趙鐵匠聽完袁方的描述直搖頭,金屬管,這個世界有,大多都是銅管,都是澆築而成,趙鐵匠從未做過那些,而且也沒有磨具,更是對接頭處的螺紋無限心塞,換句話說,他做不了.

帶著些許失望回到醫館,大梅熱了飯菜,幾人隨便吃了一口,袁方正想回房好好想想接下來的規劃,就被秦操拉去診室.

秦操喝了口茶,像似向好朋友討債一樣幾次欲言又止,袁方實在看不下去了:"秦大哥,有啥話就直接說唄,咱們之間還有啥好顧忌的."

秦操思量良久開口說:"師弟呀,聽說你今天又買了不少東西,據說是要鋪地面,這個昨天你說過,我也覺得很有道理,可是呢,做這些你也花了不少錢了,這樣是不是?"

袁方大概明白秦操的意思,秦操應該是覺得自己花的銀子太多了,而且基本都是用在醫館,心里有些不安,淡淡一笑說:"秦大哥,有句話叫做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以後著想."

秦操猶豫說:"你說的有道理,不過醫館的情況你也看到了,這麼多銀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賺回來."

袁方啞然失笑,原來秦操也有為錢擔心的時候,不過袁方可一點都不擔心,胸有成竹說:"放心吧秦大哥,現在花的銀子早晚能加倍賺回來.這麼說吧,要是昨天患病的是個有錢的主,你覺得在他走投無路等死的時候咱們救了他一命,他得給多少診金?秦大哥你別多想,我就是打個比方而已,沒有找閆都頭要錢的意思."

秦操想了想:"一般情況下應該會給不少,尤其是這種絕症."

袁方換了個方式問:"秦大哥,你以前得的診金最多的一次是多少?"

秦操一愣,回憶片刻說:"最多的一次,應該是四年前了,那是家有錢的富商,給了二兩銀子的診金."

袁方撇撇嘴,覺得那家所謂的富商也太摳門了點:"你說如果那個富商也患了闌尾炎,咱們像昨天一樣開刀救人,你覺得他能給多少?"

秦操皺起眉,搖頭說:"這個不好說,我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方式,別人估計也差不多."

袁方嘿嘿奸笑,掰著手指頭說:"那我給你算算,首先,頂級手術工具的磨損多少得收點錢吧?脫脂紗布,棉團那些都是一次性耗材也得收錢吧?所有工具的消毒得收錢吧?還有秦大哥的麻藥,湯藥,也不能白送吧?還有人工,咱們這麼多人忙活了那麼長時間,是不是不能白干?這些都是有成本的,必須收費,林林總總加起來,你覺得應該收多少合適?"

秦操愕然,如果按照袁方說的,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尤其是手術的人工費(暫時就這麼叫吧),也沒個衡量的標准,那是說多就多,說少就少,全憑良心,沒有定數.

秦操不說話,袁方笑著說:"這麼說吧,不用多,只要遇到一個有錢的病人,之前那些投入就差不多全能賺回來."

袁方是這麼想的,反正這個世界也沒有物價局之類的,他的另類醫術第一無二,還不是隨便自己開價?當然,遇到窮人袁方也不會見死不救,但遇到那些為富不仁的狠宰一筆沒絕對商量,命是你的,錢也是你的,到底要錢還是要命這麼好像不難選擇.

想到美好的未來,袁方雙眼放光問:"秦大哥,每年得絞腸痧的病人多不多?"

秦操想想說:"不是很多,每年也會有一些,以前沒辦法,現在好了,師弟手術能救不少人的性命."

袁方笑了,笑得很猥瑣:"你說要是這些人都到咱們這來治病,還怕收不回成本?"

秦操考慮的更多一些,提醒說:"師弟,你不是說手術的風險很大,也是會死人的嗎?你想沒想過,要是病人死不幸身亡怎麼辦?"

袁方既然打算行醫,自然考慮到過這些:"這個我想過,在手術之前就把風險跟患者說明白,事先簽好免責文書再進行手術,手術成功,診金自然要收,一旦失敗咱們分文不取,這樣能打消患者的顧忌.還有,我弄這些也都是為了更好的衛生環境,只要衛生條件好了,術後感染的幾率也就小了,就算感染,只要不太嚴重,有秦大哥的湯藥輔助應該不會出現那種情況.對了,我在琢磨一種藥,是專門針對感染等炎症的,如果能成功,那麼就算感染嚴重的也不是不能治好的."

秦操一邊聽一邊略帶敷衍的點頭,直到最後袁方說到新藥,秦操的眼睛亮了:"師弟,你說的那個藥你研究的怎麼樣了?真的像你說的那樣能輕松治好傷口潰爛?"

袁方聳聳肩:"才剛有點眉目而已,還需要一點時間."

秦操有些失望,但轉念一想這麼神奇的藥當然不可能隨隨便便就弄出來,隨即也就釋然了:"師弟,如果有我能幫忙的地方你盡管開口,采藥,試藥之類的我自認還有些能力."

袁方點頭輕笑:"成啊,到時候少不了找秦大哥幫忙."

又聊了一會,算是徹底打消了秦操的顧慮,袁方回到房間,躺在床上,還沒來得及好好規劃一番接下來的事情,一陣倦意襲來,沉沉睡去.

楊興本來還想找袁方說說話,聽到袁方的鼾聲,搖頭苦笑,拍拍手,將大頭抱上床逗了一會,一人一狗也先後進入夢鄉.

第二天一早,袁方被外面的喧嘩聲吵醒,出去一看,原來是石場和磚廠送貨來了,在後院堆了好大一堆.

剛到中午,磚窯的工人和石場的工人如期而至,按照袁方的要求,開始重新鋪設地面.

袁方看了一會,對工人的手藝很滿意,新房里,花崗岩地磚的縫隙很小,用的也是一種名為金湯的粘合劑,這種粘合劑用石灰,糯米汁,獼猴桃汁,桐油,豬血,麻刀(細碎麻繩)配制成的粘合劑,成本很高,據說效果不比水泥差.

院子里青磚鋪地的效果也不錯,為了減少灰塵,也用了一種叫灰泥的粘合劑,灰泥的效果不如金湯,但擁有耐火,耐磨,呼吸,調濕的特性,用來做地面青磚粘合劑也是非常不錯的材料.

袁方的錢花得到位,商家自然也毫不吝嗇,全都用的最好的材料,派來的工人也都是他們那里最出色的工匠.

將兩家的余款交給大梅,等完工後給工頭結賬,袁方的錢袋只剩下幾百文錢,唉聲歎氣的去看了看閻熊的恢複情況.

閻熊四十來歲正當壯年,也算是年輕力壯了,恢複能力相當不錯,據說今天一大早就通了氣,現在已經可以喝一些米湯之類的東西了,閻熊的精神很好,一家三口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盛.

陪著閻熊聊了一會,袁方告辭離開,出了大門,袁方又是一陣唉聲歎氣,任飛的銀子還沒還,從楊興那借的也都花光了,還有不少事沒辦,袁方猶豫再三,一咬牙走向致遠鏢局.

袁方也算是鏢局的熟人了,直接來到堂屋,莫志遠他們一大家子正在吃飯,見袁方來了連忙招呼.

袁方也不客氣,向辛慧蘭和江程佳打了聲招呼,又和明傑,文月,文芳鬧了一會,這才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說:"呦,菜不錯呀,這麼多好吃的."

辛慧蘭嫣然一笑:"袁大夫喜歡就多吃點."

明傑抓了個雞腿丟在袁方的碗里,獻寶一樣說:"袁大叔吃這個,可好吃了."

袁方摸了摸明傑的小腦袋,誇獎說:"夠意思."

明傑笑得嘴都合不上了:"我靠,當然了."袁方頓時滿頭黑線.

秦慧蘭嗔怪的瞪了袁方一眼,哭笑不得.

袁方確實餓了,幾口干掉雞腿,文月和文芳兩個小丫頭對視一眼:"我勒個去,袁大叔越來越能吃了."袁方絕倒.

莫志遠滿面紅光,笑著說:"袁老弟,我還打算明天去醫館看你呢,沒想到你自己先跑來了."

袁方灌了杯酒看向秦慧蘭和江程佳:"兩位嫂子啥時候到的?"

辛慧蘭沒把袁方當外人,大方一笑說:"有幾天了,這段時間事挺多的,就沒過去看你."

上篇:第四十八章 叮嚀    下篇:第五十章 難以啟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