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四十七章 活著   
  
第四十七章 活著

袁方走到床邊問閻熊:"還能堅持走幾步嗎?"閻熊點點頭,他自認自己乃將死之人,對于開刀沒什麼好忌憚的.

袁方扶起閻熊,脫掉他的上衣和褲子,只留一條內褲,扶著他躺在長桌上,對秦操點頭示意.秦操會意,將調制好的麻沸散給閻熊服下,用棉團蘸著烈酒幫忙擦拭閻熊的整個腹部.

任飛和楊興還有小梅帶著消毒過的工具回來了,袁方拿了幾塊鋪巾蓋在閻熊身上,揮手說:"都出去,換身乾淨衣服."

衣服小梅已經帶來了,眾人分別換好衣服回到臥房,袁方也已經換好了衣服,套上漿洗過的罩衣,用熱水皂角洗乾淨手,問秦操:"怎麼樣了,麻沸散起作用沒?"

秦操用銀針試了試說:"行了."

袁方看向眾人:"我需要幾個助手,你們聽我安排,大家都先去洗手,注意,一定要洗乾淨了,尤其是指甲縫."眾人齊齊點頭,按照袁方的要求仔細刷洗,尤其是楊興,一雙手都快刷禿嚕皮了才罷手.

等眾人全都洗過手,袁方每人發了副手套,環視眾人說:"事關緊急,我就不和大家客氣了.秦大哥,你就站在閆都頭的腦袋那邊,隨時注意他的反應,一旦麻醉失效立刻補救."秦操應聲,站到閻熊頭部位置.

袁方站在閻熊腹部的右手邊,對小梅說:"小梅,你做我的第一助手,站我對面,一會幫我拉鉤,剪線,尤其是等下切出刀口之後用紗布填塞壓迫止血."小梅有些緊張的站在袁方對面.

袁方看向任飛:"你站小梅左手邊,做第二助手.楊興,你站我身邊,給我遞工具."任飛和楊興分別站好.

閆月著急說:"我呢,我能幫上什麼忙嗎?"袁方指著油燈說:"一會我需要的時候幫我舉燈照亮."閆月點頭,袁方對閆月基本不報什麼希望,第一次見這種場面,能堅持不暈就很不錯了.

一切准備就緒,袁方深吸了口氣,用烈酒棉再次進行皮膚消毒,用鋪巾蓋住閻熊的大部分身體,只留下闌尾周圍十幾厘米的范圍.

此時,袁方的心里有些惴惴,暗暗嘀咕:"用這樣的酒消毒,希望別感染才好."

伸手對楊興說:"手術刀."楊興找到手術刀遞給袁方.

接過手術刀,深吸了一口氣,平複雜亂的心情,讓自己冷靜下來,正想動手,卻又感覺少了點什麼,沉思片刻,袁方一跺腳,對,口罩和帽子.

環視眾人和已經麻醉的閻熊,現在已經箭在弦上,沒有時間再去准備那些,只好找了幾塊方巾讓大家包好頭臉,只露出眼睛,頓時,屋子里的氣氛就不一樣了,看起來就像一屋子蒙面大盜圍在一起分贓一樣.

手起刀落,在閻熊右下腹部壓痛最明顯的地方斜切出一個五厘米左右的刀口,鮮血湧出,早就准備好的小梅用鑷子夾著紗布填塞,袁方也一起幫忙,不一會,止住出血.按照袁方的吩咐,楊興將拉鉤遞給小梅,小梅用拉鉤輕輕分開傷口,鮮血再次湧出,袁方和任飛一起動手,直到血液不在流出.

袁方用手術刀挑開腹膜,用紗布墊將小腸推向內側,先找到盲腸,再沿三條結腸帶向盲腸頂端追蹤,找到病變闌尾,還好,闌尾只是初期炎症,不太嚴重.

接過楊興遞來的止血鉗,夾住闌尾系膜,在闌尾根部用絲線結紮切斷闌尾動脈,將闌尾提到切口外,圍繞闌尾根部在距闌尾根部處的盲腸壁上作荷包縫合,暫不收緊.

一切都很順利,接過消毒過的絲線,在闌尾根部結紮,在紮線遠處切斷闌尾,殘端用烈酒塗擦消毒.

接下來,由小梅幫忙,持無齒鑷提起荷包縫線線頭對側的盲腸壁,右手持夾住線結的止血鉗,將闌尾殘端推進盲腸腔內,同時袁方上提並收緊荷包縫線,使殘端埋入荷包口,結紮後剪斷線頭,最後,闌尾系膜殘端覆蓋加固,使局部表面光滑,防止術後粘連.

接著,夾一塊紗布團,伸入腹腔,盲腸周圍檢查,沒有滲液,膿液,也沒有結紮點出血,手術基本成功.接下來就是刀口縫合了,首先用最細的絲線縫合腹膜,接著,縫合皮下組織,小梅幫忙剪線打結,袁方負責縫合,兩人配合的十分默契.

最後,只剩下皮膚層縫合,袁方看向秦操:"秦大哥,皮膚你來縫合吧."秦操猶豫了一下,看了任飛一眼,和袁方交換位置,左右持有齒鑷,右手持針鉗,取過穿好線的三角針,對小梅點頭示意,開始縫合.

(手術流程乃網上收集資料,如有遺漏錯處請勿深究.)

這是秦操第一次在活人身上實踐間斷縫合法,難免有些緊張,不過在第一針完成後,逐漸放松下來,一共五針,間距相當,結目整齊,位置統一,袁方暗暗點頭稱贊.

接下來擦去皮膚殘留的血跡,包紮傷口,都交給小梅處理,楊興顫抖著收拾好手術刀等器具,和任飛一起,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樣看向袁方.

楊興和任飛的狀態明顯不佳,袁方淡淡一笑:"先出去吧,放松一下,等會進來幫忙把閆都頭抬到床上."任飛和楊興如蒙大赦,邁著顫抖的羅圈腿出了房間,至于閆月,早在袁方開刀的第一時間就暈倒在床上,至今未醒.

秦操端起裝著闌尾的小盆仔細打量:"這就是你說的闌尾?"

袁方摘掉手套說:"嗯,這就是闌尾,闌尾對于人體來說可有可無,一旦發病,輕者可以藥物治療,但容易反複,像閆都頭這樣的直接開刀切掉才行."

小梅包紮完傷口,收拾好滿地的狼藉,揚了揚裝滿染血紗布的鐵盆問:"袁大哥,這些怎麼處理?"

這里的消毒工藝不夠,反複使用很容易交叉感染,袁方便揮手說:"等下直接燒了,這些東西不能重複使用."小梅有些可惜的哦了一聲.

袁方接著說:"這是咱們第一次合作,也是沒有准備,其實按照慣例,手術之後要清點所有工具以及使用和沒使用的所有紗布."

小梅疑惑問:"為什麼?"

袁方呵呵一笑:"有些時候不注意,會把一些東西留在傷口里面."

小梅和秦操不可置信,異口同聲說:"不會吧."

袁方聳聳肩:"你們還別不信,以前可是有很多例子的,從病人肚子里面找出來的東西那是五花八門什麼玩意都有,紗布什麼的還算好的,戒指,耳環被縫在肚子里的事也不是沒有."

小梅驚訝的張大嘴巴,秦操看向袁方:"以前?難道以前有很多人都做過這樣的手術?"

袁方暗暗叫苦,怎麼就說走嘴了呢,急忙掩飾說:"那個,我也是聽說的."

見袁方不想深談,秦操不再追問,轉移話題:"師弟,絞腸痧只要割掉闌尾就沒事了嗎?"

袁方一邊洗手,搖頭說:"據我所知,絞腸痧是腹部內髒病變的統稱,闌尾炎只是其中一種,如果是其他部位病變引起的,還得視情況而定."秦操若有所思,將這番話牢牢記在心里.

小梅看著處于麻醉狀態的閻熊問:"接下來呢,接下來還要做什麼?"

袁方看向秦操:"秦大哥,你有沒有止痛的藥,一會麻醉效果過去了,傷口會很痛."

秦操一怔:"有,我這就回去抓藥."

秦操走了,剩下的就是等待了,留下小梅照看閻熊和閆月父女,袁方出了臨時手術室,深吸了新鮮空氣,頓時覺得清爽許多,有些好笑的看向還在發抖的楊興表揚說:"不錯,比上次強多了."楊興臉色蒼白,艱難一笑,那笑容看起來比哭還難看.

任飛也好不到哪去,臉色白的嚇人,看向袁方的眼中滿是驚懼,他實在想不明白這麼文文弱弱的一個人下手怎麼會這麼狠,捅人肚子割人腸子,現在想想還後怕.

小梅帶著紗布等廢棄物品出來,輕輕關上房門,小聲說:"閆月姐姐醒了,她在照看閆都頭.袁大哥,這些真的都要燒掉嗎?"

袁方不容置疑說:"嗯,全燒了,一點不留,還有切下來的闌尾也一樣."

小梅看向任飛,任飛看向廚房,小梅提議說:"任飛大哥,有沒有炭爐?"

任飛實在沒有力氣動彈,指了指廚房:"火還沒滅,丟灶坑里燒就行."

小梅提醒說:"還有,還有那段闌尾呢,在那燒,以後做飯你沒有心理負擔就成."任飛聞言臉色一變,艱難站起身像醉漢一樣扶著牆去准備炭爐了.炭爐准備的正好,小梅燒掉廢棄的紗布之後,秦操正好用來煎藥.

期間,袁方,任飛,楊興和秦操將閻熊抬到床上安置,把臨時手術台撤走,恢複臥室原貌.

兩個時辰很快過去,麻藥效果消失,閆熊悠悠轉醒,睜開眼睛看到床邊的袁方,秦操等人,閻熊茫然中帶著一絲慶幸和欣喜說:"我,還活著?"說著就要起身,腹部傷口傳來一陣劇痛,疼的他忍不住一聲悶哼.

袁方急忙阻止:"別動,你得好好休息,等刀口愈合以後才能下床."

閻熊下意識的看向腹部,只看到一大塊鋪巾,試探問:"袁大夫,那個手術完了?"

袁方微笑點頭:"手術很成功,接下來你靜養幾天就沒事了."

閻熊不敢相信:"真的?絞腸痧真的治好了?"

袁方十分肯定說:"沒錯,治好了."

閆月淚流滿面,看著袁方道謝說:"謝謝袁大哥,謝謝秦大夫,謝謝小梅,謝謝楊大哥,謝謝你們救了我爹."

小梅摟住閆月:"謝我做什麼,我只是幫了點小忙而已,要謝你應該謝袁大哥和老師."

秦操擺手一笑:"不用謝我,都是師弟的功勞."

袁方謙虛說:"話不能這麼說,要是沒有秦大哥和大家的幫忙,手術也不可能順利進行."秦操不在乎那些虛榮,連連擺手.

上篇:第四十六章 死不了    下篇:第四十八章 叮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