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四十六章 死不了   
  
第四十六章 死不了

時間過的飛快,久別重逢的眾人沒感覺時間流逝,卻已經到了晚飯時間.

晚餐很豐盛,除了幾道素菜之外,還有一大碗的紅燒肉和一盤子燒肥腸,大梅的手藝沒的說,紅燒肉做得色澤金黃,肥而不膩,口感微甜,入口酥軟即化,袁方整整吃了三大碗米飯才挺著肚子離開飯桌.

正堂,袁方喝了口茶水,納悶的問:"楊興,大梅做的紅燒肉這麼好吃,你咋沒吃多少呢?小梅和小七她們也是,我看她們才動了幾筷子."

楊興苦著臉說:"老大,就算再好吃也架不住天天吃吧.你可不知道,你不在的這些天幾乎每天都是紅燒肉,我現在看到那東西都想吐."

袁方眉毛一挑:"不至于吧?大梅最近這是咋了?燉燉有肉?難道醫館的生意變好了?"

小梅幸災樂禍的捂嘴偷笑說:"還不是因為楊大哥,為了練習縫合,給了我姐一筆錢,說是每天都要這麼一塊豬肉,我姐最開始說這樣太浪費了,可楊大哥說不浪費,練習完還可以做熟了吃,然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每天都是紅燒肉,要不就是蒸肉,我都胖了好多了."

袁方嘿嘿壞笑:"你小子這是自作自受,還連累了別人.沒事,小梅,你以前太瘦了,現在正好."

小梅開心的問:"真的?我真的不胖?"

袁方十分肯定的點頭:"當然,現在正好,你說呢楊興."楊興也是一個勁的點頭,看著小梅傻笑,小梅被誇得喜上眉梢,美滋滋的給眾人添茶.

就在眾人飲茶閑聊間,任飛急匆匆的進來,滿臉焦急說:"秦大夫,老爹他病了,很嚴重."

秦操聞言鉗口撟舌,猛的站起身問:"閆都頭得的什麼病?"

任飛支支吾吾不確定的說:"中午的時候說是肚子疼,然後沒多久開始惡心嘔吐,然後肚子越來越痛,現在都快挺不住了."

秦操一邊准備藥箱一邊安慰任飛說:"冷靜,任飛,閆都頭不會有事,你想想,還有什麼其他症狀沒有?"

任飛接過小梅遞來的茶水喝了一口:"還有點發熱,不明顯."

秦操提起藥箱:"走,去看看."

袁方聽完任飛描述的病情眉頭微皺,起身說:"我也一起去看看."楊興和小梅也一同起身跟了上去.

任飛是醫館的一員,閆都頭更是熟得不能再熟的那種,這麼多年大事小情的更是沒少幫忙,他病了,所有人都是發自內心的關心.

秦操沒有阻止眾人,他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從任飛的描述判斷,閻熊極有可能患了絞腸痧,如果真是如此可就麻煩了,這種病幾乎沒什麼藥可以治愈,就是他知道的那幾種效果同樣非常有限.

大梅和小七幾人留下看家,秦操和任飛在前帶路,袁方,楊興和小梅緊隨其後,幾人風風火火疾步如飛.

任飛家離醫館不遠,十幾分鍾,一行人來到閻熊的臥房,此時,閻熊已經疼得大呼小叫,閆月六神無主,急得手足無措滿臉淚水.

秦操徑直走到閻熊床邊,抓起手腕診脈,並詢問閻熊的病情.閻熊疼得滿頭大汗,臉色蒼白,斷斷續續的說了一遍,和任飛描述的差不多,先是腹痛,然後惡心嘔吐,現在不吐了,肚子卻像被人捅了一刀又擰了一圈似得絞著痛.

半晌,秦操松開手,表情凝重給任飛使了個眼色,任飛心里一緊,跟著秦操出了房間.

袁方也想聽聽秦操的判斷,也跟了出去,小梅也想聽聽,卻被袁方攔住,壓低聲音說:"這是個機會,你去診診脈."小梅點點頭,走到床邊坐下.

秦操對一臉不安的任飛說:"我要是沒弄錯的話,閆都頭應該是患了絞腸痧."任飛聞言臉色變得蒼白,一點血色都沒有,他很清楚絞腸痧意味著什麼,那是死亡的代名詞.

任飛滿臉的不可置信,身體癱軟坐在台階上:"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秦大夫,有沒有什麼辦法?"

秦操哀歎搖頭:"唉!"

猛然間,秦操看向袁方:"師弟,你怎麼看?"

袁方皺眉說:"閆都頭好像是闌尾炎,我還不能確定."

秦操一愣:"闌尾炎?那是什麼?"

想起袁方那些神奇的工具和匪夷所思的理論,任飛再次燃起希望,幾步跑到袁方身前,緊緊拉著袁方的手:"袁大哥,你有沒有辦法?"

袁方深吸了一口氣:"我進去看看再說."

任飛恢複了些許力氣:"好,好."他現在腦子一片空白,除了'好’不知道該說什麼.

閆月剛才也跟了出來,聽到絞腸痧和任飛的反應,癱坐在門口表情呆滯,顯然有些承受不了這樣的事實.任飛扶起閆月跟著袁方進屋,讓閆月在椅子上坐好,走到床邊想問卻不敢出聲.

袁方先是將閻熊的身體放平,輕聲問:"哪里最疼?"

閻熊疼得連開口都很吃力,右手點指說:"最,最開始,是,是這里,剛才,好像是這里,現在,現在感覺整個肚子都疼."

袁方站起身:"你忍著點,可能會很疼."閻熊微微點頭,接著就是一聲慘叫,袁方的手已經按在他的痛處.

等閻熊疼痛稍緩,袁方接著說:"等下可能會更疼,你堅持下."閻熊沒說話,他已經說不出話了.袁方收回手的瞬間,只見閻熊身體僵直,牙關緊要,豆大的汗珠順著額頭流下.

任飛雙腿顫抖,結結巴巴的問:"怎麼,樣?"

袁方喃喃自語說:"右上腹位突然疼痛,隨後出現惡心和嘔吐症狀,接著不再惡心,疼痛轉移到右下腹部,有壓痛反跳痛,低燒不退.嗯,是闌尾炎,急性闌尾炎."

說到這,袁方看了秦操一眼:"也就是絞腸痧的一種."袁方這麼說也是有他的道理,秦操為人寬厚,可也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他下不了台,再有,秦操的診斷沒錯,闌尾炎就是絞腸痧的一種.

不等任飛開口,袁方接著說:"需要開刀,立刻開刀."

任飛愕然半晌:"開刀?"

袁方解釋說:"就是切開肚子,割掉病變的闌尾."這下,滿屋子除了楊興全都驚呆了,切開肚子割掉那個什麼尾,對這些人來講那就是天方夜譚.

袁方看向閻熊,又看向任飛,再看了閆月一眼問:"你們怎麼說?"

閆月對于刨開肚子什麼的明顯有著巨大的恐懼和抵觸:"袁,袁大哥,就沒有別的,別的辦法了嗎?"

袁方搖頭:"沒有,如果你們同意,就馬上開始准備,這病耽誤不得."

任飛看了看幾乎暈厥的閻熊,狠狠一咬牙:"袁大哥,都需要什麼東西?我馬上准備."

袁方轉頭看向秦操:"秦大哥,你那是不是還有一點麻沸散?"這件事以前秦操和袁方提起過.

秦操毫不猶豫說:"還有一些."

袁方對任飛說:"我需要乾淨的白布和足夠多的開水,還有大一點的桌子,最好是兩張方桌並在一起,還有無煙蠟燭,越多越好."

任飛為難說:"蠟燭只有兩根,油燈行嗎?"

袁方點頭:"可以,最好用煙小點的燈油."接著,對楊興和小梅說:"你們兩個跑一趟,把我的手術刀拿來,再多帶點棉團,紗布,縫合線,還有那壇子高度酒也一起帶來,對了,還有麻沸散.還有乾淨的衣服和罩衣."

秦操率先走向門口:"我也一起回去,麻沸散他們不知道放在哪了."秦操帶著楊興和小梅走了,任飛和閆月去准備袁方要的東西,房間里就剩下閻熊和袁方.

閻熊目視袁方,臉色黯然:"袁大夫,你說句實話,我是不是沒得救了?"袁方沉默不語,他現在不敢保證什麼,這里的醫療條件有限,術後感染的可能性很大,一旦感染太嚴重,袁方也束手無策.

閻熊一聲苦笑:"唉,沒想到是絞腸痧,我以為還能活個十年二十年的,那時候任飛和閆月也應該有孩子了,真想看看我孫子再走啊."

袁方拉住閻熊的手安慰說:"閆都頭你放心,你的病我有把握,一定能把你治好."

閻熊慘然一笑:"不用安慰我了,絞腸痧是什麼我清楚,我爹就是因為這個病沒的,沒有大夫能治."

袁方信心滿滿說:"以前沒有不代表現在沒有,你先休息會,我保證過幾天你還能大碗喝酒."閻熊眼睛一亮,隨即又暗淡下去,他不覺得袁方能治好自己,這番話也只不過是安慰罷了.

很快,任飛和閆月准備好了開水和桌子,按照袁方的要求在桌子上墊了一床褥子,再將嶄新的白色床單鋪在上面,然後是油燈,足有十幾盞,分別放在桌子四周的家具上,整個屋子頓時疼火通明.

秦操三人沒用多久趕了回來,袁方打開牛皮袋,將里面所有東西裝在兩個彎盤里遞給小梅和楊興:"拿去在開水里面煮,消毒之後再拿回來."

小梅征詢問:"要煮多長時間?"

袁方想了想:"水開了幾分鍾,呃,半刻鍾就行."

秦操不用吩咐,已經開始用酒調制麻沸散了:"師弟,需要麻醉多長時間?"

一般闌尾炎手術一個小時就差不多了,但這里條件有限,可能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需要多一些應急時間:"嗯,一個時辰吧."

秦操一愣,苦笑說:"最少計量要要麻醉兩個時辰,沒什麼關系吧?"

袁方點頭:"那就最小計量吧."接著,找出幾幅橡膠手套和幾個小盆遞給任飛:"這些也拿去消毒."任飛風風火火直奔廚房.

上篇:第四十五章 新居    下篇:第四十七章 活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