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三十三章 原來你是什麼都不想要   
  
第三十三章 原來你是什麼都不想要

袁方的歪理成功的忽悠了小七他們三個傻孩子,接著一副志得意滿的看向秦操,秦操佯怒瞪了袁方一眼,意思很明確,你小子別打我的注意,不然有你好看.

秦操態度堅決,袁方無奈一笑,將兩個稍大的盒子遞給秦操:"秦大哥,我想這東西你應該不會拒絕吧?"秦操疑惑的打開盒蓋看了一眼,里面是上品的澡豆,淡淡一笑收下了盒子.(澡豆,洗漱用的一種粉狀護膚劑,以豆粉為主,最好用黑豆粉,再配上各種藥末制成,能起到滋潤皮膚和預防皮膚疾病的作用.).

分贓完畢,小梅指著剩下的一堆胭脂水粉問:"袁大哥,剩下的怎麼辦?"

袁方壞壞一笑:"不是還有任飛呢嗎,這些給他留著,他那小白臉要是用了這些那就是名副其實的油頭粉面了."

小梅使勁點頭:"對,還有閆月嫂子."

第二天一早,眾人早早起床洗漱,大梅做好早飯如往常般招呼眾人,但今天,注定不會尋常.當大梅看到小七他們三個的時候,差點沒把手里的碗摔了,這三個家伙實在太嚇人了.

小七三人昨晚回去之後討論了很久,最後覺得袁方的話非常有道理,于是,三個傻孩子一大早就開始塗脂抹粉,可是他們沒有經驗,不知輕重的隨便在臉上抹了厚厚的一層白.粉,然後,效果出來了,臉色慘白的慘白,就跟在臉上刮了一層白灰似得.三個傻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覺得不太對勁,效果和小梅的白里透紅全完不是一碼事.

三個傻孩子節儉慣了,不忍心洗掉這些昂貴的香粉,于是簡單商量一番又在臉上塗了點腮紅,追求白里透紅與眾不同的感覺,這樣一來,他們三個就更不像人了,看起來就和電影里的古代僵尸沒啥區別.

這時,正好大梅喊眾人開飯,三個傻孩子就這麼跑了過來.

大梅被小七他們三個弄得哭笑不得,小梅笑得都能看到小舌頭了,秦操也好不到哪去,轉過頭不忍去看.

和小七三人白里透紅的風格不同,楊興和袁方最求的是自然般的紅潤,兩人以腮紅為主,先把臉蛋抹得跟猴屁股似得,然後在外面塗上一層薄粉,還自認為滿面紅光,實際卻是慘不忍睹.

這還不算完,在袁方的慫恿下,楊興還用朱砂塗唇,顏色還特別的豔,就像剛喝了雞血似得,加上兩條濃得跟木炭似得粗眉,怎麼形容呢,反正他們已經脫離人類的審美范疇了.

今天早飯吃的很安靜,幾乎沒有人開口,小梅和大梅悶頭喝粥,她們實在不敢抬起頭面對這一屋子怪物,生怕忍不住笑出來浪費嘴里的食物.

秦操一邊喝粥,一邊時不時的轉頭看向身後的窗外,肩頭時不時的顫抖,顯然已經快到了忍耐的極限.

好不容易吃完早飯,秦操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于是,拿出大boos的威嚴,命令大梅和小梅用最短的時間給這些活寶加以培訓,秦操的要求不高,讓他們恢複人樣就行.

經過小梅和大梅一個上午的悉心教導,袁方等人總算是有點人模樣了,原本這是個和大梅套近乎的絕佳時機,可昨晚和趙鐵匠已經約好見面,袁方戀戀不舍的帶著小梅和楊興出了醫館,趕往鐵匠鋪.

當然,在小梅善意的建議下,兩人是洗乾淨臉才出門的,不然,小梅還真沒有勇氣這這麼兩個活寶一起上街.

鐵匠鋪一片熱火朝天,趙鐵匠揮舞手里的小錘小心翼翼的敲打一塊燒得通紅的鐵條,見袁方來了,叫來徒弟接替自己繼續鍛造,笑呵呵的上前招呼:"幾位大夫來了,坐."

眾人來到石桌前落座,趙鐵匠拿來一把剛剛打造好的剪刀遞給袁方:"袁大夫,你看看怎麼樣?"

袁方接過剪刀看了一眼就皺起眉:"我要求的是全部拋光,你這才拋了一半不到啊."

趙鐵匠解釋說:"拋光是細致活,需要時間,這個就是樣品,你看看效果是不是滿意,我可是請了最好的拋光師傅."

袁方輕輕撫摸鏡面一樣的剪刀,滿意的點點頭說:"嗯,還不錯,就是不知道質地怎麼樣."

趙鐵匠對自己的手藝那是相當自信,拍著胸脯說:"這個你放心,我趙老八的手藝在幻羽縣也是出了名的,材料是最好的精鋼,加上反複折疊錘煉,無論是韌性還是硬度都絕對一流."說實話,袁方對趙鐵匠的手藝還是比較滿意的,最少外觀上完全達到了自己的要求,至于應用的效果還得實際驗證一下才行.

袁方四下看了看問:"趙鐵匠,你這有沒有厚一點的牛皮?"趙鐵匠點頭:"有,我這就給你去拿."

牛皮是炮制好的淡干牛皮,很厚實也很結實,袁方用剪刀試了試,牛皮很輕松的被剪開,剪刀很鋒利,刃口也沒有什麼磨損:"不錯,不錯."袁方滿意,趙鐵匠終于松了口氣,他雖然對自己的手藝有信心,可袁方的要求是在有點高,甚至可以說苛刻.

袁方把剪子遞給滿臉渴望的小梅,笑呵呵的問:"趙鐵匠,想好沒有,我定制這些東西需要多少錢?"

價錢方面趙鐵匠已經想好了,袁方定做的東西雖然不少,所用的材料卻不多,但是呢,這些都是精細活,尤其是鑷子上的橫紋,手術刀柄上的卡槽,都極為耗費時間和精力,還有就是拋光,那可是最費時間的,用的材料更是最上層的,所以,價錢方面自然也就稍稍貴上一點.

趙鐵匠看了袁方一眼:"每套您給二兩銀子怎麼樣?"

袁方面無表情沒有任何表示,趙鐵匠急忙解釋說:"不是我獅子大開口,袁大夫你是內行,這些東西小巧精致,耗力費時,最少得半個月才行,拋光方面我不太在行,還得請人來幫忙,這里外里的加起來,二兩銀子我已經沒啥賺頭了."

袁方擺手打斷趙鐵匠的話:"行了,就這樣吧,五套,一共十兩銀子是吧?"十兩銀子,那可絕對不是小數目,趙鐵匠沒想到袁方這麼痛快就答應了,頓時大喜,連連點頭.

袁方猶豫一下說:"我這也算是批發團購了吧?你是不是多少也表示表示?"

趙鐵匠反應了半天才大概明白袁方的意思,一臉為難說:"要不我多給你做幾件?"

袁方等的就是這個:"行啊,那個彎針你再多給我做幾個,再做五個放這些東西的牛皮袋,你看成不?"

趙鐵匠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下來,原本他以為袁方會討價還價,也做好的讓步的准備,他之前考慮的底線是八兩五分銀子,現在袁方沒有壓價,只是多要幾張牛皮和幾個根本不費什麼原料的彎針,趙鐵匠哪有不答應的道理.

原料需要外買,拋光需要請人,交了四兩銀子的定金,約好交貨的時間,袁方帶著楊興和小梅離開鐵匠鋪.

路上,楊興連連咋舌:"就幾把剪子,幾個鑷子什麼的就要二兩銀子,老大,你不覺得太貴了點嗎?"小梅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這個價格已經遠超她的預計.

袁方不以為意:"價錢還算可以,和我之前想得差不多,趙鐵匠的手藝值這些錢."之前在逃難的路上,袁方向一些鐵匠打聽過這方面的事情,那時候預計一套下來需要二兩半到三兩銀子,趙鐵匠開價二兩,而且手藝和用料都是一流,這麼算下來,比之前預計的省了不少,也多了好幾兩銀子置辦其他東西.

接下來,小梅帶著袁方滿大街跑,去了好多家絲綢店,拜訪了幾個玻璃匠等等,但事情並不順利,比如,絲綢店的商人只管賣絲綢布匹,對于袁方要求的縫合絲線沒有半點興趣,因為袁方的需求遠遠達不到開展新項目的成本.

玻璃匠人其實和鐵匠差不多,有客人自然會誠心接待,可這些玻璃將的工藝水平達不到袁方的要求,玻璃的雜質太多,不堪使用.

期間,袁方也走了幾家販賣海鹽的店鋪,這些地方都被官署控制,屬于國家壟斷行業,其鹽的品質各有不同,袁方各種都買了一些,打算回去一一嘗試.

之外,袁方還逛了幾家棉花店,由于新棉即將開采,袁方只買了些許陳棉回去試制,同時也買了一些純棉紗布,一起帶回去備用.

接著,袁方三人遍尋酒坊,尋找高度白酒,雖然這里的釀酒工藝已經到達初步蒸餾階段,酒精度卻不是很高,達不到消毒酒精的標准,袁方猶豫再三,打算先等等再說,實在不行以後自己弄個酒坊自己釀酒.

此時,已經快到晚飯時間,一行三人逛了大半天,肚子已經咕咕叫了,在袁方的誘導下,由楊興做東,找了個酒樓狠搓了一頓,出來的時候正好遇到周磊和幾個狐朋狗友.

遠遠的,袁方就對周磊比了個中指,周磊不明其含義,不知道是出于禮貌還是不想吃虧,也給了袁方一個中指,雙方視而不見,擦肩而過,仿佛路人,卻又橫眉冷對.

走出老遠,楊興還是憤憤不平:"老大,那家伙怎麼看怎麼討厭,對了,剛才你比劃中指干啥?"

袁方得意一笑:"那個呀,就是代表干你的意思."

楊興愕然:"老大,我沒得罪你吧?"

袁方滿頭黑線:"又不是說你,你急個屁呀?"

楊興反應過來,嘿嘿壞笑比劃著中指:"嘿嘿,老大你太壞了,不過俺喜歡."

上篇:第三十二章 胡說八道    下篇:第三十四章 折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