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二十九章 表白   
  
第二十九章 表白

袁方沒有解釋,反正小梅也沒完全猜錯,敷衍的點點頭:"沒錯,現在有銀子了,小梅,答應你的東西很快就能送你了."小梅一聲歡呼,手里的菜差點掉到地上.

大梅聞言黛眉微皺,不悅的看向小梅:"小梅,你怎麼能隨便向袁大哥要東西呢?"小梅一臉的委屈,可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袁方笑著打圓場說:"大梅,你錯怪小梅了,是我主動送給她的."見大梅一臉的狐疑甚至有些警惕,袁方解釋說:"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一些診療用的工具,秦大哥也有,楊興也有."聞言,大梅的臉色稍緩.

小七,宋云和嚴蒙眼巴巴的看向袁方,袁方揉了揉小七的腦袋笑著說:"你們幾個也有,不過要等到你們術業有成,能夠獨當一面的時候."小七三個都是孩子心性,對于東西本身並不太在意,聽說會有自己的一份,自己並沒有被排除在外,臉上浮現燦爛的笑容.

袁方轉過頭,嬉皮笑臉的問大梅:"大梅,你和小梅買新衣服沒?什麼樣的?好看不?咋沒穿上讓大家看看呢."

大梅把收拾乾淨的牛尾放進盆里,在圍裙上擦了擦手,拿出錢袋遞給袁方:"袁大哥,這些東西一共用了四百文錢,剩下的都在這兒了,還給你吧."

袁方愕然:"四百文,才這麼點?"

小七搶著說:"已經很多了,我還從來沒見大梅姐這麼花過錢呢."

大梅瞪了小七一眼:"你再多嘴晚上不給你飯吃."小七縮了縮腦袋,小梅幾人一陣哄笑.

袁方詫異問:"你們沒買衣服?"袁方就納悶了,不是說女人都喜歡新衣服什麼的嗎?難道這個世界的風俗不一樣?

大梅淡淡一笑:"不用了,我和小梅有不少衣服穿,不用浪費錢買新的."袁方暗暗感歎,大梅應該是過慣了苦日子,養成了節儉的習慣.

袁方將錢袋推還給大梅:"我還有銀子,這些你拿著,醫館的生意不好,留著貼補之用吧."大梅猶豫了一下沒再推遲,收好錢袋,繼續忙著准備晚飯.

小七指著籠子里面的幾只雞問:"大梅姐,這雞什麼時候殺呀?"

大梅搖頭說:"那幾只雞留著,一會放到後院養著,以後大家就有雞蛋吃了."

楊興被這邊的聲音吵醒,揉著惺忪睡眼進來,看到又是雞又是魚的不由一愣,隨即大喜:"這麼多好吃的,今天是啥日子啊?"

小七搶著說:"袁大哥的銀子要回來了,晚上要請閆都頭喝酒."

楊興咧嘴一笑:"嘿嘿,這下好了,終于有肉吃了."

袁方把楊興拉到一邊,拿出五兩銀子遞過去:"給,你拿著."

楊興愕然:"老大,我不是說了嘛,我沒用錢的地方,你留著辦正事吧."

袁方拍了拍鼓鼓的錢袋:"我還有,不夠再找你要."接著,湊到楊興耳邊小聲說:"你就不想送小梅點東西?"楊興呆頭鵝一般撓撓頭,一臉的茫然.

袁方極度心塞,提醒說:"你不是喜歡小梅嗎,送點她喜歡的東西討她歡心啊,這都不懂?"

楊興恍然大悟,想了想苦著臉說:"老大,就算有銀子,我也沒地方買尸體去啊."

袁方愣了半天:"你買尸體干啥?"

楊興理所當然的說:"你不是說送小梅喜歡的東西嗎?我覺得小梅好像對尸體挺干興趣的."

袁方徹底無語了,哪有送追女孩子送具尸體的:"我靠,你這腦袋里裝的都是啥玩意?我說的不是那個."

楊興蒙圈了:"那是什麼?"

袁方徹底被打敗了:"你就不能送點正常的?比如漂亮衣服,比如發簪了,再比如胭脂什麼的."

楊興嘿嘿一笑:"老大,你以為我傻呀,我是逗你玩呢."說完,轉身就跑,袁方被氣得七竅生煙,邊追邊罵:"你小子敢耍我,你跑,你跑,有種你小子就別回來."大頭見狀也來湊熱鬧,屁顛屁顛的跑過來,汪汪叫著跟著楊興一溜煙跑沒影了.

大梅是個開朗的女孩,嗯,二十來歲也應該可以稱作女孩吧,看到袁方和楊興搞怪般的笑鬧也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大梅算得上是醫館眾人的大姐頭,她笑了,其他人也都跟著笑,這是一種心里狀態,對小團體內領導者的盲目遵從,當然,也不是盲目,袁方和楊興卻實很好笑.

說笑間,一道道美食烹煮完畢,一盤盤,一碗碗飄散著濃濃香味送上餐桌,所有人臉上都是豐收般滿滿的笑容,氣氛相當歡愉和諧,除了袁方這個不要臉的糾纏大梅和大頭霸占了雞窩之外,其他的都很和諧.

秦操回來了,患者沒有什麼大礙,一兩副草藥調理一下就好,趕在閻熊之前回來,總算沒有失了禮數.

秦操將五十文錢的診費交給大梅,大梅的笑容更盛了,倒不是說大梅見錢眼開,而是五十文錢的診費對于醫館來說已經是難得的大收入了.

閻熊如期而至,一同前來的還有任飛和妻子閆月,一家三口一個不少.

任飛不用說了,這兩年差不多整天在醫館,大家熟得不能再熟了,袁方沒想到的是,閆月和眾人也同樣熟悉,尤其是和大梅,小梅兩女,一見面就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大梅也一改以往的沉穩,聊得不亦樂乎.

閆月和大梅的年紀差不多的樣子,相貌清秀,氣質文雅,可能是從小受閻熊的影響,說話干脆不拘小節.

在這個世界,女人的地位並不比男人差多少,同桌共飲屬于正常,尤其是在社會底層人家,更沒有那麼多講究.

閻熊是個貪酒之人,閆月繼承其夫的'優點’,同樣善飲,酒桌上,父女倆相當默契,你一言我一語,連連舉杯暢飲,其他人最開始還能勉強隨飲,後來就有點扛不住了.

首先敗下陣來的是小七三人,他三個第一次喝酒,不甚酒力,連飯都沒來得及吃上一口就'壯烈犧牲’了,被楊興和任飛架著回房休息.

接下來是任飛和秦操,秦操平時一般很少喝酒,任飛也同樣如此,兩個人雖然沒有喝到人事不知的地步,不過也差不了多少,扶著牆敗下陣去.當然,任飛不是真的回家,而是跑到袁方和楊興的房間隨便找了張床倒頭就睡,弄得大頭回去查看'領地’的時候還以為走錯地方了.

接下來壯烈的是閻熊父女,他們兩個張羅的最歡,卻沒能堅持到最後,大著舌頭胡言亂語,最後不情不願的被楊興和小梅送回住處.

一起走的還有任飛,這貨是徹底喝蒙了,非得要騎著大頭回家,嚇得大頭夾著尾巴跑到後院再也不敢出來了,而且,在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大頭只要見到任飛掉頭就跑,顯然是被嚇得不輕.

該走的都走了,酒桌上就剩大梅和袁方兩人,這也是袁方刻意營造的結果.酒是最一般的水酒,菜是普通的家常菜,而氣氛,卻很不尋常.

不知道這個世界的酒都是如此,還是因為劣質酒的緣故,酒精度數不高,三十度不到的樣子,對于號稱六十度小燒一斤不倒的袁方來講,現在的他還有不小的余地.

大梅的酒量也相當不錯,一點都沒比別人少喝,此時的她雖兩頰生暈,卻依舊保持著清醒,也更加迷人.

袁方舉起酒杯揚了揚:"來,大梅,我敬你一杯,這些年勤苦你了."大梅美目含笑,一飲而盡,袁方大聲叫好,仰頭喝干杯中酒.

剛才出去送閻熊一家,被風一吹酒意上湧,袁方覺得腦袋有點暈乎乎的,正所謂酒壯慫人膽,先是給大梅滿了一杯酒,接著滿是感慨說:"大梅,這麼多年跟著秦大哥在醫館真是辛苦了,秦大哥說,要是沒有你,醫館也維持不到現在,你為了醫館,甚至推掉了幾戶好人家的提親,你這麼有情有義,我很欽佩.來,我再敬你一杯."大梅睜著大眼睛靜靜的聽著,不知不覺間臉更加紅了,就像成熟的蘋果紅的那麼誘人,讓人忍不住想狠狠咬上一口.

袁方在追女孩子方面沒有半點實戰經驗,以前未雨綢繆,通過看書和網上的神侃總結出自己的一套,一誇,二歎,三牽手.

一誇,就是不遺余力的誇獎對方,博得足夠的好感.二歎呢,就是感歎自己的不幸和慘痛經曆,博取對方的同情.然後,時機基本成熟,這時候主動握住對方的手,如果對方沒掙脫,就代表大事已成,反之,自己就趁早滾犢子.

袁方用出第一招,大梅果然被誇的臉紅不已,袁方大喜,展開第二步攻勢:"唉,大梅,我來這才幾天,你也許還不了解我.

其實我是個孤......"

還沒等袁方說完,大梅舉起酒杯打斷說:"袁大哥,小妹也回敬你一杯."袁方一愣,笑著舉起酒杯一飲而盡,大梅也毫不含糊一口喝干,然後,然後就停不下來了,兩個人推杯換盞,剩下的一斤多酒沒一會就見底了.

袁方已經喝蒙圈了,哪還記得循序漸進含蓄表達呀,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大著舌頭指著大梅說:"大,大梅,我,我,我喜歡你."說著,就要去抓大梅的手.

關鍵時刻,之前累積的酒力像似被點燃的汽油一樣瞬間爆發,袁方就像被人狠狠敲了一棍子似得,只覺眼前天旋地轉,踉蹌著想要扶著點什麼,抬手卻抓了個空,接著身體一軟,眼前一黑,人事不知了.

大梅也早就到了極限,環視空蕩蕩的房間呵呵傻笑,沒一會,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呆呆的看著門口的方向,眼神變得空洞,輕聲呢喃:"你,你到底喜不喜歡我,你的心里到底有沒有我."說完,趴在桌上沉沉睡去,臉上還殘留著迷茫和一絲幽怨.

上篇:第二十八章 今天是個好日子    下篇:第三十章 宿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