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二十四章 我被楊興撞了一下腰   
  
第二十四章 我被楊興撞了一下腰

遠處傳來腳步聲,袁方心里一緊,接著,就聽到楊興鬼鬼祟祟的聲音:"老大,老大,你在哪."

袁方被楊興的語氣弄得有些緊張,壓低聲音說:"這呢,你咋跑過來了?有動靜了?"

楊興摸到袁方身邊,郁悶說:"老大,天都快亮了,他們沒出來啊."

袁方看看天色,歎息說:"走,先回去吧."

楊興不甘心的說:"老大,就這麼放棄了?"

袁方拉著楊興往回走:"今天晚上再來等,我就不信逮不到他們."

天亮了,袁方以傷員的優勢賴在房里睡大覺,楊興就慘了,為了不讓秦大夫和小梅懷疑,依舊忙里忙外,還得裝成沒事人一樣,一整天下來,身心俱疲.

夜里,兩人又偷偷摸摸出了醫館蹲守,但讓他們郁悶的是,秦大夫和小梅始終沒有出現.袁方是個執拗的人,接下來的幾天每天如此,風雨無阻,樂此不疲.

最開始的時候為了解開心中的疑團,楊興一直堅持著,可時間長了他實在熬不住了,白天無精打采,經常做錯事,不是把摘好的菜扔了將菜根拿去給大梅烹煮,就是脫完褲子忘了方便,然後提上褲子就走,反正就是渾渾噩噩,神不守色,不知所謂.

這天,吃過晚飯回到房里,頂著兩個黑眼圈的楊興用哀求的目光注視袁方:"老大,我實在熬不住了,要不咱倆休息一天,讓我好好睡一覺."

袁方果斷駁回楊興的請求:"不行,這種事是重在堅持,你想啊,要是咱們今天休息了,他們卻出去了,你說,之前的辛苦是不是白費了?楊興,堅持,再堅持幾天,勝利就在眼前了,難道你真的不想知道小梅和秦大夫到底去干啥了嗎?難道你真的放棄小梅了嗎?"

楊興被袁方說的熱血沸騰,嗷嗷叫著說:"我當然沒放棄,老大,咱們晚上繼續.我先睡一會,到時候你叫我."說完沒兩分鍾,鼾聲響起,楊興是真的累壞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大概晚上十一點左右,醫館的大門被推開,秦大夫先出來,走到不遠處的轉角等候.大概又過了十分鍾,小梅的身影不出意外的出現,兩人彙合後沿著僻靜的街道向城西行去.

等兩人走遠了一點,袁方急忙站起身繞到後院外找到打瞌睡的楊興,拉著他追了上去.

一路上,袁方和楊興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面,保持一定的距離,途中遇到幾伙巡城士兵,都被其巧妙躲過,除了楊興踩到一坨牛糞之外,算是有驚無險.

大概走了不到一個小時,一前一後兩伙'賊’人來到幻羽城的西北角,秦大夫和小梅停下腳步,謹慎的回頭看了看,嚇的袁方和楊興急忙躲找地方藏身.

夜色正濃,袁方和楊興一個躲在牆角陰影一個躲在糞坑旁邊,讓人很難察覺,等秦大夫轉過身兩人長出了口氣的同時也感覺有點不對勁.

楊興抱著胳膊小聲說:"老大,這里怎麼陰森森的,感覺有點冷."

袁方也注意到了:"是有點,你發現沒有,附近好像沒有什麼人家,剛才路過的那幾家好像也很久沒人住的樣子.我靠,你身上怎麼這麼臭?不會是拉褲子里了吧?"

楊興沒聽到袁方後面的話,很認真的點頭:"嗯,我也發現了,老大,這是啥地方啊?秦大夫他們來這弄啥?"

'弄’這個字眼有時候還是會讓人浮想聯翩,不過這樣的氛圍,袁方沒有心思開玩笑,壯著膽子說:"等下就知道了,他們進去了,走,過去看看."

兩人躡手躡腳來到秦大夫消失的地方,這里是個很特別的地方,高大的木門,院牆不是很高,是和民宅,官署完全不同的風格,袁方抬頭看去,頓時嚇得魂飛天外.

楊興嘴唇打顫,面色蒼白:"老,老大,這好像是義莊."義莊,就是暫時停放尸體的地方.

袁方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牌匾上寫得清清楚楚,這就是義莊,不過以前經常進出太平間的他比起楊興還是鎮定得多.

稍稍平靜了一下,袁方深吸口氣:"走,進去看看."

楊興都快哭了:"老大,真要進去?要不咱們回去吧?"

袁方給楊興打氣說:"你還想不想弄清楚小梅的事了?"

楊興咬了咬牙:"走,誰怕誰呀,大不了咱們倆一起死."嘴上雖然這麼說,可他的腿卻有點不聽使喚,比隔壁吳老二走得都要艱難.

袁方翻了個白眼,拿出早就准備好的蒙面巾,兩個人戴上,一前一後走進義莊.義莊的門口沒人看守,也沒有必要,試問,正常人誰會大半夜跑到這來.

進了大門,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院子,中間豎立著一個長方體石碑,四面篆刻碑文,具體寫的什麼兩人沒有心思去看.義莊兩邊是回廊,廊簷掛著兩個白色的燈籠,散發著微弱的光芒,微風吹過,燈籠隨風輕擺,燈火搖曳間,氣氛越發恐怖陰森.

袁方回過頭不滿的說:"你拉著我干啥?"

楊興哆嗦著說:"老大,我害怕."袁方無奈,繼續往前行.

來到正堂,大門沒關,探頭看去,里面除了一個類似祭台的東西之外別無他物.袁方回過身說:"不是這兒,里面沒人."

楊興指了指正堂旁邊說:"那里有路."說完,楊興就後悔了,但也已經晚了.

袁方二話不說走了過去,楊興戰戰兢兢的跟在後面,他有點後悔了,早知道就應該把大頭也一起帶來的,以大頭的長相應該可以辟邪.

繞過正堂來到後院,就算是袁方也感覺渾身發寒,這里擺著好幾口棺材.楊興連連作揖,嘴里嘀嘀咕咕的生怕冒犯死者被鬼魂糾纏,袁方雖然不信鬼神,可被楊興弄得也是膽戰心驚.

袁方壓低聲音怒聲說:"你丫的給我閉嘴,再神神道道的我就把你丟進棺材里讓你們好好聊聊.走,他們應該就在那里了."楊興抬頭看去,前面不遠的地方有個屋子,燈光通透,人影晃動.

楊興驚訝說:"怎麼三個人?難道還有別人?"袁方招招手,示意楊興跟上,高抬腿輕落足,慢慢靠了過去.

終于,兩人來到窗前,窗戶關著看不到里面,還好,這里的窗戶還是老式的紙窗,袁方蘸了點口水在窗紙上點了個洞,湊上去偷看.

楊興的心髒都快跳出來了,緊緊抓著袁方的衣服不放,眼睛四處游移不定,他總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偷偷窺視自己一樣,渾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房間里同樣擺著幾口棺材,深處,一塊白布遮擋,隱約能看到秦操和小梅就在那里,還有個一陌生的身影在比比劃劃的說些什麼,距離太遠,聽不清楚.

袁方轉過身,正要開口,突然一個黑影從天而降,輕飄飄毫無重量般落地無聲,嚇得袁方頭皮發麻,汗毛豎起.

楊興更是不堪,一聲怪叫:"老大,有鬼,救命啊."黑影落地,原來是一只野貓,對著兩人不滿的'喵’了一聲,邁著悠閑的腳步一溜小跑不見了.

袁方氣急敗壞的瞪了楊興一眼,轉身就想跑,楊興剛才那一嗓子一點保留都沒有,別說屋子里的人,就算是一里之外都能聽得清楚.

屋子里的人同樣被嚇了一跳,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是誰在外面?"接著,急促的腳步聲傳來,眨眼間來到門口,正好和袁方撞了個滿懷.

此人中等身材,骨瘦如柴,雙眼深陷,披頭散發,看起來就和僵尸似得,把袁方和楊興嚇得差點沒背過氣去.袁方更慘,不但差點被嚇死,還被狠狠撞了一下,楊興又在後面狠狠頂了一下,正好頂在腰眼位置,袁方一個趔斜摔倒在地,看向'僵尸’呆呆無語.

僵尸?吸血鬼?亡靈法師?袁方腦子里一片混亂.

楊興更是不濟,看清此人相貌一聲慘叫'我靠,鬼呀.’然後撒丫子就跑,卻慌不擇路之下被坐在地上的袁方絆倒,趴在地上起不來了.

此人五十來歲的樣子,雙眼渾濁頭發蓬亂,伸出干瘦的手指著袁方和楊興:"你們是誰?為何深夜來此?"老者聲音沙啞,聽起來滲人不已.

袁方不知該怎麼回答,秦操出現的門口,此時的他也用一塊白布蒙著臉,眼中滿是驚疑,先是看了看楊興,又看了看袁方,試探著問:"師弟?"

袁方摘下面巾,尷尬一笑,揮手說:"嗨,秦大哥,是我."

秦操四下看了看,沒有發現其他人,上前幾步扶起袁方和楊興,皺眉問:"師弟,你們怎麼在這兒?難道你跟蹤我?"

袁方撓撓頭,實在想不出什麼借口,說他們迷路了?誰信啊:"那個,那個,秦大哥,我和楊興出去納涼,看到你和小梅出來就好奇的跟了過來.現在沒事了,你們忙,你們忙,我什麼都沒看見."說完就要溜之大吉.

楊興死死抓著袁方的衣服,生怕他跑了把自己丟下一樣,眼睛死死盯著'僵尸’雙腿打顫,不聽使喚,不然說不定這貨早就跑沒影了.

秦操猶豫再三,最後歎了口氣說:"唉!既然你們已經來了,我也就沒什麼好隱瞞的了,你們進來吧."袁方偷偷看向來時的路,又看了看老者毫無感情的目光,最後沒有冒險突圍,跟著秦操進了屋子.

上篇:第二十三章 天意    下篇:第二十五章 感恩的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