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二十三章 天意   
  
第二十三章 天意

任飛像鬼一樣飄進來,面對袁方,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那個,袁大哥,我,我......"

袁方清楚任飛的想法,曾幾何時,他也怨過任飛,可是後來想通了,就算沒有借馬那件事自己也絕對逃不過這一劫,任飛只是一個導火索而已,這一切只能算是天意.

袁方表情鄭重,看著任飛:"是兄弟不?"

任飛同樣鄭重:"當然."

袁方呵呵一笑:"既然是兄弟,還用說那些沒用的嗎?"

任飛雙眼含淚,捶著心口語帶哽咽說:"袁大哥,啥也不說了,全在這了."說完,轉身離去,邁出門口的瞬間,一滴晶瑩的眼淚滑落.

任飛表面上是個紈绔二少,仗著老丈人的關系橫行幻羽縣城,看起來飛揚跋扈,其實是一種自我保護.任飛的祖籍並不是幻羽縣,在北州的草原天星縣,年幼時家變,父母離世,被其生死摯友閻熊接到幻羽縣視如己出撫養成人,並將唯一的女兒許配給任飛.

任飛對于閻熊感激至極,但性格使然,不善于表達的他用自己的方式與親人相處.

剛來到這里的時候,他曾被人欺辱恥笑,但草原男兒的倔強讓他不能忍受這樣的羞辱,奮力反抗,打倒一切敢于挑釁之人,後來,就逐漸變成如今的樣子,但熟悉他的人都清楚,任飛不是惡人,他有著一顆善良的心.

所謂有得必有失,任飛張揚跋扈的作風雖然保護了自己,卻也讓大部分人畏懼,以至于這麼多年過來,一直沒有什麼朋友,尤其是知心的朋友.

就在剛才,袁方的那句話觸動了任飛心底的柔軟,那種渴望多年又不可及的兄弟情徹底打動了任飛,相比他人,他更加珍惜這份期待已久的友誼.

楊興愕然半晌,不確定的問:"老大,我剛才是不是看花眼了?任飛被你忽悠的掉眼淚兒了?"

袁方沒好氣的說:"我這姿勢看得見嗎?"袁方是臥趴在床上的,頭向里,看不到門口的方向.

楊興欽佩至極:"老大你太厲害了,幾句話就把任飛忽悠成這樣,我敢說,你現在就算讓他去死,額,他不一定去,但是你要讓別的點什麼估計絕對沒問題."袁方實在不想和這個二貨多說,而且也確實累了,雖然姿勢難受了點,但睡覺還是不耽誤的.

袁方半天沒有動靜,楊興試了試鼻息,發現袁方沒有掛掉而是睡著了,這才悻悻離開,還把賴在床上的大頭一起抓了出去.

晚飯時間,袁方堅持和大家一起,被小梅和楊興攙扶著來到飯廳.餐桌上依舊是四菜一湯,只不過比起剛來的那天檔次下降了不少,湯是空湯,就是一點點葷油炸鍋之後添點水和鹽煮的湯,菜呢,都是野菜,有炒的,有扒的,還有蘸醬的,唯一好一點的就是豆腐.

再看自己碗里的稀飯,不但有肉末還加了些紅糖,袁方的眼睛濕潤了,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真真切切的第二次感動,第一次是葉大夫逼著他離開古水郡城的那一夜.

袁方沒有矯情,也沒有道謝,他覺得沒有必要,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吃著,仿佛嘴里的不是稀飯而是大家濃濃的關切,自己吃的越多這份情誼就會越深.

接下來的幾天過得很平靜,也是袁方來到這個世界後最安逸的日子,周家父子沒有再來找麻煩,在眾人無微不至的關懷和隱晦的開導下,袁方的身心逐漸康複.

這天夜里,楊興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心里有一件事讓他惴惴不安,最後忍不住對袁方說:"老大,我想跟你說件事."

楊興和袁方是來投奔秦大夫的,就算有葉大夫的關系可總不能白吃白喝不是,袁方有傷在身行動不便,所以,這些天楊興白天都在醫館幫忙做些雜物,比如晾曬草藥,劈柴打水什麼的,差不多每天晚上都會跟袁方叨咕今天又和小梅說了什麼,小梅對他笑了幾次等等雞毛蒜皮的破事,聽得袁方耳朵都快起繭子了,所以對楊興的話提不起半點興趣,隨便敷衍一聲繼續努力夢游.

楊興自顧自的說:"老大,我發現秦大夫和小梅有點不正常."

原本還無精打采的袁方聞言頓時來了精神,坐起身看向楊興,就像那些好事的八婆一樣,滿臉的好奇和期待:"咋回事?難道秦大夫和小梅兩個有奸情?"

袁方對此沒有半點的鄙夷,在他心里,師徒間的其他情感可以有,人家男未婚女未嫁,日久生情也是很正常的事兒,他只是好奇而已,隱隱的,心里有些期待,他也很希望秦操這個便宜師兄能夠早日成家,也希望溫柔善良的小梅找到好的歸宿.

楊興沒有注意到袁方的表情,猶豫半晌翻身下床,坐到袁方的床邊欲言又止.袁方狠得咬牙切齒:"你小子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別娘們唧唧的?"

楊興一臉的掙紮,最後一咬牙壓低聲音說:"前天晚上快天亮的時候我出去方便,正好看見小梅."袁方似笑非笑的哦了一聲.

楊興苦著臉說:"當時她有點慌,急急忙忙的回房了."(小梅和大梅住在後院)

袁方的興趣更濃了幾分,奸笑說:"你是不是看到什麼不該看的了?小梅沒揍你?"

楊興一愣,隨即反應過來:"老大,你就不能不那麼齷齪?不是你想的那樣."

袁方覺得有點不對勁,要真是自己想的那樣楊興這小子的臉色就不會這麼難看了,絕對會眉開眼笑的炫耀才對,袁方疑惑問:"到底咋回事?你倒是說呀."事情是這樣的,前天晚上楊興出去方便的時看到小梅從後門進來,(茅房的位置能看到後院大門)更讓楊興奇怪的是小梅見到楊興顯得有些慌張,連話都沒說一句就急匆匆的回房間了.

沒一會,秦大夫提著燈籠從後門進來,楊興還清楚的看到秦大夫的衣服上有一處血跡.

第二天,楊興問小梅昨晚的事情,小梅矢口否認,楊興卻發現楊大夫的衣服晾在後院,他實在想不明白秦大夫和小梅那天晚上到底去了哪又做了什麼,于是,昨天夜里他又偷偷出去,躲在茅房,結果,和前天一樣,快天亮的時候兩人才先後回來.

楊興情緒低落:"老大,你說秦大夫和小梅是不是已經那啥了?"

袁方皺起眉陷入沉思,良久,搖頭說:"應該不是,你想啊,秦大夫和小梅要真是日久生情兩情相悅,又何必偷偷摸摸的呢?"

楊興瞪眼說:"他們可是師徒啊,要是有什麼當然得背著人了."

袁方繼續搖頭說:"就算那樣也不用大半夜出去吧,你也看到了,秦大夫白天經常出診,都是一個人去,要是真有什麼,他完全可以帶上小梅嘛,隨便去哪開個房不能解決啊?"

楊興想想也是,納悶的問:"那到底是咋回事?"

袁方不答反問:"剛才你說看到秦大夫身上有血跡,你確定沒看錯?"

楊興撓撓頭,不確定說:"大半夜的,我就看到秦大夫胸口有塊紅色,至于是不是血跡就不確定了."

袁方攤攤手:"這不就是了,你小子就別瞎想了."

楊興凝視袁方問:"老大,你就不好奇?"袁方愕然無語,他真有點好奇.

楊興賊兮兮的提議說:"老大,要不咱們今晚偷偷跟著去?看看他們到底搞什麼鬼?"

袁方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好奇心戰勝了理智,點頭說:"成,等熄燈了咱們就偷偷溜出去."

楊興苦著臉說:"老大,不用那麼早吧,茅房很臭的,我可不想在那待那麼長時間,再說,要是被人撞見了可咋辦?總不能說咱倆喜歡那里的環境吧?"

袁方翻著白眼說:"誰說去茅房了,我的意思是咱們溜出醫館,去後門等著."

楊興持不同意見:"老大,我只是看到他們從後門回來,可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從那里出去的,要是他們從前門走了,咱倆不白等了?"

袁方沉吟片刻點頭說:"嗯,你考慮的很周到,這樣,晚上出去以後咱倆一前一後守著,這樣就萬無一失了."楊興使勁點頭.

有了決定,兩人誰也睡不著了,好不容易熬到其他人都睡下,躡手躡腳的穿好衣服,偷偷摸摸的出了醫館,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袁方守前門,楊興繞道後面監視後門.

袁方坐在城牆邊,裝作納涼一樣坐在角落,遠遠注視著醫館大門.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夜漸漸深了,納涼鄰居們聊得盡興,陸陸續續各回各家,各找各媽,袁方依舊穩如泰山,躲在黑暗的角落靜靜等候.

月亮高高掛在天空,袁方心里猜測著秦大夫和小梅到底有什麼事?為什麼要大半夜出去?想了很多答案,最後都被自己推翻,不知不覺間,月亮落下,夜,已經過去大半.

上篇:第二十二章 一笑而過    下篇:第二十四章 我被楊興撞了一下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