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二十二章 一笑而過   
  
第二十二章 一笑而過

守在籠子邊的差辦見袁方醒了,面露一絲不忍和同情,溫聲說:"你醒了?我去通知閆都頭.唉!"

差辦走了,袁方一動不動的躺著,他很茫然,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閆熊走到近前,先是歎了口氣,略帶歉意說:"唉!袁老弟,沒想到這次居然驚動了郡尉大人,我實在是幫不上忙."

袁方勉強一笑,聲若蚊蠅:"我明白,多謝了."

閆熊左右看了看,示意手下親信去門口守著,壓低聲音說:"事情我打聽清楚了,據說是百花縣的一隊差辦外出辦案,結果在途中遇襲,死了好幾個人,馬也都被搶走了,聽說還死了個都頭,這件事鬧得挺大,郡尉都親自過問了.說來也巧了,據說那些賊人是往咱們幻羽縣的方向來了,郡尉才會到幻羽縣的,你呢,又和周磊起了爭端,他們兩個老王八就來個公報私仇.不過你放心,我已經派人去百花縣和浦口縣了,只要能證明你說的都是事實他們就會放人."

袁方渾身沒有一處不疼,起身是做不到了,勉強擠出個笑容:"多謝閆都頭."說完,閉上眼睛,他實在太累了,身體累,內心更累.

閆熊唉聲歎氣的離開,剛一出刑署(都頭差辦們辦公的地方),秦操和任飛就迎了上來.秦操滿臉焦急盒擔憂:"閆都頭,袁方他怎麼樣了?"

閆熊歎氣說:"情況不是很好,聽說先是掌嘴,接著又是杖刑,最後連夾棍都用上了,周雨秋那個老混蛋還真夠狠的."

秦操文言大驚:"袁方他,他......"

閻熊安慰說:"沒有生命危險."

秦操懇求說:"閆都頭,我知道很為難,你想想辦法,讓我進去看看他,給他施藥治療,天氣這麼熱,要是拖得時間久了會很危險."

閆都頭一臉的為難,郡尉大人吩咐過,在事情弄清楚之前不准任何人探視,可秦操苦苦哀求,他又沒法拒絕,最後還是一咬牙點頭說:"現在是中午,郡尉大人他們應該去吃飯了,秦大夫,你要快點,要是被發現了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秦操連連點頭,提著藥箱跟著閆都頭走進刑署.

任飛跟在秦大夫身後,臉色陰沉,一句話沒說,在他心里,這次是他連累了袁方,此時他已經憤怒到了極點,當他看到袁方淒慘的模樣,更是幾乎壓制不住爆發.

閻熊吩咐人打開門,秦操沖了進去,蹲下身,看著袁方臃腫的臉,眼中滿是憤怒.

袁方的傷集中在臉上,臀部和大腿,秦操在任飛的幫助下小心翼翼在傷處塗抹消腫止痛的藥膏,袁方頓時感覺一陣清涼,腦子也清醒了不少,再次睜開眼睛.

看到秦操眼中的關切,袁方仿佛看到了當初的葉大夫,原本已經冰冷絕望的心被融化.

秦操示意袁方不要說話,輕聲說:"你放心,楊興已經被任飛送走了,他沒事,你好好休息,事情很快就會過去.我不能久留,過些時候再來看你."

袁方如釋重負的微微點頭,要說他最擔心的就是楊興,現在得知那小子沒事也就沒有太多牽掛了,至于秦操,既然他好好的出現在這里,就更不用袁方操心了.在閻熊的催促中秦操和任飛走了,任飛至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但袁方能感覺得到他的憤怒和深深的愧疚.

閻熊的周旋和縣理的開脫,接下來的幾天袁方沒有再受皮肉之苦,每天半夜秦操都會和任飛來給袁方換藥,袁方的傷勢逐漸好轉.

第五天,閻熊派出去的人回來了,證實了袁方之前的話,郡尉有些失望,揮手放人,卻對袁方所做的一切置若罔聞只字不提,顯然這樣的事情已經習慣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袁方被攙扶著走出私署的時候,周雨秋周都頭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假惺惺的連連賠罪,說什麼是自己太過草率,沒弄清事情原委,接著話鋒一轉開始訴苦,說什麼事關重大,他也是被上面壓的緊了才會如此,還很誠心的向袁方道歉,希望袁方諒解云云.

周秋雨可惡的嘴臉,任飛痛恨不已,要不是被閻熊死死拉著說不定會干出什麼事情,而周秋雨的心里恐怕正希望如此.

袁方看著周秋雨心口不一的表演,面無表情,沉默不語,直到周秋雨說完半晌,才微微一笑:"既然是誤會,在下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周都頭也是職責所在,在下當然不會心存不滿.秦大哥,咱們走吧."秦大夫點點頭,扶著袁方上了雇來的馬車,一行人緩緩離去.

袁方一笑而過,周秋雨的心卻沉了下來,望著馬車消失的方向沉默良久,喃喃自語說:"本以為這個小子是個愣頭青,沒想到短短幾天而已,變化這麼大,看來以後得多加小心才行."

一直躲在牆角偷看的周磊走到周秋雨身邊,不以為意說:"就是一個鄉下來的大夫而已,爹,你也太看得起他了吧?就算他和百花縣理有點關系,可這是幻羽縣,是咱們得地盤,想整死他還不是吹口氣的事?"

周秋雨瞪了周磊一眼:"你懂什麼,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你以為閻熊是吃干飯的?滾回去給我好好在家待著,這些天不許出門,還有你那個倒黴老婆也一樣."周磊雖然不滿,卻也不敢違逆,嘀嘀咕咕的走了.

一路無話,袁方一行人回到醫館,楊興已經等在門口,見馬車停下急忙上前,可是看到此時的袁方不由一愣,沒心沒肺的哈哈大笑:"老大,你的臉咋腫成這樣了?都快和大頭有一拼了."一邊的大頭十分配合的叫了幾聲,乖巧的湊過來用大腦袋供袁方的腿表示親昵.

袁方沒好氣的橫了楊興一眼,笑罵說:"你小子就笑吧,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哎呦,你小子別亂摸,疼.我靠,你還摸,你大爺的欺負我行動不方便是不?任飛,幫我教訓這小子."袁方知道楊興不是沒心沒肺的人,他這麼做是想讓袁方放松而已.

眾人看著笑鬧的袁方和楊興,被這快樂的氣氛所感染,之前的壓抑隨之而去,臉上帶著欣慰的笑容,一行人進了醫館.

躺在診室的木床上,秦操仔細的幫袁方檢查傷勢,又塗了厚厚的一層藥膏微笑說:"小師弟的恢複力不錯,身上的傷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就是臉到現在還沒有消腫有點難辦."

袁方自己也是醫生,對自己的傷勢十分清楚,不在意的說:"沒事,應該是毛細血管或者淋巴管有破損,等過幾天自己長好了就沒事了."

秦大夫楞了一下,半晌疑惑的問:"小師弟,你說的毛細血管我大概能理解,可那個淋巴管是什麼?"袁方懊惱不已,怎麼一不小心就說了這麼多呢,現在好了,怎麼解釋?

袁方眼珠一轉計上心來,裝作一副疲累的樣子,有氣無力說:"秦大哥,我累了,想休息,這個等以後咱們再探討吧."

秦操滿是歉意:"你看我,忘了小師弟的身子虛.小梅,來幫我扶師弟回去休息."袁方的傷處有些尷尬,小梅和大梅之前不好進來,現在聽到秦大夫招呼,兩姐妹一起走進來,小心翼翼的攙扶著袁方出了診室走向西廂房.

西廂房有兩個房間,小七三人住一間,剩下的那間是袁方和楊興的住處.

忍著屁股和大腿的疼痛進了屋,袁方趴在床上哼哼唧唧,小梅忍俊不禁,大梅輕笑說:"袁大哥,晚上你想吃點什麼,我去買回來."

這幾天袁方幾乎沒怎麼吃東西,聽大梅這麼一說頓時感覺肚子空嘮嘮的,很想大吃一頓,可是想到醫館的狀態,袁方指著自己香腸般的嘴說:"大梅,你看我這樣子能吃得了啥?就給我隨便弄點稀的就行了."小梅看著袁方豬頭般的胖臉,咯咯直笑,被大梅瞪了一眼才吐了吐舌頭.

小梅和大梅去忙了,接下來大頭沖了進來,一下子跳到床上趴在袁方身邊.袁方伸手摸著大頭的腦袋:"還是你懂事,知道來陪我,楊興那個王八蛋也不知道跑哪去了,露一面就沒影了,太不仗義了."

袁方的話音剛落,楊興就不滿的走進屋:"老大,不帶這麼背後說人壞話的,我不是去給你弄吃的去了嘛."說著,將手里的碗遞給袁方.

碗里裝著幾根熱乎乎的苞米棒子,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袁方郁悶說:"你小子覺得我現在的牙口能啃得了這東西嗎?"被那些大耳刮子抽的,袁方的牙差點沒崩掉,現在碰一下都疼,更別說啃苞米了.

楊興尷尬一笑,撓著腦袋說:"這個,這個我倒是忘了,老大,你真不吃?你不吃那我吃了啊,別浪費,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弄來的."袁方白眼狂翻,這小子絕對是故意的.

上篇:第二十一章 沖動的懲罰    下篇:第二十三章 天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