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二十一章 沖動的懲罰   
  
第二十一章 沖動的懲罰

袁方算是整明白了,什麼馬不馬的那只是個借口,禍根其實就是那個白天遇到的潑婦和周磊,這個周都頭應該就是周磊的父親,加上任飛翁婿倆和周家父子不對路,這爺倆就打算來個公報私仇.

任飛這小子看著吊兒郎當的,其實很講義氣,直到現在也沒說馬是袁方借給他的,甚至連看都沒看袁方一眼.

見幾個差辦真的上來拿人,袁方坐不住了,起身說:"等等,馬是我借給任飛的,有什麼事盡管找我."任飛看向袁方,一臉的埋怨.

周都頭撇了袁方一眼:"你是誰?"

袁方呵呵一笑:"袁方,從南州來的."

秦操補充說:"他是我師弟,是老師的外甥."

周都頭沒有理會秦操,撇了任飛一眼,冷哼一聲:"還愣著干什麼?帶走."

袁方傻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還什麼都沒問呢就直接抓人,這也太明目張膽的目無王法了吧:"周都頭,你這是啥意思?我犯了啥法了你要抓我?"

周都頭陰陰一笑:"我可不是抓你,是請你回去協助調查關于百花縣失竊官馬的事,只要你把事情說清楚大家都相安無事."說完,轉身大步離去.

周都頭手下的差辦上前就要鎖人,閆都一拍桌子:"你們幾個沒聽見嗎,是協助調查,用得著鎖人嗎?"楊興剛想上前就被秦大夫拉住,微微搖頭讓他不要輕舉妄動.

袁方心里有底,自然也不怕調查,對秦操說:"秦大哥,我跟他們去一趟把事情說清楚,等下回來咱們再聊."

秦操看著那些差辦欲言又止,悠然歎息,求助的看向閆都頭.袁方被帶走了,不等秦操開口任飛就嚷嚷說:"老家伙,你怎麼也不幫忙說句話?這姓袁的到了你們那里會怎麼樣你比我更清楚,不行,這事因我而起,你得管."

閆都頭郁悶說:"我倒是想管,可姓周的那個老王八能讓我插手嗎?別忘了人家才是正品都頭,我只不過是個副手而已,平時也就算了,他怎麼也得給我點面子,這次你也看到了,這老王八和我撕破臉皮,應該有所依持."

閆都頭看向楊興:"小子,你說實話,剛才說的都是真的?"

楊興使勁點頭:"當然了,我可以用人頭擔保."

閆都頭皺起眉,滿臉的疑惑:"那就怪了,這個周老王八這是鬧哪樣啊?你們不用擔心,我這就回去,我就不信了,當著我的面他還敢完什麼花樣."

秦操聞言大喜,躬身行禮說:"那就有勞閆都頭了."

任飛灌了口茶水:"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閆都頭瞪眼說:"胡鬧,你要是不想找麻煩就給我老老實實等著."任飛撇撇嘴,沒有再堅持.

袁方跟著幾個差辦出了醫館,沒走出幾步就聽到身後閆都頭的聲音:"等等,我要也回縣署,正好一起,順便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也好向縣理大人交代."周都頭哼了一聲,翻身上馬,在前領路,差辦們緊隨其後.

袁方回頭看了跟在後面的閆都頭一眼,感激一笑,他知道閆都頭的用意.縣署就是縣理辦公的地方,相當于市政府,位于幻羽縣中部偏東南的位置,距離醫館不是很遠,步行大概半個小時的路程.

縣署和普通民宅不同,高門闊瓦,氣派莊嚴,此時卻大門緊閉,袁方一行人也不是去縣署,而是縣署旁邊的那個院子,這里是都頭差辦們的住地,也是暫時關押人販和審訊的地方.

和監獄不同,這里沒有高牆哨塔,院子里很整潔,青石鋪路,花草遍地,東邊的馬廄里拴著十幾匹高頭大馬,袁方一眼就認出自己的馬也在其中.

周都頭將馬交給馬夫,腳步不停直奔後院,閆熊見狀出聲詢問:"周都頭,協查應該在正堂吧,後面可是審訊犯人的地方,你不會是打算濫用私刑吧?"周都頭冷冷一笑,也不解釋,繼續往前走.

袁方聞言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勁,有點後悔剛才的沖動了,可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來到後院,氣氛變得極為壓抑,門口和四周都有士兵把守,北牆處的竹棚下幾名身穿官服的人正襟端坐,其中以身穿紅色官服的中年胖子為首,這可不像是協助調查的架勢.

閆都頭一進來就愣住了,心里暗暗叫苦,快走幾步走向竹棚躬身行禮:"見過郡尉大人,縣尉大人,縣理大人."

中年胖子面無表情一揮手:"你下去吧."閻熊暗暗苦笑,他是很想幫袁方,可郡尉這個頂頭上司發話了他可不敢違抗,在周都頭幸災樂禍的目光中悻悻離開.

周都頭上前行禮:"幾位大人,人犯已經帶到."

袁方一愣,隨即反駁:"什麼人犯?我是來協助調查的."

中年胖子眉頭微皺,周都頭見狀大聲呵斥:"大膽,來人啊,掌嘴."袁方傻了,這還講不講理了,說了一句實話就要掌嘴.

掌刑的差辦得到命令,二話不說掄圓胳膊就是一頓狠抽,袁方只覺得兩眼金星閃爍,腦袋里面嗡嗡直想,思維有些混亂,臉上火辣辣的疼.

十幾個耳光下去,差辦停下手站到一邊,袁方嘴角流血,神志不清,癱坐在地上緩了好一會才恢複一些.

胖郡尉放下茶杯,耷拉著眼皮緩緩開口:"人犯,姓名,出身,來曆."耳朵還有些嗡鳴的袁方沒有聽到胖子郡尉的話,死死盯著一臉嚴肅的周都頭,心里已經把他祖宗十八代罵了個遍.

郡尉再次皺眉,周都頭見狀大聲說:"郡尉大人問話你敢無視,你這是藐視公堂,來人,繼續掌嘴."

郡尉微微擺手:"算了."周都頭聞言揮揮手,掌刑差辦退回原位.

郡尉再次開口問:"人犯,姓名,出身,來曆."

袁方雖然也狠極了這個不問青紅皂白就隨便亂打人的家伙,可好漢不吃眼前虧,氣若游絲說:"袁,袁方,南州古水郡映月縣玉樹村人,大夫."

周都頭將袁方的木魚遞給郡尉,郡尉看了一眼點點頭,接著問:"我且問你,那匹百花縣的官馬是不是你的?"

袁方心思百轉,如果說是自己的,這家伙一定會詢問來曆,可如果自己說馬是莫志遠送給自己的,不知道會不會連累辛慧蘭的老爹隨便將官馬送人,猶豫片刻,袁方開口說:"不是我的,是朋友借給我的."

郡尉看向袁方:"朋友?什麼朋友?"袁方也不墨跡,將事情大致說了一遍,當然,他也沒有說莫志遠和辛慧蘭是去浦口縣祭祖,而是說南宮從事去辦公務,順便帶上他們,不然要是這貨追究辛慧蘭老爹公車私用的事就不好了,誰知道這貨和辛慧蘭的老爹有沒有過節什麼的.

郡尉皺起眉,轉頭對身邊的綠色官服的中年人說:"陸縣理,你怎麼看?"

陸縣理名為陸安云,是幻羽縣理,為官多年,算不上清正廉明也是中規中矩,而且和閻熊有點遠親,這些年關系處的不錯,之前閻熊的表情他看在眼里,自然清楚閻熊想幫這個袁方,于是,開口說:"我覺得此人說的應該不假,而且這件事很好澄清,只要派人去百花縣向辛縣理核實就行了."郡尉微微點頭.

周都頭見狀開口說:"郡尉大人,我覺得此人的話不盡不實,據我所知,此人有兩匹官馬,可剛才他只說一匹,另一匹卻只字未提,顯然有所隱瞞,我看還需嚴刑拷問才能讓他說實話."的確,袁方被狠揍了一頓,生怕提及另外一匹馬之後楊興也會被牽連,以那小子的性格,在這估計要吃大虧,所以剛才他只是含糊帶過,只說借馬,沒說具體'借’了幾匹.

現在聽周都頭這麼說,袁方頓感不妙,可還不等他辯解,那個掌刑的魁梧差辦就來到身前,不容分說將其按倒在地,另外兩個差辦拿著棍子對准袁方的屁股就是一頓猛輪.

隨著越來越微弱的慘叫聲,二十刑棍打完,差辦將渾身顫抖的袁方扶起,面對竹棚跪好.

袁方疼的幾乎失去知覺,渾身汗水打濕長袍,血水和泥水糊在身上難受至極.袁方終于想明白了,為什麼周磊明明清楚自己和楊興有兩匹官馬,而之前這個周都頭卻絲毫沒有提另一匹馬的事,原來是早有預謀.袁方死死盯著周都頭,吐了口帶血的唾沫,咬牙切齒說:"我操你大爺,操你全家祖宗十八代."

在這個官大于民又毫不掩飾的社會,袁方的做法是魯莽的,是沖動的,是要付出代價的,結果,在郡尉的首肯下,袁方品嘗了夾棍的滋味後終于解脫昏迷.

袁方悠悠醒來時,天色已經大亮,此時的他被關在臨時關押犯人的巨大木籠子里.

躺在鋪滿枯草的地上,袁方緩緩睜開眼睛,回想之前的經曆,忍不住流出兩行委屈的淚水,是的,他覺得很委屈,也很後悔,早知道會這樣他當初就不會和那潑婦計較,也不該破口大罵一個不懷好意的都頭,這就是沖動的懲罰.

求收藏各種求!!

上篇:第二十章 小城故事    下篇:第二十二章 一笑而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