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二十章 小城故事   
  
第二十章 小城故事

看到這一幕的小梅被楊興的囧態逗得咯咯直笑,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再次萬福輕移蓮步就要離開.

秦操叫住小梅:"小梅,你帶這位楊兄弟去准備好的房間看看,看看還有沒有需要添置的."不用袁方開口,楊興就屁顛屁顛的跟著小梅去了,死皮賴臉的自我介紹後問小梅的名字,漸漸走遠.

大頭瞪著大眼睛,看了看遠去的楊興,又看了看袁方,最後還是覺得袁方相對比較靠譜,便懶洋洋的趴在袁方腳邊假寐.

接下來的談話只有袁方和秦大夫清楚,當然,也不是什麼秘密,大部分都是秦操噓寒問暖,袁方隨口敷衍,至于實質的,幾乎沒有,這讓袁方郁悶不已,早知道就把楊興這話嘮留下了,這倆貨絕對有共同語言.

晚飯時間到了,小梅來叫兩人吃飯,楊興這貨果然還死皮賴臉的像蒼蠅似得跟在小梅身邊,小梅也是一臉的無奈.

袁方和秦操走出診室的時候,清楚的看到其他幾個少年看向楊興的時候充滿了敵意和憤怒,顯然都是小梅的愛慕者,袁方暗歎,楊興這次的對手這麼多,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甚至袁方已經暗暗做好和楊興一起被孤立然後趕出門的准備.

東廂房是廚房,也是飯廳,一張大圓桌七八張椅子,簡單實在.

袁方被秦操拉著坐在身邊,楊興雖然有些不情願,還是坐在袁方身邊,但讓楊興驚喜的是,小梅給眾人添飯之後居然坐在了他的身旁,呃,別誤會,那里原本就是小梅的位置.

小梅的旁邊還有個年紀稍長的女孩,二十來歲的樣子,相貌和小梅有幾分相似.

秦大夫一一介紹,正如袁方的猜想,那女孩是小梅的姐姐大梅,姐姐名為陳雪梅,妹妹名為陳新梅,姐姐負者醫館的收支雜物,妹妹則是跟著秦大夫學習醫術.

其他三個少年都是十六七的年紀,樣貌並不出眾,但一看就是老實孩子,除了那個叫小七的之外,另兩個分別叫宋云和嚴蒙,他們三個和小梅姐妹一樣,都是孤兒,六年前被秦大夫收養,在醫館學徒.

小梅落座,猶豫著問:"老師,不等任飛大哥了嗎?"

秦大夫看看天色搖頭說:"不等了,咱們先吃吧."小梅乖巧的嗯了一聲,起身去碗櫃拿了個乾淨盤子撥了點菜,顯然是給任飛留的,這讓楊興醋意狂湧.

晚飯四菜一湯,湯是豆腐青菜湯,菜有扒豆腐,土豆片,炒黃豆還有一盤醬骨頭,楊興身為家中獨子,吃飯養成了習慣,上去一筷子就夾了一大塊排骨.

別人都沒動筷,暗罵楊興不懂禮數,袁方輕咳一聲加以提醒.

這些天的相處,楊興沒少被袁方教導,聽到袁方不自然的輕咳頓時醒悟,還好排骨還沒放進碗里,順勢一轉,將肥嫩的排骨放進小梅的碗里,言不由衷說:"小梅,看你瘦的都成什麼樣了,來,多吃點肉補補身體."小梅俏臉微紅,偷偷看了眼秦操後連聲道謝.

秦操呵呵一笑拿起筷子:"大家都吃吧,不用客氣."三個少年以不下于楊興的速度風卷纏云,沒一會,湯和幾個素菜都已經見底了,只有那盤排骨沒人動.

袁方看得出來,不是他們不喜歡排骨,而是不好意思動手,袁方清楚的看到幾個少年甚至小梅和大梅時不時的偷偷看一眼那盤誘人的排骨,顯然,這是為袁方和楊興特意准備的,他們平時應該很少能吃到肉.

看著這些淳樸的少年,袁方感慨不已,站起身,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端起盤子,先挑了兩塊最肥的排骨夾給秦操,剩下的一股腦分給其他人:"大家怎麼都不吃啊,來,分了,別浪費."幾個少年面露感激,抓起排骨狼吞虎咽,袁方看得心里發酸.

楊興在家的時候也是不愁吃穿,只是這些天趕路受了點苦而已,看到這些年紀相仿的少年如此,碗里的肉是怎麼也吃不下了,索性將兩塊排骨分給小梅和大梅,放下碗筷裝作吃飽的樣子.

清楚楊興飯量的袁方暗暗點頭,這貨其實也不是一直沒心沒肺,正常的時候還是挺善解人意的.要說,最高興的就是大頭了,雖然這幫家伙啃完的骨頭連點肉末都找不到,可相比而言,骨頭對它的吸引力更大一些.

這時,門外傳來馬蹄聲和雜亂的腳步聲,小七驚喜說:"是任飛大哥回來了."說著,起身跑了出去,卻沒發現秦操微微皺眉.

沒一會,小七跑回來,身後跟著滿臉憤憤的任飛和幾個身穿官服的差辦.

看清來人,秦操起身抱拳:"閆都頭,不知此時到來所謂何事?"

不等閆都頭開口,任飛就氣鼓鼓說:"秦大夫,這老家伙懷疑那馬是我偷的,我解釋他不信,這不,非得跟我回來證實一下."接著,轉頭對袁方說:"那個誰來著,你說,這馬是不是你借我的?"袁方大致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可驚訝的是這個任飛居然敢如此不恭的和這些差辦甚至都頭說話.(都頭等同捕頭,校尉,縣尉的下級,等同市級刑警大隊長)

袁方點頭說:"沒錯,那馬是我借給任飛兄弟的."

閆都頭聞言看向袁方,又用征詢的目光看向秦操:"秦大夫,這位是?"

秦操微笑介紹:"他是袁方,恩師的外甥,我的師弟.閆都頭,此事我親眼所見,任飛沒有說謊,的確是師弟借馬給任飛的."

閆都頭聞言臉色好了很多,揮手打發手下出去等,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唉,不是我不信這小子,是有人舉報,說這小子盜用官馬,我也是沒辦法."

任飛頓時急了:"我怎麼說也是你女婿,你信別人不信我,氣死我了,被你們押著回來,我這臉全都丟光了.媽的,一定是周磊那個王八蛋搗的鬼,小爺我和他沒完."袁方長大了嘴巴,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閆都頭居然是任飛的岳父.

小梅乖巧的送上茶水,閆都頭抿了一口,瞪眼說:"放屁,老子要不信你就不跟你回來了,直接把你扔進大牢,我要不這麼做還不得落人口實?要是被人抓到把柄老子我罷官免職回家養老,那時候我看誰還給你撐腰,周磊那王八小子還不得扒了你的皮?"

任飛梗著脖子說:"小爺還怕他不成?"兩人的對話聽得袁方和楊興目瞪口呆,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這是翁婿倆嗎?怎麼看起來比羅四平那些人更像黑社會呢?秦操郁悶不已,他也有點受不了這翁婿倆不修邊幅張口就罵街的脾氣,而其他人卻沒什麼反應,反而聽得津津有味,明顯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對話方式.

閆都頭看向袁方,皺眉說:"你是秦大夫的師弟,我就叫你一聲袁老弟吧,我想問問,你那匹官馬是哪弄來的?事關重大,你可得說實話,不然就算是我也幫不了你."袁方愕然,一匹馬而已,怎麼弄得跟原子彈似得,城門口的馬平川如此,這個閆都頭同樣如此.

袁方一抱拳:"閆都頭,馬是我一位朋友送的,一共兩匹,還有一匹在後院.對了,他叫莫志遠,是百花縣理的女婿."接著,袁方將事情的經過詳細說了一遍,楊興在旁補充,大頭則是在牆角奮戰骨頭怪獸.

閆都頭恍然的同時松了口氣,可還沒等說什麼,外面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一個穿著和閆都頭差不多服飾的中年人走了進來,滿臉威嚴環視眾人,先是對秦操微微點頭,然後看向任飛冷聲說:"任飛,你說那官馬是有人借給你的,那人是誰?"

閆都頭眉頭緊皺,滿臉不悅說:"周都頭,這件事是我負責處理,你來這是不是有點過界了?"

周都頭不屑的撇了閆都頭一眼:"閻熊,你只不過是副都頭,我才是正品都頭,整個幻羽縣都在我的職權范圍內,你辦事不利,拖遝無為,現在由我來接手這件事."說完,看向任飛冷聲說:"說,借給你馬的是誰?"

秦操臉色極為難看,一抱拳說:"周都頭,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有話慢慢說,小梅,上茶."

周都頭一點面子都不給:"公事在身,喝茶就不必了."小梅端著茶不知所措.

任飛梗著脖子,一只腳踩在椅子上,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說:"咋地?你還想抓人不成?我告訴你,你和你那龜兒子那點破事別以為小爺我不知道,當心把小爺我逼急了和你同歸于盡."

周都頭冷笑:"哼哼,好,不說是吧,來人,把任飛押回去審問,我就不信到了里面你還這麼嘴硬."周都頭看樣子是動真格的了,與閻熊四目相對,分毫不讓,氣氛陷入僵局一般.

跟著周都頭來的差辦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猶豫片刻走向任飛,他們是周都頭的親信,當然得聽他的命令了.

上篇:第十九章 一見鍾情    下篇:第二十一章 沖動的懲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