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十九章 一見鍾情   
  
第十九章 一見鍾情

楊興打量著任飛,覺得這貨的造型獨特,個性鮮明,頓時好感倍增,隱隱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笑著打招呼:"哈嘍啊,我是楊興,他是我老大袁方,也是葉大夫的外甥."

任飛一愣:"你說什麼樓?"隨即再次打量袁方,撇了袁方長袍的縫隙一眼,嘿嘿笑著小聲說:"袁方是吧,你里面沒穿?"

袁方狂翻白眼,這貨還真夠直接的,一掀前擺側過身,露出自制大褲頭:"怎麼沒穿,看到沒有?"

任飛眼睛都直了,就像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半晌,狠狠一拍大腿:"大哥你太有才了,怎麼樣?涼快不?我就說吧,這大夏天的穿這麼多太熱了,可里面不穿又不太好看,你這個不錯,嗯,回去我也整一條穿穿."楊興眨巴眨巴眼睛,見袁方用肋褲改的大褲頭這麼受歡迎,暗暗合計著是不是也弄一條試試.

袁方嘴角抽動,實在不想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討論這個:"那個任飛啊,能不能先帶我們去醫館?"

任飛從脖領子里抽出折扇,唰的一聲展開:"成啊,走,跟我來吧."說著,一臉凶惡的對圍觀人群大聲說:"看什麼看,都散了吧."說完,晃著膀子在前帶路.

袁方暗暗搖頭,雖然雨不大,可這種天氣還扇扇子就不怕扇子發黴長毛?剛才任飛也看到那兩匹馬了,還以為是圍觀路人的,走出沒多遠,感覺到馬蹄聲,不由回頭查看,這才發現袁方和楊興手里的缰繩,驚訝問:"這兩匹馬是你們的?"楊興得意的點點頭.

任飛滿臉的羨慕,又指了指腳邊寸步不離的大頭:"它也是你們的?嗯?什麼東西?有點像狗,可腦袋咋這麼大呢?"大頭被質疑,不滿的對著任飛汪汪叫了兩聲以證明自己的身份.

任飛一點都不害怕大頭,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揮舞扇子挑逗說:"來,給爺笑一個,爺給你買骨頭吃."袁方和楊興滿頭黑線加瀑布汗.

一路無話,三人穿大街過小巷,終于在城東的一處犄角旮旯見到傳說中的葉濟醫館,此時已近黃昏.看著不遠處的城牆和附近低矮破舊的房舍,袁方都傻了,這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這哪是醫館啊,看起來比早點攤子也強不了多少.

任飛早有預料一般,笑嘻嘻的說:"怎麼樣?是不是很驚訝?"

袁方咽了口唾沫微微點頭:"是有點."

楊興好半天才合上嘴巴:"這,這也太偏僻了點吧,抬頭就能看到城牆上那些大頭兵的屁股了."

袁方不解的問:"醫館開在這能有患者嗎?患者少怎麼賺錢?"

任飛無奈的聳聳肩:"秦大夫就沒打算賺錢,現在能維持吃飽飯已經很不錯了."

楊興一臉的不可置信:"不賺錢,那開醫館干啥?"

任飛無可奈何說:"秦大夫說了,醫者,救死扶傷而已."這句話袁方之前聽葉大夫說過,很熟悉,也很感動,在醫學徹底商業化之前,醫生的規則就是幫助病人治療傷痛,僅此而已.

醫館的破爛木門被推開,一中年文生攙扶著一個七十來歲一身破舊短褂的老人出來,中年文生小心翼翼的輕聲囑咐著什麼,然後將手里的兩個紙包塞給老者,目送其離去,這才轉過頭看向任飛和袁方三人:"任飛,你怎麼沒去送藥?這兩位是?"

任飛顯然是忘了送藥的事,看了看手里提著的紙袋,一拍腦門:"我給忘了,我這就去.對了秦大夫,他們兩個就是葉大夫信里說的人,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說完,轉身就走.

沒走出幾步,任飛好像想起了什麼,笑嘻嘻的對袁方說:"我說這位大哥,你看能不能把你的馬借我騎騎?咱也出去嘚瑟一把."

確定任飛是醫館的人,袁方也沒什麼不放心的,隨手把缰繩遞給任飛說:"人多,你悠著點."任飛大喜,眉開眼笑的接過缰繩翻身上馬,撥轉馬頭揚長而去,動作行云流水,干脆利落,看的袁方和楊興兩個不會騎馬的笨蛋欽佩不已.

秦大夫打量兩人片刻,眼中滿是好奇問:"兩位怎麼稱呼?來,里面請."

袁方看向秦大夫這個便宜師兄,此人三十多歲的年紀,身材勻稱,不胖也不瘦,順滑的齊肩長發散于腦後,額頭飽滿,濃眉星目,鼻直口方,臉頰略顯凹陷,顎下無須,一身同樣的白布長袍,飄逸出塵,說話的聲音就像電台播音員一樣充滿磁性,悅耳動聽,如沐春風,讓人聽著就打心里舒服.

袁方上前幾步抱拳說:"在下袁方,他是楊興,見過秦大夫."不知道怎麼的,之前和別人說秦大夫是自己師兄的時候沒覺得什麼,那是張口就來,可是見到秦大夫本人之後這句師兄就怎麼也叫不出口了,可能自己是冒牌貨的原因,袁方暗暗嘀咕.

秦大夫再次打量袁方,滿意的點點頭說:"嗯,不錯,我能看出你有一顆善良的心,小師弟,來,進來說話."說著,禮貌的向楊興微微頷首,熱情的拉著袁方的手腕走進醫館.

袁方翻了個白眼:'善良?我自己咋不知道呢?’

楊興著急說:"那個秦大夫,我的馬咋辦?"

秦大夫回過頭看了一眼,猶豫了一下朗聲說:"小七,你來一下,幫楊兄弟把馬牽到後院去."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聞聲而來,先是好奇的看了袁方一眼,答應一聲出了醫館,帶著楊興和大頭從城牆邊繞去後院,沒辦法,醫館實在太小,馬匹根本過不去,只能繞道過去.

秦大夫淡淡一笑:"醫館簡陋,讓小師弟見笑了."

袁方一臉不在意的說:"哪里,已經很好了."

袁方的話不是恭維,受周圍的環境影響,醫館外面看起來好像破爛不堪,但到了里面就完全不一樣了,不是說里面有多麼奢華,相反,同樣的簡潔樸素,而且空間狹小,但打理的十分整潔,各種物品擺放整齊,略顯擁擠卻井井有條.

穿過小院,在幾個半大孩子好奇的目光中秦大夫拉著袁方走進正堂.

屋里沒有太多的擺設,方方正正的屋子兩邊各有一排木椅,牆角擺著幾盆青枝,對著大門的一邊有兩張陳舊的靠椅,中間擺著一張不大的方桌,桌邊有筆墨,手枕等等,牆角還有一張木床,看樣子這里應該是醫館的診室.

此時,房間里沒有其他人,秦大夫拉著袁方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看了看桌上的半壺殘茶歉然一笑,向著門外朗聲說:"小梅,弄些茶水過來."

東面廂房傳來清脆的回應:"知道了老師,已經在燒水了,等一下就好."

秦大夫再次表示歉意,然後直奔主題:"小師弟,老師他身體還好吧?有沒有說什麼時候過來?前些日子聽說倭人用兵南州我可是擔心了好久,幸好老師托人送信過來我才放心."

袁方有點不敢多說關于葉大夫的事情,他不知道葉大夫在信里都說了什麼,簡單敷衍說:"他老人家身子骨還行."然後急忙轉移話題:"秦大夫,醫館好像沒什麼生意啊?"

秦大夫佯裝不悅:"怎麼還叫我秦大夫?你如果不願意叫我師兄,那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了,對了,我叫秦操,剛才太高興忘記介紹了,真是太失禮了."

袁方卻是心虛,師兄怎麼也叫不出口,于是決定按照自己的習慣稱呼對方,想也沒想脫口而出:"操哥."話一出口,兩個人都愣住了,袁方暗罵自己沒長腦袋,急忙改口:"我還是叫你秦大哥吧,我在醫術方面只是初窺門徑而已,不敢壞了秦大哥的名聲."

秦操也不勉強,淡淡一笑說:"隨師弟喜歡吧."

袁方想起什麼,從懷里取出葉大夫當初交給自己的書信遞給秦操:"秦大哥,這是給你的信,請過目."秦操接過書信看了一遍,確定是葉大夫的筆記和袁方的身份之後,臉上的笑容更盛了.

這時,楊興安置好馬匹進來,大頭跟在腳邊,可能是陌生的環境和這麼多陌生的人,大頭顯得有些不安.

楊興是個自來熟,更不知道什麼是客氣,一進屋就大大咧咧的坐到袁方身邊,對秦操咧嘴一笑:"秦大夫,我是楊興,袁方是我老大,以後還請秦大夫多多關照啊."

秦操呵呵一笑:"你是師弟的朋友,在這就不用見外,當自己家好了."小梅端著茶水進來,先是微微屈膝行禮,接著給三人倒茶.

小梅十五六歲的年紀,一身素衣,長發披肩,皮膚白皙不施粉黛,一雙大眼睛充滿靈動,臉上掛著靦腆的笑容.

袁方偷偷看了楊興一眼,果然,這貨看向小梅的眼睛都直了.

楊興這貨如此不堪,袁方赧顏汗下,輕咳一聲,這貨卻一點反應都沒有,袁方只好使出殺手锏,狠踩了這個花癡一腳,疼得楊齜牙咧嘴,滿臉通紅撓頭不已.

上篇:第十八章 你好毒    下篇:第二十章 小城故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