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十八章 你好毒   
  
第十八章 你好毒

袁方的馬屁拍得馬平川眉開眼笑,但聽聞袁方要找獸醫就是一愣:"獸醫,你找獸醫干啥?"

袁方苦著臉說:"這兩頭畜生有點腹瀉."

馬平川反應了一下才明白袁方的意思,笑呵呵的說:"原來是馬拉稀了,小事,不用找獸醫,我幫你看看."

袁方詫異問:"你會看病?"

馬平川自信滿滿說:"給人看病不行,說到給馬看病,咱幻羽城我要是自認第二就沒人敢說自己第一."說著,馬平川圍著兩匹馬轉來轉去,時不時的伸手摸摸這摸摸那,看起來很在行的樣子.

楊興也好奇的跟著轉圈,看東看西的,可什麼也沒看出來,還被馬尾巴抽了一臉的馬糞味兒.

半晌,馬平川問:"這幾天都喂的啥料?"

袁方撓撓頭和楊興對視一眼:"就是隨便吃點路邊的草."

馬平川一拍大腿,一臉的埋怨:"怎麼能光吃青草呢?這可不行,還好時間不長,不然這馬就廢了."

袁方聞言不驚反喜:"馬大哥有辦法?"

馬平川愛憐的摸著馬鼻子:"也不是什麼大毛病,你回去多喂點草料,記住要晾干的,過幾天就好了."袁方聞言連忙道謝.

馬平川左右看了看,將袁方拉到一旁小聲說:"袁老弟,我剛才看到馬鞍上有百花標記,我要是沒猜錯這兩匹馬應該是百花縣的官馬吧?你是怎麼弄來的?要是來路不正我勸你還是別帶進城,最近那些差辦可是查得緊."

袁方之前也注意到了馬鞍上的花紋了,以為就只是個裝飾而已,沒想到一個花紋還有這麼多學問:"呵呵,多謝馬大哥提醒,這兩匹馬是朋友送的."想起羅四平的職業,袁方生怕對方誤會又補充說:"哦,我那朋友是百花縣理的姑爺."

馬平川聞言滿臉的羨慕:"沒想到袁兄弟還有這樣的朋友,看來以後有什麼事還得找袁兄弟幫忙了."

袁方一抱拳:"客氣,只要能辦到的,小弟絕不推遲."

馬平川爽朗大笑:"哈哈,好,夠朋友."

袁方和楊興告別馬平川走進幻羽城.

幻羽城雖然沒有郡城大,可也比路過的那些村子可大多了,也熱鬧多了,既然已經到了,袁方也就不著急,索性在城里好好逛逛,欣賞下異國風情.

青石鋪就的街道,整潔平整,兩邊各種店鋪林立,叫賣聲絡繹不絕,行人穿梭往來,一片繁榮景象.當然,在一些偏僻的角落也有著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的乞丐,這些人其中一部分就是來自南州的難民,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不得已滯留于此.

這里的天氣就像抽瘋一樣,剛才還晴空萬里,這才不到半天,就下起朦朦細雨,街上的行人或是行色匆匆,或是撐傘漫步,袁方和楊興兩個土老帽才轉了一會就蒙圈了,站在路口不知所措.

袁方抓抓頭問楊興:"哪邊是東啊?"

楊興很干脆的回答:"不知道."

袁方沒好氣的說:"那你還愣著干啥,還不找個人問問?"

楊興四下張望,突然眼睛一亮,快走幾步上前攔住迎面走來的漂亮女人,滿臉堆笑說:"大姑娘,哥哥跟你打聽個事."女人二十來歲的年紀,烏黑的長發盤于腦後,鵝蛋臉,相貌清秀,紅衫羅裙,挎著小袋子疾步匆匆.

女人見楊興賊眉鼠眼言語輕佻,一副不懷好意的樣子,怒聲說:"滾開,流氓."楊興愕然楞在當場,袁方仰頭吹著口哨,一副我不認識他的樣子.

說到頭發,這個世界對于發型發式沒有刻意的要求,完全隨個人喜好,袁方所見的男人中,光頭,短發又或者長發,形形色色,五花八門,應有盡有,女人雖也不受限制,大多女人依舊保持留長發的習俗,但沒有成年和少女發式之分,所以,單從發形是看不出女人婚嫁與否的.

女人走遠了,袁方恨其不爭說:"我說你問個路就不能正經一點,怎麼跟個色狼似得,多少年沒見過女人了?"

楊興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嘿嘿,一時沒忍住."

袁方埋怨說:"問個路都能被當成流氓,你說你干什麼行啊?看我的,學著點."

袁方整理了下衣著,清了清嗓子,把缰繩交給楊興,迎向過路的老人,抱拳說:"老人家請留步."袁方語氣誠懇,態度謙恭,一副誠心求教的樣子,卻不料老者根本就沒搭理袁方,撇了一眼就徑直走了.

袁方大囧,楊興哈哈大笑:"老大,你也沒好到哪去嘛."

袁方氣急敗壞:"我靠,這地方都是什麼人吶,問個路也這麼難嗎?"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相公,就是他們兩個剛才調戲我."袁方和楊興回頭看去,只見剛才那個女人跟在一個二十五六歲的男人身邊,一臉憤然的指著楊興和袁方.

袁方郁悶不已,上前解釋說:"這位姑娘誤會了,我們只是想問路而已."

女人不依不饒添油加醋說:"放屁,問路有盯著人家看的嗎?還動手動腳的.他們兩個賊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人,相公,快教訓這兩個鄉巴佬."女人唾沫橫飛,口水四濺,滔滔不絕,難聽侮辱之言語那是張口就來.

袁方愕然無語,楊興是看了女人的胸部,可啥時候動手動腳了?這女人分明就是搬弄是非.

男人沒有輕舉妄動,不是他有多麼寬厚豁達,而是他看到那兩匹馬之後覺得袁方和楊興不簡單,非富則貴,正所謂窮不與富斗,民不與官爭,他忌憚頗深.

女人罵個不停,要多難聽有多難聽,幾乎連祖先都牽扯出來了,而且聲音尖銳刺耳,就像村里的破喇叭似得,袁方實在聽不下去了,忍無可忍無需再忍:"這位大姐,我承認,他剛才是盯著你看了,但那不是輕薄,只是不確定而已."

女人一愣:"不確定?"

袁方撇了女人平坦的胸部一眼,一本正經說:"嗯,不確定應該怎麼稱呼你,因為從體態特征來講很難分辨你的性別."

女人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袁方的意思,小聲問男人:"相公,他說什麼呢?"

楊興嘿嘿壞笑說:"就是說你的胸太平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男扮女裝呢."

女人聞言像似被踩了一腳的臭鼬一樣勃然大怒:"你,你們兩個臭流氓."

男人終于沉不住氣了,冷聲說:"夠了,你們是什麼人?"

袁方翻著白眼說:"鄉下人."

這里發生爭執,雖然下著細雨還是有很多人湊過來圍觀,見兩個書生一身樸素卻牽著兩匹好馬,有心人暗暗猜測兩人的來曆身份,當然,也有幾個不分是非幫親不幫理的潑婦,一通指指點點.

男人雖然其貌不揚,卻頗有城府,在沒確定對方身份之前沒有輕舉妄動:"你剛才說是要問路,不知道你們是打算去哪?"

楊興想也沒想就說:"我們要找城東的葉濟醫館."

男人聞言微一皺眉:"你們去葉濟醫館做什麼?"

沒等袁方開口,楊興又搶著說:"找人,找秦大夫,他是我老大的師兄."

袁方暗暗叫苦,這個楊興還真是一點防人之心都沒有,對方的意圖這麼明顯,從穿著和氣度看應該不是個泛泛之輩,只怕這次要給那個便宜師兄惹麻煩了.

男人冷笑:"很好,又是葉濟醫館."

人群中,一個吊兒郎當的聲音傳來:"呦,這不是周磊周大少嘛,又在這耍威風呢?我們葉濟醫館怎麼了?想找茬的話本少爺奉陪."

眾人順聲望去,一個二十出頭年紀的青年緩步走來,此人身穿白布長袍,長發系與腦後,絲帶束腰,腳蹬黑色旱靴,面容清秀,五官端正,但言語中痞氣十足,略顯輕挑,完全與形象不符.

青年左手提著紙包,右手一把折扇,旁若無人般走到近前,不理周磊和其蠻妻,歪著腦袋打量楊興和袁方,當看到袁方的衣擺縫隙隱約可見的雪白大腿時,頓時眼睛一亮:"你們是南州來的?"

袁方點頭,微笑說:"這位小哥是葉濟醫館的?在下袁方,他是楊興,不知小哥怎麼稱呼?"

不等青年回答,對面的周磊憤聲說:"任飛,你是不是又想找打?要是皮癢癢了本少爺不介意幫你松松骨."

任飛先是對袁方善意一笑:"我是任飛,咱們等會再說."說完,轉過頭,將合攏的折扇插進脖領子,梗著脖子雙手叉腰,惡聲惡氣說:"姓周的,不服就練練,別人怕你,小爺我的可不怕你."

雖然楊興已經自報家門,可看到那兩匹官馬,周磊還是有些不確定,生怕惹到不該惹的人,決定查清楚之後再說,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女人見狀極為不滿:"相公,就這麼走了?"

周磊惡狠狠的瞪了女人一眼:"回去再說."周磊的眼中怒火噴湧,女人頓時不敢吱聲了,怨毒的瞪了袁方幾人一眼,輕移蓮步穿過人群憤然離去.

周磊不戰而退,任飛倍感欣慰,笑呵呵的對袁方說:"我說你們誰是葉大夫的外甥啊?信上不是說只有一個人嗎?怎麼一下子冒出來兩個?買一送一?"袁方滿頭黑線,這貨穿得斯斯文文的,原來是個二杆子.

上篇:第十七章 馬兒啊你慢些走    下篇:第十九章 一見鍾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