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十六章 蛇   
  
第十六章 蛇

辛慧蘭出手相當闊綽,包袱里除了肉干細面餅之外還有十兩銀子,袁方一番旁敲側擊總算弄清楚這十兩銀子的具體價值.

這個世界的主要流通貨幣是銅錢,不過中間是園孔,就跟銅墊似得,而且更薄一些,上面有帝國年號,一般一個銅錢為一文,也有一些特殊的銅錢,相當于一百文,不過那種銅錢很少.

除了銅錢之外,最常見的也就是銀子了,一千文可以換一兩銀子,十兩銀子兌換一兩黃金,當然,銀子和黃金都屬于稱重貨幣,除非大筆交易,平時很少有人使用.參照物價對比,袁方分析得出結論,一文錢和現在的一塊錢差不多,一兩銀子就是一千塊錢,十兩就相當于一萬塊錢,所以說,辛慧蘭的手筆絕對不小,一出手就是上萬,絕對算得上家境殷實.

當晚,兩人再次找地方借宿,還是老規矩,一身讀書人打扮的楊興進村尋找目標,袁方牽著馬等在村口,不過這次袁方身後還多了一頭大臉狗.

楊興文質彬彬能說會道,加上大部分人對讀書人沒多少防備,沒一會這貨就屁顛屁顛的跑回來,眉開眼笑獻媚說這次找了個大戶人家借宿.

袁方指了指身後不遠處蹲在地上的大臉狗:"這貨一直跟著,咋辦?"

楊興眨巴眨巴眼睛,試探著走向大臉狗,大臉狗戒備心很強,轉身就跑,不過沒跑多遠又停下來看著兩人,緩緩靠近,始終保持著安全距離.

幾次嘗試,楊興一臉頹敗說:"先不管了,咱們走吧."

的確像楊興說的一樣,這次找的人家相當富裕,那家伙,院子里雕梁畫棟,瓊台玉宇,碧瓦朱簷,層台累榭,呃,有點太誇張了,實際情況是高牆大院,青磚壁瓦,足有二十幾間房子,下人有不少,穿戴也很講究,甚至袁方覺得這些下人穿的都比村正于慶要強上好幾個檔次.

主人沒有露面,老管家將兩人迎了進去,不過老管家看到袁方牽著的兩匹馬時不禁愣了愣,但也沒說什麼,特意吩咐仆人照看好馬匹,便帶著兩人去了客房.

也不怪老管家驚訝,馬匹在這個世界可以算得上奢侈品了,就和現在的汽車差不多的概念,秦慧蘭送的馬更是其中上品,就相當于豪華轎車差不多,剛才楊興對人家說什麼身無分文饑腸轆轆云云,有點言不符實的嫌疑.

這麼說吧,你見過開著豪車到鄉下裝窮蹭飯的嗎?見過開著豪車乞討的嗎?估計這樣的也大有人在,那應該是個人愛好而已,老管家就是這麼認為的.

袁方依舊光著膀子,老管家自然而然的就把他當成了楊興的仆人,待遇方面自然也就有所不同了,比如,楊興的房間那是正兒八經的客房,家具擺設雖然談不上奢華卻一應俱全,床上鋪著涼席,屋里還有木桶澡盆.袁方住的地方就差得多了,房間雖然也不小,但卻是和兩個下人同住,屋里除了幾個裝衣服的箱子外連張像樣的桌子都沒有.

相比之下,袁方住得相當于客棧的通鋪,基本沒啥私人空間,楊興住的差不多算是套房,全天候熱水供應,豪華大床,要是再有個特殊服務啥的那就更完美了,嘿嘿.

按理說,袁方他們現在有錢了,完全可以花點錢隨便找戶人家投宿,但銀子這東西之前也說過了屬于稱重貨幣,而且辛慧蘭給的都是一兩一個的銀錠,總不能住一宿就給人家一兩銀子吧?當然,也可以把銀錠弄成碎銀子,不過那樣有點浪費,到錢莊兌換的時候銀錠可是比碎銀子能多換不少銅錢,最關鍵的,這些銀子袁方還有大用,所以能省就省.

這麼多天風餐露宿,現在有床睡已經很不錯了,袁方也不挑,可一看到楊興小人得志的嘴臉心里就十分不爽,非常之不爽.

楊興也假惺惺的邀請袁方一起同住,被袁方果斷拒絕,沒條件的時候不說了,現在有條件,誰還願意和個大男人擠在一起睡?要是被人誤會成基友的話,就算跳進蒸餾水里也洗不清了.

晚飯還算不錯,一葷一素一碗魚湯,兩人風卷殘云很快就干掉一大盆米飯,菜更是吃得干乾淨淨,連一點菜湯都沒剩下,以至于袁方挺著肚子送空碗去廚房的時候,廚娘還以為已經洗過了,滿是欣慰的直接將其放到碗架上.

第二天一早,臉皮厚比城牆的兩人混了頓早飯便向主人家道謝告辭,老管家將兩人送到門口,兩人千恩萬謝牽著馬揮手告別.

出了村子,兩人依舊並肩而行,鄉路不寬,他們兩個幾乎就占了道路的一半,可兩人堅持,因為誰都不願跟在後面,生怕前面的馬尥蹶子,要是被那硬腳趾頭踹在腦袋上,那就得被直接開了瓢.

出了村子沒多遠,楊興欣慰一笑,大臉狗再次現身跟在兩人身後,楊興丟了塊肉干給大臉狗:"老大,你說這家伙昨晚是在哪睡的?昨天晚上我聽見村里的狗一直叫個不停,這貨不會是干什麼壞事去了吧?"

袁方翻了個白眼:"你不覺得自己管得太多了嗎?空間,就算是狗也需要自己的空間."

一路無話,當晚,兩人錯過了村子只能露宿山野,天氣太熱沒有生火,隨便啃了點肉干和大餅湊合,當然,不湊合也沒別的吃的.飯後,楊興一邊纏著袁方聊天,一邊丟吃的給大臉狗.

楊興學乖了,這次沒有一股腦全丟過去,而是一點一點的丟,而且丟的距離也越來越近,不知道是大臉狗貪吃還是感覺到兩人沒有惡意,不知不覺間逐漸靠近,但最後還是保持在兩米的距離再也不靠前了,不過楊興卻很興奮,因為他的肉干勾狗計劃算是有了巨大進展,距離成功遙遙在望.

夜里,兩人聊得累了,不知不覺都睡了,深夜,兩人突然被急促的犬吠吵醒,接著發現拴著的兩匹馬變得躁動不安.

迷迷糊糊的袁方撓撓頭滿眼迷茫:"咋了這是?你去看看."

楊興翻了個身:"可能是想方便吧,讓我再睡一會."

大臉狗依舊叫個不停,袁方清醒了不少,皺眉說:"不對勁啊,是不是有啥東西?"楊興聞言頓時爬起身,從靴子里拿出匕首,一臉警惕的四下張望.

夜空晴朗,月光灑落大地,附近的景物依稀可見,可沒發現有什麼東西啊,兩人疑惑不解.

突然,袁方側耳傾聽:"你聽到啥動靜沒有?"

楊興一愣,指著狂吠的大臉狗呵斥說:"你給我閉嘴."大臉狗仿佛聽懂了一般委屈的嗚咽一聲,真的就不叫了.

嘶,嘶,袁方和楊興對視一眼,猛的站起身撒腿就跑,袁方大叫:"我靠,有蛇."

楊興更是誇張,嗷嗷怪叫著跑出老遠,直到跑上鄉路才停下,拍著心口臉色蒼白:"老大,快跑啊,要是被咬了可就沒命了."

袁方也怕蛇,可他不能走,馬和銀子可還都在呢,雖然不知道蛇這東西吃不吃銀子,可那兩匹馬要是被咬死了也是不小的損失.

袁方仔細聽了聽,確定聲音傳來的方向和大致的距離,急聲說:"趕緊點火,把它趕走."

楊興哭喪著臉說:"老大,沒有火石啊."

袁方深吸了口氣:"那你幫我找根長點的棍子,最好帶叉的."為了銀子,為了兩匹馬,為了,呃,反正袁方決定拼了,誓死捍衛私人財產不容侵犯.

楊興四下看了看,都快哭了,附近都是荒草地,就只有栓馬的地方有兩棵孤零零的小樹而已,大半夜的去哪找棍子啊.

就在這時,嘶嘶聲急速靠近,借著月光袁方看到一條一米多長的大蛇游向自己,袁方嚇的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那是一條婀娜的蛇,蜿蜒在銀色的月河,閃亮的身軀舞動著舌,擺動著尾巴想咬我.

大蛇來者不善,目的明確,瞬間頓悟人死了錢沒花完的悲哀,袁方當機立斷,不戰而逃.

什麼作為男人的尊嚴,都去他大爺的吧.就在袁方剛要轉身奪路而逃的瞬間,一道黑線騰空躍起,就像保險工作者的熱情,撲面而來.

袁方大驚失色,眼看小命不保卻毫無辦法,大蛇的速度太快,連閃身躲避的時間都沒有.

就在猙獰的蛇頭距離袁方不到一尺遠的時候,袁方甚至都能看清蛇嘴里的兩顆毒牙,生死瞬間,一個更大的黑影後發先至,一顆碩大的狗頭映入眼簾,大臉狗及時趕到,一口咬在大蛇身上,然後脖子用力一扭,將其甩出去老遠.

袁方看得清楚,在大臉狗甩頭的瞬間,蛇頭扭曲,在大臉狗的大臉上咬了一口.

袁方呆呆的站在原地,看著身前對著大蛇方向齜牙咧嘴的大臉狗發呆,他怎麼也沒想到關鍵時刻是大臉狗跳出來拯救了自己.

楊興急切的聲音響起:"老大,老大,咋了?你沒事吧?"

袁方搖搖頭:"我沒事,就是不知道大臉狗有沒有事,它被蛇咬了."

楊興一聲驚呼:"啊?快看看是不是毒蛇."袁方翻了個白眼,這黑燈瞎火的怎麼看,那蛇被甩出去之後就躲在草顆里不出來了,袁方可不想自投羅網.

終于熬到了天亮,大臉狗趴在袁方的腳邊無精打采,看得楊興心疼不已.小心的從樹上折了段樹枝,袁方撥弄著草叢想要看個究竟,最少也要看看到底是不是毒蛇.功夫不負有心人,蛇很快就找到了,確切的說應該是蛇的尸體.

上篇:第十五章 我想有個家    下篇:第十七章 馬兒啊你慢些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