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十章 走在鄉間的小路上   
  
第十章 走在鄉間的小路上

南屏郡,是東聖帝國的南部屏障,也是沿海通商港口與帝都中京的必經之地,這里除了完備的軍事布防之外,農耕和商業都非常發達.

與古水郡不同,南屏郡沒有受到倭人入侵的波及,依舊祥和安甯,百姓安居樂業,六畜興旺,商人奔波忙碌兢兢業業,一派繁榮景象.

自從進入南屏郡,就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一樣,袁方的心情也隨之變得輕松不少,分別的離殤漸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對未來的期待和積極向上的心態,當然,還有對也葉大夫的祝福.

這些天,袁方已經想通了,他要追隨葉大夫的腳步繼續行醫,至于他與眾不同的醫術雖然有所局限,但也不是不能解決,而且已經有了解決的方案.

一路上,袁方向幾個老鐵匠和商人咨詢了很多,對于這個世界的冶煉鍛造工藝和物價也有了基本了解,想要制作所需的工具不無可能,但因為極高的工藝要求,則需要不少費用,以袁方現在的一窮二白暫時還承受不了,所以,袁方打算到了幻羽城找到葉大夫的徒弟後幫忙做些事情,賺些工錢,積累資本.

除了這些,袁方還有其他收獲,比如,現在跟在他身邊問東問西滿臉崇拜的跟屁蟲楊興.

楊興,十九歲,之前不慎落水,被人救上岸時已經昏迷,簡單救治無效,所有人都認為必死無疑的時候,被正巧路過的袁方發現,當下施展心肺複蘇及人工呼吸,救了楊興一命,從此,這個淳樸又有些呆頭呆腦的楊興就一直賴在袁方身邊,嚷嚷著要跟袁方學習醫術.

楊興是望海縣燈籠村人,這次倭人入侵,燈籠村首當其沖,楊興的家人喪生在倭人的屠刀之下,楊興躲進地窖僥幸逃過一劫,後來幾經磨難逃出險地來到這里.

一路上,楊興吃了不少苦,從小就身體孱弱的他在堅持了這麼長時間之後終于熬不住了,彌留間才會不慎落水.

楊興是個讀書人,算不上飽讀詩書但還算博學,他學的東西很雜,除了一些詩詞歌賦之類文學方面的東西,對于醫術也有所涉獵,這也是他得知袁方救治他的方法之後就死心塌地跟著袁方學醫的原因之一.

楊興身材消瘦,a4腰,比袁方強不了多少,皮膚微黑,眉毛濃粗卻略短,眼睛不大但黑白分明,高鼻梁,嘴唇稍厚,臉型消瘦,有著濃郁的書卷氣,性格卻不像書呆子一樣死板,反而開朗好動,嘴巴更是說個不停,就是個話嘮.

袁方覺得和楊興很投緣,而且也有著差不多的境遇,于是兩人從那天開始便結伴而行,這麼多天相處下來兩人都很開心,而袁方之所以能這麼快從分別的離殤中擺脫出來,整天說說笑笑,無憂無慮,楊興居功至偉,當然,葉大夫給袁方准備的干糧和村里發放的口糧也被這個吃貨干掉了一大半.

這天,玉樹村的隊伍終于到了南屏郡城附近,前面不遠就是安置他們這些'難民’的滯留地,看到不遠處的一處招兵點,楊興有些動心.雖然楊興沒說,但袁方清楚,楊興內心對于倭人的仇恨刻骨銘心,他想參軍,想親手殺幾個倭人給家人報仇,可他那迎風倒的小身板,袁方哪里能放得下心.

楊興左右為難,他舍不得離開袁方,還想要為家人報仇,一時間不知如何選擇,最後,還是心里的仇恨占據上風,在袁方的陪同下前去報名.

也許是命運的安排,最後楊興還是沒有去參軍,原因是此地招募的士兵並不會前往南州,而是經過短暫的訓練之後趕往東洲,因為東面的甯遠帝國已經正式和東聖帝國宣戰,並已經持續兩月之久,這也是南州之所以會放棄大半土地退守郡城的原因之一,因為混亂的帝國暫時無力增援.

相比強盜般的倭人,甯遠帝國的侵略性和破壞性更強,他們信奉的是武力至上,領主制度更是讓他們不斷的掠奪擴張,搶奪他國土地占為己有,奴役他國百姓樂在其中.

以往,東聖帝國的強大讓他們忌憚,不敢輕舉妄動,但如今,東聖帝國皇帝病重,朝政荒廢,兩位皇子爭權,甯遠帝國看准時機不宣而戰,打了東聖帝國一個措手不及,還好東聖帝國對甯遠帝國早有戒心,在邊境地區駐守大量州軍和禁軍,才勉強擋住甯遠帝國的入侵,但也損失慘重,兵力急需補充.

因此,帝國大司馬不得不從西,北兩州調遣州軍支援的同時,臨時征兵東洲.至于為什麼帝國不先解決南州的倭人再集中兵力對抗甯遠帝國,袁方想不明白,也沒有精力去操心,他掌握的信息有限,更不懂什麼所謂的大局,與其瞎猜一通還不如忙自己的事實在.

楊興沒能參軍抗倭,沒有表現有多麼失望,他是個很樂觀的人,笑呵呵的說:"這是天意,以後一定還會有機會的."

沒有和其他人一樣留在滯留地生活,袁方帶著楊興告別了玉樹村的鄉親,帶了幾天的口糧繞過郡城趕往幻羽城.

沒有倭人的威脅,一路上白天趕路,晚上或是借宿鄉村或是露宿荒野,也別有一番滋味,只不過隨著袁方的錢袋越來越瘦,兩人才不得不加快腳步,不然就得一路討飯過去了.

楊興算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袁方也強不到哪去,兩人也想過抓魚,獵兔來填飽肚子,結果浪費了一天的時間才弄到兩條巴掌大的小魚,還不夠兩人塞牙縫的,至于兔子,倒是還真遇到過幾只,不過兩人看了看狂奔亂跳的兔子那矯健的身姿和速度就果斷的放棄了,他們不覺得自己能跑的更快.

期間,經過一個村子,袁方以鴨涎化刺的方法治好卡刺的小孩之後,成功賺到一只因為倒掉太久掛掉的鴨子,楊興對袁方越發死心塌地的崇拜,並遵從袁方為永遠的老大.

袁方心情大好,邊走邊小聲哼唱:'走在鄉間的小路上,傻頭傻腦的楊興是我同伴,藍天配朵夕陽在胸膛,繽紛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扛著水鴨在肩上,牧童的哭聲在蕩漾,喔喔喔喔他們唱,還有楊興的口水在流淌.’

夕陽下,袁方光著膀子只穿一條肋褲,挽著褲腿,肩頭挑著鴨子走在前面,衣冠楚楚的楊興背著袁方的包袱滿頭大汗跟在後面,一雙眼睛死死盯著晃來晃去的水鴨一個勁的吞口水.

袁方回過頭問:"楊興,你不熱啊?像我這樣多好,涼快."

楊興使勁搖頭:"先生說了,讀書人要保持體面,老大,你好歹也是個大夫,也算是讀書人,這衣不遮體的就不覺得有傷風化?"

袁方撇嘴說:"毛的風化,涼快才是真格的,算了,你小子就焐著吧,中暑了可別怪我不救你."

楊興笑嘻嘻的說:"老大,天氣雖熱,可我覺著吧,讀書人就該有讀書人的樣子......"

沒等楊興說完,路旁的草顆里躥出三個手持凶器的大漢攔住去路,三人面目猙獰,眼睛瞪得溜圓,一副擇人而噬的凶惡嘴臉.

袁方和楊興被嚇了一跳,真的都往後一跳,因為雙方的距離太近了,幾乎都快臉貼臉了.

袁方早有准備,這兵荒馬亂的總有吃不上飯客串劫匪的,這些人不是亡命之徒,只是想填飽肚子活下去而已,所以並沒有太過緊張.

楊興是個樂觀的人,或者說沒心沒肺,除了剛開始被嚇了一跳之外,就是上上下下好奇的打量對面三人,看不出半點害怕的意思.

雙方對峙半晌,楊興最先開口打破沉默對袁方說:"老大,他們就是傳說中的土匪?看起來也沒書上寫的那麼嚇人嘛."

袁方翻了個白眼說:"不嚇人剛才你跳個毛啊."

遠袁方撇了三人手里非正規劫道武器一眼,對中間手握竹耙的壯漢說:",老兄,貴姓啊?"

壯漢一愣,下意識的回答說:"我是喬大壯."隨即滿是懊悔的板起臉說:"少廢話,打劫,把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

左手邊留著短須的壯漢看了看袁方挑著的水鴨補充說:"還有能吃的也交出來,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楊興見對方打的水鴨的主意,頓時就不干了,這只鴨子他可是惦記好一會了,用書本上標准的對白恐嚇說:"你們這些強盜,眼里還有沒有王法?就不怕官差抓你們去坐牢?"

楊興的話顯然還是有點作用的,但也只是一點而已,三人聞言臉色微微一變,隨即想到了什麼,表情變得堅決,右手邊手握木棒的壯漢結結巴巴的說:"你,你們別拿官差嚇唬人,這里沒有官差,趕緊的,把東西都交出來."

袁方翻著白眼挑釁說:"我們要是不交呢?"

為首壯漢撇了袁方前胸的排骨一眼,表情掙紮說:"不給就弄死你們,隨便找個坑埋了."

雖然這幾個家伙一看就是業余的,應該是那種走投無路才誤入歧途的逃難之流,但要是真把對方惹急了說不上還真會下死手,袁方打斷楊興的義憤填膺回頭說:"把包袱給他們."

楊興雖然不情願,可他也不是傻瓜,真打起來,他們兩個人綁在一起也不是任何一個的對手,于是,氣鼓鼓的將只有一件長袍和肋褲的包袱丟在地上,滿臉悲憤的跟著袁方就走.

上篇:第九章 用心良苦    下篇:第十一章 情非得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