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九章 用心良苦   
  
第九章 用心良苦

葉大夫的金瘡藥效果相當好,袁方受傷的第三天傷口就基本愈合了,那個重傷的州兵也已經蘇醒,正如袁方判斷的一樣,他並沒有傷到內髒,只是失血過多身體虛弱,還需要休養,而且傷口也沒有感染,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痊愈.小伙子很健談,和袁方幾人聊了很多當兵的事,讓袁方對這個世界的軍隊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

王鐵勝的恢複能力要比袁方強得多,第二天就變得活蹦亂跳,不過傷勢還沒完全康複,最擅長的弓箭沒辦法施展,只能暫時跟著隊伍一起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又是六天過去了,隊伍人口眾多,糧食消耗的很快,帶出來的糧食已經所剩無幾,還好,郡城已經不遠了,但村正于慶眼里的憂色卻絲毫未減.

也難怪,這麼多人湧向郡城,就算郡城儲備的糧食再多也禁不住這麼多人消耗,這次倭人的目的不明,如果短時間沒法將其趕走,大家該如何過活?這的確是個問題.

差不多十天的修養,大部分傷員已經差不多都好了,返回各自的群體,只有幾個傷重的和幾個腿部受傷無法行走的占據兩輛馬車,袁方和葉大夫還有其他村的兩個大夫負責照看.

幾天的相處,袁方發先那兩個大夫對葉大夫相當的尊敬,時不時的向葉大夫請教一些醫術方面的問題,葉大夫胸懷仁厚,也不藏私,毫不吝嗇的分享他多年的心得經驗,袁方雖然不是很懂東醫,但聽了幾次也是獲益良多,由此可見,葉大夫在同行之中一樣有著極高的聲望.

這天下午,傳說中的郡城遙遙在望,遠遠的,就能看到高大的城牆和上面手持長矛的士兵,所有人忍不住加快腳步,大家都有相同的想法,只要進了城就安全了.

但事與願違,還沒到城門就被大隊的士兵攔住,幾個村正前去交涉,回來後讓大家先就地安頓,然後各自帶著幾個人進了城.傍晚十分,村正和葉大夫回來了,並帶回一個不知道好還是不好的消息,郡城雖大卻容納不下這麼多人,還有,不久之後這里很可能成為與倭人的戰場,所以郡理決定只留下一部分青壯和一些工匠協同守城,其他的老弱將會以村為單位繼續北上,進入中州南屏郡暫時安頓,等待戰爭結束趕走倭人再重返家園.

這些,袁方早已有所預料,並沒有感覺意外,可讓他錯愕的是除了一些臨時應招的青壯之外,葉大夫也在留守之列,原因很簡單,這里需要大夫,很多大夫.袁方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也認識了一些人,可真正讓袁方在意的只有葉大夫一個,難道就要分開了嗎?袁方極為不舍.

葉大夫找到袁方,將一個兩指寬的魚型木片交給袁方:"你的木魚辦好了,以後不用擔心身份問題了."

袁方接過木魚看了看,上面有袁方的名字和玉樹村的字樣,有了這個,從某種角度說他已經是這個世界的一員了.將木魚綁在腰間,看著略顯蒼老的葉大夫袁方幾次欲言又止,最後一咬牙說:"我也一起留下,咱倆在一起也能有個照應."

葉大夫看著袁方,眼中掠過一絲欣慰,卻搖頭說:"你留下干什麼?你的傷還沒好,不能上戰場."

袁方辯解說:"我也是大夫,為啥你能留下我就不能?"

葉大夫淡淡一笑:"沒有你說的那些東西(醫療設備)和藥物,你的那些醫術能發揮出多少?"

袁方還想反駁,葉大夫接著說:"行了,我知道你擔心我,放心吧,我在城里不會有事."接著,葉大夫將肩頭的包袱遞給袁方說:"拿著,這是給你准備的,里面有換洗的衣服和一些盤纏和干糧,還有一本醫書,你路沒事的時候看看,也許對你有幫助."又從懷里取出一封信交給袁方說:"你先和其他人一起去南屏郡城,然後再往西北方向走大概三百里到幻羽城,城東有家葉濟醫館,你把書信交給秦大夫,他會收留你的."

見袁方表情默然,葉大夫以為袁方擔心什麼,呵呵一笑安慰說:"放心吧,秦大夫是我的學生,他會好好照顧我的外甥的,行了,別弄得跟生離死別似得,等過段時間我就去找你,到時候是跟我回玉樹村還是留在幻羽城你自己決定."

袁方毫不猶豫的做出選擇:"我和你回玉樹村."不知不覺間,在袁方的心底,那個偏僻的小山村已經成為了他的第二個故鄉,而心地善良,用心良苦的葉大夫也成了袁方在這個世界唯一的親人.

第二天一早,袁方還是跟著眾人離開了古水郡城,他很想留下和葉大夫一起,然而正如葉大夫所說的一樣,沒有了先進的醫療設備,沒有成藥,袁方根本算不上一個合格的大夫,而且之前經曆的種種,他的心里對于戰爭的殘酷也有著深深的恐懼.

帶著不舍和對自己懦弱膽怯的鄙夷,袁方踏上未知的道路,跟著隊伍茫然前行,懷中包袱里的衣服和那一疊大餅,壓得袁方喘不過氣.

袁方記得這些粗糧大餅,這分明是這些天葉大夫偷偷節省下來,原來,葉大夫早就想到了會有這麼一天,早就開始准備.

耳邊依稀還回蕩著葉大夫臨別的話語:"小子,想要在這里生存下去,你要學的還很多,去吧,就從幻羽城開始吧,希望你能找到屬于你自己的路,好好活下去,也許有一天你能回到你的世界."

袁方的眼中滿是淚水,葉大夫,只是因為自己和他的先祖同樣來自一個世界,對于他這個陌生人卻如此關心,無私的給予幫助,卻沒有想過任何回報,袁方欠他很多,這是一輩子都還不清的債,然而袁方卻沒有因為欠債而苦惱不安,心里反而暖暖的期待,期待再次相見的那天.

官道上,袁方停下腳步,回頭默默注視遠處的古水郡城,良久,眼中侵滿淚水,對著郡城方向輕聲說:"再見,我們一定會再見."

悲傷,不請自來,各有不同,袁方的悲傷來源于離別和內心的愧疚,還有很多人也是同樣如此.

當袁方回過頭毅然決然踏上旅途的時候,眼中的離愁盡去,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堅定,他已經有了決定,既然注定要留在這里,那就要活出個模樣來,最少不能給地球人丟臉.

玉樹村的村民很團結,加上村正于慶的人格魅力和出色的統籌指揮能力,一路上大家相互幫助,沒有一個人掉隊.

大家白天趕路,晚上休息,統一的食物分配,各種勞動分工明確,隱約間,整個村子融合成了一個大家庭般,不分彼此.

白天,袁方,王鐵勝,趙二寶和金大喜這玉樹村的四大賤人勾肩搭背有說有笑,上山打獵下水捉魚,有空的時候也調戲調戲美女,夜里,袁方喜歡一個人坐在篝火邊翻看醫術,盡可能的多學一點東西.

葉大夫給袁方的醫書屬于最基本的入門常識,上面還有葉大夫的心得筆記以及藥性藥理的分析,就好像葉大夫在旁親自指點一樣,把一些晦澀之處講得清清楚楚,袁方看起來沒有半點吃力.

幾天的時間下來,袁方對于東醫有了新的認識,沒有了之前的輕視,反而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東醫不大精神,當然不是幾天甚至幾年就能窺得精髓的,袁方簡單的了解東醫,開始主攻一些有針對性的藥方,比如治療外傷的金瘡藥,止血散,麻沸散以及一些調理氣血的藥方,其中,麻沸散的藥方讓袁方眼前一亮,不過詳細查閱推敲之後,袁方臉上的興奮漸漸散去.麻沸散,是葉大夫的先祖葉楓薪盡火傳之藥方,其中有幾位藥材十分稀有,價格就不用說了,以袁方一窮二白的身家是不可能湊齊的.

接下來的幾天,袁方的眼睛就像雷達一樣在路邊,山林掃來掃去,尋找可以利用的藥材.

官道只有一條,是幾個縣十幾個村子前往南屏郡的必經之路,每天都有很多很多人經過,其中不乏精通醫道之人,路邊別說草藥了,連能吃的野菜都被挖得精光,袁方當然是一無所獲,只好放棄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繼續和王鐵勝幾人上躥下跳,盡領風騷.

有人可能會說,本書字里行間都在強調西醫的優勢,難道中醫就不好嗎?不是的,個人覺得中醫,西醫都只是醫學領域的一部分,沒有好壞之分,也不應該有界限.舉個例子,美國的科技是公認的世界尖端,比如軍事槍械方面,可追源塑史,他們的曆史文化才多少年的積累?那些冶煉鍛造,工藝,火藥等工藝技術還不是從別的國家學習吸納然後融彙繼續發展而來?由此可見,無論中醫還是西醫都是一種技藝,馬工枚速,掌握了就屬于自己,這個屬于並不是說專利屬于他,而是其學識的構成.如果有一天某個人能夠將中醫和西醫融會貫通,共冶一爐,並發展到站在世界巔峰,那麼,無論是中醫也好,西醫也罷,只是他所掌握的醫學知識中的一部分而已.

一言以蔽之,海納百川,學為己用才是王道.

上篇:第八章 當    下篇:第十章 走在鄉間的小路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