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八章 當   
  
第八章 當

思來想去,最後袁方還是放棄了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決定老老實實的先看看情況再說,實在不行就繼續跟著葉大夫混飯吃.

和葉大夫隨便聊了幾句,又看了會異鄉的月亮寄托對家鄉的思念,然後,袁方就沒心沒肺的睡著了.

第二天,袁方一行與村里第一梯隊的青壯彙合,同時還有其他幾個村子的人,隊伍擴大到上千人的同時,場面也變得混亂,雞飛狗跳,小孩子滿地亂跑,大人的呼呵,馬匹嘶叫,真是亂七八糟一塌糊塗,弄得本來就人生地不熟的袁方頭暈腦脹,差點和玉樹村的隊伍走散,最後還是被村里養的一條土狗發現才安然回歸.

孩子是天真的,可太過天真就是頑劣了,幾個村的小屁孩三五成群亂跑一氣,後來不知道怎麼的,都圍在袁方身邊打轉,時不時的湊過來調戲騷擾一下,被一頓臭罵後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袁方就納了悶了,自己咋就這麼招孩子呢?後來袁方才發現是自己太和藹了,對,就是和藹,其他人被這些小屁孩打擾都是惡聲惡氣的訓斥,而袁方卻做不到那麼嚴厲冷漠,嘴上雖然也是呵罵,但那些小屁孩卻看得清楚袁方臉上掩飾不住的笑容,認為袁方還是很好欺負的,所以才會跟在這個看起來不一樣的大叔身邊插科打諢.

當晚,袁方做出反擊,向村里的二妞借來黛盒(女子畫眉之用),跑到那些小屁孩休息的地方,找到其中最頑劣的一個倒弄了半天,這才滿意而回.

第二天一大早,忙著做早飯的人們忍不住大笑出聲,那頑劣小屁孩呆頭呆腦的看著傻笑的眾人一臉的莫名其妙.真正的濃眉大眼,那眉毛,又粗又壯,足有大拇指寬,嘴巴周圍被塗了一圈黑,遠遠看去和絡腮胡子沒什麼區別,還有,小臉蛋上有著一顆花生粒大小的黑痣,再加上小屁孩的絕對青澀,看起來就像是長了大胡子的蠟筆小新,要多招笑有多招笑.

袁方笑眯眯的看著小屁孩,欣賞自己的傑作,滿眼全都是報複的快感和惡作劇的得意.

孩子的母親也同樣竊笑不已,嗔怪的瞪了始作俑者袁方一眼,直到小屁孩發覺不對勁,照過鏡子哇哇大哭,其母才弄了點水洗掉孩子臉上的黛墨.

今天,是個不平靜的日子,隊伍上路沒多久,後面傳來急促不安的馬蹄聲,負責斷後的人帶回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倭人已經追上來了,頓時,整個隊伍變得驚慌失措.幾個村子的村正湊到一起先是詢問報信之人具體情況,確定倭人只有兩,三隊(二三十人)後,簡單商量了一下,決定抽調各村的精壯斷後阻截,給其他村民爭取更多的時間,而袁方,自然也在青壯之列,不可能逃避所謂的責任.

倭人很快就到了,沒有什麼戰斗經驗和裝備的烏合之眾唯一的依仗就是人多,更不懂什麼戰術配合,所謂仇人見面,一輪稀稀拉拉的箭雨後就一擁而上,短兵相接,頓時鮮血四濺,慘叫聲不絕于耳.

袁方因為大夫的身份受到特殊照顧,留在後面舉著小木盾掩護弓箭手,沒有參與到血腥的肉搏戰中,但就算這樣,袁方也被嚇得雙腿發抖.

村民組成的烏合之眾缺盔少甲,防禦力不足的弊端很快就體現出來,倭人幾乎一刀下去就能砍倒一個沒有什麼防禦力的村民,而村民手里五花八門的武器在面對倭人身上精良皮甲卻很難建功,短短時間,村民已經死傷二十余人,倭人除了幾個最開始被箭射殺的倒黴蛋之外,只有幾個人受傷,失去戰斗力的更是少之又少,如果這樣下去,全軍覆沒只是時間問題.還好,兩隊州兵及時趕到,在村民鄉勇未受重創之際,聯手擊潰這一小股倭人.

此時,正應該是袁方這個創傷外科大夫救死扶傷的最佳時機,可現在的袁方卻不能,因為他的左肩窩插著一只弩箭,劇烈的痛楚讓他整個左肩都失去了知覺,別說去救人了,他現在自身難保.

沒有冒險追擊倭人潰兵,很快打掃完戰場,州軍留下斷後掩埋尸體,其他人攙扶著傷者追趕隊伍,袁方很不爭氣的暈了過去,被嚇的.

袁方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昏暗,臉色有些蒼白的他躺在鋪滿厚厚稻草的馬車上,葉大夫坐在一旁擺弄著幾個罐子.

見袁方醒了,葉大夫微微一笑:"怎麼這麼不小心,還好沒有傷到要害筋骨,拔出來修養些日子就沒事了."

袁方側頭看了看,弩箭還插在肩窩,傷處沒有太多的血滲出,稍稍放心說:"希望沒傷到動脈,老頭,全靠你了."

葉大夫表情輕松,內心卻不平靜,肩窩這個地方中箭其實很危險,那里有兩條較大的血管,一旦血管破裂,幾乎就可以宣布死亡了,他只能暗暗祈禱,希望袁方沒有那麼倒黴才好.倉促間,沒有時間和條件准備麻藥,袁方聽說沒有麻醉,就這麼生拔的時候極力反對,可葉大夫卻堅持時間不等人,不能再拖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當山峰沒有棱角的時候,當河水不再流,當時間停住日夜不分,當天地萬物化為虛有,我還是不能讓你動手,不能讓你動手,你的笑容讓我忐忑不安加淚流.’

啊!一聲撕心裂肺般的慘叫劃過夜空,袁方兩眼凸起,身體僵直,疼得昏天暗地,額頭冷汗不斷,看著葉大夫手里拔出的弩箭,袁方有氣無力的說:"老,老家伙,算你狠."然後再次昏了過去.

第二天清晨,逃難的村民已經上路,袁方躺在馬車上仰望蔚藍的天空,回想這一生的過往,然後覺得很委屈,以前雖然給幾個紈绔患者開了不少用不上又不能走醫保的貴藥,一次路上遇到老人摔倒沒有幫忙攙扶,初中調戲過班里的漂亮女生,除此之外並沒做過其他虧心事,再說,開那些藥也是為了促進消費,那幾個紈绔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坑他們點小錢就算劫富濟貧了.至于那次遇到老人摔倒沒扶,是因為老人的兒子就在旁邊,袁方沒必要去裝大半蒜,再有,初中調戲女生之後,被好幾個護花使者暴揍了一頓,在家整整躺了三天,也算受過懲罰了,可為啥上天還要這麼對我,拿著盾牌還能中箭,這也太衰了點吧.

馬車上不止袁方一個人,環視幾人,發現居然還有個老熟人,王鐵勝.

王鐵勝見袁方醒了,笑呵呵的說:"葉大夫說你沒事了,修養一段時間就能好."

袁方忍著肩膀的疼勉強坐起身,看了看王鐵勝肩頭的繃帶問:"你咋也受傷了?咋樣?嚴不嚴重?"

王鐵勝嘿嘿一笑,滿臉的不以為意:"沒事,被砍了一刀,一點皮外傷."袁方低頭看了看肩窩處也用白布包紮起來,不由一陣苦笑.

車上除了袁方和王鐵勝還有三個人,其中兩個普通人打扮,袁方沒有什麼印象,應該是其他村子的,兩人不是胳膊就是大腿受傷,看樣子傷得不重.最後一個穿著灰布衣服,身邊放著皮甲,皮制頭盔和入鞘的長刀,袁方記得,昨天趕來的州軍就是這樣的裝束,此時他躺在馬車上雙眼緊閉,光著上身,腹部纏著的繃帶,右下腹部更下一點的地方還有絲絲血跡染紅了繃帶.

王鐵勝歎氣說:"這兄弟受傷不輕,要不是葉大夫估計早就死了,唉,也不知道能不能熬得過去."袁方打心眼里感激昨天那些州兵,要不是他們及時出現,袁方他們能不能活著回來還很難說.

傷口已經包紮,袁方不好打開查看,估計了一下受傷的位置,袁方稍稍松了口氣說:"應該沒有什麼大事,只要傷口不感染就沒有生命危險."

王鐵勝不懂袁方說的感染什麼的專業術語,聽說傷兵沒有生命危險,喜笑顏開說:"我就說嘛,好人不會那麼容易死."其他兩個傷者文言也大感欣慰,原本陰郁的臉色也稍見緩和,開始有說有笑起來.

這邊的動靜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先是村正于慶前來探望,說了些安慰的話囑咐眾人安心養傷,接著是葉大夫,檢查了袁方的傷勢,同樣囑咐他安心靜養之後就忙著去照看其他傷者去了.

再接著來看望的,是袁方意想不到的,那個被袁方作弄過的那個小屁孩帶著一群更小的屁孩和幾條土狗來到馬車邊,先是好奇的看了袁方一會,發現袁方好像沒有要死的樣子,便嘻嘻哈哈的再次圍著馬車追逐打鬧,有個小丫頭片子還很乖巧的分給袁方一把瓜子,感動的袁方稀里嘩啦的.

要說,生病的人最需要的是什麼,除了醫生的救治,當然是問候和關懷了,而且,這也是病患最容易被感動的時候,袁方也是如此.此時的他,看著圍著馬車瘋跑的小屁孩感覺是那麼的親切,不知不覺間,袁方心里的種子已經發芽,對這個陌生的世界有了些許牽絆.

接下來的幾天,可能是倭人忙著占領也可能是在等待後援補給鞏固占領地,又或者是其他什麼原因,倭人沒再出現,雖然一路上大家還是提心吊膽,卻是有驚無險.

上篇:第七章 解惑    下篇:第九章 用心良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