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六章 想家的時候   
  
第六章 想家的時候

葉大夫帶著些許得意說:"我的這些工具怎麼樣?是不是很實用?"

袁方撇撇嘴輕蔑說:"拉倒吧,這些破爛也就能湊合著用而已."

葉大夫不怒反喜:"你的意思你們那有更好的?"

袁方一臉的傲然:"當然了,我們那的手術器械基本都是用無菌碳化不鏽鋼做的,啥是不鏽鋼?說了你也不懂,就是一種金屬......"

袁方好一番炫耀和吹噓,聽得葉大夫云里霧里,最後一句話把袁方直接踹入谷底:"就算你說的真有那麼好又有什麼用?這里是東聖帝國,不是你的那個什麼球(地球)."袁方啞口無言,無言以對.

葉大夫大袖一揮憤然離去,留下袁方一個人發呆,沒一會,一個竹簍丟了進來,葉大夫的聲音響起:"走,跟我上山采藥."葉大夫積攢的草藥基本都在無為村用掉了,現在急需補充,以備不時之需.

袁方不情不願的背著竹簍帶上柴刀跟著葉大夫出了門,先是找到村正打聽昨天送來的倭人俘虜的事,得知已經被送往縣署,才和葉大夫出了村子直奔遠處的天峰山.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無為村的風波逐漸平息,日子又恢複了以往的平靜,葉大夫有時外出采藥,袁方就留在家里坐診,漸漸的,袁方在村里的名氣不斷攀升,尤其是治療外傷方面,更是被所有人稱贊,隱隱有壓過葉大夫一頭的趨勢,當然,也只是治療外傷方面而已,其他的就遠遠不如了.

這段時間,袁方也沒閑著,可能是被葉大夫那天的話刺激到了,袁方暗中謀劃,經常往村里的鐵匠那跑,想要做一套適合自己的手術工具.

經過與鐵匠幾天的探討,袁方失望了,鐵匠的手藝行不行先不說,按照袁方有些苛刻的要求,所需的材料就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承受的,據鐵警說,那種不會生鏽又堅韌的精鋼價格不是一般的高,就算用的不多,一套下來沒有十幾兩銀子想都別想.

十幾兩銀子,那是個文數字,袁方之前還想著從葉大夫那騙點,可聽到這個價格就果斷的放棄了,葉大夫行醫多年,大多都是免費診治,沒有什麼積蓄,勉強維持生活而已,別說十幾兩銀子,估計就算一兩銀子都不一定能拿得出來.

袁方不是不知感恩的人,葉大夫收留自己已經是天大的恩德了,他不想再麻煩葉大夫,于是袁方決定自給自足,空閑的時候就和王鐵勝,趙二寶幾人去河里抓魚賣,分了錢攢起來,等存夠了就先找鐵匠打個手術刀和彎針,其他的再以後再一點點逐步完善.

這天,袁方和王鐵勝的收獲不多,漁網還破了個大洞,郁悶的袁方剛上岸沒多久,遠處一女子款款而來.

渾身濕漉漉的袁方只穿了個大褲頭(肋褲剪掉褲腿),吊兒郎當嬉皮笑臉的湊上去說:"二妞,又去隔壁村會情郎?今兒個要不要買條魚帶去?你看看,這都是剛抓的,還都活著呢,保證新鮮,你要買的話哥給你便宜點."二妞是村里趙獵戶家的二丫頭,今年十六歲,長得不錯,是村里最漂亮的一個,也是最害羞的一個,袁方每次見到都忍不住調戲一番.

二妞瞪了袁方一眼:"哼,我是去看表哥,才不是你說的那樣."說完,紅著臉跑了.

袁方大呼小叫:"喂,別走啊,不要錢了,哥送你條最大的咋樣?"

二妞頭頭也不回:"我才不要你的東西呢."接著有小聲嘀咕:"還讀書人呢,這麼不知羞,穿的那麼少,真是的."二丫越說臉越紅,腳步也快了幾分.

王鐵勝游到岸邊,笑呵呵的說:"咋地,看上二丫了?"

袁方翻著白眼說:"扯淡,你可別亂說,我這歲數都能做她叔了."

王鐵勝不以為意:"那算啥,百家溝的趙老三比你還大呢,人家不也娶了個十六七的大姑娘嗎."接著擠眉弄眼說:"你要真有那意思,老哥我可以幫你和趙獵戶說說,憑你的本事,再多給點聘禮的話估計趙獵戶應該能答應."

男人都是好色的,袁方也不例外,面對那麼可人個大姑娘要說不動心那是不可能的,但袁方有自知之明,先不說能不能回去,他現在跟葉大夫混飯吃還湊合,要是想自立門戶賺錢那是萬萬不可能的,袁方不懂東醫,沒有葉大夫的成藥他的醫術根本無法施展,就更別說賺錢了.沒錢就沒有聘禮,沒錢就沒有房子,那還娶個屁的老婆?

袁方感慨輕語:"馬行無力皆因瘦,人不風流只為貧."郁悶的擺擺手:"你就別扯犢子了,趕緊收拾一下,趁晚飯前趕緊回去,要不這些魚又賣不掉了."

晾干身子,王鐵勝穿好衣服,見袁方將長袍搭在肩上,忍不住勸說:"我說袁大夫,你咋就不喜歡穿衣服呢,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婦見到你就跑,這樣下去你還咋找媳婦啊?"

袁方扯了扯褲頭梗著脖子說:"這不是衣服嗎?我又沒光屁股耍流氓."

王鐵勝苦笑,小聲嘀咕說:"這和耍流氓也沒啥區別了."

回到玉樹村,兩人連吆喝再喊的轉了整整一大圈,才算勉強把幾條大一點的魚以低到不能再低的價錢賣掉,每人分了幾個銅板,袁方提著一串小魚回家熬湯.

第二天陰云密布,一大早二妞就急匆匆趕了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壞消息,昨天有人出海打魚,遠遠的看到大片倭人的黑帆船隊,而且還聽說倭人和州軍已經在海灘打起來了,一時間,鬧得人心惶惶.

就在村正于慶招呼人手保衛玉樹村的時候,縣理派人來通知于慶組織村民盡快撤離到郡城,這次倭人來了很多,州軍抵擋不了多長時間.

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整個村子亂成一鍋粥,剛剛組織起來的青壯四散離去,各自回家收拾行裝.

村正于慶處變不驚,鎮定的指揮引導,逐漸恢複秩序,將村民分成兩撥,老弱婦孺和一部分青壯第一批離開趕往郡城,剩下的負責斷後,同時毀掉一些帶不走的東西,比如鐵匠爐和一些帶不走的藥材,絕對不給倭人留下一點有用的東西.

于慶心思細膩,做事果斷,從之前的縣理的命令分析出,這次恐怕要離家很久,或者說官署已經放棄了這些村子甚至縣城,不然也不會下達這樣的命令.

老弱離開不到半天,遠處海灘方向隱隱傳來喊殺聲,于慶果斷下令撤離,帶著剩下的青壯離開了這個生活了一輩子的村莊.

鄉路還算平整,馬車並不太顛簸,車夫抱怨說:"他媽的,也不知道那些當官的是咋想的,咱們這撇家舍業的以後可咋辦."

村正于慶臉色有些難看,他和別人一樣,充滿了對未來的擔憂:"行了王麻子,你就別抱怨了,縣理大人已經很不錯了,還提前通知咱們,不然倭人打過來你應該知道後果."

王麻子歎氣說:"俺對縣理大人沒啥不滿意的,就是覺得心里憋屈,咋還沒打就逃了呢,咱們東聖帝國就這麼好欺負?咱們不是有那麼多軍隊嗎?"

于慶有些怒了:"你給我閉嘴."深吸了口氣,平複心緒:"以後這種話可千萬別亂說."王麻子委屈說:"俺知道輕重,就是發發牢騷."

一路顛簸,直到半夜拉車的馬走不動了才停下休息.此時烏云已經散去,月亮爬上樹梢,袁方靠坐在樹下仰頭看著天空孤零零的月亮發呆,他想家了.

人的情感很複雜,如果保持開心,也許會樂不思蜀,可一旦受到挫折就會懷念以往的安逸和平淡,袁方也不例外,好不容易穩定下來,漸漸的有了些許歸屬感,如今被迫離開,袁方和其他人一樣不甘心.

葉大夫走到袁方身邊坐下:"想家了?"袁方違心的搖搖頭.

葉大夫遞給袁方一張粗面大餅說:"累了一天了,吃點東西吧."幾口干掉一張餅,袁方看了看葉大夫空空如也的雙手,沒有要求再來一張什麼的,他很清楚糧食的寶貴和這種時期的重要性,能有一張餅吃已經很不錯了.

接過水囊灌了幾大口,用袖子擦了擦嘴,見其他人圍坐在不遠處沒有過來打擾的意思,袁方忍不住壓低聲音問出自己的疑惑,袁大夫年輕時游曆帝國,可謂是見識廣博,對于袁方的問題知無不言一一解答.

玉樹村位于東聖帝國南州古水郡,映月縣和澳雨縣的交界處,整個東聖帝國共有五州之地,分別是東,南,西,北四州以及中州,中州有東屏,南屏,西屏,北屏四郡,拱衛帝都中京,也是帝國占地面積最大最繁華的一州.

東聖帝國地理環境優越,西南地區雨量充沛,氣候溫和,土地肥沃,農桑耕織極為發達;西北地區水草肥美,草原廣闊,畜牧業興旺;南部地區沿海,有著豐富的海洋資源,也是海外貿易的大門;北部多為丘陵森林山嶺地帶,是天然的軍事屏障;中部,東部皆為平原,地勢平坦開闊,水源充***通便利,商農繁榮,礦產極為豐富.

上篇:第五章 送別    下篇:第七章 解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