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五章 送別   
  
第五章 送別

葉大夫站起身,扶起袁方:"走,去那邊吃點東西再好好睡一覺,這幾天有得忙呢."袁方沒有拒絕,他也確實餓了,先是跑了十公里,又連續五個小時高壓工作,期間連一口水都沒喝,現在是又累又餓,身體已經到了承受的極限.

隨便吃了點村民准備的食物,又隨便的找了個地方倒頭就睡,直到第二天一早,美美睡了一覺的袁方才被州軍離開時整齊腳步聲吵醒.

倭人被趕走了,村子的火也已經滅了,一百多州軍抬著傷兵,押著俘虜返回駐地,繼續他們的職責.

差不多中午的時候,守備軍也離開了,無為村變得有些冷清,村民們的臉上或是茫然,或是悲憤,或是對倭人的憎恨.

附近幾個村子的大夫陸續趕來,袁方和葉大夫輕松了不少,傷者太多,藥材消耗極大,下午,袁方一個人返回玉樹村取藥,順便看看趙二寶.

趙二寶恢複的很好,傷口已經結痂,沒有感染的跡象,袁方囑咐一番便離開,找到村正于慶,借了輛馬車,帶上葉大夫儲備的幾乎所有草藥返回無為村.

幫忙趕車的是老熟人王鐵勝,這貨一路上問個不停,袁方有一句沒一句的應付著,心里卻無法平靜,因為他昨天見到過那幾個倭人俘虜,還給其中一個簡單包紮,而那些所謂的倭人和傳說中古代的小日本基本沒有差別,尤其是語言,如出一轍.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這個世界也會有小日本存在,而且同樣是一島之國,這個世界和地球到底有什麼關系?為什麼兩個世界如此相似?袁方百思不得其解,想著想著居然睡著了.

接下來的幾天,袁方和葉大夫一直待在無為村照料傷者,映月縣理下令,從周邊各村調集工匠和各種物資幫忙重建無為村,無為村又變得熱鬧起來,但所有人的臉上卻沒有太多笑容,有的,是哀傷和同情.

經統計,這次無為村傷者近百,死亡五十余人,這個數字還在增加,因為破傷風和傷口感染.這個世界的醫療條件有限,沒有太好的藥物針對治療,大夫們雖然也有應付這些病情的東藥,但效果不佳,甚至采用烙法也是見效甚微.

第七天,所有幸存傷者的傷情逐漸穩定,帶著一身的疲憊,袁方和葉大夫坐著馬車返回玉樹村,兩人離開的時候,很多村民帶著滿滿的感激來送,其中,不乏袁方救治的傷者,而那對母女自然也在其中.

她們沒有上前送別,沒有出聲道謝,只是跟著送行的隊伍默默的注視袁方的身影,最後直到馬車走遠,才轉身離去,背上行裝向著相反的方向離開無為村.母女二人沒有回頭再看一眼這個生活了十幾年的村子,將心中的悲傷和痛苦的回憶全部留下,帶走那些曾經的美好和懷念,還有對袁方深深的感恩.

無為村與玉樹村之間的小路上,馬蹄輕快,車輪碾壓沙土地面發出輕微的摩擦聲,路邊翠柳成排,綠草茵茵,好一副山野幽景.

馬車上,袁方嘴里叼著草棍,雙手枕于腦後,懶洋洋的躺在在車板上望著碧藍的天空發呆,這些天他經常這樣走神,因為他想家了,想念家鄉的和平,想念家鄉的先進便捷,想念家鄉的一切,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他很清楚,他已經回不去了,那麼,他該如何融入這個殘酷又落後的世界,這是個問題,他要好好想想.

一路上,王鐵勝的嘴就沒閑著,不是感慨玉樹村的遭遇就是東拉西扯的家長里短,還好這次有葉大夫陪他說話,不然袁方的耳朵又要遭殃了.'停’袁方大叫一聲坐起身,王鐵勝拉住馬缰繩,轉頭看向袁方:"咋地了?"

袁方跳下馬車:"沒事,我方便一下."王鐵勝翻了個白眼,也下了馬車走到袁方身邊,兩個人並肩而立退下褲子放水.

嘩嘩的水聲響起,袁方撇了王鐵勝的褲襠一眼,一臉輕蔑的鄙夷說:"我靠,你塊頭這麼大,那塊咋跟個毛毛蟲似得?"

王鐵勝的本錢也不像袁方說的那麼不堪,甚至比袁方的還要大上一點,滿臉不爽的說:"毛毛蟲再小也比蚯蚓大,嘿嘿."說著,抖了抖那啥提上褲子,正要轉身,發現路邊半人來高的草叢微微一動.

王鐵勝條件反射一把拉著袁方後退,抓起放在馬車上的柴刀冷呵一聲:"是誰,誰躲在那,出來."袁方也被嚇了一跳,是被王鐵勝嚇的.

半晌,草叢沒有半點反應,袁方不滿的提上褲頭說:"我說你別一驚一乍的行不,人嚇人會死人的."

王鐵勝不理袁方,死死的盯著草叢:"葉大夫,剛才你看到沒有?那里剛才動了一下."

葉大夫站在馬車上居高臨下看去,皺眉說:"不會是風吹的吧?"

王鐵勝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可能是我太緊張了."

袁方撿起塊石頭丟進草叢:"也可能是兔子什麼的,走吧."還沒等袁方上車,草叢猛的一晃,接著,一個黑影哇哇怪叫著躥了出來.

袁方和葉大夫臨危不懼,呃,都被嚇傻了,王鐵勝短暫的驚愕之後看清來人的裝扮,二話不說舉起柴刀迎了上去,嘴里大叫:"是倭人,你們快跑."袁方回過神來,想要拉著葉大夫逃之夭夭,可留下王鐵勝一個人又覺得不厚道.

葉大夫四下張望,拿起一根木棒跳下馬車:"只有一個倭人,小子,咱們一起上."親眼見證過無為村的慘狀,對于倭人或者說這殘酷的世道袁方有些膽怯,可王鐵勝和葉大夫都上去了,他要是畏懼不前就太丟人了.

此時,袁方也看清了來人,身材矮小,一米六不到的樣子,臉上五官擠在一起,就像沒張開的倭瓜一樣,一身墨綠色的皮甲,跟忍者神龜似得,手里一把標准的武士刀,面目猙獰沖向最前面的王鐵勝.

袁方看得清楚,倭人的右肩和左腿各插著一只殘箭,傷口已經潰爛,顯然受傷後沒能及時治療傷口感染.面對殘暴嗜殺的倭人,王鐵勝也有些膽怯,但心里的仇恨還是趨勢他毅然的迎了上去.

一聲脆響,柴刀與武士刀相交,擦出一點火花,接著,讓人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倭人一聲悶哼,武士刀脫手飛出,整個身子不由自主的後仰,一頭栽倒.

此時,袁方剛剛趕到,對還一臉茫然和不可置信的王鐵勝大聲說:"愣著干啥?先綁起來再說."

葉大夫拿來繩子,三人輕松制服傷重的倭人,綁的結結實實的丟上馬車揚長而去,他們可不敢久留,外一再殺出幾個倭人他們可不是對手.

沒有了之前的悠閑,馬車一路疾馳,王鐵勝和葉大夫警惕的注視周圍的環境,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袁方坐在俘虜身邊,握著崩出一個缺口的柴刀,雙手手微微顫抖,不知道是被馬車顛的還是被嚇的,嘴里不斷從複著:"操你大爺,我操你大爺."可能這樣能讓他冷靜一點.

路上沒有再遇到倭人,到了村口,三人都松了口氣,半路,袁方和葉大夫下車回家,王鐵勝駕著馬車去找村正于慶處理俘虜,至于給倭人治傷,袁方和葉大夫想都沒想過.別說什麼人道主義精神,那是在和平年代才會有的所謂道德,對方是倭人,是敵人,是屠戮了半個無為村的惡人.

喝了點水,激蕩的心情漸漸平複,袁方和葉大夫去了一趟趙二寶家.趙二寶恢複的很好,傷口已經愈合,袁方動手拆掉縫合線,稍稍塗了一層藥粉,趙二寶算是徹底痊愈了.

回到家,葉大夫和袁方各自回房休息,這些天照看傷者兩人都是心力憔悴,沒一會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吃過早飯,葉大夫來了個拋磚引玉:"小子,我昨天看趙二寶的傷口愈合的不錯,疤痕平淡,你是怎麼做到的?"

袁方翻著白眼說:"老頭,想問我的縫合針法就直說,拐彎抹角的你不累啊?"葉大夫呵呵一笑,做洗耳恭聽狀.

袁方整理下思路開始講述:"你們好像都習慣用直針,我呢,習慣用彎針,這個等下再說,咱們先說針法."袁方打斷葉大夫的疑問接著說:"我知道的縫合針法有幾種,間斷縫合法,連續縫合法,八字縫合法......"袁方滔滔不絕,將自己熟悉的縫合針法一一講了一遍,還找了塊破布親手示范.

葉大夫看著手里用各種方法縫合的布片陷入沉思,袁方則是拿過葉大夫的藥箱,取出一個鐵盒,研究起葉大夫的手術工具.之前在無為村的時候,袁方就看到過葉大夫的這些工具,當時很是好奇,卻沒有時間多問,現在閑下來,袁方自然要看個究竟.

盒子里一共有四樣工具,刮刀,鑷子,手術刀,啟子,刮刀長約十二厘米,刃部尖端頂背拐角上揚,刃部呈側鋒凹陷狀;鑷子長約九厘米,由兩個寬約半厘米的鐵片在尾部經過錘鍛後粘合在一起,尾端有兩道環簐,可以前後推位便于夾取固定之用.手術刀長約十厘米,刃部鋒利,是完整一體的鐵制工具,與現代手術刀相仿.啟子長約十五厘米,前端有兩個前伸的雙齒,雙齒間斷呈正方形,腰部扁平,後端有一根節.刮刀,手術刀切割腐肉,啟子用來起出殘存箭矢.

上篇:第四章 人間    下篇:第六章 想家的時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