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四章 人間   
  
第四章 人間

不用看,袁方也能猜到大概,男人受傷,女人被凌辱,這是多麼'常見’又多麼殘酷的事情.

袁方大步走向男人,對女人說:"我是大夫."然後伸手翻看男人的眼底,用手指搭在頸間的脈搏,接著查看傷口,接著對女人說:"他還沒死,快,我需要熱水和針線,再那點茶葉來."袁方的表情無悲無喜,男人雖然沒死,可傷的太重,袁方沒有把握.

女人聞言先是一呆,隨即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起身就往屋里跑,去准備袁方所需的東西.

女人起身的瞬間,袁方甚至看到了女人雪白的大腿,不過袁方現在沒有那種心思,他的心里只有救人,救活這個男人,如果他死了,以女人現在的狀態恐怕也難以偷生.

很快,女人准備好了針線,茶葉和清水,爐灶里的柴火已經點燃.男人的傷處在左腹部偏下的位置,袁方檢查過,傷口刺穿了皮膚,脂肪和腹膜,並沒有傷及內髒,此時失血過多,如果不能盡快止血,恐怕就就算上帝親臨也無力回天.

男人的傷勢很棘手,在這缺醫少藥的地方,很多辦法都無法施展.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袁方第一個要做的事就是找到出血點止血.

小心的剝開傷口,用乾淨的面布擦去湧出的血液,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傷口之中.

半晌,袁方頹然坐倒,出血點找到了,可袁方無能為力,男人腹部的主動脈被劃出一個小口子,雖然沒有破裂造成血崩,可袁方還是無從下手,一旦觸動那條主動脈,很可能會撕開血管的破損處造成更大的傷害,沒有專業的止血工具,沒有足夠的新鮮血液補充,袁方不能下手,因為他知道,無論自己怎麼小心也不可能救活這個男人.

女人看到袁方的樣子慘然一笑,跪在男人身邊默默哭泣,眼中滿是絕望和濃濃的死意.

剛才給了她希望,現在又被無情的剝奪,這種痛苦袁方不曾經曆卻身同感受,袁方愧疚的低下頭:"對不起."

女人滿臉的苦澀,抬起頭:"你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大夫."說完,伸手輕撫男人蒼白得可怕的臉,默默不語.

袁方站起身一聲慨歎,不知道這個女人能不能熬過這一關:"陪他說說話吧,他還有意識,應該能聽得見."

女人抬起頭看向袁方,頷首:"謝謝."

袁方走了,可剛走到院門處又停下腳步,看向院子深處的草房問:"你們家就你們兩個人嗎?"

女人一愣,隨即想起了什麼,不顧一切的起身飛奔,嘴里大叫著:"小雪,小雪."袁方見狀急忙跟了過去.

房間里,女人瘋了一般一邊叫著'小雪’一邊使勁推開倒在地上的櫃子,抓開地上的枯草,掀起一塊陳舊的木板,露出一個黑漆漆的空間.

袁方走到近前往下面看去,只見一個十來歲大的女孩靜靜的躺在里面,女人趴在地上,伸手去拉女孩,女孩卻沒有半點反應,女人用力想把女孩拉出來,身心疲憊的她沒有足夠的力氣.

袁方上前,接過女孩的雙手用力一提,將女孩拽出,平放在地面,檢查生命狀態.女孩已經沒有了心跳,瞳孔有擴散的跡象,袁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男人死了,如果女兒也因為她的'疏忽’也死了,這個女人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猛然間,袁方眼睛一亮,他剛才感覺到女孩微弱的呼吸,雖然只有那麼輕微的一下,但這代表著女孩還沒有徹底死亡,或者說,女孩的心跳和呼吸停止的時間並不長,還有希望.

袁方有些粗暴的推開趴在女孩身上失聲痛哭的女人,開始為女孩心肺複蘇,首先掰開女孩的嘴,檢查沒有異物,袁方不顧女人的咒罵和拍打,嘴對嘴進行人工呼吸,然後查看脈搏,女孩依舊沒有心跳,袁方怒呵:"你閃開,我是在救她.",說著,開始胸外心髒按壓,接著再次進行人工呼吸.

女兒的尸體被輕薄,女人怒不可遏,不顧一切的沖上來對著袁方又抓又打,袁方只覺臉上火辣辣的疼,手里的工作卻始終沒停.

袁方沒有埋怨,對這個女人他只有同情,試問,如果一個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經曆了這麼多殘酷的事,誰又能保持理智和冷靜,她沒有精神崩潰已經很不容易了.

也許是上天的眷顧,也許是女孩命不該絕,也許是袁方救治及時,經過不懈努力,連續十幾次的心肺複蘇,在女人驚喜中女孩恢複了心跳,悠悠醒來.

袁方滿身大汗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個原因是體力不支累的,第二個原因是他太緊張了,第三呢,是被女人糾纏的.

喘了幾口粗氣,呼吸和心跳漸漸平複,抬其胳膊擦了把臉上的汗水,絲絲血跡印在衣袖,袁方苦笑,這女人下手夠狠的,不知道會不會被毀容,不過就算臉真的被抓花了袁方也不後悔,相比挽救一條鮮活又年輕的生命,這一切都值了.

袁方站起身走向房門,一直抱著女孩痛哭的女人冷靜了一些,輕輕放下虛弱的女兒,跪在地上使勁磕頭:"謝謝,謝謝大夫,謝謝大夫."

袁方的腳步頓了一下,沒有回頭,輕聲說:"你女兒沒有大礙,只要休息一下就沒事了,好好活著,為了自己也為了你的女兒."女人淚流滿面,泣不成聲,用力點頭,默默注視著袁方遠去的背影,她要永遠記住這個身影,記住這個挽救了女兒也挽救了自己的恩人.

走出房間來到院子,男人已經沒有了呼吸,他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可能是因為妻子還活著,也可能是因為女兒得救,又可能是其他什麼.袁方歎了口氣,伸手合上男人的眼睛,默默的收拾好藥箱離開.

帶著對母女二人的祝福,又走了幾戶人家,情況基本都差不多,傷者已經死去,女人孩子哭聲一片,袁方不知道怎麼安慰,只能獨自離開.

村子中間有一片空地,平時如果有什麼事情,村民們會聚在這里商量,如今,這里卻變了模樣.東邊擺放著兩排尸體,搭眼一看最少也有三十來具,其中男女老少都有,還有村民不斷送尸體過來.

袁方深吸了一口氣,快步走到一具赤裸的女尸旁,脫掉長袍蓋在女尸身上,然後毅然走向不遠處的葉大夫.

葉大夫正在給一個受傷的村民止血,之前袁方的舉動他看在眼里,露出欣慰的笑容,此時,他才真正的認同袁方大夫的身份,而且可以確定袁方一定是個出色的大夫,因為他從袁方的身上看到了一個大夫應該具備的善良,仁慈和同情.

大夫太少,傷者大部分都被送到這里集中治療,葉大夫抬頭看了身前的袁方一眼,繼續手里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外傷,你應該能應付."袁方沒有說話,蹲下身逐一檢查傷者,一般的輕傷沒有生命危險或者暫時沒有生命危險的,袁方一略而過,對于那些危及生命的重傷者,袁方全力救治.

期間,袁方來到一個身穿守備軍服的士兵身邊,看了他肩頭的傷一眼,傷口不深,已經不再流血,屬于輕傷可以延期處理便要離開.

見袁方要走,士兵怒了,指責袁方見死不救瞧不起守備軍云云,袁方才沒有功夫和個兵痞子廢話,抬腿就走,依舊我行我素,最後在一個傷勢較重的村民身邊停下,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才止住傷口不斷流出的血.

此時,兵痞子已經閉了嘴,因為他的長官就在身邊,並親眼見證了袁方救治傷者的努力和救人的決心.軍官對袁方微微點頭,狠狠瞪了手下的傷兵一眼,又急匆匆的走了,去處理其他事情.

傷者源源不斷的被送來,足有五六十人之多,可這里就只有葉大夫和另外兩個大夫,加上袁方也就四個人而已,沒有最初的檢傷分類,這麼一個個的查看浪費太多的時間,而對于那些重傷者來說,時間就代表著生命.

袁方很想提出檢傷分類的建議,可場面已經亂成一團,送傷員和尸體的,想出一份力來幫忙的,還有嚎啕痛苦的傷者家屬,還有送水煎藥的,周圍還有不少州軍和守備軍來來回回不知道干什麼的,這些沒有經過專業培訓的普通人想要達到袁方的要求顯然不太現實,袁方搖頭苦笑,只能盡最大努力去救治每一個傷者.

整整五個小時過去了,給最後一個傷者包紮好傷口,袁方累得像抽了筋的猴子一樣一屁股坐在染滿鮮血的廢棄紗布上,靠坐在石階旁休息,他真的累壞了,整整五個小時不間斷的工作,而且還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葉大夫走過來丟了套粗布衣褲給袁方:"穿上吧,別著涼."袁方累得不想動彈,敷衍的哦了一聲.

葉大夫坐在袁方身邊:"小子,你得鍛煉了."袁方翻了個白眼.

葉大夫好奇的問:"剛才我看你縫合傷口的針法很特別,就是有點繁瑣,有什麼作用嗎?"

袁方不滿的說:"老頭,我現在都累成這樣了,你還來騷擾我,就不能讓我好好歇會?"葉大夫有些尷尬.

袁方歎了口氣:"等回去的吧,回去以後我再和你好好說說."袁方的確想跟葉大夫好好聊聊,尤其是檢傷分類的事,如果能夠實現,再遇到這樣的事情也許能多救幾條人命.

上篇:第三章 救人    下篇:第五章 送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