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三章 救人   
  
第三章 救人

倭人生性殘暴嗜殺,幾乎見人就殺,見東西就搶,帶不走的就一把火燒掉,把所謂的三光政策發揮的淋漓盡致,這幾年,死在倭人手里的百姓不知凡幾,被搶走的財物,糧食和女人不計其數,所以一提到倭人,無論是普通百姓還是官署兵差都恨之入骨又無可奈何,最後變成畏懼.

對此,東聖帝國也曾派出使節去流桑交涉,流桑帝國對此矢口否認,仗著強大的海上軍事力量和機動性依舊我行我素,帝國的海軍幾次與倭人交手,無一勝績.

這次,倭人的目標是無為村,趙二寶當時正從那里往回走,被倭人的外圍探哨發現,挨了一刀,還好駐守在附近的州軍及時趕到,趙二寶才逃得一命.

翻身下床跑到屋外,袁方拉住王鐵勝問:"倭人真來了?你小子可別騙我."

王鐵勝氣喘籲籲的點頭說:"來了,真來了,現在就在無為村,村正讓大家去村口集合,葉大夫呢?"

袁方眉頭緊皺,滿臉擔憂說:"葉大夫上山采藥去了,不行,我得去找他."

王鐵勝急的直跺腳,伸手拉住袁方:"你不也是大夫嗎?要不這樣,我去找葉大夫,你去村頭看看趙二寶,他傷得不輕,要不趕快救治會沒命的."

袁方左右為難,相比之下,他更擔心葉大夫,雖然平時嘴上一口一個老頭叫著,但是心里已經將他視為親人.可是,趙二寶危在旦夕,袁方也不能見死不救,只好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將葉大夫常去采藥的幾個地方告訴王鐵勝,提著藥箱跑向村口.

此時,村里已經亂成一鍋粥,女人,孩子和老人或是躲在家里,或是聚集向村子中心,青壯年各自拿起柴刀,糞叉子等五花八門的武器向村口彙聚,袁方著急救人,一路飛奔,趕到村口的時候一雙鞋只剩下一只.

村正于慶看到袁方,卻不見葉大夫,也顧不得詢問,拉著袁方分開人群來到中間停著的馬車前.

趙二寶此時趴在馬車的車板上,背後皮肉翻卷鮮血淋漓,一道足有一尺長的傷口貫穿整個後背.作為一名合格的醫生,袁方面對這樣的狀況處之泰然,保持足夠的冷靜,卻一改以往的溫和厲聲說:"都散開,讓空氣流通."眾人不明所以,不肯離去,村正于慶見袁方一臉凝重,出聲呵斥,圍觀的眾人這才不情不願的退開幾步.

袁方的驅趕自然引起一些人的不滿,開始低聲質疑袁方的醫術,袁方不為所動,淡然以對.麻利的打開藥箱,結果,袁方傻眼了,里面都是一些瓶瓶罐罐,並不是他熟悉的急救藥箱.

趙二寶流了不少血,臉色極為蒼白,袁方轉頭對于慶說:"村正,我需要熱水,烈酒,針線得用開水熟一下."

于慶四下尋找,對圍觀眾人中的金大喜說:"大喜,你家最近,趕緊回去准備."

金大喜聞言急匆匆的往回跑:"好嘞,我這就回去燒水."

袁方皺眉說:"這車動不了了嗎?最好是把趙二寶抬到金大喜家."馬車的車軸斷了,不然也不會停在村口,不過現在這麼多人在,于慶招呼一聲,便跑來十幾個壯小伙子直接抬起馬車就走,喊著號子直奔村把頭的新大喜家.

路上,袁方檢查了趙二寶的傷口,傷口不深,沒有傷到筋骨,不然可就真的麻煩了.

這麼多人一起幫忙,水很快燒開了,針線,紗布,烈酒也准備就緒.袁方先用清水沖洗乾淨傷口,擦去周圍皮膚上的血跡,再用茶水消毒止血(茶葉中的葉紅素有止血殺菌的效果),接著,用沸水消毒後的針線,在眾人的驚呼聲和趙二狗的慘叫聲中開始縫合傷口.

按理說,這樣的傷勢應該先注射麻藥減輕傷者的疼痛,但袁方不知道這些瓶瓶罐罐里面有沒有麻藥,為了爭取最佳救治時間,也只能這樣了.當然,袁方一直在觀察趙二寶的反應,如果趙二寶實在堅持不了袁方也會停手,太過劇烈的疼痛也會危及生命.

趙二寶的慘叫撕心裂肺,卻中氣十足,袁方技術嫻熟,間斷縫合法更是爐火純青,沒一會,趙二寶背上的傷口就被縫合起來.打開藥箱一陣翻找,終于找到一瓶金瘡藥,灑在縫合的傷口上,最後,用乾淨的紗布包紮.袁方的動作行云流水,一氣呵成,給人一種賞心悅目之感,好像他剛才不是在救人,而是在作畫一般.

袁方俯下身查看趙二寶的情況,此時的趙二寶臉色更加蒼白,其中有失血過多的緣故,疼痛也是原因之一.

疼痛的余韻還沒消退,趙二寶嘴唇顫抖,眼神卻充滿感激,用微弱的聲音對袁方說:"多謝,袁大夫."

袁方淡淡一笑:"你跟我還客氣個毛啊,這幾天多喝點紅糖水,等葉大夫回來再給你開點補血補氣的藥,行了,你先歇著吧,明天我再來看你."收拾好藥箱,袁方蹲在地上洗手,至始至終周圍都是一片安靜,沒有一個人發出半點聲音.

這些人不是怕打擾袁方,而是被嚇到了,被袁方的狠辣和冷靜給嚇到了,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這麼'毫不留情’又'心狠手辣’的縫合傷口.

金大喜咽了口唾沫,眼神有些畏懼的看向袁方:"袁大夫,這酒咋辦?"

袁方抬頭看了金大喜手里的酒壺一眼:"用不上了,你留著喝吧,酒錢讓趙二寶出."

不知道是袁方的笑話太冷還是這些人沒有幽默細胞,沒有一個人覺得好笑,袁方無奈的聳聳肩對金大喜說:"你先照看一下,我的去找葉大夫."金大喜連連點頭.

袁方背著藥箱來到村口找到村正于慶,打聽了一下倭人的事情就急匆匆的走了,回到家放下藥箱,換了雙新鞋,提著柴刀出了門,急匆匆出了村子趕往北面的天峰山,那里是葉大夫經常采藥的地方.

一路狂奔,沒跑多久,袁方那豆腐渣體格就抗不住了,不得不放慢腳步.連跑帶顛,一口氣順著小路走了十幾里,袁方實在走不動了,正准備找個地方休息,就看到遠處兩個模模糊糊的身影.

袁方心里一緊,急忙躲在路邊的大樹後面遠遠觀望,柴刀緊握,心中默默祈禱,千萬不要是倭人才好.有驚無險,來人不是倭人,正是匆匆趕回來的葉大夫和王鐵勝.

見到袁方,葉大夫先是詢問了一下趙二寶的傷勢和袁方的處置過程,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葉大夫稍稍松了口氣,放緩腳步.

傍晚時分,映月縣的守備軍通知村正于慶倭人已經退走,村民們都松了一口氣,他們這百十來號人看起來人多勢眾,可真要是和倭人干起來,三兩個也不是人家一個人的對手,畢竟,他們只是普通的老百姓,對方怎麼說也是正規軍,無論是武器裝備和心態方面都相差太多.

當然,村里也有幾個人強悍的人物,他們是村里的獵戶,常年以打獵為生,弓箭技藝嫻熟,據說曾經也射殺過好幾個倭人.

于慶為人謹慎,不敢掉以輕心,調集村里僅有的幾匹馬,派人在村子周圍巡視,以防倭人去而複返.袁方和葉大夫背著藥箱,跟著守備軍前往無為村救治傷者,一來是出于人道主義援助,二來,也有官署的委派在其中.

玉樹村距離無為村不到二十里的路程,有守備軍同行,安全方面沒有問題,可問題是袁方不會騎馬,和士兵們一路狂奔,趕到無為村的時候已經累得只剩半條命了.

無為村損失慘重,一半的房子被燒毀,死傷的村民更是不計其數,尸體隨處可見,女人孩子的哭聲此起彼伏.

葉大夫是騎馬過來的,沒有消耗太多的體力,一到無為村就忙著去救治傷者,袁方實在走不動了,坐在村口的大樹下休息,看著大隊的州軍和守備軍忙里忙外的撲火救人.

好一會,總算是喘勻了氣,袁方站起身,背著葉大夫的備用藥箱走向哭聲最為慘烈的方向.這里,是倭人沖進村子的地方,也是村民死傷最為慘重的區域,村口的幾戶無論男女老少無一活口,死因無一例外都是被利器或刺或砍,或是傷及要害,或是失血過多,甚至,袁方還看到兩具被腰斬的孩童尸體.

以前在醫院見慣了鮮血,但是這樣的場面袁方還是第一次,從第二戶人家出來,袁方就忍不住吐了,這里的血腥味太濃,濃得讓人無法呼吸,每具尸體臉上的驚恐和仇恨都深深刻入袁方的腦海,尤其是那兩個孩童,眼角殘留的絕望無助的淚痕,就像兩條透明的絲線死死勒在袁方的心間.

袁方一戶一戶逐一搜索,每一具尸體都要仔細檢查,不放過任何救人的機會,卻始終沒有發現幸存者,直到接近村子中心的地方.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院子,一個三十左右年紀衣衫凌亂的女人跪坐在一具尸體邊嚎啕大哭,尸體身下的地面已經被鮮血染紅,腹部的傷口還有絲絲鮮血滲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過了這麼長時間,傷口還會有血流出,但袁方確定,這個人還活著.

上篇:第二章 老鄉見老鄉    下篇:第四章 人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