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七百三十二章 馬後炮   
  
第七百三十二章 馬後炮

提出建議的人和聽到這話的人心理感受其實差不多,所以半晌過後,兩個人都是大眼瞪小眼的狀態.

良久.

年長一點的那個揉揉自己的額角,不知道對方是怎麼突發奇想異想天開的.

他沉沉的吐出一口氣,只是問了一個問題:"誰去?"

干脆利落.

對方的表情也僵硬了.

顯然不可能義正言辭的說出我去這樣大義凜然的慷慨之詞.

誰敢去找一個隨時可以殺了自己的怪物談什麼拉攏?

不要說他,就算是八方游云齋的那些高高在上的長老,也是不敢的吧?

所以他這樣的態度是正常的,正常的......

于是僵硬干巴巴的笑了兩聲,連連擺手:"......算了吧,這件事還是從長計議比較好."

他既不敢說自己去,那無疑是找死,也不敢讓眼前這位前輩去,那無疑是平白得罪人.

很是想要抽自己一巴掌,怎麼就鬼迷心竅的說出這麼個提議來?

年長那位到底是多修煉了幾年,見多識廣,處理某些突發事件來也是得心應手,雖然七夜的秒殺兩位元嬰修士用的方式讓他實在是震撼不已,但是直來直往的奪取顯然不明智,曲線救國先搭上話這還是可以的.

"我們不談拉攏,作為八方游云齋的秩序維護者,看到這邊這麼大的動靜,怎麼可能不過來查看查看?再加上血紅之手作惡多端,我們早就盯上他們就怕會在遺址小世界中對眾多修士圖謀不軌,只是礙于實力一直是隱忍監視......這次還要多謝這些仗義俠士出手,所以過來詢問兩句,對于這些被無辜抓捕的修士,也是要慰問一番......"

年輕的那個修士聽得目瞪口呆,看著對方眼角的淺淡紋路,都是感覺到了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哦,智慧的光輝.

這理由,找得還真是冠冕堂皇啊.

不過看著甯清秋他們一行人見著血紅之手除惡務盡的模樣,應該是那種胸中熱血猶未冷的修士,那麼就是上去說幾句話,想必是不會落到血殺和血冥一樣元嬰被毀尸骨無存的下場的.

兩個人下定了決心,便是朝著那邊飛去.

血紅之手的所有的剩余的人,都是已經嚇破了膽子,自家的老大都是這麼輕松被滅,他們的精氣神全部都是消失殆盡.

對于這些惡人,普通修士眼中的魔鬼來說,其實他們是最最軟弱的一群人.

仗勢欺人無惡不作,欺負弱者有快感,對于強者自然就是成了慫包,面對甯清秋他們,再也硬氣不了,反而是戰戰兢兢的等著自己被審判.

很多的血紅之手的修士都是任由手中的刀劍武器掉落地面發出清脆的響聲,已然沒有了斗志,更遑論一開始那叫囂要滅了他們的氣焰.

甯清秋撇撇嘴,對于一群敗軍之將喪家之犬,沒有什麼多余的情緒.

她已經是徹底的陷入了思考.

不論是第一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反彈攻擊,還是說七夜後面那渾然天成的刀意化形,給她的震撼都是空前的.

甯清秋簡直是色鬼見到了絕世美人,酒鬼碰到了陳年美酒,那叫一個沉淪其中不可自拔.

纏著七夜滔滔不絕的問著.

七夜很是享受她的嘰嘰喳喳,雖然平日里高冷喜歡清靜,旁人根本別想多得到他只言片語,但是甯清秋絕不一樣.

他喜歡她說話.

喜歡她的視線片刻不離自己.

面對著甯清秋,七夜總是好為人師.

他不會吝嗇自己的所有.

本來就打算教會甯清秋一些東西,因為她最近的修煉又到了瓶頸,加上最近多事之秋,魔尊的壓力,昔日故人的慘死,神魔二劍的你死我活,冰鳳精血的吸收......

所有的所有堆積在一起,不論是精神還是肉體方面,甯清秋都是有著很多的阻礙和困惑,所以七夜看准了這一點,一直是在不遺余力的指引她完善自我.

至于旁人因為他有心無意的舉動造成了什麼心靈方面的變動,和他又有什麼關系?

陸長生和玄女他們,面對著已經是認輸的血紅之手沒有了什麼興趣,所謂的痛打落水狗的事兒,自然是交給和血紅之手有著怨恨的被捕者.

他們可沒有什麼仁慈和憐憫,直接撲上去,頃刻間便是把血紅之手的人撕成了碎片.

天道好輪迴,他們殺人虐待的那一天,就該想到自己會有一天遭受報複,只不過......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且猝不及防罷了.

甯清秋余光都是沒有看向這里.

事情已經結束,殺戮是他們的事兒,自己已經做到了自己可以做的事,其他的......有冤報冤有仇報仇吧.

蘇紅衣彈了彈指尖,神情漫不經心的看了眼東南方向.

"有人過來了."

玄女冷淡的嗤笑一聲,顯然是十分鄙夷:"是八方游云齋的人......早八百年就是在旁邊看著,這個時候倒是跳出來裝模作樣了."

八方游云齋的云紋藍袍還是很好認的,每個大的宗門世家都是有著自己獨特的標識,聖地更是如此.

只是對方的作風不論是多少年,還是這麼讓人看不慣.

撿便宜的時候總是跑得飛快,聖地中頭一號的馬後炮.

多看一眼,玄女都覺得晦氣.

明顯是之前不看好他們,以為他們會葬身于血紅之手的駐地,結果出乎預料,出現了七夜這麼個不按常理出牌的,這個時候,想必下巴都是驚得掉了吧?

鳳凰玄女幸災樂禍,雖然自己也很驚訝,也在揣測七夜的身份來曆,但是有人上趕著當馬前鋒,這還是好事一樁.

只希望那個男人心情好,不會給他們來一個人道毀滅什麼的吧.

她瞟了一眼那邊柔情蜜意的兩人,心里滋味百般複雜.

話說這一次結盟,還真的是遇到了摸不透的人啊.

昆侖瑤池,無數年的曆史,都是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人物吧?

他到底是什麼人?

穿著云紋藍袍的人到來的時候,現場已然是沒有了一個血紅之手的活口.

殺人這件事,有的時候是很快很快的.

上篇:第七百三十一章 拉攏?找死吧!    下篇:第七百三十三章 邀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