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七百二十四章 有的人就是該殺!   
  
第七百二十四章 有的人就是該殺!

血赤這個時候當真是歡喜雀躍,興奮得幾乎都是可以聽清楚自己澎湃的心跳聲.

他萬萬沒有想到,甯清秋會這麼上道這麼好說話,本來看那個冰山美人的樣子,還以為這一行人有點難搞,不然的話,他也不會搬出血紅之手的名號來.

雖然獵人軍團的修士經常靠著這個名號在外面招搖撞騙仗勢欺人,但是很多時候都是不敢過分,萬一惹到了什麼不好打發的對象,血紅之手可不一定會保他們.

所以血赤一直都是看人下菜碟兒,輕易不會去動那些有背景有實力的人.

所以一路都是順風順水,過的日子可比起以前散修的時日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以前被欺壓的人,就是他自己,後來才發現,這個世道上,惡人才可以活得更好更自在,不吃人就只能被人吃,所以他的轉變自然而然,投入血紅之手,更是被認為今生最明智的決定.

對了,他以前的名字都不叫血赤,進入血紅之手才改了這個名字,主要是為了響應團隊號召,溜須拍馬逢迎上意他做得得心應手爐火純青.

即便是有人鄙夷,私下里說說閑話,但是血赤是毫不在乎.

當一個人的臉皮厚到了一定程度,那麼外界的風言風語顯然不夠給他造成半點困擾.

話說他開始還想要為了表達忠心,直接取名字叫做血紅的,至于說血手這個名字已經是被副團長取了,他不敢冒犯,但是為了避著忌諱,他干脆就用了同意的血赤作為名字.

血赤一邊在腦海里面翻滾著自己的生平,迎接著各種各樣的異樣眼神,帶著甯清秋一行人前往駐地.

他喜歡這樣的萬眾矚目.

所以對于仗勢欺人,一向樂此不疲,只是沒想到......今日竟然這麼順利?

他倒是沒有半點兒懷疑甯清秋是想要一網打盡什麼的,想想,不過是幾個乳臭未干的年輕修士,雖然是金丹期可能是戰斗力比較強悍,但是哪里比得了他們血紅之手?

這一次遺址世界之行,血紅之手立志要干一票大的,不只是要掠奪眾多的寶物,還抱著如果能夠得到八方游云齋的看重那就是更好的念頭,竟然是除了出任務的一支精英團隊,整個血紅之手幾乎是傾巢而出.

一正一副兩位團長帶領,除了出任務的血手副團長,所有的精英高手都是云集在這里,可謂是人多勢眾,甯清秋竟然要提出去駐地,那就真的是羊入虎口,就算是之後後悔了,那也是沒用的.

說來,血紅之手沒少干打家劫舍的勾當,勒索敲詐一批有背景的年輕修士,就當做是這次出動的樂子了,也算是小賺一筆吧,畢竟沒有什麼風險.

看這幾個人,就像是肥羊,身上的好東西應該不少?

甯清秋他們沒有在意血赤在琢磨些什麼.

對他們來說,眼前這個意氣風發趾高氣揚的修士,已經是個死人了.

言語多有不敬汙穢,七夜不把他大卸八塊,其他的幾個人都是不信.

沒看眾人都是很沉默?

就怕引火燒身.

就連一向跳脫的蘇紅衣,都是老實得不得了,簡直是充分發揮了什麼叫做沉默是金的光榮品格.

這種情況,還是當個路人甲為妙.

也不知道甯清秋想什麼,何必和這麼個人虛與委蛇?

直截了當擒拿,質問出血紅之手的下落,然後用強力將這些人渣統統毀滅就是,對他們來說,簡直不是個事兒.

甯清秋卻非要用這麼"和平軟弱"的手段,當真是讓人費解.

更奇怪的是七夜,他竟然同意或者說默許了她這樣的做法?

都看得出來,他完全是在強自壓抑怒氣.

這樣的男人,輕易不會動怒,但是一旦真正的怒起來,那就是石破天驚,不殺個血流成河,他們還真不信.

甯清秋對此很是有貼切的感想,都說是天子一怒,伏尸百萬,流血標櫓,七夜發火的後果,比起這個,只強不弱.

關鍵是,他還會親自動手.

一個念頭的事兒.

甯清秋倒也不是非要將人弄出一個沉默中爆發的後果,其實完全是因為對于這件事,她啼笑皆非的吃驚,遠遠比起被調戲冒犯的怒火這樣的情緒來得多.

來自于信息大爆炸時代,對于很多事簡直是見怪不怪,說實話,云荒九州的人即便是調戲,說話也是隱而不露,對比起她生活的那個時代,簡直是......近乎純情.

這個血赤,也沒有過分到難以容忍的地步.

就像是封建古代,女孩子露胳膊露腿簡直是不可饒恕,特別是腳,除了丈夫哪個男人也不許看,這樣的規矩,放在現代,簡直是不可理喻.

這大街上,特別是到了夏天,你看滿大街的女人那叫一個白花花穿得大膽又清涼.

這是時代背景和人文觀念造就的不同.

甯清秋倒是有些憐憫這個踢到鐵板的倒黴蛋,雖然說這男人對她起了色心讓人不滿,但是照她的觀念來說,教訓一下就行,沒有必要打打殺殺.

但是--

看眾人的反應,就知道這個血紅之手不是什麼好東西,這個血赤大概也乾淨不到哪里去,就這熟練程度來看,調戲女人這件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而且威逼利誘,軟來不行還會硬的.

所以,並不無辜.

到了駐紮地點,再次確認一下,便是可以......讓七夜好好發泄,放手去做.

甯清秋此行,抱著的完全是鋤強扶弱,替天行道的俠義之心,倒是沒有多少怨憤.

血赤的行為,對她來說,壓根沒有影響,無關痛癢,所以根本不入心.

但是若面對這一切的女人不是她呢?沒有不受傷害的實力和底氣,是不是就只能忍受這樣的不公?

他們調戲人的話語也許還處在幼兒園水平,但是實際行動比起被道德法律束縛的時代來說,卻是更加的凶悍粗暴,野蠻血腥.

歸根到底,不值得同情.

特別是親眼看到血紅之手駐紮地的情形,她更是確認這一點.

有的人,就是該殺!

上篇:第七百二十三章 你不動手就讓我來    下篇:第七百二十五章 暴起殺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