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六百一十五章 報仇不隔夜   
  
第六百一十五章 報仇不隔夜

陸長生走到門邊的時候,恰好聽到商鋪的人簡直是極盡侮辱之能事的對著甯清秋說出了這樣的話.

所謂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這位的大爺壓根就是沒打算忍,直接袍袖一拂,整間房屋瞬間就是坍塌破滅,碾落成了一地殘灰剩渣.

也就是站在屋子中央的十幾人全部都是毫發無損.

他下手還是有分寸的,雖然是盛怒出手,但是力度拿捏得極好,沒有任何的靈氣外泄,不然以元嬰修士的恐怖修為,把這里夷為平地讓在場的人都是無一生還,那是完全可以輕松做到的.

甯清秋本來是氣得不輕.

雖然說她知道修士講究的是一個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淡定和自持,但是也沒有哪個人說是修士一定是要唾面自干,忍受別人的挑釁和羞辱的--那不是風度,那是腦殘智障.

修士講究的是報仇生死無阻,九世都是猶未晚!

她也沒打算忍.

只是還沒有來得及出手,房子就塌了.

隔著人望過去,她一眼就是看到了那邊長身玉立滿臉陰沉的男人,白衣裘帶,錦繡輕袍.

一雙水眸倏然睜大.

他......還有旁邊那位怎麼會在這里?!

蘇紅衣雙手挽著放置于寬大的衣袍袖子里面,笑意吟吟的看著場內,一臉看戲的模樣,對上了甯清秋的驚訝的眼神,笑意更甚,微微頷首,帶著點兒惡趣味.

他快速的掃了一眼現場,心里一邊想著陸長生這個小暴脾氣還真的是對他的胃口,出手乾淨利落又敞快,一邊琢磨著七夜和明遠都是在哪兒?

他們兩個不幾乎是和甯清秋的連體嬰一樣嗎?寸步不離形影相隨的才是正常.

這會兒去哪兒了?

反而是給了陸長生插手的機會.

不過是轉念想一想又是沒有什麼想不通的.

要是那兩個任何一個在這里,也不可能讓那個說出讓甯清秋作為拍賣品當個爐鼎被男人買回去的人活著了,多呼吸一口氣,都是一巴掌扇在了七夜和明遠的臉上,一個作為准道侶,一個作為鐵杆好友,他們絕不會坐視甯清秋被欺負的.

雖然說這女人自己都是個厲害角色--蘇紅衣可不認為能夠讓七夜和陸長生這樣的男人都是傾心不已的女人會是個心慈手軟的聖母,那簡直是對那兩個男人的眼光的鄙夷.

他笑眯眯的看著商鋪里面聚集的那些金丹帶著築基打手的想要留下九梅斛的修士,看著他們一臉傻樣搖了搖頭,帶著點微不可查的憐憫.

"嘖,你們可真是好膽,知道她是誰嗎?還敢要說賣了她......."

真的是嫌棄自己活得太舒坦了?

陸長生微側頭,冷冷的瞟了他一眼.

蘇紅衣永遠有這個本事,就是把一個嚴肅的場合弄得不太對勁.

甯清秋嘴角抽了抽,這什麼叫做把她賣了?雖然說商鋪這些渣滓好像是這個意思沒錯,但是被蘇紅衣這麼一說,她怎麼覺得渾身都是別扭哪里都不對了?

她明智的選擇自己什麼都是沒有聽到.

陸長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聲音清清朗朗,如同珠玉敲擊.

一聽就是沁人心脾的淡涼.

還有著微不可察的溫柔.

但是這些都是掩蓋在他的清淡溫若的表皮下面,任誰也不能輕易的窺探.

也許只有蘇紅衣能夠發現一二.

主要是在他出行萬妖城的目的沒有瞞著他之後,蘇紅衣便是知道了陸長生這個男人能夠為甯清秋做到什麼樣的地步--雖然他大多數時候都只是選擇沉默的守候,如同山巒.

"沒事吧?"

甯清秋微微揚起一邊嘴角.

不管如何,看到他們還是夠開心的.

所謂是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嘛!

她至今還在為自己"忘恩負義"拒絕了陸長生要和他們一切結伴同行的要求有點心虛和愧疚呢.

煉心劍被她拿在手里輕輕一彈,聲音脆亮,劍身如水清亮,烏發白膚貌美堪憐,難怪有人起了歹心.

這個時候,卻帶出了一點冷冽的殺氣.

"我能有什麼事?有事的,是這些人才對."

既然有眼無珠,那麼就是不要怨天尤人,坦然的讓她教訓一頓吧!

她說完,提起劍就是沖向了商鋪圍攏的十幾人.

里面有著四個金丹,其余全部都是築基修士,然而甯清秋完全的沒有任何的擔憂,她的實力足夠橫掃當場,不是螳臂當車也不是勢均力敵,她已經是踩踏在了金丹後期的臨界點上,隨時可以踏破阻礙,對付這些人,完全是泰山壓低,輕松便是可以取勝.

這一場戰斗,來得恰到好處.

她說了這話的意思便是掌握了主動權,可不想這麼上好的靶子因為陸長生"仗義出手"讓她失去了這個好機會.

劍光縱橫.

她的身影太快,沖進人群之後幾乎是看不清楚了,只能隱約看到一條藍白色的身影在優美婉轉的旋轉跳躍.

說是戰斗,幾乎是像是一場唯美的表演,精彩絕倫的劍舞.

當著是十分驚豔.

陸長生和蘇紅衣自然是默默站立,兩個人都是領會到了她的意思,沒有打擾甯清秋的好興致,反而是在一邊壓陣.

讓她沒有絲毫的後顧之憂.

當然,順便加了防護罩,確保沒有任何人過來打擾.

不然這里的動靜這麼大,本就是處于黑市之中,怎麼會這個時候不論是看熱鬧的還是維護秩序的人都是沒有出現?不外乎壓根不清楚這里已經是天翻地覆了.

甯清秋收劍,站定.

然後一堆人像是倒栽蔥一樣的一茬茬兒的倒了下去,像是被鋒利的鐮刀收割了的麥子.

人人脖子上都是一道血線,他們捂著傷口倒了下去.

運氣好的,可以活下來,運氣不好,就是只能是去和死神見面了.

從他們的語氣,可以聽出來,像是賣女修的事兒還有侵吞髒物殺人滅口奪寶的事兒這些人可沒有少干,這商鋪就是個黑心的,所以甯清秋下手的時候沒有任何的遲疑.

為首的那個人,他被切斷了舌頭.

懲罰他口出惡言!

蘇紅衣鼓了鼓掌:"果真是巾幗不讓須眉,當真是殺伐果斷,佩服佩服!"

韓越一頭霧水.

他完全的搞不清楚狀況,全程懵逼臉.

上篇:第六百一十四章 九梅斛    下篇:第六百一十六章 事了拂衣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