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第五百七十一章 最夢寐以求的東西   
  
第五百七十一章 最夢寐以求的東西

就在這樣的思考和明悟中,甯清秋晉升金丹中期,毫無波瀾,堪稱是如履平地.

不知道要羨煞多少修士.

人家苦苦尋覓一個突破的契機,蹉跎無數年,經曆了無數的艱險,險死還生,有可能才會前進這麼一步,但是她呢,簡直是玩笑游戲一般,顯得無比的輕松寫意.

而明遠也是不遑多讓,經過了對于棺材鋪這一法陣的理解,結合自身所學,加上之前經曆了白玉柱中布置了屬于自己的四象開天陣--也就是吞天陣之後,他的陣法造詣再上一個台階,並且也是輕松突破金丹中期,和甯清秋的突破幾乎是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就像是吃飯喝水一般的晉級了.

兩個人的表現都很是平淡,在白日來臨的時候,掀開棺材板的第一時間,身上的氣勢便是宣告了自己成為金丹中期修士的消息.

韓越在一邊都是看傻了眼.

的確,金丹修士雖然算得上修士中的高手,但是在整個金字塔構造層級中,並算不得什麼真正的高手大能,他們最多也就是中堅力量,在門派世家還有整個云荒九州的地位,就是那種支撐房屋構架的橫梁.

比起練氣築基這樣的基石一樣的地位更高,卻還遠遠稱不上定海神針一樣的存在.

特別是金丹中期的修士,放在金丹級別以上,可以說沒什麼起眼的.

但是甯清秋和明遠不一樣啊,不說他們的純粹的戰斗力,光是和他們的年齡結合起來,便是無限放大了這個消息的恐怖.

韓越簡直是目瞪口呆,外加心里還有那麼一丟丟的心酸.

原來這才是天才啊,本來以為自己就算是天才了,現在才發現,自己就是一普通人啊,甯清秋和明遠簡直是太牲口了,生出來就是為了打擊別人的自信心的.

他們昨晚上到底是做了什麼啊,這麼輕描淡寫的說了幾句,韓越還以為這個小鎮雖然詭異,但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卻沒想到他們收獲忒大,竟然一晚上直接突破了一個小境界?!

韓越心里各種咆哮,但是面對著甯清秋和明遠只有苦笑了:"看到你們,我才覺著自己前半輩子,都是活到了狗身上去了."

他還號稱是門派中的未來之星呢,結果在他們同樣年紀的時候,自己還在練氣大圓滿還是築基初期打轉來著吧......這一對比,就是顯得無比的心塞.

最好的辦法,就是換個參照對象,這樣一看,人生還是有奔頭的.

其他的同住棺材鋪的修士也是個個震驚,不過也就那麼一兩個人過來簡單的攀談了幾句,大多數人就是看過就算,不論是怎麼樣,即便是再天才,大家現在都是一個水平線上,同為金丹,即便是心中翻江倒海,也是不會表現得太丟份兒的.

而且,大家都是不熟,交淺言深,何必上趕著?以後還說不定有沒有相見之日呢.

只是話這麼說,但是所有的人心里都是有了一個念頭,那就是眼前的美貌少女和溫雅青年,只要是不死,云荒九州未來,必然是有著他們的一席之地!

其他的人都是匆匆離開,甯清秋他們也是打算告辭.

--告辭的對象自然只有梅長微,沉棺那里和他們顯然不是一個級別,甯清秋可不覺得自己賣了饕餮胃囊給對方,人家就要對他們另眼相看了.

很顯然,黑暗領域的幕後之人和沉棺應該是認識的,只是他們有什麼聯系就不好說了,甯清秋只是猜測,沉棺想要複活的人,十有*是個凡人,若是複活修士的話......她只想說不要做夢,洗洗睡吧.

畢竟凡人*凡胎,若是想要複活,只要是有足夠的力量鑽一鑽法則漏洞,從九幽尋找散落魂魄,或者是事先做好了准備,手里已經是有了死去之人的魂魄並且用秘法或者是材料保存起來,這樣的話,只要是滿足了一定的條件,倒是真的可以複活.

某種程度來說,和丫丫的重塑*有著異曲同之妙,只是丫丫乃是劍靈一族,魂魄狀態不能說是死了,只是用另一種方式活著,她不單是有魂魄,還有著媲美修士的實力,只要是有了*,便是可以完美的融合.

而複活,乃是禁忌.

凡人還好說,若是修士複活,需要的材料乃是一個天文數字,而且大多數的寶物都是絕跡了,遠古上古的時候還是有點可能,如今的末法時代,即便是重新養精蓄銳進入了蓬勃發展期,修士黃金時代降臨,但是很多的東西還是需要時間的積累.

並且化神修士都是輕易不敢觸碰這個領域,更不要說沉棺還是個元嬰修士,即便是他可以在風云榜位列前十,幾乎是云荒世界無數元嬰里面最厲害的十個人之一也是不行的.

只能是劍走偏鋒,而且除了複活的對象是凡人這個可能,其他不做他想.

並且要不是沉棺號稱是行走陰陽兩界,活死人一樣的存在,對于複活這件事更是沒有把握,如今看來,倒是有了兩分可能.

明遠說了,饕餮胃囊多半是要代替棺材法陣的陣眼寶物存在的東西,它本身含有饕餮吞噬天地的恐怖神通,這麼看來,捕捉各種天地之間負面陰煞之氣的速度,會大大的增加......

這想必也是沉棺留在此地的原因.

至于說被複活的對象......甯清秋覺著,這位想要複活的人,多半是那一位曾經帶他接觸世界的凡人女子.

除了這個女人,甯清秋想不到第二個人.

最重要的是,在沉棺死氣沉沉的眼中,只有在尋求饕餮胃囊的時候才起了波瀾,甚至是讓甯清秋看到了絢爛的光彩,只有那麼一刻,但是也足夠讓她動搖.

沉棺,是一個有故事的人,甯清秋一直知道,但是昨晚的時候,她才發現,這個被人們稱之為活死人的恐怖修士,這個不知道是半人半鬼還是不人不鬼的家伙,也是一個有情的人.

當然,這些隱秘,想必沉棺不會告訴他們,甯清秋只是猜測一二,倒是也不強求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每一個人,都是有著自己的故事.

甯清秋只是覺得,梅長微可惜了,這位的癡戀,多半是不得善終.

只是這個話題,即便是關系再親密,也是不好提,而甯清秋和梅長微的關系,遠遠沒有到那個程度.

只是簡單的辭別一番,甯清秋他們便是告辭離開,並沒有去通知可能在白玉柱中的東海龍庭修士關于沉棺的告誡--因為知道說了他們也不會聽.

她只是和梅長微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話:"也許過不了多久,你便是可以獲得夢寐以求的東西."

--那就是,自由.

只是也許,在梅長微的心里,她夢寐以求的,並非掙脫牢籠枷鎖的只有,不過是那個人,可以看她一眼.

這樣,便是足夠.

上篇:第五百七十章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下篇:第五百七十二章 結仇也是要看緣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